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异录》丢失
栀夏Ada2021-02-06 22:003,436

  天界玉清殿。

  虽然已经夜半,但玉清殿内仍旧灯火通明,帝君少坤正在和帝后清殷、卫羽商议近日羽山边境浑敦屡屡挑衅一事,羲和与启灵带着翎凰走入殿内。

  启灵行礼上前,将一封折子递给帝君,说道:“禀父君,方才有人闯入千卷楼盗走了《神异录》,儿臣一路追那黑衣人至天河附近,本欲生擒,奈何来人修为极高,儿臣与兄长皆不敌,让他逃走了。”

  少坤惊讶,正欲询问可知晓闯入者身份。

  启灵接着补充道:“来人使用的是浑敦族的杀神斩,只是儿臣在羽山与浑敦一族交战多年,从未听说浑敦族有此高手。方才若非有翎凰公主相助,兄长与我恐怕凶多吉少。”

  少君听完眉头紧皱,随即看向卫羽:“羽山边防一直都是爱卿负责,对此事,你有何看法?”

  卫羽作揖行礼,回答:“夜神与战神在天界已是少有对手,竟也不敌此人,恕臣孤陋寡闻,微臣戍守羽山多年,从未听说羽山有此高手。”说完又回头看了翎凰一眼,补充道:“来人使的虽是浑敦王族绝学杀神斩,却不一定就是浑敦一族之人。据臣所知,魔界王族与浑敦王族系出同源,亦可修习杀神斩。昔年魔尊重敖的杀神斩可谓是气吞山河,无人能挡。虽说现今魔族风气大改,但其本性难移,难免有人会居心叵测,生图谋不轨之心,前段时间归墟渊屡出事故,现今《神异录》又被盗……”

  自昭和魔尊变革以来,魔族一改往日的残暴野蛮、横行霸道,在与妖兽一战中,魔族损失惨重,而后父王为镇守归墟渊更是劳心劳力,但魔族仍旧被恶意中伤,现今更被怀疑要破坏封印。翎凰听罢自然不能甘心,冲卫羽翻了一个白眼,轻笑道:“卫老将军的意思是我王族子弟夜闯天界盗取《神异录》,只为破坏归墟渊封印?归墟渊妖兽出逃,我魔界首当其冲,这样做于我族人有何益?”翎凰脸上清浅的笑意依旧温雅,但语气里却透露出了微微的嘲讽,“况且我王族儿女向来敢作敢当,只会凭本事光明正大闯入这南天门,而非蒙面夜闯。即便是要夜闯天界,地点也不会是千卷楼,而是这玉清殿!”

  她顿了顿又补充道:“现今王族中修为最高者当属我父王和两位王叔王伯,所修行的是风系法术,父王的神风斩、鲲鹏变,叔伯的长空破,哪一个比不得杀神斩?昨夜闯入千卷楼之人并非等闲之辈,虽比不得我父王,但王族年轻一辈,无人有此修为。若帝君仍旧怀疑此事是重氏一族所为,翎凰愿修书回魔界,请父王和两位叔伯配合天界彻查,但若最后查出并非魔族所为,天界可要给我魔族一个交代!”

  魔族这些年,实在越发难以驯服了。

  帝君闻言脸上迅速闪过一丝不悦,又即刻转回慈眉善目的模样,语调平和:“公主严重了,卫老将军并非此意。”他笑笑,“只是魔界地域辽阔,又有归墟渊在其中,《神异录》记载了上古至今的诸多禁术,卫将军这才担心有图谋不轨之人混在魔界中意图破坏归墟渊封印。当然,卞城王夫妇与公主这些年镇守归墟渊,劳苦功高,卞城王族自然是不会有问题的。”

  翎凰听得明白,帝君的意思是你们卞城一家三口没问题,但是你们还有其他王族不是?虽然叔伯们时不时找天界麻烦,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很明事理的,断然不会干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污蔑重家人偷书意图打天庭脸面可以,但污蔑重家人意图破坏封印,祸害苍生,绝对不行!

  翎凰顿时为难道:“事关归墟渊,岂能大意?要不……翎凰明日便回去禀告父王母后,撤出归墟渊的魔兵和冥兵,暂由天兵天将镇守,在天界找回《神异录》前,我魔界和冥界绝不靠近归墟渊一步。”

  这还了得?有话好好说,提撤兵干啥!少坤连连摆手:“不至于不至于。”

  “那帝君的意思是?”

  “《神异录》被盗,不知是否与归墟渊有关,为稳妥起见,除妙法仙人外,再派三千天兵入魔界防守,其调度任凭卞城王做主。另外,魔界和冥界这些年镇守归墟渊,着实辛苦,天界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今后戍边将士的俸禄和吃穿用度,皆由我天界负责,公主意下如何?”

  翎凰朗目一笑:“如此甚好,翎凰立刻修书回卞城,向父王言明情况。”

  见翎凰在方才的对峙中占尽了便宜,少坤不由得想在别的地方找回颜面,抬眼见到与启灵并排站在一起的羲和,想起日前清殷同自己所说的事情,神情严肃道:“《神异录》一事暂且先放下。羲和,听你母神说今日在练武场,你出手伤了青鸟族的云鸾、云鹤两位少君,而且还抢了人家的玉簪和玉佩,可有此事?”

