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From萧筱雅:幸运儿
文小琼2020-10-18 10:033,384

  “轩哥哥,其实……其实我……”

  “什么啊?”

  “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

  “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了。其实,我也喜欢你,就像哥哥对妹妹那样。”

  “可是,我不想当你的妹妹,我想当你的女朋友!”

  “小丫头,你先听我说,你以为你喜欢的人是我,这只是你的错觉而已。从小到大,你没有安全感,渴望被人呵护,而我恰恰充当了兄长,甚至父亲的角色,所以你很依赖我,很信任我。但是,这不是爱情,是亲情。你有没有发现,其实你跟明宇更合拍,你们一直是同班同学,全程参与了彼此的过去,没有人比你们更了解彼此了!”

  “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种人!”

  “可他会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轩哥哥,你为什么要把我推给明宇?他是不是对你说什么了?你是因为顾及他才拒绝我的吗?”

  “那倒不是!”

  “请你给我一个理由!一个你不喜欢我的理由!一个你拼命把我往外推的理由!”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就这样,我的初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我面朝着大海,却感受不到春暖花开。

  从我记事起,我就觉得自己像一个孤儿,没有爸爸疼,也没有妈妈爱。听爸爸说,妈妈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掉的。可是,我隐隐约约感觉到,爸爸说谎了,妈妈肯定还活着。

  每次,只要我流露出一丁点思念妈妈的意思,或者提起一丁点关于妈妈的事情,爸爸就会很生气,不仅对我大吼大叫,而且还随手摔东西。慢慢地,我明白了,爸爸恨妈妈,所以说她死掉了,所以连一张她的照片都没有留给我。

  我的童年是孤独的。爸爸经常出差,一出差就是一两个月,甚至半年。他请了保姆,一天24小时照顾我,但是我脾气不好,保姆往往待不了一年就走了。

  也不知道爸爸在这场婚姻中,究竟受了多大的伤害。他把自己封锁起来,搬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不和新朋友建立亲密关系,也不和老朋友联系或来往。不仅如此,他还霸道地阻止我和以前的亲戚朋友联络感情,包括爷爷奶奶。只有每年春节的时候,他会带我回老家,探望爷爷奶奶。

  所以,我没有家人,也没有亲戚,更没有朋友。我一无所有。

  直到我七岁那年,隔壁搬来了一家四口,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家人”,什么是真正的“朋友”。邻居叔叔阿姨都很友好,有好吃的和好玩的,都会跟我们家分享。有时候他们也会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保姆做不了主,我也不敢随便去别人家,只好由保姆来婉言谢绝了。

  第一次去他们家吃饭,是爸爸带我去的。保姆是个上了年纪、心地善良的阿姨,她跟爸爸说:“萧军啊,筱雅总是一个人玩,怪可怜的,隔壁邻居家有两个孩子,有家教,也有礼貌,跟筱雅年纪差不多,大家交个朋友,互相学习,互相关照,也挺好的。人家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一看就很好相处,还常常拿东西过来分享,你要不要带筱雅过去串个门,互相认识一下?”

  也许是阿姨的一番话情真意切,有打动到爸爸吧,所以爸爸第二天就带着我带着礼物去串门了。

  周家人特别高兴、特别热情地招待了我们父女俩,爸爸也很高兴认识他们,同意让我跟他们来往。

  周爸爸说:“这样吧,你出差的时候,就让筱雅到我们家吃饭,晚上我让孩子的妈妈陪她睡觉,你就放心去出差吧!”

  周妈妈也说:“远亲不如近邻,既然缘分让我们做了邻居,我们就要好好珍惜,对不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爸爸居然答应了,说:“你们有这个心,我很感激,却之不恭!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亲兄弟也要明算账,请保姆的钱,给你们,当作筱雅的伙食费用,好不好?”

  于是,他们大人一拍即合,我和周家兄弟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青梅和竹马。

  轩哥哥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好到我现在都觉得自己第一眼看到他时就已经爱上了他。年少的我不懂得爱,只知道我很想亲近这个人。

  而明宇给我的第一印象,也很深刻,只不过是讨厌的那种深刻。他冲着我做鬼脸,还时不时地对我吐舌头,真是讨厌极了。

  也许从一开始,我对他们的印象就决定了我对他们的态度。我有事没事都喜欢去找轩哥哥,哪怕只是静静地待在他旁边,对我而言也是极好的。而对于明宇,我唯恐避之不及,偏偏我们从小到大都是同班同学!他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跟我八字不合,还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总喜欢拆我的台,总喜欢跟我打嘴仗,总喜欢惹我生气,气得我直跳脚。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我受到别人的欺负时,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挥着拳头为我打架。

  记得有一次,大概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吧,班上的同学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我没有妈妈的事情,本来对我不合群、看上去很高傲的样子就很有意见,如此一来更像是抓住了我的把柄似的,放学之后就三五成群地跑到我面前,嘲讽我是没妈的孩子没家教没教养。

  “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萧筱雅,没有妈妈没家教!萧筱雅,没有妈妈没教养!”

