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醒来 穿越为妃
红小亮2021-02-20 11:392,157

  大梁,昭王府。葵园。

  秋夜凉风拂过,烛影浮动,只听得砰的一声沉闷的响动,秦柔卿重重的倒在门前,心口插着断了半截的匕首,血液黏在洁白的衣裙上如墨色晕染,口中不断地涌出黑血,

  整个人无力的抽动,手紧紧的抓着手边的包袱,最终目光逐渐涣散,似风中残烛般没了气力,做了一辈子笼中鸟,始终没能逃出去。

  一黑衣男子伤势不轻走至近前,低头围观她的惨败,冷声嗤笑道:“咎由自取,从未有人能活着叛逃。”

  “大人说的是呢。”禾苗步履无声,趁着男子分神,飞快的捡起半截匕首从男子身后插入,一口鲜血从男子口中喷出,自己与秦柔卿大战一场,终是没想到她在背后偷袭,

  禾苗冷笑一声,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裙与发髻,直到看着男子倒在秦柔卿的身边,才转过身朝着远处大声的喊道:“不好了,王妃殉情了。”

  一番喊叫惊动了府内所有的人,众人高举火把将葵园外围照得灯火通明,昭王带着近卫来到院中,看着倒地的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神色复杂。

  昭王默不作声来到秦柔卿身边,眼神冷冷地瞥了一眼地上的两人,手负在背后询问禾苗道:“发生了何事?”

  “这男子要带着王妃偷跑出府,奴婢跪地苦苦哀求也没能将王妃劝下,他二人见走投无路便掏出匕首双双自尽殉情,扬言说哪怕是死也要死在一块。”

  禾苗抹着眼泪跪在一旁,一遍又一遍的叩头磕头,额头中心撞出鲜血,很是害怕眼前之人的样子。

  “殉情?”昭王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不禁扫视倒地的男子。

  “是,这本是府上的车夫,与王妃多次在府中私会还暗中苟且。”禾苗声音虽轻柔,也保证两人将自己所说的每个字都听得清楚。

  空气死寂沉静,没有任何的声响,仿佛时间就在这一刻静止,所有人都在等着昭王的决断,

  “验。”昭王目不斜视,这话是对一旁的近卫廷飞说的,廷飞闻言单膝跪在女子身边,伸出手指试探鼻息,

  此时,女子手指突然跳动,猛然喘了一口气,将阻塞的污血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呼吸着清冷的空气,从鼻腔灌入心肺,压制满腔灼热的触感,

  她望着眼前的一双金丝云头靴长至小腿称得腿部修长,从下至上仰视着男子,湛蓝色衣摆随风飘荡,银白色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气度高华,泛出点点银辉光晕,

  她的目光最后停滞在一双清冷的眸子上,说不出是情绪,倒是称得他极为俊美高华,他也在盯着自己,看得人浑身都不舒服,

  “王妃?”禾苗惊讶的唤道,她不知道为什么秦柔卿受了重伤还能活过来,但她必须死,她们之间只能活一个,“王妃,您没死可太好了,奴婢还以为您真的与人殉情,香消玉殒了。”

  随即转过头哭着求昭王,“王爷,王妃只是一时糊涂,您就饶恕王妃吧,王妃险象环生,您就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吧。”

  秦柔卿双手撑地,只觉得指尖温热,她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副身体上的?还有她说的殉情是怎么回事?跟他吗?好像刚才抱着她的才是这女子的丈夫。

  “你在说什么?”秦柔卿皱着眉头问道,禾苗看她有些痴傻越发有了底气,“王妃快随奴婢一起求王爷开恩吧?念在往日的情分上,王爷会宽恕您的。”

  秦柔卿惊呆的看着那具凉了的尸体,哪个男人会原谅自己媳妇出轨?还是在这个封建的时代,而且这人看上去冷冰冰的,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我没做过!”秦柔卿站起身挺直了腰杆,拒不承认。

  “王妃,可否给本王一个交代?”昭王,一甩衣袖将沾染的尘埃尽数拂去,双手负在身后望着眼前这出闹剧。

  “王妃,难道不认识此人?这人乃是府上的车夫,又为何会在此处?”廷飞动作极轻,存在感极低,开口时才意识到身边有这个人的存在。

  禾苗看着两人眼色无缝衔接起来,将她身边的包袱敞开,只见满是金银首饰,熠熠生辉,“王妃,这都是您攒下的体己,还不是准备带着与人私奔啊。”

  秦柔卿只觉得头痛欲裂,似乎这身体的记忆不断涌出,就在她出门前这婢女奉上茶水,自己饮下之后便开始虚弱无力,黑血不断地从口中涌出,在她被自己打了一掌之后,叫来了帮手,

  帮手就是倒地的那个男子,两人打斗数个回合,她终于体力难支被男子刺伤已至毒发身亡,所以这一切都是她嫁祸给自己的阴谋!

  秦柔卿不卑不亢,抹了一把嘴角的黑血反问道:“我既与人殉情,又为何要先服毒,身中数刀而毙命,难道怕自己死不了吗?这些伤痕是我自己能做到的吗?”

  雪白的衣裳被鲜血浸染,如点点落梅、妖冶妩媚,她冰冷的质问穿透禾苗的耳膜,吓得她扬起了头审视眼前之人,这还是从前的秦柔卿吗?

  “是你二人互相伤害的。若不是情谊深厚,怎么会想要殉情!”禾苗颤抖的反驳,早已语无伦次。

  秦柔卿上前反动那人的尸体,只有背后一处致命伤,嘴角露出笑意,“怎么看都是我伤得重一些,我是怎么做到重伤之后又将他一刀毙命的呢?”

  “是你对我下毒让我没有还手的力气,随后找来个男子想要毁我清白,利用完就杀了他,造成我与他殉情的假象,好筹谋!好手段啊!”

  秦柔卿将真相编排了一番又全部甩锅给禾苗,虽不知道她与这男子是什么人,但直觉告诉自己他们很危险,还是要远离,既然她害了这女子就该付出代价!

  “很好,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人。”昭王在旁拍手称赞,“昨日才言要揪出王府的细作,今日王妃便以命相博,真令本王刮目相看!”

  秦柔卿望着他,脑海中搜索已久还是没找到这段记忆,难道记忆是有时间段的吗?不过现在看起来倒像是昭王在挑拨她们之间脆弱的关系。

  “贱人,你这个贱人。”禾苗眯起眼睛愤怒的望向秦柔卿,又别过头戒备的盯着昭王,目光停滞在那断了的匕首上,大叫着拔出匕首便朝着昭王刺去,

  昭王淡然自若,转身背对着她,冷声道:“杀,不留活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