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夜闯天界
栀夏Ada2021-02-02 22:193,681

  启灵第二个猪蹄还未啃完,翎凰便回来了,将一个信封丢到桌上:“喏,你的回信。”说完坐下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启灵连忙放下筷子,拆开了书信,上面只有四个大字:不约勿扰。

  “她这是什么意思?”启灵放下书信,看看兄长,又看看翎凰。

  “不约,就是她不想和你一起赏花品酒;勿扰,就是叫你不要再去骚扰她,字面意思很明确啊。”翎凰说着,转头看向羲和,“有时候我真的没办法和这只不通文墨的鸟交流。”

  羲和点头:“我也是。”

  为什么又要鄙视我?!!启灵默默啃着猪蹄,心里觉得十分委屈,想到翎凰从自己身上拿走的灵石,又凶道:“死肥啾,灵石还我!”

  “这种事情你情我愿的,乐清不愿意我能有什么办法嘛!”翎凰表示不服。

  启灵一听,顿时觉得手里的猪蹄也不香了,将它往盘子里一丢,颓然道:“算了,我还是和兄长一起孤独终老吧。”下一刻……

  “翎姐,算我求你了,你再帮帮我吧。”

  翎凰嫌弃地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妥协道:“走开走开,帮你帮你,可以了吧。”

  “肥啾你果然讲义气,不枉我曾经那么疼你。”启灵喜笑颜开,朝她挑了挑眉,“放心,日后你若看上了神界哪家公子,本殿下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到你府上。”

  羲和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双眸变得晦暗莫名。

  “过几日,我会约上乐清一起去玩,给你创造一个机会。”翎凰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瓷碗,“我说死凤凰,不是才教过你要不怕苦、不放弃、不要脸吗?才被拒绝一次就要死要活的,算什么男子汉!”

  一旁默默给翎凰布菜羲和分明看到了她埋头吃饭的时候嘴角那抹阴谋得逞的奸笑,再抬头时,那张小脸很快又换了一张严肃的面容,一本正经道:“要想抱得美人归,最重要的还得靠你自己去打动她,本公主只能起助攻作用,懂?”

  启灵点头三连:“明白明白,翎姐说得是。”

  “明白就好。”翎凰眨眨眼,暗示性地摸了摸不知何时放在桌上的空钱袋,“很多人要明白些东西,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咳——”羲和呛出一口酒,翎凰这二流子的作风又是谁教的?

  “我说肥啾,你这心也太黑了吧!”启灵迅速出手捏住翎凰的双颊,“差不多得了,信不信小爷把你小时候的糗事做成评书,在虹桥说上个三天三夜!”

  “再不放手,本公主就让你断子绝孙!”翎凰微微眯起双眸,启灵低头一看,重某人的脚已然对准了某处。

  “算你狠!”启灵一拂袖,端起桌上的酱猪蹄,对着翎凰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后,飞快地离开了行水宫。

  “幼稚鬼!”翎凰翻了个白眼,小声地“嘁”了一声。

  此时桌上的菜已经所剩无几,待侍女将残羹冷炙收拾完毕,羲和轻轻捏了捏翎凰的手,轻笑道:“凰儿这是要抢月下老人的饭碗?”

  翎凰伸出手指挠了挠羲和的掌心,冲他笑笑:“我自有用意。”

  乐清长久以来一直以男儿身生活,不擅长与他人往来,所以身边几乎没有什么好友,担心她一个人在天界太过孤单,常年不离开洛水的水笙神君竟然破天荒地到冥界找翎凰,拜托她多多照拂初次上天的乐清。

  听翎凰说完缘由,羲和有些担忧道:“所以,你的照拂就是替她找夫婿?”六界谁人不知洛水向来与帝后不和,若乐清真喜欢上启灵,水笙神君和母神定然不肯答应这门亲事,苦的岂不是乐清和启灵?退一万步讲,就算乐清真的嫁入天家,以母神的性子,断然会从洛水谋划些什么,到时候乐清在天界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放心放心。”翎凰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拍了拍羲和手背,“若乐清无意,我便是用钢丝制成的红线将他们绑在一起也没用,若是乐清有意,我相信以死凤凰的性子,自会护她周全。我呢,倒是不担心这个。”

  羲和疑惑地看向她,翎凰将心中谋划之事娓娓道来:“我们羲和在这天界实在太委屈了,所以我要替洛水找到常风神君的下落,这样帝后便无法插手洛水兵力。然后再和常风神君联手,让你成为云梦泽的主人。”

  羲和闻言,双眸满是诧异:“你……”怎么会知道我近日一直在谋划着夺取云梦泽的兵力?自下定决心和翎凰在一起的那日起,他便决定不再偏安一隅。虽说他从不想谋取帝君之位,但有母神步步紧逼,他不得不为日后求娶翎凰做些准备。

  翎凰指了指墙上的一幅画:“一箪食,一瓢饮,云梦泽畔,一人独占一湖秋。这不是你的愿望吗?”说着钻入了羲和的怀中,伸出双臂去勾住了他的脖子,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子。

  “本公主不喜欢你做帝君,所以我肯定要把你拐回魔界的。但是你要娶我,总不能没有一处自己的住所。”翎凰额头抵着羲和的额头,一本正经道,“万一哪天我们吵架,我把你赶出去了怎么办?回天界行水宫会被人笑话,思来想去,觉得云梦泽还不错,若我惹你生气了,你还可以回云梦泽钓钓鱼。”

  羲和不客气地搂紧了怀里的姑娘,慢慢开口道:“我认为,无论如何你都不该将我赶出去……”

  “嗯,好吧,我尽量。”翎凰点点头,偎依在他怀里,过了一会儿又说:“但是吧,我们还是要做好准备,我欠父王母后可多钱了,万一夫妻二人被赶出去……”

  羲和揉了揉眉心,无奈道:“你到底欠了多少债啊!”