  我很生气,指着他们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们才没家教呢!你们才没教养呢!你们全家都没家教!你们全家都没教养!”

  其中一个个子比较高的同学,见我问候他们全家了,气急败坏地跳出来,粗鲁地推了我一下,把我推倒在地上。

  当时的我,不过是一只纸老虎,在真正凶的人面前,只有吓傻了的份儿。我的内心,多么的恐惧和绝望,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多希望童话里的王子出来拯救我。

  突然,明宇冲过来,不由分说地和那个同学打了起来,两人拳打脚踢,滚到地上,继续互相撕扯。

  一切来得太快,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后来,明宇和那个同学被学校叫了家长、记了过。大人们问他为什么打架,他揉着青肿的伤口,大义凛然地说道:“他们欺负萧筱雅,我就要教训他们!”

  我没有感激,也没有感动,反而阴着脸,偏着头,哼哼地说他“多管闲事”!

  他满不在乎地说道:“笨小丫,你记住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可以欺负你,别人都不行!”

  那个时候,我恨得咬牙切齿,生了好久好久的气。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很好笑,小小年纪的他,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说句实在话,明宇并不是一个坏男孩,相反的,他是很多女生都会喜欢的类型。首先,他是一个帅哥——哥哥是帅哥,弟弟一定不会太差;其次,他很幽默,总是能够轻易地get到对方的笑点;第三,他很懂女生,真的很懂女生,哪怕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几秒之后就变成无话不谈的朋友了;最后,他还有一点坏坏的,恰恰是女生喜欢、男生也不讨厌的那种“坏”。综上所述,此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可他会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轩哥哥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令我的情绪再次低落到谷底。

  我暗恋了他十几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他表白了,却被他轻轻的一句“我有喜欢的人”给打败了。而且,一败涂地。

  泪水不知不觉划过我的脸庞,流进我的嘴巴里。我咬了咬唇,尝到了咸咸的、涩涩的味道。

  原来,失恋是这样的感觉。

  “筱雅!”

  我身后响起了明宇的声音。

  “糟糕!他怎么来了?我不能让他看到我哭泣的样子!”

  我胡乱地抹了抹眼泪,双手在脸颊上捏了一个笑脸,然后耸了耸肩膀,转过身,凶巴巴地说道:“怎样?你有完没完啊?我乐意靠关系!乐意走后门!甚至乐意被潜规则!你管得着吗?你是我什么人啊?!”

  他一反常态,没有反驳,也没有争辩,而是上前几步,抓着我的两个手腕,像所有偶像剧里面的男主角一样,轻轻皱着眉头,脸上是复杂又复杂的表情,而且欲言又止,欲言又止,欲言又止。

  我的心情由别扭到紧张,再由紧张到愤怒,几乎要出口成“脏”了,但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天性,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怎样?又想出什么新花招了?还想吵出什么新境界啊?放马过来吧,姑奶奶我才不怕你呢!”

  没想到,那小子居然松开了我的手腕,猛地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疼我呲牙咧嘴。他将双手插进裤兜里,谄媚地笑道:“笨小丫,其实你一点都不笨嘛!有关系靠,有后门走,多好的事儿呀!不靠,不走,才是傻瓜呢!才是笨蛋呢!对了,你义父还缺义子吗?要不,你给引荐引荐?”

  万万没想到!那小子居然给我来这么一招!恶心死我不说,竟让我无言以对。

  “好不好嘛?”

  我心里偷着乐,在他额头上反击了一下,脸上却严肃地说:“臭鱼头,你做你自己就好了,没事学别人认什么义父啊?你以为认个义父是那么简单、那么容易的事情啊?这要看缘分!懂了吧?”

  “哦,懂了!”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也很幸福。虽然我们总是有吵不完的架,总是有斗不完的气,但是换个角度来说,我们相处得还不错。

  “你变了!”

  “为什么?”

  “感觉!”

  “是吗?”

  “臭鱼头,你可不可以,继续保持呢?”

  “这个,要看我的心情吧!”

  “我就知道……”

  “不过,你放心!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欺负你,谁若是敢欺负你,我就跟他拼命!”

  “如果,是轩哥哥呢?”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忘掉我刚刚说的!”

  “好!”

  我们面朝着大海,任海风轻拂着我们的脸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