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危险 应当远离
红小亮2021-02-20 14:142,275

  秦柔卿的指尖触及他的领口,不经意间划过他白皙的皮肤,秦柔卿仰起头也看到了萧宥宁的抗拒,他似乎也在抵触,横眉冷对道:“笨手笨脚的,本王自己来。”

  说话间转过身去替换衣衫,非礼勿视,秦柔卿连忙背对着他,“王爷说有事对妾身说,可是查到了是何人派来的刺客?”

  “你觉得会是何人?”萧宥宁反将问题抛回给她,想听听她的看法。

  “妾身不知,但也不排除会是王爷派的人。”秦柔卿轻笑着,现在她不知道到底是谁要她的命,但是昭王与燕王都有嫌疑,

  如果真是昭王派来的人,自己此刻岂不是更加危险?

  这想法刚萌生出来,秦柔卿猛然转过身看萧宥宁,他已然走到自己身后,寒气逼人,颤抖的往后退去,她退后一步他便上前一步,

  秦柔卿的小腿磕到椅子上,跌坐在椅子上仰起稚嫩的脸看着他,一脸的视死如归,可萧宥宁转身朝着梳妆台而去,摸出一个小罐子打开嗅了嗅,扔到她的面前,“涂上。”

  “啊?”秦柔卿见他一直看着自己的脸,才感觉到脸上那道伤疤火辣辣的灼痛,用指尖轻沾了些淡白色的药膏点在自己的脸上,又抬眸去看萧宥宁的脸色,怯生生的低下了头,

  她坐在这里没有镜子根本无法准备看到伤痕的位置,只能凭着感觉用指尖一点点搜寻,可不知道为何越来越痒,让她恨不得用手抓一抓,

  萧宥宁见她精准的避开了脸上的伤,不由得蹙眉,真不知道这是哪家派来的刺客,蠢笨成这样怪不得许久没完成任务。

  秦柔卿见他皱眉心中越发的寒凉,将头埋得更低了一些,萧宥宁实在看不过去,握着她的手从其中挖出一块,“脸抬起来。”

  秦柔卿只得默默听从,扬起脸颊但双眸向下,始终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屏住呼吸用余光观察他的举动,

  他的手指白皙修长,冰冰凉凉的感觉倒也最适合上药,将一团药膏一点点晕开,薄薄的与肌肤只一层之隔,就像是他倾身与她只有咫尺之遥,说不出的暧昧之情。

  秦柔卿长长的睫毛低垂,像是在躲避着自己的样子,萧宥宁为了让她不乱动,用另一只手钳制住她的下颌,

  眼前女子眉目如画,朱唇轻启,乌黑的秀发沾着水汽紧紧的贴在修长的脖颈上,顺着结白的纱衣垂下,娴静柔婉,当真是与从前有些不同了。

  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扫视过她低露出的衣襟,黯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猛然直起了身,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到那样的事情,转身愤恨的走到床榻边,与她刻意保持距离,

  瞥了一眼床榻,一展衣摆板正的坐在床榻边上。

  秦柔卿也是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这是做什么?怎么还不走了呢?

  “今夜的事,与本王无关!”萧宥宁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先开口缓和关系。

  他本以为今夜的事情会是昭王妃的圈套,直到与那些人交手之时,才发现那些人招式刻板,像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而且不善于埋伏刺杀,并不是被特意训练出来进行暗杀之人。

  “是。”秦柔卿站起身,淡淡的笑着,“还是感念王爷救了妾身。”

  面对萧宥宁直冷冷的目光,她伸手护住自己脸上的伤痕,总觉得这伤丑的很,这样被他盯着看总有些不自在,

  “是你救了本王!”萧宥宁嘴角浮上笑容,翘着腿,“现在外界纷纷盛传昭王妃英勇过人,救了本王性命。”

  “什么?为什么王爷要如此说,还到处宣扬!”秦柔卿瞪大了双眼,想起被刺客盘问的事情就有些脊背发凉,也看出来昭王故意这么做的,难道他是要挑拨自己与幕后之人的关系吗?

  “自然是王妃的功劳,反正已死无对证!若是人是王妃派来的。。王妃也只能更为依附本王继续着交易!”萧宥宁一挥手,眼神中满是倨傲,可以借此敲打秦柔卿。

  果然如此!

  “唯有套路得人心啊。。”秦柔卿冷笑,话落无声。

  萧宥宁脸色冷了下来,沾着药膏的指尖又在跳动,药膏已经融化,温热的触感包围着他的指尖,他见秦柔卿站在远处,有些恼怒道:“站在那里做什么,等着本王铺床吗?”

  他还真打算睡在这里啊?!

  按理说两人是夫妻,睡在一起也是常理,可是眼下她身份已明,这昭王难道真的有胆子睡在一个要刺杀他的女子身旁吗?

  即便他敢,秦柔卿也是不敢的。

  秦柔卿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跪在床上整理床褥,将底层的被子铺平,前儿日睡得时候,就觉得这底下有硬物咯到自己,手掠过被子之时清楚的摸到被子下藏着一把袖珍的匕首,

  想到萧宥宁还在自己身后,吓得连忙用两个枕头并排的摆在床头,掩盖着自己的心虚,免得叫他发现。

  秦柔卿铺好了床疲累的坐在床榻边缘,耳边再次传来萧宥宁不耐烦的声音:“你打算让本王睡哪儿?”

  秦柔卿几乎是跳起,小腿磕到了床边也咬紧了牙挺着,只有额头渗出一层细汗,见萧宥宁卧在床榻外侧,她只能硬着头皮跨过他走到里侧,背对着她拉紧了被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萧宥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宿在这里,许是今日对于陛下撮合他与旁人的反抗,或许他与昭王妃琴瑟和谐的事情传出去,陛下就不会给他纳侧妃了,伸出手却抚上了她的秀发,

  秦柔卿如受惊一般连忙转过身与他面对面,整个人背靠着里侧的墙壁,清楚的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冰冷,这同时也吓到了萧宥宁。

  “妾身今夜受了惊吓,怕是不能伺候王爷了。”秦柔卿说话间露出一截小臂,上面缠着纱布,将自己脖颈以下盖得严严实实的,生怕昭王会有旁的想法,

  “睡吧。”萧宥宁也是见到这伤痕,眼眸黯淡起来,转身背对着她轻阖双眼,秦柔卿嘴角笑盈盈的应答,可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萧宥宁,今夜怕是没法睡了,她要盯着萧宥宁!

  过了许久,她慢慢放松了警惕,挪动着已经发麻的手臂,本能的去摸藏在枕头下的那把匕首,利刃出鞘,她握着匕首逼近萧宥宁,屏住了呼吸,颤抖的手将刀刃伸到了萧宥宁脖颈处,

  只要一刀封喉,或许一切都会结束了,是他教会了自己杀人,应该也会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微风吹拂,秦柔卿的脸上凉凉的,方才的药膏已经起了作用,冰冰凉凉的感觉逐渐蔓延开来,她又想起昭王方才为自己上药的情景,又不忍下手,

  在她犹豫不定的时候,萧宥宁开口冷声问道:“不动手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