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见书院第一课
栀夏Ada2021-02-18 15:064,167

  “小翎儿,喏,小爷特意给你带的缠丝兔。”

  第五个……

  坐在一旁的羲和眸色又深了一个度,一进书斋,重翎凰就感受到了来自昔日酒肉朋友们全方位无死角的关爱,一个刚刚走,又来一个……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什么种类的都有,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和重翎凰那个小混蛋很熟。

  “呦翎凰,今年竟然是你过来,放心,以我们的交情,有什么不会的尽管开口,哥哥我罩着你。”姗姗来迟的妖族某公子拍了拍重翎凰的肩膀。

  “呵,有你罩着,我还不如去死!”重翎凰咬牙切齿低声道,但还是面带微笑地将肩上的手拍了下来,毕竟是金主。

  “说得太大声了,但我可以假装没有听到。”妖族公子好笑地看着眼前快要炸毛的重翎凰,开口道:“对了,那副《枯荷鸂鶒图》我总觉得就差那么点感觉,你明白我意思吧,就是……”

  重翎凰暴怒了:“虽然说作为一个稳重的父亲,要忍受儿子提出来的一些不合理需求,但是老子忍你很久了!”说完扯着妖族公子的耳朵到了书斋外,“缺点感觉是吧,还要再改是吧,你丫的最开始要的可是牡丹竹石图……”

  “重临,这屋子还有你王姐不认识的吗?”听着窗外的惨叫,羲和面色平静无波,幽幽地问道。

  未等重临回答,坐在前面的泉客转过身子,手指了书斋内一圈人,“这个,那个,还有那几个,重翎凰与他们何止是认识,简直熟得很。”

  “这个,太湖的二公子,小时候和重翎凰说好了,长大以后要娶她做新娘。后来太湖水神要将儿子送去昆仑学艺,骗重翎凰说养不起儿子了,要将他卖到昆仑。当天晚上我们卞城公主就背着一把比她还高的剑,带着二公子留信离家出走了,说以后她会养二公子。找到他们时,二人正在人间的一处鬼宅里,重翎凰挥舞着剑除鬼,明显胖了一圈的二公子拿着一串糖葫芦站在一旁,重翎凰杀一个,他吃一颗……”

  很好,我辛苦养大的小崽子,前脚才离开行水宫,后脚就要努力赚钱去养别的小崽子,羲和捏紧了指关节,看了一眼窗外的某人。

  “那个,崎水三公子,和重翎凰并称花楼双旦,一般都是重翎凰入花楼卖艺,三公子把她捧成花魁,炒作敛财。艳名远扬的妙风、溶月,其实都是她。当年重霖风豪掷千金终于见到妙风后的那个表情,我能笑一千年,哈哈哈哈哈哈哈……”

  ……

  泉客兴致勃勃地介绍着过去几千年重翎凰那些荒唐的事迹,羲和垂眸淡淡地应着,不知在思索些什么,片刻后他抬眸看向泉客,打断泉客的口若悬河:“那你呢,你和翎凰又是怎么认识的。”

  要是也是青梅竹马的戏码,这百年你就死定了。

  话音一落,泉客脸色顿时不自然了起来,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最后眼神躲闪地说了一句“不记得了”便转了回去。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的重临举手:“这个我知道!”

  “当年翎凰姐姐拿了一只烤兔到无尽海边钓鱼,没想到鱼未钓到,反倒是泉客哥哥上钩了。鲛人未满千岁不能上岸,于是姐姐就和他讲了许多外面的事情,而泉客哥哥则告诉她神秘的海底世界。后来,翎凰姐姐每次去海边都会给泉客哥哥带礼物,而泉客哥哥则给姐姐许多珍珠、贝壳和珊瑚,然后他们一起合伙卖饰品,当年那些珍珠簪子、贝壳手链、珊瑚手钏可是风靡一时呢。不过不知为何,泉客哥哥千岁生辰一过,便和姐姐分道扬镳了。”

  “小爷上岸后才发现重翎凰那个混账东西不仅仅只是和我一个人玩,织布鸟族的公主、青丘的狐狸姐姐、还有什么崎水、洞庭湖,都是和我一样的存在!”泉客愤愤道,“她是我唯一的朋友,然而在她心中,小爷和那些织布鸟、狐狸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小爷就不想和她一起玩了。”

