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婆婆
栀夏Ada2021-03-13 21:574,003

  明月高悬,从冥界归来的翎凰迈着轻快的步伐踏入南天门,一身白色长裙上缀着细绣的红花,如墨一般的长发被一支蓝色的飞燕草发簪挽起,整个人显得尤为绰约轻盈。

  此刻已经夜半,若不尽快赶到行水宫,羲和怕是要睡了。踏上虹桥后,原本急匆匆往行水宫跑的翎凰脚步一滞。

  虹桥的另一头是一身轻衣华服的高大男子,长身玉立,如夜幕一般的黑发被夜风轻轻撩起,臂弯处挂着一件雪白的披风,静身而待。

  望向翎凰的双眼中满是使人溺毙的温柔。

  翎凰愣了片刻,脑子还未转过弯来,羲和便已至身前。

  “更深露重,你又不爱用灵力护着,当心着凉生病了。”羲和说着,把披风给她系好,帽兜上那一圈容貌趁得那张小脸越发惹人怜爱,和平日里张扬的卞城公主很是不一样。卞城公主这是不做魔族第一女将,改做弱柳扶风的美娇娘了?只是这发间的飞燕草发簪却出卖了她……

  “凰儿怎么又和人打架了?”羲和轻笑,抬手扶了扶翎凰发间有些歪斜的发簪,又极为熟络地抚了抚她的鬓角,将两乱的绒发别到她耳后。

  “在君山碰见死凤凰,同他打了一架。”翎凰抬眸望向羲和,盈盈地眼神里是刚刚做完坏事的得意,想到启灵看到自己时眼里的惊讶,又提着衣裙在羲和眼前绕了一圈,“好看吧,姥姥给我做的!方才死凤凰第一眼见到我,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羲和笑而不语,他能理解启灵的惊讶,毕竟除了在凡间那次,翎凰很少打扮得如此温文尔雅。她平日一贯都是十分美艳动人的,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股不输于男子的王者风范。昔日英气霸道的女将一下子变成了娇气的姑娘,也难怪启灵的眼珠子要掉出来了。

  “姥姥说得果然没错,你们男人果然更喜欢美娇娘。”翎凰拿着发梢扫向羲和,嫌弃道,“方才你见到我的眼神,同死凤凰一模一样。”

  羲和轻叹,一手温柔地抚上她的后脑勺:“我尚未吃味启灵比我早先见到凰儿这一身装扮,凰儿反倒指责我好色了?”

  “嗯……”翎凰摸着下巴思索,片刻后用力打下那只按在后脑勺的手,仰头娇蛮道,“你竟然不吃醋!方才替我系披风时你也不趁机吻我,你不馋我的身子,你太监!”

  “又胡说八道!”羲和苦笑不得地拍了拍她的额头,牵着她的手往望江台走去。

  “不过你今日怎会在虹桥等我,而且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回行水宫而是去天河?羲和哥哥,你是不是想要做坏事?你果然喜欢我这一身,你下流!但是要在望江台吗?想不到你喜欢野的……”

  羲和扶额叹息,翎凰这丫头真的太流氓了!

  望江台处,流星透疏木,走月逆行云。

  天河对岸的草地上,几只悠闲的小鹿安静地卧眠。翎凰指着其中的一只,笑道:“下次我们再来,就去骑它们吧!”

  羲和笑,问:“凰儿还想骑什么?”

  “你知道无尽海的海猪吧?我还想骑那个。”

  “无尽海里还有鹿沙呢,你怎么不去骑?”

  ……

  二人沿着灯影花路缓缓向行水宫走去,夜风温和地吹佛着,带来些许湿意,舒服而惬意。清澈缓流的天河,在夜空中点点繁星的映衬下,美得很温柔。

  翎凰总觉得她似乎忘记了什么事,而且与羲和相关,但就是想不起来,摇了摇头,只好问道:“说实话,你今日怎么会在虹桥等着我?”

