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From周明轩:键盘侠
文小琼2020-10-18 10:044,652

  很多明星朋友在面对“被黑”时,要么沉默,要么洗白,但像张语璇这样勇敢自黑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虽然不开微博,但偶尔也会刷微博。莎莎负责打理一个名字叫做“周明轩资讯站”的官方认证微博,除了及时对外(尤其是对粉丝)公布我的日常活动之外,还会关注当下的热点人物和话题,并且随时向我汇报已合作、正合作、将合作及有可能合作的明星的新闻动态,提醒我在他们生日的时候发祝福短信。

  不得不说,莎莎是一个非常尽职尽责的助理。但是,#张语璇口臭#这个话题连续两天霸占热门微博排行榜第一位,莎莎却三缄其口,把我的手机“没收”,由她代为保管,然后叮嘱我认真研究剧本。

  这天,我和语璇在拍一场“雨中分手戏”,导演一喊“卡”,工作人员就立即围上来,替我们打伞、裹上毛巾。

  语璇一反常态,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就被助理拥护着,向酒店走去。

  我叫住语璇,抓起她的右手,看到她的手腕上有明显的淤青,便满怀愧疚地说:“语璇,对不起啊,我太用力了!”

  林浩瀚和郑雨因为误会而发生激烈的争执,然后双双在雨中沉默。沉默了一会儿,郑雨终于冷静下来,正要向林浩瀚解释,看到他脸上都是雨水,便伸手过去,想为他拭去脸上的雨水。谁知,林浩瀚还在气头上,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痛心地说:“你太让我失望了!”郑雨一气之下提出分手,林浩瀚也失去了理智,说分手就分手,然后两个人一左一右负气离开。

  我当时情绪很到位,在抓语璇手腕的时候,力度大了点,所以弄伤了她。

  “没事,不疼,真的。明轩,你演得太好了,着实吓了我一跳,然后我的情绪也上来了,一气呵成,才能在这样的雨天里,一条就过。”

  “莎莎带了跌打药,我叫她送到你房间里,你洗完澡之后记得擦一擦,千万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嗯,我知道了。”

  我们在各自助理的照顾下,各回各的房间。

  说实话,每每看到情侣吵架,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我觉得解释清楚就好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当我置身在“男主角”这个当事人的位置上时,我却能够感同身受,一想到张语璇是我的女朋友,而她竟然不信任我,以为我跟别的女人有暧昧,于是她就找男二号去酒吧喝酒谈心,还喝得大醉,然后被男二号带去酒店开房……虽然他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我还是很生气。这个时候,作为我女朋友的她,不但不体会我的心情,还一个劲地说男二号的好话,大赞他是一个“暖男”。可想而知我当时有多么的气愤!

  洗完澡,我看到莎莎还在房间里帮我整理衣服,急忙催促她去送跌打药。

  “老大,人家也带了助理,这些东西都是必不可少的……”

  “莎莎,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啊?从昨天开始,我每次想和语璇多聊两句,你就催促我这样那样,好像有人在偷拍我们似的!”

  “老大,你想多了!我看你拍戏那么辛苦,只是想让你多休息一下而已,以后有的是时间聊天,对不对?”

  “不对,莎莎,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

  “好啦好啦,我马上去送跌打药!”

  我转念想了想,便要和莎莎一起去,可她百般推说,就是不让我去。她不让我去,我就偏要去。最后,她拗不过我,只好和我一起去,却不时地盯着我,好像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

  我敢打赌,她一定有事情瞒着我!而且,这个事情跟语璇有关!

  开门的是语璇的助理小欢。她站在门口,并没有打算让我们进去。

  “小欢妹妹,语璇在吗?”

  “有什么事吗?”

  “我们来送跌打药!”莎莎抢着说道。

  “哦,谢谢!给我吧!”小欢接过跌打药,还是没有打算让我们进去。

  “好的,给你!”莎莎立即把跌打药递给小欢,然后拉着我,想带我迅速离开。

  我甩开莎莎的手,对小欢说:“我想找语璇谈谈!她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语璇刚洗了澡,正在吹头发,见我们来了,立即关了吹风筒,一面整理头发,一面招呼我们进去,然后叫我们随便坐。

  小欢立即跑到窗前,把那层厚厚的窗帘也拉上了。她的动作有点刻意,很显然,她想让我们知道,我们的到来会引起误会,如果被人偷拍到的话,就更说不清了。

  这时,语璇说道:“欢小欢,把那个厚窗帘拉开,不然太压抑了!放心吧,有那个薄的窗帘挡着,外面是看不到的!”