  翎凰在他怀里拿脑袋蹭一蹭他的脖子,然后继续窝着,闷闷的声音从羲和脖颈处传来:“不多,大概还上个万二八千年也就够了。”

  “……”

  “败家娘们,起开!我不娶了!”

  “你休想!”重翎凰抬头在他下颌咬了一口,语气霸道,“羲和,打从四千年前,本公主便在你身上留下印记了,这辈子,你生是我重翎凰的人,死是我重翎凰的鬼!本公主已经开始在攒嫁妆了,夜神殿下此时却说不想娶我?羲和,你是不是想被本公主暴打一顿!”

  羲和被她霸道的语气惊得一愣,反应过来后,随即在她发间落下一吻,笑道:“娶,肯定娶!”

  “这还差不多!天黑了,本公主要去引渡亡灵了。”翎凰从羲和怀中挣脱出来,理了理裙摆,长叹一口气,“唉~要给你岳父岳母还债,还要攒嫁妆拐帝君长子,你还那么喜欢吃和玩,看来往后本公主要去打家劫舍了。”

  “嗯,我也要去布星台了,攒聘礼。”羲和眼底有笑意漾开。

  与羲和在南天门分开后,翎凰随即入凡间,近日人间多战争,地府阴差一下忙碌了起来,她身为冥界少主,不得不去统筹一番,而且要寻神君常风的下落,她还得回冥界取《十方录》。

  待她踏入南天门结界时,隐隐约约听到千卷楼方向仿佛有刀剑碰撞的声音,正要回行水宫的她随即幻出魔骨鞭朝千卷楼方向飞去。

  闯入者着黑衣蒙面,启灵已经和他交手,因为互不知底细,两人只是在用招式试探对方的剑法路数,一时间二人打得不可开交,难分胜负。黑衣人似乎想速战速决,举刀凝聚刀气,刹那间,霸气强横的刀气向启灵笼罩而去。

  六界之中,究竟是何人能有如此强劲的刀法?望着扑面而来的刀气,启灵心中暗暗嘀咕,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玄翦剑。才破了刀气,,黑衣人又持刀迎面而来,刚猛的刀势配合着腿法,饶是身为战神的启灵也明显招架不住,被一记夺命剪刀脚绊倒在地上。黑衣人一脚踏在启灵身上,又一拳重击打到他胸口,启灵一时间竟无法动弹。黑衣人乘胜追击持刀砍向他,启灵连忙举剑挡迎面而来的刀,二人一时僵持不下,而后启灵体力渐渐不支,眼看着刀尖就要触碰到额前。

  就在这时,翎凰从千卷楼一跃而下,挥鞭攻向黑衣人,黑衣人一时不备,背后被骨鞭打出一道血痕。启灵艰难起身,看向缠斗在一起的翎凰和黑衣人,凌厉的鞭影与强横的刀法你来我往纠缠在一起。黑衣人挥刀袭向翎凰双脚,翎凰起身一跃,欲从背后攻击。不料却被黑衣人抓住机会,把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甩,翎凰被摔飞在不远处。启灵适时上前,又和黑衣人交起手来。

  再打下去只会引来更多天界的人,黑衣人躲闪之际甩出一把飞刀,而后纵身一跃,消失在黑暗中。翎凰与启灵对视一眼,随即朝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去,而启灵转身去天界各处巡视。

  这边,正在布星台上的羲和察觉天河结界有异动,长臂一挥,点剑而起,如游龙穿梭,截住了正欲离开的黑衣人。过了十几招后,黑衣人见势不妙,注入火系灵力,使出了绝学杀神斩。羲和不料来人还会使用火系法术,被席卷而来的刀气逼得连连后退。循声而来的翎凰连忙飞至羲和身后,伸手往羲和腰后一推,稳住了他的身形。

  趁黑衣人还未反映过来,翎凰迅速闪到羲和身边,朝黑衣人使出了带有红莲业火的修罗斩,黑衣人一边不慌不忙地斩断剑气,一步步逼近,羲和持剑与其对峙。双方僵持之际,余光瞥见翎凰动作的羲和侧身一闪,一道银光贴着他的腰间划过,直直刺向黑衣人腹部。黑衣人不可置信地望向羲和身后的翎凰,传闻卞城公主在战场上一向光明磊落,不料今日竟然也会躲在他人背后出手,果然不该相信重翊与月影的女儿会讲武德。

  未等他反应过来,羲和便趁机用剑柄将其击飞,紧随而来的启灵正欲生擒黑衣人,黑衣人见不敌,连忙变出一颗烟雾弹扔向三人,随即趁乱逃出天界。

  三人一路追到南天门,却一无所获。

  启灵环顾一周,略担心道:“方才我在千卷楼值守,黑衣人突然闯入,遂与其交手。此人修为十分了得,若非翎儿及时赶到,恐怕我早已受伤。六界之中,何时出现了刀法如此霸道之人?”

  羲和蹙眉:“杀神斩乃羽山浑敦族功法,此人夜闯天界,直奔千卷楼,莫不是为了偷天界兵防图?”

  翎凰敛眸沉思,她总觉得那人的眼睛似曾相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只能无奈道:“不如看看千卷楼可有物件丢失,再派人前往羽山暗查,看近日是否有人受伤。不过这是你们天家的政务,我不便插手,就回去了。唉,困死本公主了。”

  说完随即转身往行水宫走去,启灵连忙拦住她:“睡什么睡,陪我们兄弟二人去千卷楼翻书!”

  “不去!”

  “我给你三百灵石。”

  “谁稀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