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周旋 双面间谍
红小亮2021-02-20 14:152,113

  一句句呓语全部落在他的耳中,在他的心怀荡漾开来,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刚才的故作坚强反而是她的伪装。

  萧宥宁从药瓶中取出一粒药丸放入她的口中,指尖不经意间微张的朱唇微微颤抖,悬在半空的手显得有些无措,幸而婢女递来清水,

  婢女抱起她的上半身,萧宥宁捻住她的下巴,用清水送服药丸,也算是默许了与她的交易,可眼神依旧寒如霜雪,“谷翠,好生伺候,她仍是昭王妃!”

  “是,奴婢一定尽心。”谷翠跪地行礼。

  昭王将药瓶放在桌子上后缓步离去,只是指腹似乎还有些发烫,这药丸可解百毒,其实不吃这解药也可用内里逼出,反倒是放着没什么用,他也清楚的感受到毒素正在退散,

  只是这冰冷的手怎么开始一点点的温暖起来,指尖也情不自禁的跳动,

  她的脸颊也比自己的巴掌大不了许多,脖颈纤细,自己若是一用力就能捏碎的样子,仔细想来他好像从不解她,以后更是不用,他们之间只有利益关系,他不会自降身份对一个刺客感兴趣。

  深夜,一切都已平息,反倒是秦柔卿痛得睡意全无浑身滚烫,强撑着病体起身,隐约之间耳边总是能听到女子的哭声,细碎疏离,端起烛台推门走了出去,“谁在哭啊?”

  夜晚月光晦明,所照之处皆撒上一层银辉,循着声音走到一处僻静的小院,那木门破旧轻轻一推便吱嘎一声敞开,将烛台放在桌案上,屋内晦明起来,

  一个女子正躺在床榻上小声啜泣,她走上前去掀开女子的被子,女子背上血肉模糊,身上破旧的衣裳已经与皮肉黏连在一起,血腥的味道瞬间钻入她的鼻尖。

  秦柔卿的手忍不住颤抖,被角从她的手中滑落盖在那女子的身上,她似乎与自己之前一样有些神志不清了,“你没事吧?我那有药,我去给你拿来!”

  转身出门的刹那,一阵阴风刮过,将她再次带回残破的屋内,她清楚的感觉到有人推了她一把,勉强扶着桌案才能站稳,桌案晃动烛影摇曳,墙上倒映着一束黑影巍然不动,

  那人黑衣黑裤,脸上蒙着黑面巾,与之前看到的刺客有些相似,倒是他怕别人认出自己的模样,他冷冷嘲笑道:“怎的昭王妃反应如此之差?”

  秦柔卿默不作声,想来被她猜中了,这人就是后续的刺客,他警惕的目光越过秦柔卿望向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女子,一根银针从指尖飞出朝着那女子而去,秦柔卿眼疾手快的挡在她的面前,银针直直的刺入她的手臂,像是钻入血肉之中一般。

  “你这是在救她吗?”男子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上前朝着她的胳膊点了两下,退到一旁,“多管闲事,你自己运功逼毒吧。”

  秦柔卿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这手臂僵硬酥麻、动弹不得,以身挡住那女子,防止她再次受到伤害,“她不能死,昭王已经怀疑我了,府上再出什么事我会很麻烦。”

  “也是。”男子赞同的点了点头,靠在门旁边时刻注意着外面的风吹草动,“禾苗去哪了?没见到她我只能来找你,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秦柔卿定了定心神,面对阴冷的目光直逼,深吸了一口气道:“禾苗反叛,试图与人叛逃,让我处置了!”

  “你怎么敢。。”男子颇为惊讶,对她的说辞未曾深信。

  秦柔卿学着他的模样,嘴角浮上一丝诡异的笑容,“有她在我才沦落至此,该是早就有了反心,这才与人勾结,卷了钱财逃出这昭王府,也是她咎由自取,因为。。从未有人能活着叛逃!”

  这是之前刺客对原主所说,如今原话奉还,倒也是解了眼下的困境。

  男子释然一笑,“你们女人的事情我不管,反倒是你入府许久,怎么。。昭王还活着啊?”

  这就是她的任务了吗?秦柔卿强压着惊讶,漫不经心的望着他,“你行你去,王爷就在府上。”

  “是主人在催你,别不识好歹!”男子冷眼回视,“没完成任务,你知道什么下场。”

  说着一脚迈出了门槛,秦柔卿见他起身要走,松懈的坐在一旁凳子上,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所有气力,硬撑起来的勇气顷刻全无。

  耳边只听得嗖的一声,冰冷的银针熄灭了烛火直直刺入女子的身体,瞬间钻入体内消失不见,等秦柔卿上前查看,女子已经没了气息,转头间刺客也消失不见。

  反倒是昭王款步而来,见她神色有异,廷飞连忙快步入房中查看,床榻上躺着的女子已经没了生机,嘴角渗出一丝黑血,

  转身出来禀告,说话间用一种鄙夷的眼神扫视过秦柔卿,“王爷,婢女已死。”

  “你有何话说?”萧宥宁冷漠的声音回荡在耳际,廷飞反而愤愤不平,双手环抱在胸前质问道:“王妃日前赏的一顿板子还不够吗?她。。到底知道王妃什么事情,非要下此毒手!”

  “我无话可说。”秦柔卿跪在他的面前,眼神带着倔强与不甘,看着萧宥宁眼底的那抹厌恶,她反而愿意扮演坏人的角色,嘴角冷笑道:“不过打死个奴婢,王爷何必动怒呢?”

  此话一出,彻底激怒了萧宥宁,对着门外的小厮高声道:“昭王妃草菅人命,拖出去,杖二十!”

  这二十大板下去,行刑的小厮也大汗淋漓,厚重的木板落在她的腰际,只听得沉闷的声响,她愣是没喊一声,紧抱着板凳咬着牙抗了下来,

  “送王妃回房。”萧宥宁望着她的倔强冷冷的道,廷飞趁着众人离去悄然潜入房中查看那婢女的死因。

  秦柔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间,只觉得这昭王的举止实在反常,先是惩处自己再命人给自己疗伤,看来真的是厌恶自己到了极点,非要让她半死不活的留着这条命受罪,一时间她倒是能理解这原主为何要逃跑了。

  迷惘之间感觉有人执起自己的手臂,她双眼模糊看不清楚,只是隐约看得见一道湛蓝色的身影,他挽起自己的袖口,又用刀尖划破小臂,她清楚这一系列举动都是萧宥宁所为,因为只有他的手是凛若冰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