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日2
栀夏Ada2021-02-27 16:333,043

  交易谈成后,三人坐在桌前愉快地开始胡说八道,确切的说,应该是重姑娘和连山一起啃着兰一腌制的鸡爪和鸭脖,就六界八卦进行了全方位无死角地交流,吃得十分欢实,羲和在一旁慢条斯理地给两位大爷切冰谷瓜用以解辣。

  “羲和,你切好了没有啊~”翎凰凑过来的时候,嘴巴里还嚼着最后一口鸡爪,柠檬的清香和辣椒的味道顿时变得更加浓郁了。羲和微微叹了口气,看也不看地从怀里拿出一方帕子,转身往她嘴上不轻不重地一糊,然后又抓过她满是调料的双手,细细擦拭。

  重临来到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夜神大殿对着姐姐动手动脚的场面,想到泉客方才和自己说的话,脸上一沉,硬是挤到二人中间坐了下来,还把羲和往远处推了推。

  羲和无奈,只能往旁边挪了挪位置。过了一小会儿,墙外传来了熟悉的谈笑声,羲和扭头,看向行水宫大门,可走出来的……那是太湖二公子九江和崎水三公子崎三?

  没错,那的确是九江和崎三还有同在浅墨轩上课的几名少君。重临和连山怔怔望着来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刀疤、纹身、满脸络腮胡,这真的是昔日风度翩翩的那群少年?

  “翎儿,我没来晚吧?”话音刚落,千树也带着一群小姐妹踏进了行水宫的大门,这下重临和连山彻底惊掉了下巴。

  这辣眼睛的妆容、这花花绿绿的衣裙,这一届的小仙女们审美竟恐怖如斯?

  翎凰颇有兴致地绕着几人走了一圈,点头赞赏道:“不错嘛,比上次帮绍华追崎二公子时好多了。”

  “那是!”九江颇为骄傲地拍了拍胸口,“卞城公主相亲局御用死士可不是白叫的。”

  “嗯?”羲和疑惑地看向翎凰,这丫头闲暇的时候究竟做了多少事?

  “相亲局第一法则——绝不带比自己出色的好友来!”翎凰笑眯眯地解释,“变通一下,就是用杂草衬托红花,有了这群牛鬼蛇神,稍后乐清便只能和启灵玩了。之前我们便是这般帮绍华追上了崎三的兄长。”

  “听说崎二公子现在一想到当年宴上的那些女子还会发冷汗呢!”千树忍不住偷笑。

  “那……她们是怎么回事?”连山指了指千树身后的奇装异服的神女妖女,启灵本就对乐清有意,根本不需要用其他人去衬托她。

  “为了不让乐清和其他女子玩啊!”翎凰耸耸肩,然后开始招呼着好友到长桌坐下,她特意让乐清晚到了片刻,这样她便只能和启灵做对桌了。

  望着和损友们把酒言欢的翎凰,又想到被妻子吃得死死的崎二公子,羲和不由得感叹:幸好,幸好当初没有人高价请重姑娘帮忙追他。要不然以重姑娘大胆的性子,还不定会想出什么阴谋诡计对付他呢,她身后的这群人着实有些惹不起……

  此时,一袭粉衣的乐清在行水宫门外踌躇着。今日她一改往日素净的样子,换上了绣有凤蝶的衣裙,往日的清冷孤高削减不少,更是平添了几分娇艳。

  “小姑娘家家的哪能总是一副寡淡的样子,要像小辣椒那般,穿得美美的、肆意飞扬的才是!冬至日那天,乐清丫头就漂漂亮亮地去行水宫好好玩一玩。”月老的话在脑海中萦绕。

  在洛水时,她从未像今天这般,穿上好看的衣服,和好友尽情地吃喝玩乐。到了月见书院时,她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武艺课时若没有赵将军指派搭档,她怕是只能站在一旁看他人切磋。

  今日只要踏入这大门,以后在天宫她是不是便能不再是一个人了?更何况,此处是行水宫,夜神就在里面……

  思及此,乐清咬咬牙,抬脚正欲往前走,院内传来的欢声笑语又使她收回了自己的脚步。吃喝玩乐果然不是她能做的事啊,她还是回定婚府好好修炼吧。乐清自嘲一笑,转身就要走。

  “就这样走了?”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乐清回头一看,果然是战神启灵那家伙。

  “今日穿得这样好看……”启灵说着便推着乐清往里走,“重翎凰总是大言不惭地说自己美,我就觉得你比她好看,走,我们进去气死她!”

