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来了一个小弟
栀夏Ada2021-01-25 21:463,283

  在天界走了一会,重翎凰一行终于来到了西北方向这座略显偏僻的院子。羲和的院子虽然说也是用琉璃造就,雕栏玉彻,但也实在是太冷寂了。院子里孤零零地立着几座白玉山石,石桌石椅,小池塘空荡荡的,只有平静无波的一池水。

  环顾四周,重翎凰再次感慨,住在这么一个冷寂的地方,实在是太委屈我们羲和了。

  羲和的小院一共有五间起居屋子,一间书房,他自己一间,现下还有三间空余,重临被安排在进门左边的厢房,而重翎凰的厢房设在了羲和寝殿旁,仅仅隔着一道回廊。

  正欲带重翎凰进寝殿,百草宫的药童便前来叫走羲和,羲和只能简单嘱咐几句,便匆匆离去。

  行水宫的仙侍接过兰一手中的行李,“公主,您的厢房在殿下寝殿旁,还请跟着奴婢这边走。”

  将带来的行李放置好,卞城公主便算是在行水宫住下了。将屋子收拾好后羲和还未归,百无聊赖的重翎凰屏退随侍的仙侍,打量着这间旧无人居住的厢房,试图寻找自己曾经在这里住过的痕迹。

  在行水宫与羲和度过的那百年时光究竟是怎样的,四千年后再次见到自己拉扯长大的小姑娘是什么感觉?

  “哎,真的好好奇啊!”想到这里,重翎凰不禁叹息一声。

  “好奇什么?”

  重翎凰惊恐地望向抬头,一眼瞅见不知从何时冒出来的泉客,正倚靠在门前,手上拎着一个包袱。

  “泉客?你丫的怎么会在这里?”重翎凰满头问号,无尽海不是安排在死凤凰那里吗,这货来行水宫干嘛,“那鸟儿把你赶出来了?”

  “泉照王兄在凤栖宫,他把我轰过来的。”泉客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自顾自地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清儿回宫后,老头叫人查了一下重翎凰的资料,好家伙,本来就看不顺眼的父王就更加看他不爽了,处处挑刺,甚至命令他这百年跟在重翎凰身边好好学学,别整天吊儿郎当的,人鱼不做做狗仔。“你说我老子的鱼脑是不是有病,竟然让小爷做你的跟班,小爷能和你学什么,你丫的比我还纨绔!”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他是最清楚卞城公主的德行了好吗?重翎凰其人放荡不羁,做事随心所欲,又特别喜欢胡闹恶搞。不说别的,就说神鬼妖魔年轻一辈的男男女女,哪一个没有看过她画的小册子。不过该说不说,重翎凰这货画的花街柳巷画册艳而不俗,乐而不淫,堪称绝品,而且这几千年来她画的连载画本《百鬼集》、《江湖集》《云水光中》等在六界都很受欢迎。改天让她再给自己绘一册美人图分期刊载在《六界杂闻》上,加上他四处搜罗来的六界八卦,到时候一定赚得盆满盈钵。思绪严重跑偏的泉客摸着下巴,想到源源不断的上品灵石,忍不住笑出声来。

  “啪——”一个鞋底拍到脸上,重翎凰双手抱胸,一脸嫌弃道:“你丫的在淫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回过神的泉客顾不得计较脸上的鞋印,很狗腿地给对面的小姑奶奶倒茶,谄媚道,“翎儿啊,我跟……”

  “停!”重翎凰眼睛一亮,泉客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以往只要她露出这样的表情,肯定是要坑人。“你方才的话,意思是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小弟了?”

  “哎呀,翎儿妹妹,咱两谁跟谁呀,什么小弟不小弟的。”泉客扭捏着给她抛了个媚眼。

  重翎凰一本正经地纠正他:“从现在开始,你要用敬语,叫我翎凰殿下。”

  泉客又拖着凳子坐到她身边,摇晃着她的胳膊,“翎儿~我不要面子的呀,给点尊严行不行?”

  重翎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良久,晃了晃手中的鞭子。

  行,大丈夫能伸能屈,泉客咬了咬牙:“翎凰殿下,麻烦能给小爷安排个房间吗,我累了!”

  “不如泉客殿下去和重临小世子住一起?”不知道何时来到厢房的羲和端着两盘点心站在门口,笑着望着屋内的两个人。

  “去吧,小弟!”重翎凰下巴朝桌上的包袱努了努,示意他可以走了。

  “告辞!”泉客说着起身拎起包袱,一把甩到肩上,气冲冲地往重临所在的厢房走去。

  羲和托着点心,走到她身边,轻轻揉了一把重翎凰的头发,在她身边的椅子坐下,拿起一块糕点喂到她嘴边,笑道:“先是兰一,再是泉客,凰儿还真是会调教手下,一个接着一个地领回来,越发有冥界少主的风范了。”

  望着泉客的背影,重翎凰抬手一挥关上了房门,起身走到羲和身后,从背后搂住他,眷恋地在颈窝处蹭了蹭。

  “我们家羲和这是吃醋了?”重翎凰微微抬头,看见他微红的耳垂,忍不住将嘴唇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语调上扬,“我这几天都没有来,你有没有想我?”

