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河伯书
鸢缃2021-07-19 15:423,184

  梅雨季节,天堂街少来客,茶馆里坐上亦是无人。

  “百年有灵,千年成妖,万年修行才为神。”品一口香茶,说书的公子折扇一收,眉眼含笑:“不知冰夷大人修炼几载?”

  台上一位说书人,台下一位听书客。

  两人的样貌一模一样,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就算是孪生兄弟也不能达到如此的相像。

  台下人笑了笑:“敢为天下人的大人,冯夷绝不敢为公子的大人,虽是隔世经年,但是公子依旧是冯夷最为尊崇的大人。”渐渐起身,老老实实的鞠了一个躬,模样也渐渐变化:渐渐长出了一对鱼耳,泼墨似的三千青丝变成了冷色的白发,眼瞳是河水一般的翡翠碧色。

  冰夷,河之神,也叫冯夷。

  台上的人笑了笑,双眸犹如月牙一般,十分好看,甚至引人入迷:“冯夷,你会吓到别人的,若是吓到了听众,怎么办?还是继续用我的样貌吧!”台下人又变回了台上人的容貌,敬畏道:“谢公子恩典。”

  台上的说书人不再理会台下的冯夷,一心鼓弄自己的醒木和说书的文本。“冰夷先生,请喝茶!”清韵姑娘递上一盏清茶。

  天堂街忘川茶馆,静。

  “冰夷,你修炼了多久啊?”说书先生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第一次路过那里的时候,冯夷还只是一条鲶鱼,因为沾染了部落祭天的几丝灵气,有了些许灵性,也正是这些许灵性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乐趣,便为这小鲶鱼指了修行之法。

  天地间的原生神太少了,于是,修炼的狂潮弥漫了有欲望的生灵,当然包括了成妖的冯夷。

  几千年修炼,冯夷成了黄河里最有声名的大妖,所有小妖都对冯夷躬身作礼,一时间,冯夷成了黄河妖主----河伯。

  万妖敬仰,众妖参拜,河伯的生活可谓是风光无限,然而“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灾难随着冯夷的满足,悄悄地,悄悄地来了。

  天地之间的原生神,是开天大能衍化的生命,或者是那些大能的血脉后代,天生尊贵,自然而然的就做了主宰世间的上位者。

  人世间向来有“过刚易折”的一说,虽是人间道理,但是万界之中却也适用,可也总有些不懂道理的,比如,大妖冯夷。

  冯夷依稀记得那天出巡,他拖着自己丰满的身体,后面跟着几条小鲶鱼,巡视着自己治下的九曲黄河。“大人,那边来了一条龙!”有小妖禀告,毕竟这黄河以冯夷为首已经好久了,外来这么一条龙,总要禀告河伯大人来处理。冯夷整理了下自己乱糟糟的鲇鱼须,又扶了扶自己头上那顶有些陈旧的官帽,大概是三十年前一个小妖捡来献上的吧,冯夷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只见那深水处有一条盘卧的青龙,鳞片上泛起漂亮的光泽,就连威武的龙爪上也是无比刚硬的浮躁感,缺少了以往打交道的那些老龙们应有的老成稳重之气。

  “黄河小妖冯夷见过龙神大人。”冯夷游到那只巨龙面前,躬身施礼说道,只见周身的水族都随之匍匐献礼。那巨龙在一阵蓝光中化成人形,冷哼道:“小小一只鲶鱼精也敢自称河伯,我龙族上有祖龙先祖问鼎万界,再有烛龙先祖分冬夏,明日月,后有青龙大人庇佑,我族尚未称王,你怎敢自诩河伯?“冯夷似乎明了了,这只巨龙是来问责的,想来想去总有一些火气,若不是公子交代过不许他与原生神为敌,冯夷可以在下一刻钟内把这条小龙抽筋剥骨,对,面前的这条小龙。

  念至公子,冯夷变的更加谦卑,公子说过:“我辈立于今世,皆为前人功劳,我辈修行,在于使万民承受恩泽,凡我门下,必须按照我命,不可与原生神为敌,如有违反,本君亲自诛其性命!“修行应是苍生福泽,不得因私利而坏了公子的规矩。冯夷无奈,单膝跪下:”小妖不知规矩,冒犯了龙神尊严,请龙神责罚。“那龙虽是不满冯夷单膝下跪,但是又不能过分压迫,这是父亲叮嘱过的事情,他也不敢太放肆,于是言说:”即日起,由我来执掌黄河水脉,你这小妖只需听命于我便好。“那龙刚准备离去,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你的名字应该是那人取得吧,既然听命于我了,就改叫冰夷好了,另外,还要尽快为我打造一栋宫殿,本君若是坐镇黄河,黄河之内所有小妖要一同为本君修筑行宫,黄河若无材料,小妖们皆可去人间取。“

