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退步青年2020-11-08 10:533,820

  以韩墨儿在大历朝又胖又蠢又没品的人设,肯定是没有闺中密友的,但生活哪能按剧本演绎。

  四年前,韩墨儿刚刚燃起在这个异世好好生活的希望之火。明里,她装痴扮傻,在大小孟氏手中讨得半刻安宁;暗里,她不断寻找机会,积攒银钱资本,以备他日遁出韩府之需。

  一日,韩墨儿出府游逛,看到一家书局出售小说话本,十分畅销。她一时兴起,买了几本翻看,发现内容粗糙,破绽百出,情节大同小异,都是书生小姐先爱而不得,后书生高中,最后花好月圆的故事。

  这样,销量都很好?韩墨儿在原来的世界就是网络写手,文采虽不极佳,但胜在情节引人入胜,又多为古风小说,攒了一大批忠实拥趸。

  这是韩墨儿在这个世界,发现的第一个商机。她用了三个晚上默了她原来写过的一本小说,又根据这个世界的人文风俗进行了修订。然后找了都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小书局,头戴帷帽,与之做起了交易。

  韩墨儿的交易如下:书局负责刊印话本,话本分上下两册,上册免费,一天只发50本,先到先得。半个月后,售卖下册,看过上册如若不喜,全当免费一读,如若喜欢,可买下册,也可办理作者季度包文劵,作者一季最少写三本书,办理季劵比单独购买划算很多,但如果作者未能兑现一季三本的承诺,每少一本赔偿季劵一半的费用。

  书局掌柜琢磨了三天,同意了韩墨儿提出的销售方式。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加之饥饿营销手法,效果自然很好。每天天还未亮,书局门前就已经守了多人抢领免费小说,有抢不到的提出花钱购买,书局掌柜却只有四字:“明日请早。”

  后来,韩墨儿遇到了她的舅舅齐子睿,两人谋划买下了这家书局,扩大规模,更名为“广源书局”,以新奇话本与多种售卖手段,在众多书局中杀出一条血路,分号遍布大历朝各地。

  韩墨儿就是在广源书局中遇到的洛景恬。闺阁女子怎可读粗野话本,即便想读,也要偷偷摸摸行事才可。可偷摸读了上册的洛景恬,渴望下册之情实在难忍,一次独自出府游玩之时,偷偷来到广源书局,装模作样捧着本老庄,却打发丫鬟打听何时售卖下册。

  当时韩墨儿也在书局,见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以书遮面,支着耳朵偷听掌柜讲话,便觉好笑,促狭心顿起。韩墨儿也学她拿起一本书附面,凑到女孩身边,悄悄地问了句:“在听什么?”

  女孩心思都在丫鬟和掌柜身上,看都没看她,便小声回答:“听听《桃花姬》什么时候出下册。”

  “《桃花姬》啊,劝你不要看下册。”

  听到这话,女孩才回头正视了韩墨儿,偏头问了句:“为何?”

  “桃花夫人在下册中死了,郑贤德三年后娶妻生子,寿终正寝。”韩墨儿眨眨眼睛答到。

  “不可能!”女孩忽然高声唳道,她满脸愤然向着韩墨儿大声说道:“我不相信,你骗我!”

  韩墨儿撩闲撩到个小炮仗,引得书局所有人注目。

  韩墨儿暗骂自己生事,望着众人干笑两声,赶紧和小炮仗小声说:“亲,别信,我刚就是和你玩笑的。郑贤德与桃花夫人定然百年好合,不离不弃,一生一世一双人。”

  “一生一世一双人?”女孩被韩墨儿语言所感,点了点头:“说得好,他们定然一生一世一双人。”

  看着女孩的眼睛,韩墨儿真想把刚刚交给书局掌柜的下册手稿讨要回来,改成“一生一世一双人”。

  再遇洛景恬,是在万聚斋。韩墨儿打着出来觅食的幌子,去见了舅舅齐子睿,将一些事情商谈妥当后,做样子去了万聚斋。洛府三小姐洛景恬与嫂嫂此时也在万聚斋,她从窗子看见一个滚圆的身子走进酒楼,恨得一掌拍在了桌上,唬得刘氏一愣,洛景恬赶紧给嫂嫂赔罪,借更衣溜进了韩墨儿的雅间。

