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湖底
栀夏Ada2021-03-20 21:313,056

  从珊瑚婆婆的院子里出来,二人在忘川河畔等待着船夫从对岸过来渡他们过忘川。

  翎凰墨色的长发在璀璨的花海中轻轻浮动着,花海中的灯盏花似乎感受到了卞城公主的气息,纷纷摇晃着想要更亲近她一些。

  与灯盏花海的温馨不同的是,重姑娘身上似乎散发着些许冷意,还有一缕似有若无的杀气。

  羲和感到困惑,不明白身边的姑娘为何情绪突变,正欲牵过她细细询问。然而翎凰并没有给他近身的机会,纵身一跃往后退了一段距离,落地时脚又一蹬,腾身冲向羲和。

  羲和未料到翎凰会有此举,愣神之间,她已经逼近,一个扫堂腿朝羲和踢来,羲和凭借着对翎凰招式的了解险险躲过这一脚。

  “凰儿?”羲和唤了她一声,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无缘无故地怎会突然想要切磋。

  翎凰轻哼一声,没有理会羲和,下一击开始迎面而来。

  面对翎凰接二连三的攻击,羲和很快就回过神来开始防守。虽然翎凰并没有使出灵力,但羲和可不敢小看重姑娘的近战能力,要是不小心被她偷袭成功,赏他一个过肩摔,那滋味可不好受。

  眼看着摆渡人便要过来,羲和见状,趁翎凰落脚之际,控水诀猛然发动,细细密密的冰霜在翎凰脚下凝结,一股柔和又不失力量的水气如蛇一般缠住了她的身体。

  “羲和!”重姑娘冷不丁被这么一偷袭,生气地叫了一声,眉目间有一丝红光转瞬即逝。

  羲和见状,皱着眉走到翎凰面前,捧着她的脸颊细细查看。什么都没有,难道方才是自己眼花了?

  “羲和,你想死咩?”翎凰开始吹胡子瞪眼,“敢在我们魔界的地盘对本公主动手动脚!”

  “明明就是凰儿先对我动手动脚。”羲和松开捏在翎凰下巴上的手,拍了拍她的头,见她一如既往地张扬霸道,并无不妥之处,心中的疑虑也随之烟消云散。方才大概是他眼花了吧,翎凰修习火系法术,使用灵力的时候有红光逸出也是正常。

  “我那是正常切磋,你方才实属非礼!”翎凰抵死不认账,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她每每来魔界总会想要与人打上一架,所以才会在君山与启灵动起手,方才也是轻易便对羲和出手,近来着实有些好战了。

  就在她冥思苦想之际,船夫已在岸边停靠,翎凰摇摇头放下思绪,与羲和上船渡过忘川,返回天界。

  回到行水宫时,重临果然坐在院子里,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啃着鸡腿,十分不客气地打量着同翎凰一起归来的羲和,一旁的泉客和兰一也在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

  “这是……”翎凰细细的手指颤巍巍地指着桌上飘香四溢的酒坛,若她未猜错,这是父王酿制的落泉酒。

  “翎凰姐姐,快来,伯父方才托人送来的落泉!”重临晃了晃手上的酒壶。

  翎凰愉快地加入了夜宵大队,羲和摸了摸脸颊上多出来的几两肉,颇为苦恼的一起混吃混喝,并开始思索劝重姑娘戒掉夜食的可能性。

  重临原本与羲和相处得挺好的,但自从被泉客指点迷津之后,便尤其不待见他。因此今晚,他不仅私自喝了重翊原本赠给羲和的落泉酒,还一直给他倒了一杯又一杯满满的酒,企图放倒他,让他出丑。

  如重临所愿,羲和果然是第一个醉的。他酒量原本不错,只是重翊的落泉酒后劲着实太大,他也不常饮酒,几杯下肚后,他的精神瞬间消散,平日里温柔的双眸略显呆滞,倚靠在台阶上,呆呆地看着翎凰。

  兰一是第二个醉的,一头栽在翎凰的怀里,搂着翎凰的腰不停地背着菜谱。

  泉客是第三个,抱着酒坛伏在秋千上轻轻摇晃着,最后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重临年龄虽小,但因为自小跟着哥哥姐姐鬼混,酒量比一般人好上不少,狂笑两声羲和不像男人后,端起酒壶直接灌,但发现那酒总是找不到嘴巴,直直倒在了自己身上。酒水涌到脑子的他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弯下身去接从桌沿滴下来的酒水。身子一不稳,重小弟便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头一歪,睡了过去。

