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暴露 新的交易
红小亮2021-02-20 14:142,164

  昭王话音刚落,廷飞剑已出鞘,一道寒光闪过,禾苗颈间只有一道血印,倒在地上再无气息,

  还未等秦柔卿为她感到惋惜,眼前倏然被一道蓝色衣笼罩,昭王死死的掐住她的喉咙,“说,这府中的细作还有谁?”

  窒息的感觉再次袭来,一阵不适让她开始挣扎,用力掰着昭王的手,也不能动他分毫,“我、我不知道,放、放开。”

  秦柔卿嗓音沙哑说不出话,他的手特别冰冷,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他一动怒说不定真的会杀了她,但她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不说实话?”昭王手中发力掐得她喘不过气来,嘴角渗出黑血,滴落在他白皙无情的手腕上,在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犹豫,那犹豫的神情又很快被愤怒取代。

  “我、我真的不知道。”秦柔卿还是不改口,反是用双手握住他的手腕,用着全身的力气朝着左右两个方向拧去,不出所料的是昭王果不其然松了手,

  这回反倒是秦柔卿不放手,一手紧握他冰冷的手掌,一手撩开湛蓝色的衣袖,朝着手腕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牙印间残留着污黑的血液,

  “这下怕是王爷也要中毒了,咱们的性命可拴在一起了。”她踉跄的走了两步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将昭王也拉下水终于是有些解气了,也为自己小小挫败昭王而沾沾自喜,

  可目光逐渐凶恶的瞪着他,犹如闻到血腥味儿而兴奋的野兽,“王爷方才是诈她的吧?若非她愚蠢自爆,其实王爷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份,对吧?”

  “你的嫌疑最大罢了。”昭王轻甩衣袖漫不经心背在身后,一旁的廷飞悄然处理着面前的尸体,对昭王妃幼稚的举动冷笑不止,这根本无法对王爷构成威胁。

  “如今已经坐实,王爷要做什么?杀了我吗?那样未免有点浪费。。不如好好利用,我想我还有点价值!”秦柔卿抚着自己疼痛的心口,痛苦蔓延至全身,她可不希望自己再死一回,

  “比如。。帮王爷找出细作,乃至。。剿灭所有刺客,揪出幕后之人!难道您不想知道,到底是谁非要您死吗?”

  昭王嘴角轻笑,上下打量着已经落败的秦柔卿,“就凭你?”

  秦柔卿用无名指擦拭自己嘴角粘稠的血迹,笑容灿烂,“你我都中毒了,最好偃旗息鼓,王爷若是找到了解药最好捎带着救救我,因为我一旦死了他们还会派其他人前来,倒不如有个熟悉的人为王爷的内应更为省事。”

  “本王凭何信你?”昭王的目光在她面前游离,此时的昭王妃看上去更令人厌恶,不过她说的也有些道理。

  “他们要害我,我为何要替他们卖命!”秦柔卿翻开手掌黑血在指尖尤为醒目,这自是最好的证据,“我与王爷之间本是利益关系,倒也不能白帮助王爷做事,事情未成之前,王爷可要护着我这条小命,事成之后,放我自由!”

  她能深刻的感受到这原主的诉求,她哪怕是死也想要走出这牢笼之中,可惜她还是错信了身边人,如今她借用这身体活下去,就要完成她的心愿。

  “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条件!”昭王眼神中充满不耐烦,即便他什么都没做,站在那里就是一种威胁。

  秦柔卿咬着嘴唇,她本就处于劣势,但并不能退后一步,退让半分等待她的只有死亡,“我用我这条命。”

  她扑到地上慌乱的拾起那半截匕首,双手握着冰凉的刀刃,抵在自己的喉咙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昭王笑了,笑着她的愚昧,“你的命在本王眼里,根本不值什么。。”

  “但我愿意用这性命一搏,我死了,那幕后之人就知道任务失败了,便会派更多的人前来,王爷根本防不胜防,总会有人得手的!再者,逼死发妻,外面的人会如何议论王爷呢?”

  秦柔卿心跳加速,但眼神越发坚定,良久,昭王松了口气,像是答应了与她的交易,“好,你若是做不到,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

  秦柔卿见他转身离去,才慢慢的放下那半截匕首,瘫软在地上喘粗气,眼前一片眩晕,不知道自己刚才经历种种是不是回光返照。

  昭王刚从葵园走了出来,廷飞立刻走上前去奉上一个小药瓶,“王爷,要如何处置王妃?”

  “找人盯紧她,看看有什么人跟她接触。”未保万全昭王取出一粒药丸服下,看着手腕处的齿痕,又想起她野兽般的眼神,倒也怀疑看到这么强势的她是不是自己错觉,

  “不好了,王妃昏倒了。”葵园内婢女的喊叫之声,引得一阵不小的骚动,大夫与婢女进进出出搅扰了已经平静的王府,

  而昭王始终站在远处观望一切,并没走上前去查看,廷飞也是寸步不离,“可有验尸?”

  “是。”廷飞严肃道,“那男子身上满是淤伤,身中三刀,背后那一刀乃是致命伤,想来是与王妃交手所致,属下方才扫视王妃身上约中六刀,刀刀致命,所以这他们二人绝不是殉情!”

  “扫视?”昭王不禁蹙眉,斜眼望着廷飞,廷飞猛然间察觉到投射而来的锐利目光,压迫着他低下了头。

  “将他的尸身挫骨扬灰!”昭王一字一顿的道,看着屋内婢女端着血水而出,不知为何迈着脚步走上前去,冷风中留下一句话:“戍卫不当,自去领罚!”

  “是。”廷飞抱拳,转身行走如风,他真是大意了,王府中有打斗之事他都浑然不知,实在是失职,不过王爷的书房离葵园太远,没听到也是情理之中的。

  等他回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走到床边,婢女正敞开她的衣襟为伤口上药,那伤痕触目惊心,里肉外翻,与廷飞所言分毫不差,刀刀致命,可她为何要与细作厮杀呢?

  婢女将纱布一圈一圈的缠绕在她的手臂上,不敢绑得太紧,生怕她会觉得痛,心口一处的伤足以致命,她还是侥幸活了下来,他今夜竟然一点没有发现异常。

  秦柔卿浑身滚烫起来,高烧下整个人没有了意识,躺在床榻上喃喃自语,嘴里叫着什么,声音轻柔温和,才有几分像她平时的样子,

  “萧宥宁。。”

  “什么?”昭王俯下身听她言语,确定了她在轻唤自己的名字,将她的手腕放回了被子里掖好,“本王在。”

  “别杀我、别杀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