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历史的夫子注定是要被辜负的
栀夏Ada2021-02-22 21:273,663

  几人又胡侃了一通,见到大司命出现在门口,这才安静下来,津津有味地听起了图文并茂的上古史。

  坐在最后面的翎凰伸长脖子瞧了瞧大司命,见他用幻术讲上古史讲得正认真,便将书本立在桌上,从芥子袋中掏出一个小枕头,打了个哈欠,开始伏在小枕头上准备补眠。

  一旁的羲和笑道:“凰儿,大司命若是知道你如此不给他面子,日后怕是再也不肯为冥界写运簿了。”

  “ 切~~”翎凰丝毫不在意地呲了一声,把小指从耳朵里拿出来,往桌子底下擦了擦,懒洋洋道,“上古史这种东西谁在意啊,我们做神做魔的要往前看才对!像我们魔界儿女,只要记得往前三代的事情就足够了。再说了,教历史的夫子注定是要被辜负的,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

  这两只凤凰的作风为何总是如此相似?简直不思进取,不学无术,羲和捏着纸张,咬牙切齿地看着某人闭眼补眠的样子。

  想到方才出行水宫时带的东西,他从袖袋里掏出一个纸袋,小心翼翼地掰下一片雪白的云片糕放到翎凰鼻下晃了晃。

  翎凰鼻子动了动,一股带有桂花清香的甜味飘入梦中,最终馋虫战胜了瞌睡虫,缓缓睁开眼睛,瞧见羲和一手支撑着头,一手拿着云片糕,眼里满是笑意地看着她。

  “醒了?今早出来的时候,想着你还未用过早膳,便给你带了点吃的,你要不要吃?”

  “羲和哥哥,你真是太好了!”翎凰眉开眼笑地接过纸袋子,打开一看,里面不只有云片糕,还有绿豆饼、桂花糕。伸长脖子看了看大司命,见他仍在沉浸在上古史中,飞快地凑过去,轻轻在羲和脸颊上亲了一口。

  羲和眼底的笑意更甚了,又拿出一个葫芦放到她桌面上,翎凰鼻子凑近闻了闻,是民间游牧民族的咸奶茶,近来在很受六界女子的青睐。

  “呦,夜神殿下竟然知道买烤奶?”翎凰好笑地看向羲和。

  “食神说大家都喜欢喝这个,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喝,你试试。”羲和说着把芦苇杆插到葫芦里。翎凰吸了一口,还热着,多半是羲和一直用灵力温着。

  香甜的奶茶入口,翎凰又想干坏事,她凑近羲和,长长的眼睫毛像燕尾蝶的翅膀,轻轻地扇动着,乌黑的眼珠神气地转来转去。

  “羲和,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翎凰压低了声音。

  羲和淡定地把她脸往外推了推,揶揄道:“知道,但还请凰儿压抑一下内心的渴望!”

  “ 切~~,假正经!”翎凰退回自己的位置,打开纸袋拿出一个绿豆饼,轻轻咬了一口,也还热着,是食神居的味道。

  伴随着翎凰“窸窸窣窣”的咀嚼声,羲和听完了羽山的上古史。当大司命的幻术里出现三危时,这才发觉耳边似乎清净了许多,转头一看,嘴角忍不住又上扬了起来,那姑娘不知在什么时候又睡过去了。

  柔和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浅墨轩内,翎凰这时的脸粉嘟嘟,上面细小的绒毛清晰可见,这样的脸真好看。

  羲和百无聊赖,但又不忍再打扰她清梦,便用目光描摹着她的眉眼,带着温柔眷恋,一笔一划,将她深深的刻在自己心里。

  将两人小动作尽收眼底的大司命神宗不动声色不由地捏紧了手上的书,偷吃、打情骂俏、睡觉这些老子都能忍,现在人都睡着了,夜神殿下您这一副痴汉笑是怎么回事?这么不把老子的上古史放在眼里吗?忍不可忍的大司命神宗不动声色的使出灵力,弄倒了翎凰立在桌上的书本。

  被惊醒的翎凰顿时睡意全无,抬手擦擦嘴边的口水,又重新将书本立在桌上,抽出未完工的画册开始悄悄画起来。

  余光瞥见她小动作的羲和趁她停笔之际,眼疾手快地抽出小册子,只见画上的男子低头吻着一名红衣女子,女子被男子紧紧地搂着,眼中满是惊讶。画中的男女衣着并无不妥之处,只是不知为何,他看着那画,莫名地也想将翎凰抓过来,狠狠地吻她。

  这么一想,身体不知不觉便开始有些发烫,他连忙把小册子丢还给翎凰,咬牙切齿道:“我送你的颜料就是被你用来画这些的?”

  翎凰点点头,抬头看了一眼大司命,确定安全后,压低声音回答:“这叫同人图,在六界中很受欢迎的。你做的颜料特别好用的,改日你再帮我调几瓶,先前那些快用完了。”

  “同人图?”羲和疑惑,这又是什么鬼?

  “唉,你过去的几千年是活得多没有趣味啊!”翎凰长叹一口气,然后把画好的画册推到他面前,“呐,就是利用原有话本和传说,进行二次创作的图画,当然,也包括真人。你可看出我画册上这两个人是谁?”

  “这女子容貌形态和母神有些许相似,只是这男子……”羲和接过画册仔细看了看,惊讶地望向翎凰,他父君这是被绿了?

