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退步青年2020-11-03 09:573,474

  韩府的永寿堂翠竹环抱、绿涛相连,庭院中花枝错落、流水蜿蜒,间或搭配奇石怪松,一花一木无不精巧,又不显匠气,与廊下朱漆相配,灵秀中透出五分雅正,彰显着主人的高洁之姿。

   曙光乍现,永寿堂的下人们已经有条不紊地开始准备着孟老太太的起居、早膳。此时,主屋外的廊下已经候着三个少女和一个四五岁大的少年,他们正是韩家大小姐韩墨儿、二小姐韩嫣儿、三小姐韩琼儿和四少爷韩熙焕。十五岁的韩墨儿似乎又胖了一圈,脸颊像一边各塞了一个苹果,无处安放的肥肉向四处挤压,将眼睛挤得只剩一条缝隙,将嘴唇也挤得有些突出,加上额头上覆盖的厚重刘海儿,面貌可谓蠢笨至极。

   今天的韩墨儿穿了一件石榴红牡丹花文锦长衣,下配五色锦盘金彩秀裙,头插富贵双喜掐丝步摇,以及一朵拳头大小的海棠环翠珠花。一身装扮总价值不下十两,这对于后宅小姐日常穿着而言绝对超标,某种程度而言这已经算是娇宠了。可这身价值不菲的装扮却搭配得五彩纷呈,俗艳异常,加之韩墨儿的一身肥肉,极具视觉冲击效果。

     此时主屋中已有些动静,就听见一个伶俐清脆的女声传出,这是正服侍孟老太太起居的小孟氏孟淑娟的声音,又一盏茶的时间,有丫鬟从主屋出来,向韩家小姐少爷们一屈膝,请他们进入主屋。韩墨儿他们依序进入主屋起居室,便看见孟老太太斜倚于榻上,正由小孟氏侍候着吃一盏八珍鱼胶,孟老太太今年五十有二,面色略黄,眉眼柔和,就是嘴角经常抿着,笑着的时候慈眉善目,不笑的时候便有些严肃,威仪顿生。

     此时,孟老太太见孙子、孙女们进来请安,面露慈爱,细细打量着今天少爷、小姐们穿着,在看到清水芙蓉般的韩嫣儿时,不易察觉地点了点头,随后目光转向五岁的孙子韩熙焕,韩熙焕是小孟氏所出,韩府长子,韩家唯一男丁,全家人的寄托,孟老太太目光看他时柔得出水。随后孟老太太看向三小姐韩琼儿,韩琼儿是韩志清妾侍张氏所出,今年十四岁,性格怯懦、多愁善感,在韩府几乎没有存在感,孟老太太的目光从她脸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到韩墨儿身上。她从上到下细细打量完韩墨儿,慈爱地向她伸出手:“墨儿,到祖母这里来。”  

     韩墨儿依言走向孟老太太,面带笑容地攀上她的手臂,撒娇地问了一声:“祖母昨夜睡得可好?”

    “好好好,你们这么孝顺,祖母没有烦心事,怎么能睡得不好。”孟老太太说完,转头笑问小孟氏:“淑娟,你说墨儿这孩子长得是不是越来越有福气了,珠圆玉润的,看着就让人欢喜。”

     小孟氏赶紧接口:“是啊,墨儿就是福相,前些日子我去赵府做客,赵家娘子拉着我说喜欢墨儿的长相,是兴旺之相啊。”

     “是吗?赵家这个儿媳到是有眼光。”孟老太太与有荣焉,笑得开怀。

     “而且,赵家娘子说了,她只见过墨儿一次,就觉得墨儿品味颇佳,穿着打扮大气雍容,有大家风范。不似那些小家碧玉,绫罗绸缎也穿得清汤寡水,糟尽了好东西。”小孟氏接着说。

     “真的?她真这么说的?”还没等孟老太太开口,韩墨儿惊喜的问道。

      “是啊,母亲还能骗你?当时我心里特别高兴,以前说你俗气不雅的那些人都是妒忌你福相,现在终于有人说了句公道话,墨儿,你现在长大了,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你的美,赞扬你的品位,毕竟谁家婆婆也不愿意娶一个没福相、病弱的儿媳妇。”说完这话,小孟氏低头掩口轻笑。

     韩墨儿娇羞的叫了声“母亲!”

     孟老太太斜了一眼儿媳妇嗔道:“多大年纪了,还这样没有分寸,在孩子面前胡说。”随后看向立于旁边的韩嫣儿和韩琼儿说:“你们姐妹也要多向姐姐学习,多吃点东西,添些福气知道吗?”

     韩琼儿恭敬地答了声:“是。”

     韩嫣儿也含笑答:“是”,却笑中含讽。

     孟老太太转头又对韩墨儿说:“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八宝鸭和脆笋腊肉,一会多吃点。”

     韩墨儿一脸向往重重点了点头。

     众人一起走向已经摆好早膳的厅堂。

     用过饭,韩熙焕被送至鹤鸣堂跟着先生读书,三姐妹各自回闺阁休整,等待巳时赴雅芝阁读书。韩墨儿姐妹三个出了祖母院子,还要共走一段路程。韩墨儿餍足的摸着肚子,咂摸着嘴回味着刚刚的八宝鸭的味道:“要说八宝鸭,咱家厨子和有风居的大师傅还是差了一个等级,虽说都是外酥里嫩,但火候尚有差别,差之一分,谬之千里。”

     韩嫣儿嗤笑出声:“既然谬之千里,不知刚刚那只鸭子都是进了谁的肚里?”