  “没有!”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羲和果断否认。

  “这样啊……”重翎凰又蹭了蹭,更加搂紧了他的脖子,软软道,“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啊!”

  太犯规了!

  这四千年,凰儿这个小丫头究竟学了什么,为什么如此会撩人。羲和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将她抱在怀里,垂眸瞥了她一眼:“从哪里学的?”说着挽起她的衣袖,看到葱白的手臂上没有任何伤痕,一直悬着的心到此刻才放下来。

  “少瞧不起人了,才不是学的!遇到你就无师自通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重翎凰搂着羲和的脖子,看向他的眼睛闪烁着灵动的光芒。

  实在是太可爱了!

  羲和眼里笑意加深,“是,凰儿是最厉害的人,谁都没有凰儿厉害!”

  “那是自然!对了,药王找你有何事?”想到正事,重翎凰收起了玩闹的心情,从羲和怀里挣脱出来,端端正正地坐到凳子上。

  “我们在树林里发现的那些怪物,”怀里一空,羲和心中有些失落,但还是将一本古籍翻开,放到重翎凰面前,“是血牙菌。”

  “血牙菌?”重翎凰接过古籍,仔细浏览着。

  “嗯。”羲和又拿出在江疫藏身之地拿到的盒子,“血牙菌的本不是致命的东西,但是经过疫鬼特殊的处理后,能使神鬼妖魔发狂,变得嗜血好杀。”

  难怪那天江疫突然发狂,望着那盒子里的粉末,重翎凰舒了一口气,“还好我们及时发现,否则六界又有一场不小的风波。”

  羲和点点头,但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叔父曾问过水笙神君,地下湖中是否还有残留其他血牙菌,水笙神君说只有这一盒,可是那日他和翎凰所见到的血牙菌可不仅仅那么一点,若不在地下暗河,那么剩下的血牙菌都去哪了?

  望着认真吃点心的翎凰,羲和有些不忍心现在就告诉她这些,她已经很累了,如今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气,剩下的事就交给他和启灵处理吧。

  第二日一大早,重翎凰在房内睡得天昏地暗,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一向贪觉的她假装没听到,拉起被子盖住头,继续睡。

  兰一仍旧锲而不舍,一边敲一边道:“小姐,该起了。”

  重翎凰烦躁地抬手一挥,设置了一个结界,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

  咚咚咚,兰一不死心,上天界时王爷王妃可交代了,不许小姐太过胡作非为的。

  “怎么了?”洗漱完毕的羲和走出自己寝殿,看到兰一站在翎凰门前,不甘心地敲着门,已经快要哭了。

  “我家小姐昨夜定是又熬夜看话本了,怎么也不肯起来。”兰一解释,昨日少司命又偷偷塞给了小姐不少搜罗来的话本,按照小姐的性子定是要看完才睡的。说着她又踮起脚,想透过窗纱看看屋内的动静。

  想到上次在溪山小院里看到的《霸道魔女俏上神》,又想到前几日他经过百花园,看到小仙侍们捧着一本《小丫鬟不好惹》读得津津有味,羲和嘴角抽了抽,莫非真的是他久居行水宫老得太快,外面的风气已变,不然为何一个两个的都爱看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本?疑惑中,他施法破了重翎凰的结界,抬手敲了敲门,“翎凰,开门。”

  原本温润好听好听此刻却惹得重翎凰大怒,一把掀起被子,惯着脚蹭蹭蹭下床,“哗啦”打开寝殿的门,对门外的两个人怒目而视:“重霖风,找死吗?”待到看清门外的羲和,她怔了怔,“羲和?你一大早来魔界做什么?”

  “你且看清楚,此处可是魔界?”羲和无奈一笑,抬手捋了捋她两鬓的乱发,“昨晚我走后,你又偷偷跑出去浪了?”

  “……”

  青花会的学堂设在了乐游山上的月见书院里,此书院设立了万年,是一个由十余书斋围成的敞院,是天界宗学所在,此次特意腾出来举办青花会。

  传说月见书院的创办者曾在人间书院做过夫子,因此书院内引藤连树影,移石间花丛,在设计上颇有凡间的味道。书斋内各放置了二十张桌椅,墙的一面被几个大花窗取代,敞开时,转眼可见屋外的满庭花木。

  羲和一行来到浅墨轩的时候,大半人已经到了场,各自交谈着。重翎凰抬眼一扫,霍,洞庭湖二公子,崎水三公子,都是老熟人,加上泉客、启灵、还有她和重临……这个浅墨轩往优雅了说是六界王子王孙交流感情,通俗了说是海陆空飞禽走兽混世魔王同流合污,难怪叫做浅墨轩。幸亏还有羲和,否则这个浅墨轩就要改名污水轩了,重翎凰转头看了一眼身边走也是诗,躺也成文的羲和,心中暗暗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