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From萧筱雅:义父母
文小琼2020-10-18 10:044,746

  很多人对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高冷,不太容易接触。事实上,的确如此。我一直都知道,我不是一个可爱的女生,相反,还挺招人嫌的。只有在面对轩哥哥的时候,我的内心才会变得无比柔软,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面部的变化,散发着女性的温柔。

  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悄悄地许了一个愿望:成为轩哥哥的妻子,和他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可是,当我终于鼓足勇气向他告白,他却告诉我,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喜欢他,而他喜欢别人,所以我嫉妒、讨厌、甚至憎恨那个“别人”!

  当我得知轩哥哥跟张语璇炒CP的时候,心里其实很清楚,轩哥哥一定是对张语璇产生好感了,否则以他的个性,是不可能答应炒作的。

  更让我崩溃的是,在《爱上刁蛮校花2》剧组的群访环节中,轩哥哥不仅挺身护“花”,还大方称赞张语璇是个好姑娘,是他见过最单纯最善良的女孩。

  原来,轩哥哥喜欢单纯善良的女孩,而我,不单纯,也不善良,完全是个反面类型。原来,我在轩哥哥的眼里,跟“喜欢”沾不上一点儿边,充其量只是一个“儿时的玩伴”而已,就像明宇之于我的意义一样。

  于是,我更加嫉妒、更加讨厌、甚至更加憎恨张语璇了!

  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这么任性!

  我开始关注张语璇的微博、微信和贴吧,想了解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凭什么吸引轩哥哥;同时还逛天涯、知乎、猫扑、豆瓣等国内大型网站,将网友对她的各种爆料都拜读了一遍。

  然而,看完之后,我的心里是拔凉拔凉的。张语璇出生在小康且温馨的家庭里,从小就是一个学霸,读的都是名校,演的影视剧都获得很好的评价,交个男朋友也是大大方方地承认,总之,这种人在娱乐圈很少见,很受媒体和观众待见。

  “雅儿,在想什么呢?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需要义父帮忙吗?”魏叔叔突然问道。

  我回过神来,尴尬地笑道:“没什么,就是跟明宇吵架了,有点生气,过会儿就好了。”

  其实,我说谎了,我和明宇根本就没有吵架。那天,轩哥哥突然回家拿衣服,我满心欢喜地泡了茶,然后去隔壁家找他,却听到了我最不想听到的话。之后,我就莫名其妙地生气,莫名其妙地生轩哥哥的气,也莫名其妙地生明宇的气,对他们爱理不理的。

  这时,董阿姨端着最后一道菜上桌了,脸上堆满了笑:“太好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魏成杰却当众泼起了冷水:“别,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我们才不是一家人呢!”接着用胳膊肘碰了碰我的手臂,颇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咦?筱雅同学,难道你跟他们有血缘关系?你究竟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呢?还是魏程程同母异父的姐姐呢?说实话,我很好奇,两个已婚的人暗渡陈仓,然后走到了一起,既然有我的存在,应该还有……”

  “别说了!”董阿姨脸色大变,颤声说出这一句话,然后转身向卧室走去。

  魏叔叔怒视着魏成杰,质问道:“你回家就是想让大家都不开心吗?你妈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不要提我妈!”魏成杰压低声音:“你不配!”

  这时,魏程程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说道:“魏成杰,你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

  魏成杰看了看我,嘴角微微向右上扬,好像在说:“你看,我说过吧,我们是没有办法和睦相处的!”然后起身离开,干脆利索。

  我尴尬极了,早知道重组家庭的气氛这么“恐怖”,打死我也不会劝魏成杰一起来吃晚饭!这个魏成杰也真是的,答应说不会乱来的,结果还搞成这样,完完全全就是陷我于不义嘛!

  “义父,对不起啊,我本来是想缓和你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没想到……”

  “这不怪你,你也是一片好心嘛!你和程程先吃饭,我去看看你妈!”

  我点点头,默默地吃饭。魏程程也不说话,自顾自地吃饭。我们的相处方式很奇怪,彼此不喜欢,但也不讨厌;虽然面对面坐着,吃一锅饭,喝一锅汤,但我们几乎没有交流,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吃到一半的时候,魏叔叔和董阿姨回到座位上,准备和我们一起吃饭。

  “雅儿,你千万别多想,成杰那孩子是冲我来的,对你说的那些话也都是说给我听的,你千万千万不要胡思乱想,知道了吗?”

  “哦,好的!”