  翎凰转头,懵懵地望着东倒西歪的众人,嘟着嘴不满道:“什么嘛,酒量怎么都那么差啊!”说着转头去找倚靠在台阶上的羲和。

  夜风渐起,吹动了羲和额前的头发,翎凰眯着眼睛凝视着阶上的白衣公子,微红的眼角、挺直的鼻梁、紧抿着的薄唇……

  喝得微醺的翎凰像是被蛊惑似的,拨开了兰一搂在腰间的手,一步步走向羲和,蹲下身子靠近了些……他的呼吸带了酒味,淡淡的,很好闻……望着偏着头睡过去的羲和,翎凰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了几分。

  羲和长得真的是太好看了……

  就在这时,原本闭着眼睛休息的羲和突然转过头来,直直闯入翎凰的目光中,轻扬的嘴角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得意。

  翎凰被他灼灼的目光晃去了心神,未等她做出反应,羲和的嘴唇便凑了上来,轻轻柔柔地落在了翎凰的唇上。

  宽厚的手掌抚上她的后脑和纤腰,微微用力,翎凰便跌入羲和的怀中。

  晚风习习,院子里醉倒的三人发出断断续续的梦呓,可纠缠在一起的二人恍若未闻。

  羲和修长的手指插入翎凰的长发间,带着酒香的吻,辗转于二人唇间。

  翎凰以为羲和是喝酒了才如此大胆,可是他并没有,他就是想吻翎凰,从看见她长发里歪斜的飞燕草发簪时就想。

  即便院子里其他三人醒过来看到了又如何?他巴不得六界的人都知道:重翎凰,是属于羲和的!

  与此同时,梅花树里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声,皎洁的月光下,一只浅蓝色的织幻鸟掠过竹梢,往帝后寝宫飞去。

  见到熟悉的主人,织幻鸟徐徐敛了翅翼,立于清殷的肩头上。

  清殷取出一卷画纸,在书案上缓缓展开,织幻鸟见状立即飞至画卷上方盘旋,一阵蓝光闪过,画纸上渐渐浮现出两个人影,正是方才在行水宫台阶上拥吻的羲和与翎凰。

  织幻鸟安静地立在一旁,温柔地看着清殷。

  清殷伸手动作轻柔的抚摸着织幻鸟身上的绒毛,从怀中取出一把仙草籽,递给它:“吃吧,今夜辛苦你了!”

  织幻鸟见到仙草籽顿时双目发亮,俯身大快朵颐。

  一旁的清殷目光转向画上的羲和与翎凰,目光顿时变得有些晦暗莫名,给织幻鸟顺毛的手不由得一顿。

  正在欢快啄食仙草籽的织幻鸟也不由得停了动作,轻轻啄了一下主人的手,向她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无事,你继续吃吧!”回过神的清殷抚了抚织幻鸟的头,将手上的草籽洒到桌上,任由它啄食,而后她缓缓收起桌上的画,转身出了门。

  皓月高悬,夜色如墨。

  翼洲明月湖水气缭绕,白茫茫一片,与天色浑然一体。

  一道倩影快如疾风,在层层守卫下,如入无人之境,蹁跹几下,便进入明月湖底最大的地下暗河。

  黑暗中,她行进无声,穿过重重门廊,目标明确。在一个精致的镂空小门面前,她终于停下脚步,安静地注视着倚靠在窗台下的身影。

  此处暗不见天日,月光照不进这小窗,但凭借着屋子里浅浅的烛光,也能看出身影的主人是何等的冠绝群芳。

  女子从阴影中走出,现出自己的身形,正是清殷。

  窗台前的人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仍旧双目无神地注视着窗外漆黑的一片,清殷也分毫不动,只是静静站着,似是在看她,又像只是在发呆。寂静的房间里,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半晌,清殷的目光从女子身上移开,缓缓走到女子对面的椅子坐下,将一卷画轴放到桌上,女子仍旧未作出任何反应。

  “羲和,那个孩子似乎有心上人了,你可想知道是谁?”听到“羲和”这两个字,女子原本无神的双目微微一颤,但仍旧没有过多的反应。

  “是重翊与月影的女儿,重翎凰。”清殷似乎打开了话匣子,红唇上扬,饶有兴致地与对面的女子说起来,那样子就像一个慈爱的母亲见到自家孩子成家后流露出来的欣慰。

  “翎凰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我很喜欢她。若你亲眼见到那孩子,一定也会像我一样喜欢她。我知道,你肯定很想见一见羲和的心上人,因此我给你带了一份礼物……”

  清殷一边说着,一边缓缓打开桌上的画轴,正是方才织幻鸟织成的画像。

  “月影的女儿果然是极美的,羲和孤寂了五千年,终于等到了上天赠送的珍宝……”清殷仍在缓缓的诉说着天宫里那条影影绰绰的灯盏花路、行水宫内迎风摇曳的梅树……女子仍旧没有反应,只是双目不知何时开始蓄满了泪水,簌簌地往下掉落。

  清殷见状从怀中掏出一方锦帕,动作轻柔地为她拭去泪水:“明明是很美的故事,你怎么一点也不高兴,反倒哭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