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日3
栀夏Ada2021-02-28 22:243,507

  拜冬酒在欢声笑语中吃到日中,众人陆续离去,乐清也起身要告辞,翎凰连忙拉住她:“乐清等等,有事要和你说。”

  “公主,可是出了什么事?”四人移步至葡萄架下,乐清有些担忧地看向表情颇为认真的翎凰,难道洛水出事了?

  “唤我翎凰便好,方才喝了酒,吃点这个。”翎凰将一碟切好的水果推到乐清面前,“乐清,洛水那些发狂的水族如今怎么样了?”

  “经过药神的救治现已经无恙。”乐清回答,“药神说他们发狂并非是因为吃了血牙菌,而是误食了体内含有血牙菌的溶月鱼,故而并不难治疗,若是直接食用了血牙菌便回天乏术了。”

  “近日洛水还需严加防范才是,我总觉得这件事还未结束。”翎凰眉头微皱,归墟渊封印松动、疫鬼出逃培育血牙菌、《神异录》被盗,桩桩件件都显示出目前的宁静正是暴风雨的前兆,可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她与羲和、启灵一行又不可亲自出面调查,只能派人暗中调查,心中着实不安。

  “凤凰,《神异录》一事进展如何了?”翎凰抬眸望向启灵。

  “什么《神异录》?”乐清满脸疑惑。

  启灵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娓娓道来,乐清了然,思索片刻后问:“修罗斩乃混沌一族绝学,会不会是他们所为?”

  “我派人在羽山日夜暗访,并未发现混沌一族有修为如此高之人,想必应该与他们无关。”启灵顿了顿,神情颇为严肃地望着翎凰,“翎凰,你们王族当真没有人修习杀神斩?”

  翎凰摇摇头:“杀神斩是一种十分霸道的功法,曾经是王族闻名一时的招式,但昭和魔尊后渐渐被王族人所弃。现今魔界王族并非不想修习杀神斩,而是无法将其威力发挥至极致。能将杀神斩练到登峰造极地步的,昭和魔尊后唯有我祖父一人而已,故而我父王他们都选择修习风系法术。父王真身为鲲鹏,以神风斩和鲲鹏变威力最大,叔伯真身虽不是翼族,但因身上有金雕血脉,其所修习的长空破也不可小觑。”

  其实魔界王族也感到十分迷惑,在昭和魔尊以前,历代魔界王族之人修习杀神斩绝非难事,因为这本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功法。然而后来王族再想练杀神斩,威力虽也不小,但远远比不上前几代。

  事实上,翎凰总觉得昭和魔尊之后,魔界王族的血脉发生了变化,即便身处煞气缭绕之地,重家人身上却似乎流动着一股极其纯正的神的气息,或许这才是重家人不能再修杀神斩的原因。当然,这些她从未对他人说过。

  “不是羽山也不是魔界,那这《神异录》究竟是谁盗取的?”启灵百思不得其解。

  “你派人继续盯着羽山,魔界这边有我父王和母后盯着,既然是想要学禁术,那么总有一天会露出马脚的。”

  重翎凰说完,一手支撑着下颌,另外一只手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眯着双眼来回打量羲和、启灵两人:“《神异录》的事说完,我们来说说别的事吧,两位殿下?”

  “说什么?你看上了我们天界哪位公子?!”启灵企图插科打诨。

  “看你一脸!”翎凰没好气地放下手,“血牙菌的事,你们可有调查到什么?”

  “凰儿,你……”羲和连忙解释,“我们并非有意瞒着你,只是……”只是不忍心让你日夜奔波劳累,没想到翎凰还是早就猜到了。也是,倘若翎凰能轻易相信疫鬼一事已经解决了,她就担不起魔界第一女将这一称号了。羲和无奈叹了一口气,将近日兄弟二人查到的情报一一告知:

  “叔父说血牙菌能使人处于亢奋状态,瞬间提升灵力,所以那日疫鬼才会发狂。士兵一旦服用下血牙菌,便会慢慢失去神志,成为一个嗜血的魔鬼,愈战愈勇,古战场时多用于死兵身上。培育血牙菌,需要将菌种种在花木一族身上,待血牙菌成熟再摘下,由凶神疫鬼之流加以炼制。”

  “那日姑姑在溶月湖内只发现了一小盒血牙菌,所以此事还有幕后主使者,并且很有可能就是偷盗《神异录》之人。”乐清很快明白了事情的关键。

  “不错。”启灵点点头,“我与兄长皆认为此人想要发动战争以打乱现今六界的平衡,并且他们还会继续再种血牙菌。”

  “可是疫鬼不是已经死了吗?”乐清不解。

  羲和答道:“五帝台下的相柳也不见了,他也可以炼制血牙菌。我已经同水族以及花木族各位神君商议好,暗中在各自领域中严查,一旦发现异常即刻上报,只是目前并没有任何消息。”

  “如今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启灵握紧了拳头,几人一时沉默无言,心中略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将话引到闲事上,缓解一下沉闷的气氛。

  许久后,乐清看黄昏已过,于是起身告辞:“时候不早了,我便先回定婚府了。血牙菌一事若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此事关乎六界,洛水绝不会置身之外。”

  启灵闻言连忙朝翎凰使眼色,翎凰会意,也起身拦住乐清:“急着回去做什么,今日重临和兰一吵着要一起包饺子,乐清你也一起吧。”

  “是呀是呀,一起吧,人多热闹。”启灵点头三连,“兄长这行水宫冷寂了几千年,今日好不容易想过个冬至节,你怎么忍心扫了他的兴?”