  “龙神大人,此事怕是不妥。”冯夷起身说道:“大人,小妖自公子蒙智到今日也有千年,黄河本是沿岸百姓的生存之源,公子说过,黄河将来会给百姓造成灾难,但不能是水族为祸人间,大人要执掌黄河,冯夷不反对;大人要冯夷改名,冯夷也不反对;但是若是水族行盗窃执法,为祸人间,冯夷定然反对!”“黄河修龙宫,若是用到他们的东西,那是对他们的宠幸,本君没让他们感恩戴德已是恩赐,何为为祸一说,倒是你,冯夷,我龙族乃是天下水域共主,你居然敢质疑我的抉择,是何居心?”那龙有些恼羞成怒,毕竟家族里的同族都有了一些成绩,本以为父亲说了这黄河无主,既来之便可为王,没想到这里竟有一个修行几千年的大妖,而且这只大妖最反对的事情,对龙族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事情---修缮宫殿。

  冯夷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公子不许的是冯夷行无道之事,但若是为祸苍生更是不可之法,两弊相衡择其轻,今日必然不能如此了事!

  “孩儿们,随本君将此龙拿下!”冯夷愤然起身,双目一瞪,妖身显现,狰狞的大鲶鱼,大有吞天之势。

  那小龙也是一惊,短短没想到冯夷居然敢反抗,忙不迭的化龙应付:“大胆冯夷,本君是龙族使者!”鲶鱼来势汹汹,几口把小龙的筋骨压断了几根,一种小妖连忙拴住小龙。

  此间事,本以为如此了断,可冯夷断然未曾想到龙族护短的样子:大雨三个月,近黄河五百里的百姓都不得安生,淹死之人,尸首漂浮在了黄河之上,人间皇帝一时间慌乱无措。

  冯夷哀叹三声,目光怜悯的看着那小龙:“本君本意不过是囚禁你一段日子,断未想过你们龙族如此胡闹!也罢,今日定要杀戮了,也就先拿你来祭旗!”大口一吞,冯夷一口咬下了龙头,朝东方叩首道:“冯夷深知罪孽深重,有负公子嘱托,此战若胜,冯夷自裁谢罪,若败也不求苟活。”

  黄河惊怒五层浪,大鱼咬断老龙首。

  万钧雷霆搅长河,千里江山一瞬间。

  人间犹叹误良田,妖市悲鸣新丧曲。

  愿舍微薄小妖命,诛尽天地为祸者。

  冯夷的血染红了黄河的水,血腥味让他杀红了双眼。

  “冯夷,黄河妖籍,因不服管教,杀戮成性,责令龙主于黄河上游分尸。”神祗发出了旨意,黄河里的一众水族看着那一向装着凶巴巴的河伯大人被押解的时候,竭力扑过去,冯夷的胖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欣慰。

  黄河上游。

  “公子,一切都妥当了。”年迈的老翁似乎很艰难的写完了一页书。那年轻人脱了靴子在黄河边上坐着,玄色的衣服上似乎有着什么精致的花纹,老翁见年轻人伸出手,恭恭敬敬的递上手帕。“李烨,冯夷的功德?”年轻人一边擦着自己纤长的手指,一边有些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老翁看了看书页:“回禀公子,功德圆满,公子点化冯夷至今日,冯夷的功德可以在我司内换一美差。”

  “李烨,我问的是,是否可以褪去妖身?”年轻人随手丢下了手帕,只见小小一方手帕卷起了黄河之上的尸首。

  年轻人和老翁都没看手帕,老翁搀扶着年轻人:“回禀公子,冯夷本应可以褪去妖身,可是,上面那位,”

  “既然可以,本君怎么没看到你的人行动,莫非是要我请你吗?”年轻人微微掀起嘴角,本就英俊的脸上显得更加俊秀。

  老翁明显吓得一哆嗦:“下臣不敢,只是上面那位……”

  年轻人淡淡的问:“我司办事,你应该听谁的?”老翁还是害怕了:“我司以公子为首!”

  “那还等什么?”

  “是!”

  “ 冯夷听旨。”老翁带了几名士兵拦住了以龙主为主的原生神,亮出了公子赐的信物。

  冯夷一时间老泪纵横,等候了几千年,公子来了:“冯夷恭听公子法旨!”双膝下跪,万般恭敬。

  “冯夷守护黄河几千载,本君今日行至此处,为冯夷洗髓,并为其褪下妖身,本君思虑再三,命冯夷任天下万水之主,敕封为河伯,冯夷听旨后,面圣谢恩!”老翁一字一句的读着。“冯夷谢公子大恩。”

  那群天众还不愿意就此罢手。老翁给冷哼了一句:“公子有令,若是不想死,还请把冯夷交给老朽!”

  “冯夷杀本君龙子龙孙,本君要报仇!”龙主不满地说。

  “有本事,你去和我家公子说,公子就在上游。”

  龙主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冯夷,转身率人离去。

  “冯夷,本君封你为河伯,总天下万水,务必恪尽职守。”天地间回荡着年轻的声音。

  冯夷连连叩首:“小神遵旨!”

  河伯书,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忆录: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忆录: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