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鹰犬 再咬一口
红小亮2021-02-20 14:142,095

  “别动!”秦柔卿被他反问,双手越发握紧了匕首,抵在他的喉结处一脸凶相,不停的眨着眼睛,对上他冰冷的目光,“刀刃可是淬了毒的!”

  萧宥宁觉得自己终于赌对了一件事,果然她身为刺客,在寻找最合适的时机,但也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平躺在榻上,冷若冰霜的眼眸扫视她的手,“你。。可敢杀人?”

  “有何不敢!”秦柔卿面对他步步试探也不甘示弱,“今夜可是由王爷亲自调教,定不会辜负王爷的期望。”

  “你若是真敢,就不会受伤,也用不着本王出手。”萧宥宁冷哼一声,盯着她手臂上缠绕的纱布,更像是笃定一般。

  “或许从前不敢,但现在敢了。”秦柔卿手心满是冷汗,匕首也在悄然滑动,生怕自己真的伤到萧宥宁,毕竟自己手上没有解药。

  “是吗?那王妃还在犹豫什么?”萧宥宁更为坦然,处变不惊,对于自己有着极度的自信,并不相信她能伤到自己分毫。

  “谈条件。”秦柔卿抿了抿嘴唇,“除了之前王爷要护着我之外,还要外加一条!”

  “什么?”萧宥宁有些不耐烦,更是没想到自己会受人胁迫。

  “我的手从未沾过别人的血。”秦柔卿眸子冷了下来,眼底深处泛出恐惧,“我不想与任何人结怨,你们之间的恩怨是你们的事情,勿要借我的手害人性命!我怕午夜梦回,良心不安。”

  “哼,王妃何时有的圣人心肠?”萧宥宁冷笑着,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秦柔卿气恼,将匕首贴在萧宥宁的喉咙上,借此威慑眼前这狂傲的昭王,“我非圣贤,只想保全自己!”

  “别拿这东西对着本王!”萧宥宁凶恶的目光比利刃还要寒上三分,伸手握住她滚烫的手臂,即便并未用力,鲜血渗透皎洁的纱布,绽出朵朵血梅,她远比自己想象的脆弱的多。

  秦柔卿手臂吃痛忍不住颤抖起来,内心的恨意徒然涌起,今日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这般对待,松开了手中匕首,奋力举起自己被抓住的手臂,用力的咬了一口,

  “牙尖嘴利,怪不得被人做鹰犬之用!”萧宥宁并未发怒任由她撕咬,这些许的痛楚也只是不痛不痒的,就像被蚊虫叮咬一样。

  秦柔卿见他不为所动,将这手臂甩了回去,抱膝缩在榻边恶狠狠等着萧宥宁如临大敌,萧宥宁撩开身上锦被,将匕首插回刀鞘之中揣在怀中,恍若无人的走出了房,轻阖上房门转身离去。

  秦柔卿怒气未消,蹬掉了萧宥宁躺过的枕头与盖过的被褥,自己横躺在床榻中央展成大字,占据了整张床榻才肯罢休。

  困意袭来,她也未敢睡熟,依稀在梦中又看到了那双浅灰色的双眸,眸色黯淡,眼白布满猩红的血丝,隔着银色的面具正在看着自己。

  再梦到帝王,秦柔卿愣是被他恐怖的面容吓醒,整个人坐起身擦着额头上的细汗,可仔细想想帝王也是可怜。

  “王妃,您起身了,奴婢替您梳妆然后用膳吧?”谷翠推门进来,什么都没说的将地上的被褥拾起替她更衣。

  秦柔卿站在中央任由自己被谷翠摆弄,才过片刻,她就为自己换上了一身浅黄色的衣裙,淡黄的颜色就如同花蕊一般,轻盈娇媚,脸上那道伤痕也慢慢消退了,盖上脂粉当真是看不出来。

  谷翠拍了拍手,门外婢女鱼贯而入,片刻功夫各色菜肴全部呈现在秦柔卿的面前,随后站成一排等在一旁伺候。

  没等秦柔卿自己动手,一旁侍膳的谷翠端起碟子,手执银筷,不断地朝着秦柔卿的碟子中布菜,看起来大都是些素菜,尝着也都没滋没味的。

  秦柔卿将目光落在中央的那汤碗之中一掀开盖子,鲜香扑鼻,热腾腾泛着油花的汤水令人情不自禁,顾不得什么繁琐的礼仪,弯腰站起,拿起一旁的汤碗就着上层的汤水舀了满满一碗,

  热气迅速蔓延到整个汤碗的每个角落,烫的她只能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掐着汤碗边缘,缓慢的坐在椅子上,生怕稍有不慎,汤碗倾斜会烫到自己。

  “王妃,还是奴婢来吧?这样不合规矩啊。。”谷翠在一旁看着也替她一阵揪心,对面站成一排的婢女也都浅浅笑出声了,谷翠闻声怒目而视,压得了声音训斥,“笑什么!”

  秦柔卿抬眼眉眼弯笑,“这也没有旁人,要什么规矩呀,关起门来自己吃饭当然是舒服最重要了。”

  抿了一口热汤,不断地砸着嘴仿佛这一口就已经得到满足,浑身也都热了起来,额头泛着汗珠,“这汤谁做的,不错嘛。”

  “是厨房的李厨子,王妃可是要赏赐于他,要不。。奴婢去将他叫来?”四人之中最出挑的上前说道,

  秦柔卿愣了片刻,可仔细想想自己要是想在这府中活下去,就该有自己的心腹,能用钱财收服一个是一个,催促道:“快去。”

  婢女飞快的跑了出去,活泼的性格与秦柔卿有几分相似,随即又感慨的低下头用勺子搅弄泛黄的鸡汤,将飘荡的枣子拨到一旁,也是避免去看谷翠满脸愁容。

  谷翠自知规劝不得,只能无奈的叹息:“王妃,您太纵着她们了。”

  “这是本王妃的规矩,就是不必在本王妃面前守规矩!”秦柔卿用指尖敲击着桌案,严肃的说着这件事情,下一秒却坏笑着望着谷翠,“来,你也笑笑。”

  “银屏夫人到!”门外一声传唤,打破了眼下些许温存的气氛。

  秦柔卿直起腰板,端正的坐着看着庭院内走来的女子,一身艳粉色衣裙,纤腰不盈一握,眉眼之间风情妩媚,总有诉说不尽的风情,可她望着自己的眼神总带着敌意。

  “妾身银屏参见王妃。”她走到桌案对面弯身行礼,一仰头之际眼中含笑,可这笑容看起来总带着阴狠,与那些小婢女天真的笑容不同,

  “王妃才用膳啊,那看来是妾身来到不是时候了。”说话间已经坐到了秦柔卿的对面,搔首弄姿,并不把眼前人放在眼里。

  秦柔卿见来者不善清了清嗓子,压低了声音道:“本王妃还没让你起来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