  羲和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表情,良久,他才缓缓道:“重临,重临说今夜要和我一起睡,现在,他就在院中等着你回去。”

  姐控弟弟终于还是出手了……

  翎凰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她终于理解了羲和方才的表情。

  重临这个小崽子,若是下定决心守着某一样东西,即便是她也不能偷摸着碰的。年幼时,他与姥姥在魔界荒凉贫瘠的山坡上开辟出了一个小小的菜地,经过几年的精心侍弄,硬生生种出了一片诱人的翠绿。附近山上的山猪总想偷偷来拱一棵白菜,幼小的重临硬生生把年长他千岁的山猪给熬病了,几个月后举白旗向重临投降。

  说完,翎凰笑道:“姥姥那会还说,若是重临日后有了女儿,怕是不好娶,毕竟老丈人自小就是保护白菜的一把手……”

  “哦?”羲和伸手将翎凰搂入怀中,神情颇为愉悦:“但现在魔界的翡翠白菜正在我怀里……”

  方才系好的披风因为翎凰的好动,现在变得有些松垮,羲和见状正欲伸手重新帮她系好。

  不料,翎凰突然猛地转身,拉着还在状况外的羲和往南天门外跑。

  “凰儿,衣服……”看着披风即将掉落,羲和不由得焦急。翎凰却仿佛没听到一般,只管扯着他的手跑,大声催促道:“别管衣服了,快点,再晚就没有了……”

  重翎凰拉着羲和急匆匆地渡过忘川,进入魔界一处不起眼的小院子。

  “小翎儿怎么还不回来?”厨房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姥姥,我回来了!”翎凰拉着羲和加快了脚步往厨房赶去。

  进入厨房后,羲和见到了久违的珊瑚婆婆。她似乎已经打算歇息了,身上松松地穿了件布袍在桌前守着。羲和往木桌上瞧了一眼,桌上放着一碟蒜泥茄子、一碟洋葱拌木耳,有些摸不着头脑,急匆匆地将他带到魔界,就为了这两碟小菜?

  端着两碗浮元子转过身的珊瑚婆婆见到翎凰身后跟着的白衣上神,愣了愣,意识到自己只留了四个浮元子和一小碗桂花酒酿圆子,脸上随即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显然四千年过去,她早已认不出来眼前这个风姿绰约的贵公子就是当年自己照料了千年的大殿下。

  “翎儿事先也不说会带朋友过来,让上神见笑了。”说完佯装生气,开始教训起翎凰来,“小丫头,带人回来怎么不早和姥姥说……”

  “不请自来,是晚辈唐突了。”羲和颇为恭敬地上前朝珊瑚婆婆行了礼,为了珊瑚婆婆过去近千年的照料之情,也为了而后她对翎凰的疼爱。

  珊瑚婆婆看着彬彬有礼的羲和愈发满意,眉开眼笑地又系好围裙,要重新给羲和做一份。

  “婆婆……”羲和正欲出声阻拦,站在一旁的翎凰抢先开了口:

  “哎呀姥姥不用了,这些够了,我们黄昏才吃了饺子的。”翎凰拉着羲和坐下,用勺子挖出两颗浮元子后,将碗递给羲和,“喏,剩下的两个给你,应该是花生馅和芝麻馅的,我也分你半碗酒酿圆子……”

  “又从客人碗里抢东西!”珊瑚婆婆拍拍翎凰的头,把碗又往羲和面前推了推,不好意思笑笑,“翎儿自小野惯了,没规没矩的,在天界没少给上神添麻烦吧。”嘴上说着责备的话,双目的爱意却只多不少,羲和完全可以想象出来,魔界之中,最宠翎凰的恐怕就是珊瑚婆婆了。

  “我才没有给他添麻烦,今日的饺子还是我包的呢,他们都说好吃!”翎凰一边吃浮元子,一边嘟囔着表示抗议。

  “没有,公主在天界很乖!”羲和含笑地看向翎凰,无意识地将芝麻馅的浮元子囫囵入口咬破,舌尖顿时像是触到了碳火一般。

  翎凰见状连忙伏过身,伸手捏住了羲和脸颊,妄图让他将口中的浮元子吐出来:“笨蛋,浮元子不是这么吃的,快吐出来!”

  羲和整张脸颊被烫得微微泛红,他微微蹙着眉,勉力将喉咙里又烫又黏的浮元子咽了下去,随即扯开嘴角冲翎凰笑了笑:“无事。”

  翎凰第一次见他笑得这般别扭,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将碗里的浮元子分了一个给他,“浮元子的内陷很烫,你这般囫囵入口咬破,不烫才怪,要这样边吃边吹……”说着用勺子舀起另外一个浮元子,开始给他示范起来。

  羲和学着翎凰的样子,小心翼翼地吃起来……

  “笨蛋羲和!”翎凰微嗔道。

  原本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两人的珊瑚婆婆听到这个名字,立刻收了笑容,不可置信得望向翎凰,惊道:“翎儿,你方才唤他什么?”