  想到昔年重翎凰转身离开的模样,泉客唇边的弧度微微往下一垮,半晌之后,他垂头微笑,似乎是在和羲和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翎凰的手是不能放开的……她永远热情洋溢,但又潇洒自由,一旦对方表露出放弃的意愿,她便能很无情地立刻转身。既多情,但也无情。”

  翎凰喜欢玩,身边有很多好朋友,和每一个人都可以玩得很好。可是他不一样,他自始至终就只当翎凰为知己好友,所以看到她和别人也玩得很好的时候,他心里会有一点不舒服,真的只有一点而已。但是翎凰并不能理解这种不是男女之情也会吃醋的心情,她自始至终,只有一个理念:你不想和我一起玩,那我就不去找你了。所以,当他刻意疏远时,她虽不理解,但也没有挽留,只是怔怔地看了无尽海一眼,而后潇洒转身离开。

  “所以,你仰慕我翎凰姐姐?”重临思索了片刻问道。

  “放屁!”泉客抬手对着重临的脑袋瓜就是一巴掌,“别什么都往男女之情上扯,当年只是矫情的少年心在作祟懂吗?那家伙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幅惹祸精的鸟样,和她在一起能把人气死,小爷还想多活几年呢!真的不知道那货是怎么被养大的!”

  “啪——”的一声,泉客屁股下的椅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断了一条腿,义愤填膺的他被狠狠摔到了地上。

  我养大的,我惯的,有意见?

  羲和悄悄收回桌子底下施法的手,无视耳边泉客不停的咒骂声,神情淡然地转头,望向窗外那抹嚣张的玄衣。她喜爱自由,活得肆意潇洒,是最能抛弃过去的人,泉客用分道扬镳去试探她,真的是太愚蠢了,凰儿明明是一个需要零距离作战的姑娘。所以往后的岁月,他一定要看住她,最好撒下一张天罗地网,将她牢牢地困在身边。

  天界为了此次的青花会,准备可谓是充沛,安排了满满的一张课表,药艺、茶艺、上古神史、花艺,武术……

  “啧啧啧,这个姻缘是什么鬼?”重翎凰指着纸上月下老人名下的“姻缘课”,“让我们去帮月老牵红绳吗?我要去做这个!”

  羲和轻轻一笑,向她解释:“差不多,不过不是为凡人签红绳,而是去撮合凡界以外的人。”

  重翎凰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嘿嘿嘿,到时候我就给月老和我家孟婆组个相亲小宴”

  “孩儿们,快跟我去练武场。”就在重翎凰和羲和研究课表时,一个熟悉的、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重翎凰抬头,看到了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是魔界的赵大壮将军没错,所以赵将军,课表上的赵起是谁给你起的?

  重翎凰微微眯起眼睛,盯着站在门口的赵将军,二人视线交汇的一瞬间,赵将军连忙看向别处,脸上出现了不自然的红晕。好尴尬,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第一天就会遇到公主。

  每次青花会,魔界派去联合教学的老师都会设武艺课,说是课,其实大部分时间就是几人分小组互相比武而已。

  重翎凰一直觉得比武这种事情,其魅力就在于搏杀,因此她的风格一直偏重主动攻击,招式大开大合,凌厉有力。所以她一直很喜欢和同样侧重攻击的启灵比试,这样打才爽。然而她今天遇上的是完全处于防守状态的羲和,一招一式至善至柔,却又不失力量,总能将她的攻势稳稳当当地接住,所谓四两拨千斤,正是如此。

  重翎凰叉腰怒道:“大叔你是不是老了,会不会打架?”

  大叔?羲和眉毛一挑,这小混蛋果然还是太嚣张了啊。羲和身形一闪,伸手抓向重翎凰肩头,重翎凰微微侧身躲过,转身挥拳往羲和脸上招呼,就在拳头即将触碰到他脸颊时,羲和微微侧头,同时迅速出手截住她的手腕,往后一拧,制住了重翎凰。

  “凰儿,输了可是要叫我哥哥的。”羲和带着笑意在她耳边轻轻道。

  “羲和哥哥?你想得美!”重翎凰说完猛地曲肘往后一击,趁着羲和躲避她攻击的机会,用力挣脱手腕上的桎梏,待双手解放,她又迅速转身对着羲和就是一记扫堂腿。只见羲和轻轻一跃,一个后空翻,落到重翎凰身后。

  重翎凰转身,笑道:“还说不是大叔,连我的手都抓不稳。”

  羲和双眼微眯,这个丫头真的太嚣张了啊,接下身上的外衣随手一丢,“既然如此,那好吧。”

  重翎凰未反应过来,“好什么?”

