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请问我可以休息一下了吗?
凹凸侠2021-02-01 19:122,046

  老板勾唇一笑,用扇子敲了敲秦小培的头,瞅见秦小培等过来,便朝着“叫花子”努了努嘴。

  “这是……”秦小培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愣是没想起来名字,憋了半天,吐出了俩字,“客户?”

  老板眯着眼,抱臂微笑着点了点头。

  “喂?你们俩能不能让开点儿,让老子先上去?”这时候悬崖边上起了风,吹得慕容凌风两股战战,抠着石头缝的手都抖了起来。

  秦小培赶紧让开了位置,老板没挪步,尽管还是笑模样,但是身上的气场却让人觉得最好不要惹他。

  慕容凌风瘪瘪嘴,也没再多说什么,赶紧哼哧哼哧地爬了上来。他整个人贴着地面,一脸后怕的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起来,盘着腿席地而坐,仰头质问:“你俩谁啊?还有,刚才是谁吐了我一脸?”

  秦小培脸一红,嘴动了动,没好意思说,转而问:“您好,您的《成阳决》到了,请您查收……”

  “《成阳决》?在哪儿?”慕容凌风抹了脸,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扬起了一片黄土,如雾般散了开来。

  随着慕容凌风话音落下,秦小培手腕上的镯子发出一阵白光,一本造型古朴的书浮现出来,飘到了慕容凌风的手中。

  “卧槽?这是,成…阳决?”慕容凌风整个傻掉,“卧槽!狗子真给我买了武林秘籍?”

  “你……21世纪的?”秦小培听着慕容凌风的话,忍不住问道。

  “瞧不起人?什么21世纪?老子是30世纪的!”慕容凌风一副欠揍的模样,上下打量着秦小培和老板,“你们一送快递的现在都用上空间技术了?”

  “慕容凌风?你还没死?”

  “《成阳决》?!你还敢说不在你身上?”

  两声惊呼从不远处传来,原来是一路追过来的独孤诚和他弟独孤信。他们骑着棕红的骏马,浩浩荡荡的带了一堆人。刚才那两声就是他们哥俩喊的。

  “啧,可真够慢的。”老板小声嘟囔着。

  他故意的?!秦小培想到老板刚才一路的走走停停,脑子又开始嗡嗡响了。

  “什么《成阳决》!”慕容凌风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手往后一背,梗着脖子嚷嚷道,“你们哥俩把我逼下悬崖,还找了一队人天天尼玛的举箭射老子,怎么了?现在又想抢老子东西了?”

  双方剑拔弩张,老板悄咪咪的把秦小培往后带了带,找了个安全的地方继续看戏。

  原本独孤兄弟是奔着秦小培过来的,这《成阳决》一出现,秦小培是个啥?完全不重要了。

  秦小培摸着自己脖子上的“狗项圈”,忍不住骂了声:“狗男人。”

  “慕容凌风!你这卑劣小人,《成阳决》分明在你身上,你却在江湖散布谣言,说它在我独孤山庄,如今害我父亲被奸人重伤,还不知能活过几日……!”独孤诚恨得咬牙切齿,一贯宛如面瘫的脸上尽是憎恨。

  “哥哥,无需跟他多费唇舌,今日定要将《成阳决》抢过来,将这贼子,”独孤信手挽刀花,“就地斩杀!”

  言罢,独孤兄弟带来的小弟们一拥而上。

  “欺人太甚!”慕容凌风迅速收好《成阳决》,怒吼一声,就在秦小培以为他要冲上去正面迎敌的时候,这家伙一转身跳崖了。

  “老子先走了!回见了您嘞!”

  “慕容凌风!!”独孤兄弟要气死了,“给我拿箭,重新守在崖边!”

  “嘁,没意思。”老板无语的撇嘴,一只手抓起秦小培的后领子,迅速离开了这个世界。

  回到熟悉的房间里,秦小培像看见了亲娘似的,眼泛泪花。

  “妈妈,我终于回来了!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她自言自语着。

  “啧啧啧,”老板摇摇头,嫌弃地说,“真没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差点折在那儿。”

  秦小培气得头上冒烟,鼓着脸半天说不出话,因为老板,说得该死的对。

  王八蛋!还是干掉这家伙吧!

  “自己收拾收拾,准备接下个任务吧——”老板拖长了尾音,微眯着眼,藏起了满眶的精明算计。

  “我要放假!我要休息!我是人,不是机器!我脆弱的心灵需要得到电视剧和可乐的安抚!我要我的妈妈!”秦小培一听老板还要她去干活,急了!捏着拳头,一顿疯狂输出。

  “啧,那你这狗项圈,自己想办法弄下来吧,可别指望我。”老板语气里全是幸灾乐祸,摇着扇子便走向了二楼的房间。

  “哼!自己想办法就自己想办法!”秦小培气哼哼地往外走,这次没有遇到任何的怪事,她顺利的走到了门边,摸到了冰凉的门把手,轻轻一拧,大门缓缓打开。门外汽车的鸣笛声、路人的喧嚣,顺着阳光漏了进来。

  “呼——”秦小培缓缓出了一口浊气,出了店门,踏上熟悉的街道,她这才感觉世界重新变得真实了。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那扇富丽堂皇的大门紧闭着,整栋屋子安静而强势的宣扬着自己的存在,只是周围的路人却纷纷对此视而不见,仿佛看不到似的。

  “秦小培!我让你买个酱油,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妈妈系着围裙,手里还握着锅铲,快步走到了秦小培身边,一巴掌打在秦小培身上。

  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秦小培才终于觉得世界变得真实了起来。

  此时的秦小培一看到妈妈的脸,委屈、害怕等等情绪一起涌了上来,她下巴抽搐着,一把抱住了妈妈,呜呜呜地嚎哭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哗哗地流着,一会儿就打湿了妈妈的肩头。

  “哎哟?这孩子,怎么了这是?”妈妈吓一大跳,连责备都忘了,像对待孩童那样,轻轻地拍着秦小培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好了好了,不哭了……”

  妈妈带着仿佛要黏在她身上的秦小培回了家,饭也不做了,揽着秦小培坐在沙发上,一开始还很耐心地哄着,后来秦小培越哭越来劲,妈妈耐心彻底告罄,一巴掌打在了秦小培的肩头:“别哭了!说,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每天都想老板去死一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每天都想老板去死一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