  韩墨儿今天只带了翠柳,翠柳刚刚在街上买了支糖葫芦,进了雅间便急不可耐吃起来,刚撸下一个山楂含在口中,一个眉眼艳丽的小姐和一个丫鬟便推门而入,翠柳愣了一愣,想起丫鬟的本分,张口要问来者何人,奈何口中山楂圆滚滚,吐也不是,吃又不下,支吾得憋了个大红脸。

  韩墨儿起身,拍了拍翠柳的肩以示安抚,转头问向洛景恬:“小姐何事?”

  洛景恬被翠柳这一番举动拦了一道,先前气愤也去了不少,不过看了韩墨儿仍咬着牙道:“你可还记得我?”

  韩墨儿笑,心忖:今天不白出来,终于有了点乐趣。

  韩墨儿故作惊讶:“你不是那个广源书局的小姐”,随即面容悲愤交加:“小姐可读了《桃花姬》的下册,是否也像我一样气愤难平!”

  洛景恬没想到这胖妞上来就和自己统一战线,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半天讷讷出句:“是啊。”随后又问:“你那天为何骗我结局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韩墨儿拉洛景恬入座:“不是我有意哄骗小姐,原我也是从广源书局道听途说,知道了结局。告知小姐后,没想到小姐如此震惊,你我闺阁女子,不便在书局引人注目,所以我便按自己所想,编造了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安慰小姐。”韩墨儿“哎”了一声补充了一句:“也是安慰我自己罢了。”

  看着胖妞一脸郁郁之色,洛景恬维存的一点气愤也消失干净。“你也莫要过于忧伤,桃花夫人敢爱敢恨,她在世时活得轰轰烈烈,追求心中希冀,对得起自己足矣。”

  韩墨儿有些吃惊,妄论情爱在这个时代已是惊世骇俗,这个女孩言辞间对世间感情表示出的透彻、潇洒,更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正待开口附和,又听到女孩开口:“即便如此,作者也是可恨,桃花夫人这样敢爱敢恨的性情女子,为何不能给她个圆满的结局!为何又让薄情寡义的郑贤德寿终正寝,他就该出门遇到劫匪,驾马车坠下悬崖,就应该……”

  “就应该吃饭被噎死,喝水被呛死。”韩墨儿接口。

  “对对对,”听到如此新颖的比喻,洛景恬开心称是。“作者也不能轻饶,你说他是不是自己感情不顺,见不得别人姻缘美满?”

  韩墨儿听闻哈哈大笑,非常自然地接口:“定然情路艰辛,且内心阴暗。”

  “对,肯定也长相猥琐。”

  “定是又丑又胖,贼眉鼠眼。”韩墨儿毫无压力的诋毁自己。

  看着韩墨儿兴致勃勃地谴责着自己,一旁翠柳不知如何是好,她有心打断两人对话,小声且犹豫地叫了声:“小姐。”

  韩墨儿笑着偏头看她,以为翠柳耐不住贪嘴,拉了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温声吩咐:“坐下慢慢吃,别被糖葫芦噎到。”

  洛景恬见到这一幕不掩惊讶,看这胖妞穿着打扮虽品味粗俗,但衣料头饰样样精品,必然也是都城名门望族的贵女,都城贵女为求贤名,鲜少苛待下人,但像胖妞这般眼带宠溺娇惯丫头的绝无仅有。且看那小丫鬟受之坦然的样子,定是日久天长习以为常了。

  洛景恬向来对下人宽厚,顿时对这胖妞心生好感:“敢问小姐芳名?”

