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退步青年2020-11-04 10:342,602

  巳时未到,韩家的三位小姐已经端坐于雅芝阁,大历朝重文轻武,且好附庸风雅,公卿之家在府中为闺阁小姐开设学堂已是常见,韩府又是书香门第,韩熙焕三岁即开蒙,韩墨儿几位小姐十岁时,也请了女先生在府教习,除女四书外,琴棋书画均有涉猎。

     今日习琴,早已焚上的九和香长烟袅袅。女先生姓黄,名文慧,琴艺精湛,颇具才名。黄文慧偏爱峻急奔放、气势宏伟的曲风,一曲《龙翔操》弹得出神入化,而同样当年因琴技享誉盛名的孟老夫人却不以为然,她觉得闺阁女儿以琴表意,重在情趣,所以得她亲传的韩嫣儿擅长的曲风也是细腻柔和、绮丽缠绵。

     此时,韩嫣儿正弹着一曲《蝶恋花》,一时明丽轻快,一时又如呢喃耳语,手法熟练,技艺纯熟。一曲罢了,得了黄先生一句:“很好”。

     只得了“很好”的韩嫣儿显然极不满意,面带轻慢起身,说了声身体不舒服就告假回去了,黄先生也不恼,微微点头地允了假。

     韩墨儿对这个黄先生很感兴趣,谁都知道这韩府为女儿们开学堂,为得就是让韩嫣儿的才名更响。在外人看来,韩墨儿是个蠢材,韩琼儿是个废材,为了讨好家主,哪个先生不是把所有精力放在韩嫣儿身上,见天的绕着圈夸奖。只有这个黄先生始终对韩嫣儿都是淡淡的,韩嫣儿因有祖母传授琴艺,并不将黄先生放在眼里,时常怠慢,有一次还因为不服黄先生指出她的不足,闹到孟淑娟那里要辞退了黄文慧。而黄文慧并无过错,加之韩墨儿和韩琼儿也确实需要一个琴艺先生来做样子给外人看,所以黄文慧就一直在韩府留到了现在。

     韩嫣儿离开后,轮到韩墨儿弹奏,她选了《流水》的一个段落,弦下之意轻晕淡远、潇洒脱俗,但因韩墨儿技法生涩,终是将此曲品格拉下了几个段位。曲终手离弦,没想到竟也得了黄先生的一个:“很好”,而且面带笑容、微微颔首。韩墨儿心中一叹,暗想“黄先生啊黄先生,你一句‘很好’说得轻松,我却不知要被韩嫣儿磋磨几日啊!”

     韩墨儿琴技的确一般,并未藏拙。琴技是要靠天长日久勤加练习才能得以提升,而“蠢材”韩墨儿怎么可能喜欢焚香弄琴这样风雅之事呢,所以即便已学琴三年,韩墨儿的最好成绩就是几支常弹的曲子无错无漏,无功无过。

     韩琼儿的琴技比墨儿略强,但毫无灵性。韩墨儿十分期待黄先生也给韩琼儿一个“很好”的评价,那便证明今日黄先生只会说“很好”二字,并无差别对待,韩嫣儿对自己也会少些纠缠,免得自己装傻充楞费心地哄她。在韩墨儿满眼期待的目光中,黄先生并没有开口,一字未说,连个点头都欠奉,就进入了新指法的练习。

     看着雅芝阁内外站着的一众丫鬟婆子,韩墨儿头疼不已,散学后,不出一刻钟,课上的种种情况就会传到大小孟氏和韩嫣儿的耳中,这几日自己是没有消停日子过了,韩墨儿越发感觉装傻充楞是个技术活,她太难了!

     备受煎熬的上完琴艺课,韩墨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刚进屋,她的大丫鬟翠枝就关上了门,又望了望窗外,才从袖中抽出一封信来。翠枝向来稳重,做事周全,像今天这样急不可待的模样,肯定是有要事。韩墨儿接过信,信封上一片空白,只在左下角印了枝梅花,这是她与柳州齐氏母亲家族特有的联系记号。

     翠枝看着刚进屋的韩墨儿嘴唇有些干涩,她边为韩墨儿倒茶,边小声地说:“今天小姐去上课,我听见墙外甬道上有人敲梆子卖菜,就知道是齐五来通知咱们去取信了,我佯装去给小姐买万聚楼的水晶猪肘,路上经过广源书局取了这封信,善掌柜叮嘱信中内容极为重要,要第一时间交到小姐手中。”

