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掉了
栀夏Ada2021-01-27 21:113,710

  武艺课一结束,泉客带着重临同几个好友一起去食神居吃吃喝喝,羲和要去司天鉴处理事务,而重翎凰因为不忍心将兰一一个人丢下自己去吃吃喝喝,便同羲和一起回行水宫,而后再一起去司天监。

  经过百草园的时候,药神连山正坐在紫藤廊下慢条斯理地温酒,见重翎凰、羲和经过,还朝着二人举杯示意,园内弥漫着幽雅绵甜的酒味,是梦三生的味道。

  “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药王前辈果然好雅兴!”重翎凰走到花廊下,坐在连山面前,笑眯眯地打量着火炉里的酒。

  “呦,现在想蹭酒的都这么有文化的吗?”连山抬眸看了翎凰一眼,随即下了逐客令,“不给,这可是酿了百年的梦三生,老夫费了好大功夫才弄来这一瓶。”

  “不是哦!”重翎凰笑着摇摇头,“只有八十五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兑了忘川水。”

  连山瞥了瞥站在她身后的羲和,然后赏了重翎凰两个大白眼,“你跟着小银龙玩还能懂酒?这可是你们卞城王重翊亲自卖给我的,老夫与他多年交情,他干不出来这样的事。”

  羲和无奈笑笑,选了另外一个石凳坐下,已经过了四千年,叔父认不出凰儿也是情理之中。

  “这才是真正的梦三生,还有梦魂牵。”重翎凰从芥子袋中掏出两瓶酒,还未打开便已经闻到隐隐约约的酒香,连山眼睛一亮,正欲接过酒壶,却被翎凰一躲,又将酒壶放回了芥子袋中。

  “我就想给前辈看看,羡慕吧?”

  “哈,哈。”连山干笑两声,表示他真的很想暴打这个眨巴着眼睛的死丫头,心里又暗骂重翊这个奸商,竟然拿八十五年的兑水梦三生来骗他,转头瞪羲和,“这个小混蛋你从哪里挖出来的?”

  羲和回他四个字:“卞城王府”

  连山眯着眼睛望向对面的姑娘,一身玄衣华贵张扬,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不凡的气魄,还有似曾相识的眉眼,莫非她就是……

  “重翎凰?”连山说完上上下下打量着羲和、重翎凰二人,然后贼兮兮地朝羲和笑了,“啊,原来是我们……”羲和养大的娃娃。

  “不错,正是卞城王重翊之女。”不等连山说完半句,羲和连忙出声打断,暗暗向叔父微微摇了摇头。

  连山会意,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暧昧地看着二人笑了笑,继续喝着眼前的酒,思索着如何从重翎凰那个丫头把两瓶好酒诓来。

  “叔父,稍后羲和还要去司天监安排青花会期间的布星事宜,与翎凰便先行一步,不打扰叔父雅兴了。”羲和起身行了个礼,正欲拉着翎凰离开。

  “去吧去吧!”还在琢磨着诓酒的连山摆摆手,见翎凰欲起身离开,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按住了她的肩膀,“哎小丫头,整天跟着无趣的小银龙有什么好玩的?”

  “比和老人家一起玩要好。”重翎凰笑着起身,和羲和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了连山不甘心的声音:“小丫头这百年都要上课吧?考试熬夜专用提神草药植楮、令人过目不忘的栃木果实、叽叽喳喳烦人精小姑娘克星……老夫这里应有尽有哦!”

  ……

  前来寻找翎凰的启灵远远就看到了她和连山的背影。一黑一灰两个人蹲在药圃前,旁边放着一些蜈蚣蟾蜍等毒物,两人一边翻开着医书一边对照着苗圃里的植株。

  启灵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原本模糊的画面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很多很多年以前,叔父似乎也是这样,和一个小丫头蹲在苗圃里,翻开着书本,教她认清书上的珍贵植株,然后奸笑着把圆滚滚的小丫头放到花神的百花园里。

  那个欠打的小丫头,似乎有些眼熟……

  思索片刻后,他步履轻快地走过去,一把拽起看得认真的翎凰。

  “小凤凰?!”连山惊讶地抬头,只见启灵一把将翎凰提起来,捏着姑娘两边的脸颊,凑近了盯着姑娘的眉目。什么情况,养成戏码变成了青梅竹马戏码,兄弟要反目了?连山惊。

  “果然是你!”启灵咬牙道,难怪一直觉得重翎凰那张脸很是欠打,从前可没少被她折腾。

  “是我又怎样?”重翎凰眼神微眯,狠狠打掉脸上的凤爪。

  “叔父,你可记得这货是谁?”启灵指着重翎凰看向连山,“四千年前,我拔光了一只小肥鸟的毛,后来那小肥鸟立刻变成了光着屁股的小团子,你还记得这事吧!重翎凰,重翎凰就是……哎哟!”

  “原来当年你这个混蛋竟敢拔老娘的毛!”站在身后的重翎凰飞身跃起,给了启灵一脚。

  “肥啾你懂不懂感恩?本殿下好歹照顾了你百年,快,叫我一声叔父!”启灵嬉笑地伸手要去摸翎凰的头。重翎凰迅速伸出手,握住了启灵的食指,往后一掰……

  “嗷!肥啾你想死是不是?”

  “哎哎哎,别打了,四千年都过去了,你们两个怎么还见面就打架!”