  “羲和呀……”翎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疑惑地看看姥姥,又看看羲和,“怎么了?”

  羲和放下手中的勺子,整了整衣袖,起身又向珊瑚婆婆拜了拜,“婆婆,当年若非受羲和连累,您也不至于在该安享晚年之际被逐出天宫,到幽州苦寒之地,羲和实在愧对婆婆多年照料之恩。”

  珊瑚婆婆连忙扶起羲和:“殿下使不得,老身何德何能,受殿下如此大礼……”

  当初眼巴巴地望着小猪包的小屁孩,现在都长成这般模样了。望着羲和如今温文尔雅的样子,珊瑚婆婆眼眶不禁有些湿润,苍老而温暖的双手紧紧握住羲和,不停地感慨:“真好,我们大殿下长大了……”

  “姥姥,你们认识?”见此,翎凰的表情更加疑惑了。

  “自我记事以来,一直是婆婆在身边照顾着我……”羲和扶着珊瑚婆婆坐下,将过往的事情向翎凰娓娓道来。

  “原来如此!”翎凰恍然大悟,“后来父王母后为报答羲和哥哥的百年照养之情,暗中将婆婆从幽州接到卞城,然后成了我的姥姥。”

  “不错,怕天宫再生事端,故而王爷王妃才向魔界众人隐瞒了此事。”珊瑚婆婆说着看向羲和,笑道:“殿下不必介怀当年之事,这本就怪不得殿下。而且……”珊瑚婆婆顿了顿,双手慈爱地抚摸着翎凰柔顺的黑发,“魔界虽不如天宫那般繁华,但这四千年老身过得很好,不仅多了三个孙儿,翎儿还这般讨人欢心,这不正是安享晚年吗?”

  看着乖乖给婆婆顺毛的翎凰,羲和浅浅一笑,的确,徒有其表的天宫如何能比得上翎凰在身侧的欢愉!

  翎凰不经意间往窗外一瞥,夜已过半,起身将桌上的碗筷收起:“时候不早了,姥姥您该歇息了,等我洗好碗筷,就不许聊了哦,下次我再将夜神殿下偷出来给您解闷好不好?”

  珊瑚婆婆目送翎凰出门,转头看向羲和问:“她是不是很乖?”

  羲和笑,故作嫌弃道:“也就只有在婆婆面前才这么乖,平时像个小螃蟹似的,到处惹祸!”

  珊瑚婆婆会心一笑:“翎儿平日虽不着调,却是最懂得体贴人的。其实她并不是非要半夜吃浮元子不可,只是知道我希望见到她,所以每逢佳节都会跑回来。离家归来总是和我吵着要吃这个吃那个,抱怨外面的东西有多不合口……她啊,总是想着法儿地告诉我,我很重要,她需要我,我不是一个无用之人。”

  羲和看向翎凰的方向,原本平静的目光顿时变得如月光般温柔。

  “凰儿,她的确很好!我在行水宫孤寂了千年,就是为了遇上翎凰,她是上天恩赐的一件珍宝。”

  “所以羲和,你要好好对我的翎儿,不要把天家的阴谋诡计算计到她身上。”此刻珊瑚婆婆不再称羲和为殿下,而是以翎凰长辈的身份进行嘱咐。

  千万年来,魔族喜欢上神族的女子不在少数,可又有多少个能携手一生?有重栩公主在前,如今翎凰同样走上了姑姑的路,她不得不担心。当初的瑶光神君不过只是一山之主尚且因为神魔殊途而辜负了重栩公主,更何况夜神这个帝君长子。

  羲和闻言收回目光看向珊瑚婆婆,举起右手:“羲和以生命起誓,此生绝不辜负翎凰!”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与严肃。

  珊瑚婆婆点点头:“有你父君母神在,你与翎凰未来之路绝不好走,婆婆希望你能记住今日所言,日后万万不要因为权势伤害了翎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界录之鱼钓辣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