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敌对阵营的求生者
奶橘2021-03-30 20:432,203

  徐阳出于本能的开始紧张起来。

  但他马上想到自己现在拥有袖剑以及临时获得系统加持的近身格斗技巧。

  徐阳猛地朝巷口角落里的黑暗冲去,身形好似箭矢一般迅速利落。

  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微微抬起,使得袖口足以保持正面朝向敌人。

  中指已经勾在触发袖剑机关的细线上,随时准备扣下细线。

  倏忽之后,徐阳已经来到了角落。

  巷口的灯光照不到这里,但近了却可以看见一团黑影。

  徐阳大手一挥,袖剑出鞘,冰冷的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

  就在即将割伤那团黑影的时候。

  那人说话了。

  “等……等一下。”

  千钧一发之际,徐阳猛地停手,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家伙,问道:“中文?你是求生者?”

  利刃还悬在他脖子上,几乎可以触碰到他的皮肤,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刀刃的寒意。

  “嗯。”那人小声回答。

  他穿着披风,戴着一顶黑色圆帽,身材比较高大,目测180左右。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家伙说了句中文,徐阳差点都要把他当做开膛手杰克了。

  只不过,这身打扮,就很难让人不起疑心。

  “你干嘛穿成这样,躲在这里?”徐阳将那人堵在墙角,语气冰冷,颇有些质问的意味。

  他看起来有些胆小,缓缓说道:“我想通过制止开膛手杰克第一起犯案来闯关游戏……只是来晚了。”

  徐阳收回袖剑,侧过身子给他让出一条道。

  既然都是求生者,那么对方肯定不会是开膛手杰克。

  而且当前这个房间,又是不需要组队的,毕竟最后只能有一个人胜出。

  在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个玩家进入到当前房间的情况下,自己没必要与另一名玩家纠缠不清,这样反而会耽误了破案的速度。

  穿着披风的高大男子微笑着向徐阳道谢后快速跑出了巷子。

  如果换在平时,他一定不会多想什么

  可现在的他,暂时拥有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

  那个男人为什么如此慌张,急于跑出去?

  他出现在这里的时间也相当蹊跷……

  徐阳微微皱眉,大脑飞速运转,不断思考着刚才那人所说的话。

  来晚了?

  这条巷子可就只有一个出口,而自己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出去,也没有看见这个穿着披风的家伙走进来。

  那么他要么是一开始就待在巷子里的,要么就是这人长了翅膀,可以从那么高的房顶上跳下来。

  徐阳抬起头,望了眼两侧的高墙。

  只是,如果以福尔摩斯的推理方式来思考问题,其实可以得出第三种“不可能的结论”。

  “真相揭开前都是不可思议的,而真相解开后往往平淡无奇。”

  徐阳沉思着。

  忽然!

  就好像心脏被针扎了一下,徐阳猛然清醒过来,醍醐灌顶一般。

  一个不可思议却又极有可能的念头在他心底诞生。

  无数信息、线索开始在徐阳脑海中的记忆宫殿里飞舞着。

  “开膛手杰克从未被捕。”

  “没人知道他究竟是谁。”

  “当前房间并非时光回溯状态,因为时光回溯的话,求生者们是无法更改任何历史,更别提与当地人沟通交流的,只能够以旁观者的身份观看一段历史进程。”

  “但是我和刚才的求生者都来到了这里,并且之前那架路过的马车,车夫还因为我挡路骂了几句。所以我和其他的求生者,都可以与19世纪的英伦产生联系。”

  “那么‘推理之夜’这个房间,是‘穿越修正’状态,而非是‘时光回溯’状态。”

  “换而言之,就是,原本想改变历史的人,却恰恰造就了历史!”

  “这也就是说,刚才那个穿着披风的家伙……就是真正的开膛手杰克?!”

  徐阳目瞪口呆,呆呆站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经过“自己”推断出来的惊天结论。

  脑海中的线索正在飞速排列组合。

  然而徐阳已经转身冲出巷外,开始寻找开膛手杰克的踪迹。

  对方早就逃之夭夭了,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此刻,大本钟的钟声响起,已经凌晨4点了。

  后知后觉的徐阳沿着那条长街一路狂奔,还没有放弃最后一点希望。

  同时在脑海中建立结论的倒推。

  推理方式有很多种,先得出一个假设结论,然后将结论一步步逆向推理,从中判断每一个环节是否存在合理性和可行性也是一种推理方法。

  徐阳此刻就在使用这种方法。

  “假设与我一起穿越过来的求生者,就是真正的开膛手杰克。”

  “那么他的游戏面板上,发布的任务就不是抓到开膛手杰克,而是成为开膛手杰克了。”

  “姑且暂时认定遣返者高塔存在这种让玩家们进入对立阵营的游戏方式。”

  “那么那名求生者想要被确认为开膛手杰克,满足了上一条要素,还需要满足一条要素。”

  “那就是‘从未来回到过去的人,创造了过去,而非是改变了过去’。”

  正因为从未来回到过去的人想要改变历史,所以才拥有了现在看见的历史。

  这是一个极其大胆的命题,当然,也可能是伪命题。

  不过,无论在蓝星上是否存在这种理念,但是在遣返者高塔的游戏规则里,即便出现这种设定也不是没有可能。

  徐阳被福尔摩斯的逻辑思维能力一语惊醒。

  虽然他依然震惊于遣返者高塔的奇妙能力,但眼下最重要的则是抓到开膛手杰克。

  至少是在当前游戏房间里的那个开膛手杰克。

  好消息是,徐阳已经见过他的模样了,只要碰到,一定可以认得出!

  下一个受害人,是在八天之后的凌晨死去的。

  那么接下来,需要先找个落脚点,等候八天了。

  徐阳从安全屋中取出一块面包和一瓶矿泉水,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他打算找个破败教堂,能避雨和过夜就行。

  而另一边,飞速逃离了第一位受害人案发现场的穿着披风的高大男子,回到了遣返者高塔替他准备好的藏身处。

  这是一间解剖室,而他在这里的合理身份,是医生。

  他正握着手术刀,站在停尸台边,面无表情地练习着解剖。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游戏面板。

  (贫民99号,恭喜你成功击杀第一位受害人。)

  (继续杀害四名妓女且不被制服,你将从当前房间胜出。)

  高大男子随手一划拉,为下次杀人进行着预演。

  回想起巷子里拥有袖剑那个家伙,男人脸上露出期待,兴奋,和几乎扭曲的笑容。

  他兴奋到浑身颤抖地说:“游戏,才刚刚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球求生:我有神级选择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球求生:我有神级选择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