  此时午时已过半,兰一将准备好的饭食端到紫藤下,几人围坐在石桌前一起共进午餐。

  一边吃着饭,启灵淡定地夹菜,假装很漫不经心地说道:“肥啾,听说你还有个外号叫卞城孔雀!啧啧啧,兄长若知道他养的娃娃如此流氓,当真是要哭了。”

  “什么卞城孔雀?”翎凰连忙咽下嘴里的饭菜问。

  “你不知道?”启灵惊讶,随后从怀里掏出一沓《六界杂闻》递给翎凰,“喏,你自己看,《孔雀公主风月史》,仙子妖娘魔女们将其称为‘追男八十一计’!”

  《青梅竹马私奔记》《花楼双旦》《飞鸟与海》《忘川客栈》……翎凰飞快地翻看着每一篇文章,上面三分真七分假地写了许多她与狐朋狗友们合作发家致富的事情。洞庭湖二公子这些人自是不会到处乱说,泉客能收集到这些情报但没有这样的文笔,六界之中如此无聊且敢编排她的……除了那个老不正经的,还能有谁?

  坑爹的司命!

  在订画稿的时候拖欠尾款就算了,三千年的合作伙伴,居然在背后编排她的风月史赚稿费,而且还不分给她!

  重翎凰气得将手上的杂闻往桌上一拍,“我今天一定要神宗那个老不正经的跪在我脚下唱征服!”说完起身一甩衣袖朝着先常府的方向离去。抱着看戏兼劝架心理的启灵在和叔父告别后,连忙跟了上去。

  站在先常府前,重翎凰深吸一口气,一脚踢开大门,气冲冲道:“神宗,你个贱人给本公主滚出……”最后的呼之欲出的“来”字被生生停在口中。

  跪在地上的少司命千树转头看到门外的翎凰,那模样仿佛看到自己亲娘一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斜坐在椅子上的神宗,居高临下地望着台阶下的千树,漫不经心道:“小心点哦,一只也不许跑,当然,也不能少了一根毫毛。”千树敢怒不敢言,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膝盖下的一小撮蚂蚁,生怕压到它们,或者放跑了一只。师尊真是越发小气了,不就是一幅画嘛,竟然罚她跪蚂蚁!

  威胁完自家徒弟,大司命神宗这才抬眸望向门口的翎凰,不紧不慢道:“千年的黄花梨木,三千万上品灵石。”

  重翎凰怔了一瞬,但很快又找回了场子,一幅找人火拼的样子踏过门槛,双手叉腰怒道:“千年的金丝楠木棺材你要不要?”

  “可以,正好给千树用。”神宗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襟,看向翎凰:“只是不知先常府的大门如何惹到了翎凰殿下,殿下非要毁了它不可!”

  “或许你可以翻翻你写的什么狗屁《孔雀公主风月史》,那里也许有你要的答案!”重翎凰将手中一沓《六界杂闻》甩向大司命。

  神宗瞥了一眼快将头垂到胸前的千树,狐疑地翻了翻那一沓杂闻……一旁的翎凰气急败坏:“大叔,你我合作了三千年,你时常拖欠尾款,我可有消极怠工过?给你的画册哪一幅不是精品?没想到你竟然在背后编排我!”

  “最过分的是,你竟然独吞稿费!之前你那些画像所售得的灵石,我可是分了你一半!!!”

  前脚才踏入先常府的启灵差点被门槛绊倒,不可思议地望向神宗,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大司命!

  跪在一旁的千树将头垂得更低了,神宗阴沉着脸看了她好半响,从怀中拿出一个画轴,看向翎凰:“所以,这幅画是出自公主之手?”

  画轴被打开,启灵看到了一幅美男出浴图。画上的人有点面熟,再仔细一看,那可不正是大司命嘛!神宗大司命一袭白衣,发梢上的水点点滴滴往下坠落,沿着他肌理分明的胸膛落入水中……整幅画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画是好画,只是这主人公……明显不是那种人啊!!!重翎凰不愧是你,竟然敢意淫大司命,启灵敬佩地看向一脸无所畏惧的重某人。

  “是我画的不错,可是不是你让千树……”剩下的话被翎凰咽了回去,她指了指地上的千树,又指了指面色越发阴沉的神宗,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她就说嘛,那些又黄又狗血满天飞的话本,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男子能写出来的,果然如此!所以说这三千年来,一直是千树这个死女人披着大司命的马甲在各种拖欠尾款,还写文章编排她!翎凰眼睛一转,假装惊讶道:“所以,那些书也不是你写的?”

  “书?还有什么书?”神宗果然追问,重翎凰不紧不慢地掏出那些封面署名为大司命神宗的睡前读物。

  “《腹黑师尊夜夜宠》《徒弟在上》……”神宗意味深长地斜了一眼地上的徒弟,“没想到你好这一口。”

  跪在地上的千树已经快哭了,丫的重翎凰也太记仇了,三千年的合作伙伴说卖就卖。

  看完戏的重翎凰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书都是少司命写的啊!”

  说完她又上前作了一揖,凛然道:“此番前来先常府,主要是翎凰实在难以相信前辈会是那种在背后编排晚辈之人,这才上门询问一二。”想到自己和千树意淫的画,她又清了清嗓子,看着千树,诚恳且不失严肃地说:“千树,阿姐对你很失望,你怎么能这么胡闹呢?司命前辈多么清风霁月的人,你怎能坏了他的名声?”

  ?????

  千树抬头看向翎凰,现在不是你和我一起意淫美男图,一起分享话本的时候了?

  “啪”站在翎凰身后的神宗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对着她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你可别装了,跟她在一起还有什么好人哪!我教的啥玩意自己懂!”

  “……”

  最后翎凰和启灵灰溜溜从先常府出来,临走前隐隐约约听到大司命教训徒弟的声音。

  “逆徒,把你卖书的灵石给为师交出来!”

  “我要关你禁闭了,天天和那些人玩在一起,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尤其是重翎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