  羲和跪拜在地,面上无甚表情,答道:“确有此事,只是……”

  未等他说完,少坤挥手将桌上的折子扔到羲和身旁,喝到:“看看你做的好事!青鸟族族长已经呈上折子,要云鸾、云鹤退出此次青花会,你让本座如何批复?”

  站在一旁的卫羽提醒道:“青鸟一族在平定四裔上一向劳苦功高,倘若此事让其寒了心,恐怕……”

  “恐怕如何?”一旁的翎凰冷笑,“而且伤人的并非夜神殿下而是我,只是我倒不料青鸟族竟然还有脸上这折子。翎凰虽来自魔界,却也知道君权至上的道理。在这九重天上,帝君为君,夜神殿下为帝君长子,自然也是君。云鸾、云鹤身为臣子,竟敢趁殿下与我切磋之际,出手打伤殿下膝盖,让君跪于臣子前。如此以下犯上之举,翎凰着实看不过,这才出手教训一番。若这九重天上尊的君另有其人,亦或是天界允许臣子自恃功高,骄横跋扈,那便是翎凰做错了,明日愿与夜神殿下一同前往青鸟族登门请罪。”

  启灵连忙也跪在羲和身旁,替他解围道:“禀父君,今日儿臣亦在场,事情的确如公主所言,兄长并未出手伤人,反倒是云鸾、云鹤两位少君藐视君权,挑衅在先。”

  帝君帝后听罢皆不言语,伸手示意羲和、启灵起身。

  今夜一番折腾下来,启灵有些泛累,起身的时候竟有些踉跄,脸色变得苍白。

  清殷见状连忙站起身,走到启灵身前上下打量,神情焦急:“可是受伤了?”

  启灵摇摇头:“无事,母亲不必担心。”

  少坤也看向启灵,关切道:“在自家父母面前,有什么好逞强的!此刻你叔父约莫还在炼丹,来人呐,去请药神过来一趟。”

  不稍片刻,药王随即赶来,“小凤凰,听说你受伤了,快快快,叔父给你看看。”

  望着几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羲和觉得自己显得格格不入,用袖子掩了掩手臂上的灼伤,向少坤清殷禀告后,转身退出玉清殿。翎凰见状,也匆匆行礼,转身追上羲和。

  走至望江台,翎凰上前两步握住羲和的手腕,小心翼翼地将宽大的袖子捋上去,方才被杀神斩伤到的手臂在月光下越显狰狞。

  拉着羲和在天河畔坐下,翎凰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罐,食指蘸取了一些浅绿色的药膏,轻轻地一点点涂在伤口上。

  “叔父的青枝玉露?凰儿何时拿到的?”羲和望着翎凰的发间轻轻晃动的玉簪问。

  “方才偷偷从药神前辈的药箱里拿的。”翎凰说着变出一段鲛绡细细地将伤口包好,又从怀里掏出一株叶片上凝有冰霜的灵草,当宝一样递到他手上,得意道:“看,我厉害吗?冰谷素叶草,水系法术修行圣品哦!下次我把药王前辈的药箱偷出来,你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好不好?对了,还有还有……”

  翎凰一边把灵草递给羲和,一边翻着她的百宝袋,拿出一串鲜红的糖葫芦,硕大的山楂上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糖,上面还布满星星点点的白芝麻,看起来很是诱人。

  “我在凡间给你买的,比当初给洞庭湖二公子买的还要大。”

  羲和微微垂眸看向她,那一双清亮的双眸亮晶晶的,碎光闪闪,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手上的伤口传来冰冰凉凉的感觉,但是心里的某个地方却是暖的,眼眶也有点热。之前在玉清殿里的那点酸楚瞬间便消失殆尽,伸手抚上翎凰柔顺的长发,朗声笑道:“凰儿这是在哄小孩?”

  翎凰没有说话,自顾自地吃起冰糖葫芦来,还孩子气地将脚边的小石子踢飞到天河里。

  羲和望着她的发顶叹息着摇头浅笑,也顾不上是不是有人会看见,伸手拦过翎凰,让她伏在自己双膝盖上,手掌一下一下地抚着伸到自己腿上的黑发,轻声道:“没事了,没遇到你之前,或许还会觉得有些委屈,遇到你之后,那些委屈便不算什么了。”

  “毕竟本公主那么美!”翎凰闷闷道,“我决定了,我不要帮死凤凰追妻了,以后也不和他一起玩了。”

  羲和疑惑:“为什么?”

  “他老子老娘欺负我男人!”翎凰狠狠嚼着嘴里的山楂:“所以他们的儿子根本不配有本公主这样英姿飒爽的朋友,本公主要和他绝交!”

  听完翎凰这番话,羲和不禁莞尔,伸手掐了一把她的脸颊,软软的,手感极好,难怪启灵老是去掐她的双颊,这样想着,另一只手也忍不住上了脸。“可是他老子也是我老子啊。”

  “启灵是天界为数不多在意我的人,凰儿日后是要做他长嫂的人,我们做兄长嫂子的,哪能和弟弟计较,还是帮帮他吧!”羲和顿了顿,又道:“而且,若是没有人和他作伴,他老是来找你玩。”

  “好吧,那就暂时和他绝交一个晚上。”

  羲和静静地抚顺她的长发,缓缓道:“但是你不能像今日在紫藤廊下那样,和启灵单独在一起。”

  “好!”

  “也不许再给其他人买糖葫芦。”

  “好!”

  “明日再给我带一串糖葫芦。”

  翎凰埋头在他怀里,闷声笑道:“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