  清官都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我这个平民百姓?再说,我才懒得管呢!

  像我这种“亲情冷淡”的人,居然会认义亲,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直呼不可思议啊!

  其实,这不是我的本意,是魏叔叔和董阿姨他们夫妻俩非要认我做义女,说是跟我投缘。没办法,我高冷并不代表我冷漠,他们平时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能拒绝他们的好意呢?

  但是,他们提了一个条件:不能让我爸知道这件事!

  可能是我当时年纪小吧,没有想那么多“为什么”,心里只是在想:反正我爸也不愿意跟我说话,我也懒得把我的事情告诉他。

  吃完晚饭,董阿姨拉着我的手,想跟我聊会儿天。她每次都这样,恨不得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什么、干什么,每次都弄得我很不舒服,只想逃出他们家。

  我有时候会想,魏程程之所以对我这么冷漠,是不是因为她老妈对我太热情了?难道父母都喜欢“别人家的孩子”吗?

  “义母……”

  “你这孩子,又叫我‘义母’!不是说好了吗,在家里直接叫我‘妈妈’!”

  “是,那个,义母,我跟义父谈点事情,改天再跟您聊好吗?”

  董阿姨有点不高兴了:“你看你,还是改不了口!”

  “不是,那个,一提到‘妈妈’,我就想到她已经死了,然后也是一直这么说的,我怕不小心把您搅进去了……”

  董阿姨悲伤掩面,哽咽道:“你们聊,我先回房了!”

  看着董阿姨离开的背影,我尴尬不已:“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没事,你妈就是这样感性,因为喜欢你,所以想让你拥有完整的母爱。”说着,魏叔叔站起来,“走吧,你有什么事去我书房说!”

  我跟着魏叔叔去了他的书房。

  “义父,下午的时候,我经过您的办公室,无意中听到张语璇的绯闻,请问是真的吗?”

  “哦,我们公司旗下的工作室拍到了一组张语璇聚会完了之后回酒店的照片……”

  “和一个男人?”

  “嗯,那个男人,你认识。”

  “是轩哥哥吗?”

  “他们在一个剧组拍戏,完了之后去聚个会,然后一起回酒店,这很正常嘛,所以没有什么爆点。雅儿,你放心,我们不会把这个照片放出去的!”

  “别啊,义父,这不是您的风格啊!拍到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介意的,真的不介意。”

  “可是,周明轩是你喜欢的人啊!”

  “这样吧,义父,要不您给我几张照片,我想看看轩哥哥的态度。”

  “好吧,我明天让小李拷给你。”小李是魏叔叔的助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便找了个借口,向董阿姨告别。一出小区,就看到路灯下的魏成杰,他好像在那儿等了很久。

  “你等我?”

  “废话!”

  “什么事?”

  “你有没有觉得,董丽娜对你太好了?好得有点不太正常?”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我最受不了拐弯抹角了!”

  “或许你可以上网了解一下董丽娜的过去……”

  突然,明宇跑过来,瞪了魏成杰一眼,然后拉着我的手就走。

  我甩开明宇的手,一边揉着手腕,一边气鼓鼓地说道:“你干嘛呀?抓得我好痛啊!”

  明宇转向魏成杰,郑重地说道:“魏成杰,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不要破坏现在这种状态!你报你的仇,我管不着,但是,你若想借他人之手,我绝对饶不了你!”

  我当时的理解是,魏成杰想把我拉到他的阵营里,一起对付董阿姨,而明宇自以为是地想保护我,所以一再阻止我和魏成杰来魏叔叔家吃饭。

  白天的时候,我已经不想理他了,他以为他是我的谁啊?说不定轩哥哥就是因为他才不喜欢我的!这样一想,越想越气,我牵过魏成杰的手,弃明宇而去。

  我知道,我这样做对明宇可能是一种伤害,但是,我实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动。我确实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生,你越是让我往左走,我越是要往右走!

  “筱雅,算了,你还是不要去了解董丽娜过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对你没什么好处!你是我的朋友,你是无辜的,我不应该把你拉进来!”

  “我很高兴,你最后选择为我着想!”

  魏成杰翻了个白眼:“别多想!我只是怕……怕被周明宇再K一顿!”

  我侧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让人顿生好感。

  “老盯着我干嘛?我有那么好看吗?”

  “我问你个问题吧。以我这种性格,以我这种为人处事的态度,如果我不是你爸的义女,你还会接近我、把我当朋友吗?”