  “蹂躏你!”话音未落,攻势已到。

  火力全开的羲和真的太可怕了,重翎凰一直忙于防守,根本没有机会主动攻击。最后,她被打得精疲力竭,扶着雕栏摆摆手:“不,不行了,不打了!”

  羲和收回招式,悠闲地走到她身边,“现在我是大叔还是哥哥?”

  重翎凰扶着胸口抬头看他,“是哥哥,羲和哥哥。”

  羲和敛了敛不受控制上扬的唇角,弯腰将她扶起来,“翎凰妹妹乖!”

  “……”

  比试完,在一旁围观的重临、泉客以及重翎凰的一众好友纷纷围上来,一行人热热闹闹地互相切磋着。

  青鸟族的云鸾公主和云鹤少君站在不远处,目光落在玩得正开心的人群中,脸色晦暗不明。

  正在和洞庭湖二公子对招的羲和突然膝盖一疼,跪在了地上。他抬眸望去,看见了唇角带有一丝嘲讽的云鸾,而她施法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

  翼州王公贵族一向与帝后同仇敌忾,看他不顺眼由来已久,总会暗暗给他使一些不痛不痒的绊子,五千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还未等他站起来,就听到云鸾传来一声惨叫,闪身至她眼前的翎凰架势都未收起来,腿平直伸着,按照这个位置推断,方才应该是直直踹了云鸾腹部一脚。

  “这个,才叫做偷袭!”重翎凰收回腿,十分不屑地看着地上疼得直掉眼泪的女子。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卑贱之人果真只能和莽荒之流厮混!”云鹤边蹲下查看妹妹伤势边瞪着羲和。

  “打人的是本公主,你瞪他干什么?”重翎凰冷笑着伸手捏住云鹤的下巴,让他注视自己,“因为不敢是吗,不过你又哪来的胆子敢瞪他?在这九重天上,夜神殿下为君,你为臣,君权至上,你们非但没有尊上,反而以下犯上,冒犯帝君长子。怎么,难道你们翼族尊的君难道是另有其人不成?”云鹤兄妹二人闻言,脸都吓绿了。

  重翎凰松开手,从芥子袋里拿出一小袋灵石,砸到云鹤身上,双手叉腰道:“拿好了,这是精神损失费!接下来,我要开始人身攻击了。”

  “听说你奶奶的奶奶是凤凰,所以你们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凤凰的后人,还写了不少书宣传。我真是佩服你们的勇气,那种东西也好意思写书发出来!臭麻雀插上一根黄毛就以为自己是凤凰了?真是不要脸!这种关系就像无尽海死了一只胖婴鱼,住在若水的泥鳅就说自己喝了海鲜汤的距离一样,八竿子打不着。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常识,你们该称呼那只凤凰为高外祖母,而不是高祖母!”

  “顺便再问一句,你们的传记是请谁代写的?文笔真的太差了,下次记得来找本公主,本公主帮你们介绍!”

  “闭嘴?老天都没有让老娘闭嘴,你这个憨批婆娘凭什么不让本公主说话?”

  ……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重翎凰就像个喷火的小辣椒似的,对云鸾云鹤两兄妹进行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方位攻击,愣是将云鹤这个七尺大男儿给说哭了。

  “切,就这个程度还敢妄称身上流有凤凰的血,滚回你娘身边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骂完之后,重翎凰拉着羲和就要走,羲和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弯腰捡起了小钱袋打开一看,幽幽道:“本殿下的膝盖有些疼,需要上药、包扎,衣服也破了,你们估计还需要给本殿下10万上品灵石。”

  “啊,听你这么说,我的腿好像也有点疼。”重翎凰点头,上下打量着云鹤云鸾兄妹二人,若有所思,片刻后她伸手摘下云鸾头上的玉簪,又伸手扯下云鹤腰间的玉佩,而后扬长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