      韩墨儿“嗯”了一声,在翠枝的叙述中已经看完了信。信中所言印证了她今日心中所想,近日来大小孟氏的所作所为的确和亲事有关,而且还是皇家亲事。

     当今皇家复姓尉迟,圣上尉迟易才逾不惑,正是春秋鼎盛,虽嫔妃无数,但子嗣不丰,仅三子两女。皇长子尉迟锦阳今年19岁,生母为皇贵妃魏氏,魏氏一族势力在大历朝根深蒂固,族中三品以上官员十余人,魏氏族长魏氏之父魏川洲,两朝元老,官至礼部尚书;二皇子尉迟锦安今年18岁,生母为当今皇后刘氏,刘氏族中多将军,其兄长刘之意为护国大将军;三皇子尉迟锦颜年方五岁,生母孙氏在诞下皇子后由一个等级低微的嫔连跳三级升为贵妃,成为母凭子贵的最好范例。

     大皇子已册封了正妃和一名侧妃,侧妃去年因病去世;二皇子因是皇后嫡出,正妃人选计较颇多,目前只有一个侧妃。这两位皇子均有空悬妃位,不管是谁选妃都如在都城朝野扔下一块巨石,振动庙宇朝堂及名门后宅。

     韩墨儿费力搜刮着脑中为数不多的皇家信息,也不怪她对皇家知之甚少,只为谋一世安好的她,怎么也想不到能与皇家扯上关系。其实,她这次也只是算和皇家扯上了半毛钱的关系。因为皇子选妃,定然注重家世人品,韩墨儿家世尚可参选,但才貌风评为名门闺秀下限,就算日出西方、江水倒流,皇子妃之位也无论无何落不到她的头上。但,韩嫣儿就不同了,家世才貌均可匹配,只有一个绊脚石,那就是韩墨儿。

     大历朝有不成文之规矩,若无特殊因由,家中兄未娶,弟不能逾之;姐未嫁,妹亦不能先嫁。所以,韩墨儿是韩嫣儿嫁入皇室的一个巨大障碍。信中说,选妃之期初定于中秋前后,也就是说大小孟氏要在五个月之内给韩墨儿找一个能配得上二品大员嫡女,且不嫌她粗野的夫君,这谈何容易!

     不对。韩墨儿拿着信,慢慢坐于床榻之上,她默默地告诉自己,这事情不对。

     大小孟氏在韩墨儿10岁时曾对她起过杀心,原因是韩墨儿不似小时候那样易于哄骗了,少女起了爱美之心,拒绝过量饮食,大小孟氏本来也是将韩墨儿当个小丑养着逗弄,或者心里也存着对韩墨儿生母齐氏的怨念,一并报复到韩墨儿身上。可没有想到痴傻的小丑也有觉醒的一天,随即动了杀心,让丫鬟哄骗韩墨儿登上了已经做了手脚的假山,韩墨儿从高处摔下,竟然未死,昏迷了整整三天,也就是那次,韩子伊的灵魂穿越到韩墨儿身上。

     让两个曾对自己起过杀心的人,给自己寻一门尚可的亲事,这无异于在大小孟氏两肋插刀。但在韩嫣儿参选皇子妃之前,韩墨儿不能死,也不能闹出桃色丑闻,因为在大历朝,至亲长辈去世守孝三年,兄嫂及待字闺中姐姐去世,则致哀一年,她若死了定会影响韩嫣儿参选。另外,普通世家做亲,都注重家风礼教,遑论皇家,如果韩墨儿在男女大防上出了丑闻,韩嫣儿别说嫁入皇室,一般的勋贵家庭也是痴心妄想。

     那么,大小孟氏要如何对付她呢?韩墨儿找不到答案。心中像郁了口气吐不出一样憋闷,三年来,她虽一直装痴扮傻,但世事皆在掌控之中,一条能让她破笼除枷、获得自由,享一世安然的路也逐渐铺开,而今天,她第一次觉得好像会有事情不按照她设计的剧本推进,自己不知会卷入什么样的漩涡之中,她在这个异世的故事又会如何书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一梦醉烟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一梦醉烟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