  当发现乐清不得不坐到自己对面的时候,翎凰在启灵心中的地位又上升了一个位置,隐隐有超越羲和的趋势——能帮我追媳妇的就是兄弟,启灵如是想。

  为了帮翎凰圆谎,人到齐后连山不得不开始装模作样地介绍人间的冬至日。只是重翎凰送的两瓶美酒实在是勾人的很,加上有他这个长辈在,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拘谨,因此连山三言两语说完便从行水宫逃之夭夭。

  连山走后,一群人开始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地吃喝玩乐起来。酒过三巡,众人开始互相曝囧事。

  “当年叫小翎儿帮揍宗学里总是欺负自己的大高个儿的是崎三你吧……”在崎三吹嘘自己前几日武艺课大胜碧柔后,九江不客气地开始揭他老底,“当时年幼的翎儿踮起脚尖搭在你的肩膀上,朝着宗学子弟怒吼‘谁要再欺负崎三哥哥,得先问问我!不服来魔界,卞城公主重翎凰!’这事直到现在此事仍旧是崎水宗学的热门话题,话说翎儿当年还没有你肩膀高吧,崎三哥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九江毫无保留地嘲笑,崎三也不甘示弱地进行反击:“也不知道是谁,小小年纪就吃软饭,翎儿带着你私奔那会儿,胖了不下十斤吧,太湖二公子?”

  启灵朝翎凰竖了一个大拇指,敬佩道:“重孔雀不愧是你!”

  “那是!”翎凰十分骄傲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论风流,谁能比得过本公主!”

  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重翎凰恨不得拿针缝上自己的嘴巴,她趁着喝酒的间隙偷偷打量了一下坐在对面的羲和,夜神殿下的脸色果然沉了几分。

  于是深知哄人要趁早的她悄悄从桌下伸过手去拉羲和。羲和感到她的触碰后立即缩回了手,她也不气馁,又换了一个方向把手伸了过去,迅速握住了他修长的手指。羲和想抽没抽开,翎凰还在他手心挠了挠,引得他那酒杯的手抖了抖。

  桌上其他人并没有发现二人的异样,除了弯腰抱起小刺猬的千树。看着重姑娘脸上露出像小老鼠偷到灯油后的笑容,以及夜神故作严肃继续饮酒的样子,千树嘴角也不动声色地上扬了几分——下一个话本的素材有了,黄鸟钓银龙!

  不过这个书名会不会太显眼了,毕竟放眼整个六界也只有那么一只黄鸟和银龙,不好不好,千树摇摇头否定了这个书名。想到翎凰火爆霸道的性格和羲和一贯温和的性子,千树灵光一闪,顿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辣椒钓鱼》。此时不知道即将被编排的重某人仍在很欢快地调戏夜神。

  虽然神界不进食也是可以的,但是浅墨轩的这群人都是懂得享乐的主,吃喝玩乐的战斗力是相当强的。重翎凰自然是不用说的,左一杯右一杯,头一仰,杯杯便见了底,其他几个也是把酒当水喝的,因此拜冬酒开始还没一会儿,几坛冬阳酒便见了底。

  饮过酒,启灵起身看向翎凰:“公主,上次归墟渊一战意犹未尽,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正好是冬至,启灵定要好好与公主切磋一番。”

  ?????

  翎凰一脸懵逼,今天冬至和你要切磋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待看到启灵余光一直瞥向乐清时,翎凰福至性灵,爽快地拿出魔骨鞭迎战。

  二人飞到院子空旷的地方,开始切磋起来。羲和看着纠缠在一起的魔骨鞭和玄翦剑心中略有疑惑,启灵虽爱与翎凰抬杠,但从来不是爱出风头之人,今日怎么……

  一旁观战的千树见状主动搭话:“是不是觉得今日的二殿下有点神经病?”

  羲和犹豫了片刻,还是点点头。

  千树贱兮兮地看了一眼红衣的启灵,凑到羲和耳边开始解释:“这凤凰再高贵,他也是一只雄鸟,大殿可知雄鸟一般是如何求偶的?”

  不等羲和出声,千树便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在繁殖季节,雄鸟大多常展示其华丽多彩的羽毛或特殊装饰物吸引雌鸟,有的还会多只雄鸟竞技求偶,所以二殿下今日才会如此张扬。”

  羲和点头表示了解:“所以……你的意思是启灵将凰儿当成雄鸟了?”

  ……

  “这个是重点吗?”千树怒了,不过看了看无动于衷喝酒的乐清,她又压低了声音幸灾乐祸,“可惜孔雀鱼又不是小黄鸟,不吃鸟族炫耀求偶这一套。”

  羲和闻言低头转着手中的杯子余光瞥向那抹黄色的身影,不发一言。

  打了几个回合后,启灵一个转身便将未出鞘的玄翦剑指向翎凰喉咙处,一改往日落井下石的作风,十分有风度地收回剑抱拳行礼。

  “公主承让了。”

  翎凰十分不屑地朝天灵盖翻了一个白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