  乐清并非看不出重翎凰有意撮合她与启灵,但诚如月老所言,翎凰是一个会玩会吃的姑娘,和她在一起就没有不尽兴的时候……所以从未包过饺子的她果断地选择留下。

  兰一动作很快,翎凰她们才把桌子收拾好,兰一便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乐清学着兰一的样子,取了一些面子放到木盆里,又拿起一旁的清水慢慢加入面粉里,一边加一边用手搅动着面粉。

  “等等乐清,把这个系上,这样衣服便不会脏了。”启灵从厨房里拿出来一个围裙,见乐清双手已经沾上面粉,启灵只好站在乐清身后,双手绕到她身前将围裙系好,又帮她将滑落下来的袖子挽了上去,然后开始在一旁用语言对乐清姑娘进行骚扰。

  “乐清我来帮你……”启灵接过水瓢站在一旁帮忙倒水,“没想到你今日真的会来,昨夜我鬼迷心窍,开心了一晚上……”

  “……”

  “乐清你为什么不理我,你难道感受不到我对你的一片真情吗?”

  “乐清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对你的爱有如滔滔江河,涌流不绝!”

  “乐清……”

  另一旁给翎凰剁饺子馅的羲和手抖了抖,坠入情网的鸟都这样吗?

  翎凰有些心虚地把头瞥向了另外一边,是她错了,当初不该和千树一起,写了一本什么《情话大全》。心虚治愈还有些感动,想不到死凤凰竟然如此信任她。

  乐清嘴角控制不住地抽了抽,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也不顾手上沾了面粉,把粘人精往外推了推。

  “闭嘴,离我远点。对了,顺便把你那如滔滔江河的爱收回去或者就让它流入大海吧。”

  另一边的泉客拒绝三连:“不不不,我们无尽海不收。”

  “噫~二殿下你好恶心,我实在受不了了。”离启灵最近的重临十分直接地表达出了自己的嫌弃,并且带着面团往另一边挪了挪。

  启灵:……

  重翎凰这厮果然不可信,回去立刻把枕头下的《情话大全》一二三册给烧了!

  面团揉好后,兰一开始擀面皮,翎凰洗好手,开始教羲和包饺子。只见她将面皮摊在手心里,放上方才调好的马蹄肉馅,左手往前推着饺子皮,右手灵巧地捏出褶子,很快一个白白胖胖的半月形饺子就出现在她手心里。

  包了几个之后,羲和开始忍不住,挽起袖子学着翎凰的样子开始包起来。翎凰停下动作,看到羲和夹起一大筷子馅放到饺子皮上,于是出声制止:“不能放那么多,饺子皮会被撑破的。”

  “不对,你的手要这样……”

  重临看到羲和又趁机占姐姐便宜,马上凑了过去,硬是挤到了两人中间。“姐姐,你看我这馅放得是不是合适?”

  羲和也不急,默默地又夹了一大筷子的馅,翎凰见状果然又过来开始手把手开始教。重临只觉得头大,天界的神果然最会骗他们魔族的公主了。

  见羲和已经能熟练包出一个像模像样的饺子,翎凰开始低头做她自己的事情。只见她手指灵巧地翻动着,又拿出一把小剪刀剪了几下,一只活灵活现的龙鱼便出现在手心上。

  “羲和看!”翎凰邀功似的将饺子拿到羲和眼前晃了晃。

  “哇,凰儿真厉害!”羲和十分捧场表达了他的赞扬。

  “那是,你等着,我再给你包棵翡翠白菜。”

  于是水饺的风格开始被带跑偏,桌子上出现了各种形状的饺子。乐清看着启灵白净的手指正在捏着一团看不出形状的东西,好奇地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在给你捏一只孔雀鱼呀,看不出来吗?”启灵眨巴着两只大眼睛看向乐清。

  ……还真的看不出来。

  “乐清,戳瞎这个死电眼崽!”翎凰又开始拱火。

  “小翎儿?”启灵抓了一把面粉,然后慢慢地靠近翎凰,“小姑娘长得那么美,怎么偏偏会说话!”说着手里的面粉迅速地朝翎凰砸了过去。

  翎凰侧身一躲,那面粉直直打在羲和身上,重姑娘一看不乐意了,反手抓起一把面粉毫不犹豫地开始还击。

  一时间行水宫院子里面粉漫天飞舞,兰一手忙脚乱地端起桌上的饺子进厨房,以免遭殃。

  “凰儿,别闹了,浪费!”羲和连忙出声制止,这两只凤凰怎么什么事清都能吵一架呢?

  翎凰一听果然停了下来,瞪了启灵一眼:“等下就在你的饺子里下毒,毒死你丫的!”

  “老子拔光你的毛!”

  重姑娘也不恼,往乐清身边一站,某只气势汹汹的凤凰顿时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灰溜溜地施法收起散落的面粉,顺便十分自觉地收拾起方才用来包饺子的桌子。

  在打打闹闹中,饺子终于煮好端上桌,一直到散场,可怜的二殿下都被拿捏得死死的。狭乐清以令凤凰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重姑娘如是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