  我不禁笑道:“听说我们这个圈子里很多情侣被曝光,都是因为没有拉上窗帘!小欢该不会是担心我和语璇被偷拍、然后闹绯闻吧?”

  “哼,我们不怕被偷拍,也不怕闹绯闻,就怕被人设计,就怕被人利用,从而成为那个人的的炒作工具!”

  莎莎突然站起来,没好气地说道:“我们老大的为人,在业内是有目共睹的,才不会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呢!”

  小欢也不甘示弱:“此一时,彼一时,人都是会变的,谁知道他是不是利欲熏心,想红想疯了呢?”

  “开玩笑!我们老大红着呢!再说,就算我们想炒作,也不至于傻到把自己马赛克,然后让自己受媒体和网友诟病,却你们独自享受关注啊?”

  “这才是你们的高明之处啊!你们博眼球、上热搜,而我们却被‘黑出翔’,洗都洗不清了!”

  我完全听不懂她们在吵什么,只是在想:是不是我又错过了什么重大新闻了?

  “等等,”我努力插话,“你们,谁能告诉我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欢鄙夷地说道:“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多久?”

  我没有发火,只是严肃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几天,我一直在研究剧本,努力背台词呢!”

  语璇终于开口说道:“5月7号晚上,我们一起聚餐,然后一起回酒店,这个过程被人偷拍了。5月9号凌晨,一个叫做‘我是一只小小鱼’的网友把照片PO了出来,我在照片里是清晰的,而你却被打上了马赛克,那个网友自称是袁海的粉丝,还带话题#张语璇口臭#,以此挑拨我们两家粉丝,让他们在网上掀起了一场骂战。”

  “语璇,你怎么能够确定那个网友不是袁海的粉丝呢?”说实话,我有点嫉妒袁海,就算分手了,他依然是语璇的朋友,而且还是一个特殊的朋友。

  小欢抢着回答说:“海哥的粉丝一向是很理智的,而且他们大部分都很喜欢璇姐,我们两家粉丝也一直是和睦相处的,就算他们分手了,粉丝也表示理解,甚至希望他们复合呢。”

  “总有个别伪粉丝在里面吧,说不定就是其中一个吃饱了没事干,无聊,闲得蛋疼,或者见不得他们分手,所以想找个点,引发一场网络骂战呢!”

  莎莎的见解也不无道理。现在不是有一类人叫做“键盘侠”么?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胆小怕事、自私自利,却习惯在网络上大放厥词,甚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他人的做法进行不负责任的指责和抨击。

  “我相信小海!”语璇轻声说道。

  小欢却高声说道:“我也相信海哥!在璇姐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支持她,保护她。这一次也不例外,只不过,他却只能在微博上声援。”

  我从莎莎手中抢过手机,打开她的微博,查看袁海的信息。5月9号上午8点22分,袁海转发语璇带话题#和语璇一起告别口臭#的微博,然后写道:“语璇是个好姑娘,请大家不要伤害她!”

  语璇一直是某口香糖的形象代言人,此次“口臭事件”使她的形象大跌,但她利用自己这个代言人的身份,进行了一次大胆的“自黑”,不仅获得无数点赞,还为商家打了一个漂亮的广告,连商家都转发她的微博,呼吁大家和语璇一起告别口臭!

  虽然如此,语璇却被永久地贴上了“口臭”这个标签。果然是“一时黑,一世黑”啊,哪怕最后洗白了,也随时会有再起波澜的可能!

  我看到语璇的那条微博,是转发自“我是一条小小鱼”的原微博,下面那6张照片,刺得我眼睛生疼生疼的。虽然我被打了大大的马赛克,但我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语璇,你放心,我自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说完,我便起身离开。

  “老大,你想做什么?”莎莎紧跟着我。我突然停下来,她便一头撞在我的后背上。

  我把手机交给她:“以我的名义,在‘周明轩资讯站’上发一条微博,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那个被打了马赛克的人就是我。同时,向语璇、还有袁海致歉。”

  “可是,老大……”

  “不要可是了,立即发!马上发!”我严肃地说道。

  “老大,这个事情,我们还是先跟红姐商量一下吧!”红姐是我的经纪人。

  “莎莎,你长本事了是不是?瞒了我两天,真是难为你了!现在还想怎样?我的话都不管用了吗?”