  韩墨儿给自己斟了杯茶,抬眼笑看洛景甜:“可知都城韩墨儿?正是在下。”

  茶一饮而尽。

  韩墨儿的大名,让洛景恬足足愣了一刻钟。

  韩墨儿和洛景恬都是都城贵女,好巧不巧,没见过。几次聚会完美错过,洛景恬只能通过想象来描绘那个鼎鼎大名的韩墨儿。

  肥胖、愚笨、粗鄙,茶余饭后的笑料,凑趣嬉闹的谈资,母亲和嫂嫂口中的反面教材,耳提命面不能与之为伍的对象,此时,正微笑着坐在她身旁。

  没有闺中女子的矫揉造作、虚情假意,虽与之交谈不多,却能感其豁达开朗,亲切温柔,与之相处,舒服自然,如沐春风。

  这,是韩墨儿?

  看到洛景恬的反映,韩墨儿全然不恼。自己有心营造、大小孟氏夸大推广的形象,在都城贵女中如洪水猛兽一般存在着,听到自己的名字,没有起身就走,已是不易。

  “小姐是哪家闺秀?”韩墨儿问。

  “哦,我是洛府洛景恬。”洛景恬答道。

  韩墨儿点头,等着她的下文,是否应该借故告辞了?

  洛景恬顿了顿,“你真是韩墨儿?看来古人诚不欺我,传言不可信。”

  额?剧本拿错了吗?

  “哪里不可信?”韩墨儿问。

  “恩,你确实有点…恩…胖,但不蠢啊,更不粗鄙。哪像传言中的‘又蠢又粗俗’,不知哪些长舌无聊生事。”

  还不待韩墨儿有反应,翠柳听后找到知音般地连连点头,竟放下手中糖葫芦,给洛景恬添了一杯新茶。

  洛景恬心中激愤已起,犯了二劲:“待我再听到那些人背后议论你是非,定然帮你辩驳,给你正名。”

  听到这里,韩墨儿实在忍不住笑,伸手想拧拧洛景恬的红艳的脸蛋,韩墨儿的灵魂是一个十九岁的大二女生,看着眼前十四、五岁的可爱女娃,真想像妹妹一样疼宠。

  “不用帮我正名。”韩墨儿满眼带笑。

  “为何?她们说你,你不难过?”

  “不难过。人云亦云者我不屑与之为伍,轻贱他人者我亦轻视于他,她们说的话,我为何要在意?就像你刚才说的,人生在世,对得起自己足矣。”

  韩墨儿今天说得多了,也过了,于自己痴傻形象十分不符。女孩单纯美好,热烈直爽,不知为何,她不想让眼前大方明艳的女孩也同他人一般避自己如洪水猛兽。

  洛景恬默忖了一会韩墨儿的话,“你说得对,干嘛管别人说什么,扰了自己的心情。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不与她们为伍。可谁若当着我的面编排你,我定然不饶她。”洛景恬此时就像一个即赴战场的勇士。

  韩墨儿心中柔软,却明白不能让洛景恬与都城众贵女结怨。好好的闺阁贵女,如传出与自己为友,声名狼藉指日可待。

  “你我因书结缘,今日又机缘巧遇。你若认我为友,我自然欢喜。只有一样,我们是朋友的事不能告诉他人。”韩墨儿说。

  “为何?”小姑娘不解,身为朋友,她就是要为韩墨儿站台助威的,不告诉众人,如何站台,又怎么助威?

  “我知你心意,想为我辩驳一二,先不说你一人之力堵不住悠悠众口,便是为我恢复了闺誉,又能如何?让我像其他贵女一般惺惺作态,不得自在?这样的日子于我了无生趣,不若我现在混个粗鄙之名,不受束缚,逍遥自在。”

  自作孽不可活,广源书局一时的玩笑,让韩墨儿今日着实辛苦,理由找得口干舌燥,忙喝了口茶。

  小丫头又在沉思,很久之后眼中还存茫然:“所以说,以后我们就是秘密朋友?”

  果然上路。

  “对,秘密行事,有没有觉得很好玩,很刺激?”韩墨儿继续哄骗。

  “恩,的确如此!”洛景恬彻底成了钩上之鱼。

  洛景恬出来已久,嫂嫂刘氏已派丫鬟寻找。洛景恬恋恋不舍与韩墨儿告辞,至此,开始两人的秘密交友之旅,到今日已经一年有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一梦醉烟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一梦醉烟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