     韩墨儿全然接收不到韩嫣儿的暗讽,扶了扶鬓间珠花说:“我若不吃,母亲又要怪罪厨娘,墨儿心中不忍,便多吃了几箸,日行一善,嫣儿不必挂怀。”

     韩嫣儿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咬牙恨恨道:“姐姐到真是心善!”,不待韩墨儿回话,便带了丫鬟回了自己院子。

     韩墨儿看着韩嫣儿离去,回头莫名地问韩琼儿:“嫣儿可是恼了?我说错了什么?”

     被点名的韩琼儿一时慌张,对于姐妹间的矛盾,她向来不知如何处理,讷讷不成言,最后憋出一句:“应该没有吧。”随即向韩墨儿施礼告别,转身匆忙离去。

     待韩琼儿的身影完全没入曲径尽头,韩墨儿眼中傻气退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然疏离,平日胖得似有些佝偻的脊背也微微挺直,周身气度大变,虽然还是那副臃肿肥胖的身子,却有洞悉世事、锋芒内敛之态。

     此时,韩墨儿手掌扶胃,眉毛微蹙,眼中闪过三分不耐,这孟婉秋与孟淑娟最近越发变本加厉,早上便叫她吃八宝鸭这种油腻之物,像是急于把她再催肥一圈,如此心急,必是最近有什么她必须出席的重要场合,孟婉秋和梦淑娟想必是让她在宴会上滑天下之大稽,彻底沦为韩嫣儿陪衬,失了父亲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父女之情。

     其实,这两年,孟婉秋和孟淑娟已经不似前几年那样乐于将自己喂胖扮丑,推到众人面前耍弄了。原为这两年韩墨儿又添了项有辱斯文的爱好,那就是种地。这个笑柄似乎比身材圆肥、装扮粗俗还有话题性,孟婉秋和孟淑娟便放任韩墨儿在府中折腾种地,每每对外提及,大小孟氏都是一脸忧心,又劝解无法的惺惺之态,一幅宠溺失母幼女,奈何幼女任性不服管教的慈母相。

     但自从今年开春以来,大小孟氏又故技重施,每天大油重荤的往她嘴里填塞,嘴脸伪装的更为慈善,这次怕是不会仅仅是让她在舞文弄墨的诗会、茶会出丑现眼,那又是什么能让大小孟氏如此严阵以待呢?

     韩墨儿想到了今年孟淑娟给她们三姐妹做的几身春裳。今年的衣服首饰比往年要华贵许多,大小孟氏为显厚待自己,吃穿用度在价值上往往比韩嫣儿的还要好上些许,今年韩嫣儿的春裳也不及自己的贵重,但花的心思却细密极致,清丽雅致如远山芙蓉,有之;端方贵气若百花之魁,有之。反之,自己的春裳件件贵重,却也件件恶俗。如此费心尽力的准备衣服首饰,难不成是与亲事有关?这个想法在脑中冒出,着实吓了韩墨儿一跳,惊忌之余,韩墨儿暗忖:看来得加快实施自己的那个计划了。

     早饭过后的韩墨儿歪在自己的院落中饮一杯普洱消食,望着院中新抽出芽的槐树出神。自己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五年了,昼夜交替、春秋更迭,院中的槐树花开花落五载,已经粗壮许多,而自己还是被困在这个院落中,抬头望雁归去来,俯首观花岁枯荣。

     没错,韩墨儿是穿越来的。在她记得的那个21世纪里,她叫韩子伊,著名学府经济系大二学生,祖父是中医圣手,父亲却学了西医,有京津冀外科第一刀美誉,母亲是农学家,一直承担国家级农学研究课题。韩子伊父母恩爱,家庭和美,唯一美中不足就是都很忙,鲜少有一家人同时有空的时候。韩子伊18岁生日时,父母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韩子伊去了她向往已久的西藏,没想到飞机飞行途中遇到恶劣天气,坠机失事,韩子伊一睁开眼睛就来到了这个异世时空。

     最初的一年,韩子伊带着对父母的思念,对境况的迷茫,对这个世界的抵触与对生命的厌倦,浑浑噩噩,了无生趣的过了一年。直到,有一天她终于意识到,她真的吃不下那个长着一脸麻子的丫鬟不断地塞给她的东西了。胃里一阵翻涌,未消化的食物全数吐出,而那个丫鬟却不以为然的又盛上一盆羊肉时,韩子伊做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有明确意义的举动,狠狠地打个那个丫鬟一个耳光。

     在丫鬟痴愣惊讶的目光中,韩子伊走到妆奁前坐好,第一次认真打量铜镜中的女孩。女孩十岁左右,朱唇粉面,琼鼻皓齿,眉若新月清晕,目似清泉潋滟,全身肌肤晶莹如玉,皓白如雪,散发着如玉瓷般柔滑粉嫩的光泽,而黛发好似泼墨一样洒下,细软光滑,似有星光相附。

     虽还未脱稚嫩,已然初现惊艳绝伦,只是——胖。

     孩童时期的胖,可称之圆润可爱。但胖成镜子里这样,却需要天赋异禀或腌臜伎俩。看着丫鬟手中的一盆羊肉,感受着抽搐的胃痛,韩子伊的眼神一点点变得清明,一年的混沌足以凭吊韩子伊的不幸人生,现在她叫韩墨儿,不管真正韩墨儿的灵魂去向何方,但既然命运将她送至韩墨儿体内,那她就带着这个孩子斗败魑魅魍魉,降服牛鬼蛇神,挣破樊笼枷锁,护她一世周全。管它今生何生、今世何世,她定要在这无间时空中,为这个孩子,也是为自己,争得一片安然宁静,守得心中自在,任凭世事纷争,还是红尘万丈,我意逍遥,独自风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一梦醉烟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一梦醉烟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