  “唔,你这个人吧,不能说你心地不善良,但是你说话确实挺刻薄的……”

  “OK,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我还是各走各的路吧!再见!”

  我头也不回,大步朝前。我就知道,除了周家兄弟,没有人会把我当朋友的。

  “喂,我话还没说完,你至于吗?”魏成杰追上来,一把拽住我,一脸吊儿郎当、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至于啊!当然至于啊!我从来不会主动与人为善,也从来不会刻意与人为敌,但我很容易当真,我以为你对我友好,是发自内心的;我以为你坚持对我友好,就是把我当朋友了。原来不是,你只是在利用我而已!”

  “哎,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是,我承认,我刚开始是想利用你,但我发现你这个人很较真,根本就不好利用。而且……我觉得你就像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外表强悍,内心脆弱,我怎么忍心利用你?”

  “你才内心脆弱呢!你和你的上辈子、上上辈子都内心脆弱!”

  “喂,萧筱雅,你还来劲了是不是?”

  “不服啊?你咬我啊?”

  没想到,魏成杰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怪人,跟我一样。

  “啊!你还真咬啊?”我把手抽回来,只见左手掌短肌处印着两排深深浅浅的齿痕。

  “对付你这种人,必须得动真格啊!”

  “变态!”说完,我转身就走。

  这一次,魏成杰没有追上来,而是在我身后喊道:“萧筱雅,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像周明宇一样,我可以欺负你,但不允许别人欺负你!”

  “不可以!”我没有半点犹豫,就这么回答了。

  不管今后我还会遇到多少怪人、结交多少怪朋友,但明宇在我心中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就像轩哥哥在我心中的地位一样不可动摇。

  此刻,我无比清楚地知道,虽然我们经常吵架,但是关键时刻,他还是会站在我这一边,义无反顾地保护我。

  站在门口,我没有立即开门,而是对着楼梯拐角处说道:“别躲了,到家了,出来吧!”

  明宇傻笑着出现在拐角处,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面前,挠了挠后脑勺,有些拘谨地说道:“筱雅,我……我不是故意要跟着你的,我就是担心……”

  “OK,信息收到,晚安!”我拿出钥匙,开门进屋。

  “晚安!”

  我关上门,过了一会儿,又打开门,对着明宇的后背说道:“明宇——”

  他回过头,惊疑地“嗯?”了一声。

  “我是不是真的不可爱?不值得被别人喜欢?”

  他认真地说道:“笨小丫,你记好了,喜欢你的人会一眼就看到你的好,不喜欢你的人永远都不会看到你的好!”

  “谢谢!”我心满意足地关上门,整个人觉得很轻松。

  “你在我眼里,是最可爱的。萧筱雅,我喜欢你!”这是明宇后面说的话。当然,我当时没有听到,因为这是他自言自语的话,根本就没打算说给我听。若干年后,当我们回忆起往事的时候,他才告诉我,他其实很想说爱我,但更怕我拒绝;比起嘴上说爱我,也许陪伴才是最好的告白。

  我说过,我是那种“你让我往东,我偏要往西”的人,所以洗漱完了之后,我就开始上网查阅董阿姨的信息。

  俗话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董阿姨的故事比狗血剧还要狗血十倍、一百倍!她是80年代著名的影星,在自己最风光的时候嫁给了一个圈外人,四年之后却突然离婚,然后嫁给了当时小有名气的魏国,从此息影,消失在公众的视野里。

  我噼里啪啦地输入“董丽娜的前夫是谁”这八个字,正要按“ENTER”键的时候,却听到客厅门锁打开的声音,然后是爸爸咳嗽的声音。我立即关闭网页,关掉电脑,打开房门,对着他说了一声:“爸,你怎么今天回来了?”

  爸爸面无表情地说:“嗯,事情办完了。”

  我识趣地准备回房睡觉。

  “雅儿,你们学校什么时候答辩?什么时候举行毕业典礼?记得跟我说一声。”

  “哦,好的。”

  这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听到爸爸问起我学习上的事情,要知道,他可是连高考都不会过问的家长!所以,我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么复杂,既激动又惊讶,既高兴又委屈。

  我回到房间,虚掩着门,透过门缝看着爸爸,看着他放下行李,脱掉外套,疲惫地窝进沙发里。他看上去很累,在外面出差一定很辛苦吧,想到这里,我心里微微一疼。这是我最亲爱的爸爸啊,我们的距离明明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一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