  翎凰又将一本翻开的《天宫名将图》放到羲和桌上,指着上面的《幽州战场》低声道:“原型出自这,当年玉衡神君与帝后于幽州联手击溃妖兽的实录。你可能不知道,六界不少人见了这些画,都觉得当年清殷公主和玉衡少君简直般配。那些人自称为玉清党,以帝后和玉衡少君为蓝本,编撰了不少缠绵悱恻、相爱相杀的话本。”翎凰说完,拍拍胸口,颇为自豪,“而我,重翎凰,妙手一挥丹青成,刊印寄与同人党,人称六界第一糖库。”

  羲和又翻了翻翎凰的其他手稿,瞬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有上古神明伏羲女娲,有话本里编撰的人物,也有本就是夫妻的定茶言箫夫妇、重翊月影夫妇、帝后夫妇;也有毫无关联的人,比如月老和孟婆、花神药王、璇玑公主常风神君……翻着翻着,羲和在某一幅手稿上停了下来,画上的人与启灵十分相似,但其是个女子。

  “这是启灵?”羲和低声问。

  翎凰掩唇轻笑,抬头瞧了瞧启灵,然后凑到羲和耳边悄悄道:“这叫性转,你可别和死凤凰说。”随着翎凰的靠近,温热的气息带着迷人的木樨香扑面而来,羲和只觉得耳边那丝丝缕缕的热气一下又一下地刺激着他。

  “哎,你耳朵怎么红了?”耳边传来翎凰略带戏谑的声音,将恍神的羲和唤了回来,他动了动僵硬的身子,退了回去,暗暗腹诽:“垃圾同人图,真是毁人不浅!”

  远离了重翎凰的祸害范围,夜神殿下的头脑又重归清明,因此他想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与性转启灵相配的是谁?看了那么多手稿,他已经基本了解了热门配对的基本条件——势均力敌、相爱相杀、郎才女貌。放眼整个六界,与战神殿下符合这三个条件的似乎也只有一个卞城公主了。

  想到这,羲和微眯着双眼逼问翎凰:“和启灵配对的是谁?”

  翎凰一听,果然顾左右而言他,一边说什么“好好听夫子讲课”“哎呀,这都是假的”,一边手忙脚乱地收起桌上的手稿,心里暗暗打了自己两个嘴巴。叫你嘴快!没事和这个醋坛子科普什么新世界!

  羲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性转版启灵下方的一沓画卷翻阅起来,每看一张,脸便黑了一个度。画上那名与启灵相爱相杀的玄衣男子原型不是重翎凰那花蝴蝶还能是谁!

  “我当时只是觉得好玩,既可以恶心一把死凤凰,还可以赚钱……”翎凰欲哭无泪,伸手扯扯羲和的衣袖,弱弱解释,“《双凤鸣》的编撰都是司命,不对,千树一个人干的,我只是按照她写的内容绘图!而且我发誓,内容基本上都是在捉弄死凤凰来着,没有卿卿……”

  随着羲和缓缓举起一张手稿,最后的“我我”被生生咽了回去。好吧,她承认,还是有那么一点卿卿我我的内容的。“你也知道的,没有点糖,怎么吸引那群万年单身狗买嘛……”翎凰表示现在就是很无辜,十分无辜。

  “哦。”

  “……”翎凰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就这样?不需要哄了?

  “翎凰公主,你用本座方才教的方法简述一下幽州各国的关系。”忍了重翎凰许久的大司命突然点名。

  你什么意思?翎凰蹬向满脸写着“小样看老子不玩死你”的大司命。

  什么什么意思,现在我是夫子,你是学生,夫子提问学生不是很正常?神宗气定神闲地地理了理衣袖,一脸笑意看向翎凰。

  你徒弟做的事报复到我身上,你要不要脸?

  你也不无辜。

  就在二人你来我往之间,羲和默默将一张宣纸推到翎凰面前,手轻轻一拂,上面随即出现了几行字。

  翎凰顿时觉得福至心灵,羲和实在是太好了,就算是生她气,也不忍心看她被众人笑话,只是这答案似乎有点不对劲?不过想想千树的德行,大司命教授给学生这样的答案也不是不可能,反正羲和是不可能坑她的。

  演示开始前,翎凰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自己加了一段开场白:“幽州各国的关系虽说复杂,但其命名和柑橘一脉不能说相似,可以说一模一样,我严重怀疑幽州各族都是一群起名废,剽窃了柑橘一脉的创意。”

  你们魔界一族丫的才是真正的起名废吧!!!!启灵、泉客在心中怒道。

  无视启灵和泉客的白眼,翎凰十分自信的开始用幻术演示起来。

  “八百万年前,幽州诞生了一种神秘的神兽,他便是如今幽州各国的老祖。这货在幽州不断扩大地盘,并且繁衍后代,其子孙后代分别演化为三个不同的种族。皮厚的缘龟族,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柑橘界的香橼;黄鼬族,对应柚子;宽皮橘族,哦,不,豪猪。”

  啊,柑橘一族这出狗血的八卦我喜欢!

  重翎凰很有兴致地开始滔滔不绝:“后来一些柚子和宽皮橘看对了眼,搞在一起生了渣男渣女兄妹甜橙和酸橙。于是,橙子兄妹开始了他们花蝴蝶一般的一生,先是和香橼生了柠檬;又勾搭婚姻不幸福的柚子生下私生子葡萄柚,而被带了绿帽的宽皮橘不甘示弱,撬走了丈夫柚子的小狐精甜橙,有了一个私生女柑……”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幻术里那些长着猪腿的宽皮橘、香橼头的缘龟,整个浅墨轩一时安静无比,幽州各族是做了什么孽,被重翎凰这样祸害。

  神宗合起手上的书册,微笑地看向翎凰,幽幽道:“回去把《幽州志》抄一百遍。”

  ?????

  翎凰不可思议地看看神宗,又转头看向坐在身边的羲和。

  羲和掩去了眼底的笑意,淡定道:“咳,我并没有保证过这个一定是对的。”

  ……

  淦,羲和跟着她学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