  “不是,老大,我的意思是,这个事情可大可小,但是,不可冲动啊,冲动是魔鬼……”

  “好了,”我压住怒气,冷静地说道:“莎莎,就照我说的去做吧,我会跟红姐解释的!”

  莎莎还想说些什么,我干脆又把手机拿回来,自己编辑了一条微博:我是周明轩,想在这里跟大家澄清一件事情,没错,那个被打马赛克的人,是我。我不知道PO照片、发微博的人是何居心,但我希望大家明白,我和张语璇只是普通朋友,我们在一个剧组拍戏,和朋友一起聚餐,然后一起回酒店,这很正常。此外,向被卷进这个事件的袁海先生说声抱歉,也希望大家不要伤害张语璇!

  我按下发送键,然后把手机还给莎莎,大步流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莎莎紧跟着我走进房间,有点局促不安地说道:“老大,你真的生气了吗?”

  “我也不知道,心里莫名其妙地涌起一种挫败感,就好像……现任输给了前任,觉得很失落、很伤感。”

  “现任输给了前任?这……老大,你该不会是真的爱上张语璇了吧?”

  “我喜欢她,可是,她对我似乎没有好感。”

  “老大,她现在可是话题女王,跟她沾上一丁点儿边,都能被网友黑得体无完肤。”

  “可是,怎么办才好呢?我们现在已经是校花夫妇、国民CP了,想不沾上一丁点儿关系都难了!”

  “老大!”莎莎嘟着嘴,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似乎在告诉我,她是认真的,请我不要开玩笑。

  于是,我认真地说道:“莎莎,你知道吗?我以前是很怕绯闻的,所以总是能够理性地跟异性保持距离,但是,自从我认识语璇之后,我开始享受绯闻所带来的快乐,好像我们之间真的有某种特殊关系似的。”

  “老大,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张语璇根本就不喜欢你!”

  “没关系,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她还没有完全了解我,我相信,我身上总会有吸引她的地方!她可以和袁海假戏真做,也可以和我将爱情从戏里延续到戏外……”

  “老大,你没救了!”莎莎一脸无奈。

  “这就是爱情,明知不可能,偏要一意孤行!”

  可是,没过几天,我就预知到,语璇的“真命天子”不是我。在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她的“良人”会突然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而那时,袁海也将有“新人”相伴,两家粉丝——哦,不对,是四家粉丝。也不对,应该是五家粉丝会“撕”得你死我活,在娱乐圈里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腥风血雨”。

  “待我日后嫁(娶)得良人,定谢你当年不娶(嫁)之恩!”这是粉丝在骂战中常提到的一句话。他们哪里知道,当事双方其实还是朋友,却被他们搅得连朋友都做不了。

  我不知道语璇的“良人”是谁,也不知道袁海的“新人”是谁,我只知道,我的“梦中人”不是语璇。

  我突然觉得,拥有预知能力真的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就好像被一种叫做“宿命”的东西牵着鼻子,它叫我往左走,我就不能往右走。

  “老大,红姐的电话。”莎莎把手机递给我。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喂,红姐……”

  “明轩,在你做任何决定之前,能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啊?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呀?这次怎么这么冲动呢?你知道你刚刚随便发的一条微博,会给你自己、给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吗?你辛辛苦苦塑造的形象,公司辛辛苦苦打造的明星,全都毁于一旦了,你明白吗?”

  红姐好像很生气,噼里啪啦地说了很多话。我安静地听着,等她说完,才慢条斯理地说道:

  “红姐,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如果我不主动站出来,迟早也是会被网友‘揪’出来的。与其被‘揪’出来,不如老老实实说出事实。再说,我又没做亏心事,干嘛要遮遮掩掩呢?”

  “傻孩子,媒体不会这样想,网友也不会这样想,键盘侠们更不会这样想!你知道网络暴力的可怕之处吗?他们躲在黑暗处,不分青红皂白,不管孰是孰非,只要你站出来,只要你站在明处,他们就会肆无忌惮地朝你放冷箭,中伤你,杀你于无形!”

  “如果我这样做,能够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我宁愿万箭穿心的人,是我!”

  “你……”红姐对我彻底无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