十五、你好,快递2
凹凸侠2021-02-01 19:122,517

  “是你救了我吗?谢谢…”秦小培尴尬地笑了笑,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嗷——!”她一动,屁股上的伤扯着嗓子嘶吼着,眨眨眼的功夫,包扎好的白色纱布上,渗出了明显的血迹。

  “别动。”独孤诚冷着脸,把秦小培猛地按回了床上,不小心把她的脑袋狠狠撞在了木质的枕头上。

  秦小培闷哼一声,眼前一阵阵的发花,疼得龇牙咧嘴的。

  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秦小培欲哭无泪。

  独孤诚对眼前的事情,感到有些棘手。

  他手足无措的站远了一点,匆匆扔下一句:“你身上的伤都已经好生上过药了,胳膊上的疤痕……”

  独孤诚话音一顿,好似害怕勾起,秦小培在他的脑补中,发生的可怕回忆,立刻截住了话头。

  “你且歇着。”说罢,独孤诚落荒而逃。

  “等等……”秦小培无助地趴在床沿,颤抖地伸出一只没被缠上绷带的手,“别走啊……”回应她的,是迅速消失在门外的衣摆。

  秦小培无奈,有些艰难的躺回了床上,回忆起失去意识前遭遇的“枪林弹雨”,禁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等一下!

  秦小培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那个人……不会看到我从鸟变成人的样子吧?

  不会吧不会吧?

  她环视四周,古色古香的建筑装饰,做工考究的家居摆设,都充分说明了,她这是被奸商老板扔到古代来了。

  古代这种讲究封建迷信的地方,按照道理讲,看到妖怪应该会直接搞死吧?

  那……应该没有发现吧?

  秦小培这么想着,心里吓得砰砰直跳。

  她捂着心口,在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悲伤逆流成河。

  秦小培又摸了摸手上的镯子,想到老板欠揍的样子,气得直磨牙。

  因为受了伤,秦小培自己也没办法活动,她只好暂时告诫自己识相一点,既来之,则安之。千万不要惹恼了这里的人,不然到时候伤还没好,就被人家扔出去就得不偿失了。

  秦小培一个人待着的时间并不长。

  很快,一个穿着粉红色裙装,婢女打扮的美丽少女,娉娉袅袅地走了进来。

  婢女一双贼兮兮的大眼睛,兴奋的在房内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到秦小培身上时,脸上带上了明显的失望。

  “姑娘,奴婢小桃,”婢女微微撇嘴,漫不经心地走到秦小培身边,动作敷衍地行了个礼,“管事的吩咐我从今天开始,负责在大少爷屋里,照顾您的饮食起居。”

  大少爷?

  一张冰块脸在秦小培的脑子里划了过去。

  应该就是刚才那个人了吧?

  “……”秦小培面对小桃的态度有些尬住,生硬地回应到,“谢谢你?”

  她感受到了小桃的不情不愿,从内心角度讲,也不是很想麻烦别人,但是她寻思着,有个人能帮忙递一下水什么的,照顾一下她这个“残疾”人士,也真的挺好的。

  现在医院里请个高级陪护,一个月也得不少钱呢,这回捡个免费的,人家愿意搭把手已经很好了。她自我安慰的想着。

  “请问一下,这里是哪里呀?”秦小培努力释放着善意,笑着问到。

  “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小桃眉头微挑,双手环胸,用鼻孔居高临下地看着秦小培,语气里满是嘲讽。

  “我们独孤山庄,凭借老祖自创的独孤剑法纵横武林几百余年,大少爷更是百年内难出其右的武学奇才!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您却说,不知道?”小桃十分不屑的嗤笑。

  “呃……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我今天刚到这儿来……”秦小培被小桃的语气怼得有点不舒服,可也不敢多说什么,怂怂地回了一句。

  小桃见秦小培这个样子,更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她不屑地勾唇一笑,声音不大不小,轻飘飘地丢了一句:“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说完就不再搭理秦小培了。

  “……”喂喂!过分了哦!

  秦小培没吱声,怂得一批。

  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渴望地看了一眼放在不远处桌子上的水壶,又看了一眼完全不想理会她的小桃。

  感觉今天应该是喝不到水了……

  算了,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渴也不疼了……

  秦小培苦兮兮地闭上眼睛,非常真实的开始酝酿睡意。正好在上个鸡飞狗跳的任务里面,还没太缓过神,正好趁这个机会,多休息休息。

  就在秦小培半梦半醒即将睡着的时候——

  “哼!”

  秦小培听到小桃不怀好意地哼一声,然后就开始在屋子里“乒乒乓乓”的不知道在倒腾什么。

  她闭着眼睛忍耐着,小桃像是故意一样的,动静越来越大,秦小培被吵得额角的青筋直跳。

  “你在干什么?”一道清冽的男声响了起来,不自觉放低的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威严。

  秦小培悄悄睁开眼睛,看清楚了来人,是之前见过的冰块脸帅哥。

  他神情严肃的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个软枕。

  “大少爷。”小桃眼波含情,短短的“大少爷”三个字,被她喊得千回百转,勾勾缠缠。

  这声音,听得秦小培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一阵阵的往外冒。

  “滚出去。”独孤大少一脸钢铁直男的模样,毫不在意小桃这么明媚美丽的少女,在听到他的话以后黯然神伤的样子。

  秦小培看着小桃,羡慕地咂咂嘴。

  长得好看就是好啊,撇着眉毛都这么好看,要是换了我做这个表情,肯定丑得不行……

  “大少爷……”小桃一脸春情,忍不住上前了两步,想要离他更近一点。

  独孤诚眉头一皱,他的手指抖了抖,差点摸到腰间的剑上。

  他下意识的看了秦小培一眼,在莫名的粉色滤镜中,他对上了“鸟精”的那双,纯粹无杂质的单纯眼眸。

  不能在她面前杀人,会吓到她的。独孤诚微敛了杀意。

  尽管如此,小桃的下场是注定的。

  “滚!”他低喝一声,这声低喝暗暗带上了内力,小桃喉间一甜,一口鲜血从唇角溢了出来。

  小桃这才像是突然惊醒了似的,吓得花容失色,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她的双眼盛满了惊恐,小桃不敢再忤逆他的命令,捂着嘴连滚带爬地跑了。

  “姑娘,对不住,打扰到你休息了。”他冷着脸,眼神并不如刚才那般凌厉,整张脸看起来柔和许多。

  他走到秦小培床边,笨手笨脚的给秦小培换了一个软枕头,等枕头换完,他的手指上缠了不少的头发。

  独孤诚垂下袖子,将头发握在了手心。

  秃头少女秦小培,眼泪都给扯出来了,又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也是一番好心。

  她僵硬地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谢谢你救了我。”

  “不必客气。先前,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独孤诚,敢问姑娘芳名?”独孤诚虽然还是一张冷脸,但是秦小培莫名的感觉他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我叫秦,”“小培”两个字在她的舌尖打了一个转,又咽了回去,“秦小小,我叫秦小小。”

  “……”独孤诚沉默地点点头,看着秦小培不动了。

  “……”秦小培躺在床上,开始感到尴尬,想说叫他出去,又不好意思开口。

  二人说不到几句话,场面又冷了下来。

  “你想喝水吗?”独孤诚突然开口问到。

  “嗯嗯嗯!”秦小培连忙点头,一脸希翼。不提还好,这一提出来想起这茬,嗓子眼都快干得冒青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每天都想老板去死一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每天都想老板去死一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