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危机
磬偃英兰2021-02-25 13:243,957

  亥时,大雨仍在继续,雨滴就像是断了线的串珠,交汇在了一起,一股一股地往下掉,冲刷得万物归巢。

  荒野中除了雨声之外,什么都听不见,本已夜深的天空,被雨水阻隔得更显黑暗几分,令人难辨东西南北。

  水月城外一百里,官道旁,刘亮与一众巡捕共四十人,停止了前进。

  众人身穿蓑衣,头戴防水官帽,由于天黑,加上大雨不断,使得道路坑洼而湿滑,步履艰难,拉动马车的马匹都已经死去其一,大伙只好下了马,觅得一处驿站,避雨作息。

  众人烤了火,围坐其间,老鸿见刘亮脸显忧虑,干笑几声,宽慰道:“刘捕头,不必太过担忧,待天亮之后,就算是下雨,我等行进的速度也会比现在快得多,准能按时完成任务。”

  刘亮眉锁更紧,不住摇头,道:“问题不在赶路,而是在于我等能否熬过今夜,决定了其间之成败。”

  众人听之无不一惊,其中几人同时脱口而问:“刘捕头何出此言?”

  刘亮道:“此事大不对劲,首先,这批物品,是悄无声息出现在城主府里头的,说明前来托付之人,不想让人知其身份,相貌,以便出事之后,好置身事外,这,就像是算准了定会出事一般。

  其次,那封加急文书,哪怕是真的出自荣王府之手,那也是托付之人进了城主府,放下物品之后,才临时起意,所撰写出来的。

  这便表明,今天突降的这场大雨,能够间接助其大功,如我所料不差,定夺时间一事,乃是此人临时起意所为,今天夜里,便是他择定的下手之时,解决他想要解决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一位老巡捕继续问道:“刘捕头,你是如何断定那封加急文书乃今天临时所写?按道理,王府之人想要托镖,早早便已写下了文书啊?”

  刘亮道:“就凭书信里直接写明了,我等必须在今天出发护送这批物品。正常的托镖事宜,断不会刻意要求护送一方的出发时间,只会在乎能否在规定的时间内,将物品送达目的地,而这场大雨,是今天上午才开始下的,雨中图事,试问不是今天所写,能是何时?

  此外,还有一件事,能证明写信之人图事必在今夜。那便是,此人对托运之事不甚了解,完全是个外行,大家不妨想想,我等现在用了两个时辰,便行走了一百里,且是在雨天阻挠之下,那便是说,倘若我等一天一夜不休息的话,至少能走上六百里,如此算来,哪怕是一直下雨,十天十夜便能赶路六千里,而集英山距离我水月城最多不过三千里,要赶至那里,方当不过五天五夜的时间。

  可是此人在书信之中言明,我等必须在半个月之内完成护送,这只能说,此人写书信之际,在时间观念上,完全是胡写一通,他根本不在乎护送时间的长短,而是在乎今夜的行事。”

  众人听得发怵,刘亮的一番推论,已然证实,今天夜里他们定会出事,这不得不让人直冒冷汗,背脊发寒。

  阴谋陷阱啊,搞不好便是一场血战在即,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谁人不怕?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一位青年巡捕忍不住怒道:“刘捕头,既然你已知道这是个陷阱,为何早在城主府,尚未出发之前,不摆上台子讲明,却要带着大家出来冒险,身陷危机!”

  刘亮摇头:“关键是我等出发得太过仓促,我也是一时之间没了主意,就方才这些言论,我都是一路想来,仔细反复考量,才想明白的,出发之前并不曾想到,不然,我是无论如何亦不会带着大家出来的。”

  众人都清楚刘亮的为人,尽皆点头,表示理解,老鸿发问道:“那,我等现在立刻退回水月城去,不再押送这批物品,如何?”

  刘亮再三摇头:“怕是回不去了,这里距水月城少说也有一百里地,已经给了对方足够的时间来解决事情。事到如今,大家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抗过这一夜,希望对方所图并非甚大,只是想要稍微利用一下我等。”

  一边说着,刘亮一边不落痕迹地绕着篝火走动,勘察着驿站外的动静。

  “砰!”

  当刘亮走到老胡身后之时,突然发难,毫无征兆,朝其后背狠狠地打出一掌。

  老胡惨叫一声,飞扑向了火堆,被大火一灼烧,又是一声惨叫,本能地反跳回原处。

  刘亮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半拖住他的身体,不理会他的惨叫与挣扎,冷冷的道:“再怎么说,你也与兄弟们相知相交,同生死共患难过,为何到了如今,却要背叛,出卖我等?”

  其余众人都是一脸愕然,不知刘亮为何会突起暴怒,向老胡发难。

  这忽儿听得刘亮的逼问,都是齐刷刷地转过头来,看着老胡,对于刘捕头,他们是打骨子里一百个信任的,既然刘捕头向老胡出手,那必定是有了十足的依据,绝非乱来。

  老胡痛苦挣扎着,四肢乱舞,愤怒辩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放开我!”

  刘亮道:“拉车的其中一匹马儿并非过度劳累至死,而是吃了散气丹,无法呼吸,窒息而亡,这一路上,仅有你主动请缨驾驭马车,你敢说与你无关?如我所料不差,我等若是再坚持继续前行的话,怕是另外一匹马儿也是会莫名跑死吧?是也不是?”

  老胡道:“马儿死了与我何关?这里这么多人,你独独向我出手,莫非欺我年老,无中生有?我看你根本就是私心报复,责怪我之前在城主府的提议,接了这趟差事,你公报私仇!若是提议接任务也有罪的话,那也不止我一人,老林也提议过,你为何不去抓他?”

  刘亮道:“老林并非背叛之人,你不必强词夺理。”

  老胡越发不忿:“我的提议就是背叛,老林的就不是,凭什么?就凭你是捕头,高人一等么?”

  刘亮啪的一巴掌打下,道:“就凭老林提议的时候,说了一句,‘尽人事,听天命。’这表明老林在提议之时,亦是内心纠结,存了搏一把的侥幸。而你不是,你在提议的时候非常坚决,仿佛私下里排练过一般,对答如流。你说我公报私仇?试问,你我相交这么些年,可有私仇?何来私仇?”

  老胡无言对答,自顾道:“我……”

  啪的一声,刘亮又是一巴掌扇在了老胡的脸上,道:“还想狡辩是吧?那就查看你的储物袋,我敢断定,里面尚有未曾使用的散气丹。”

  这般说着,刘亮强行自老胡的腰间摘下其储物袋,抹去其中印记,将之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地全倒在了地上,指着散落在地的几粒黑色药丸,冰冷问道:“这是什么?”

  老胡原形毕露,低垂了头,再无作辩。

  几十位巡捕顿时怒极,纷纷叱喝,老鸿更是气不过,又一巴掌扇在老胡的脸上,道:“老胡!没想到,你竟真的为了所谓的加官进爵背叛我等,做出这等事来!你寒了多少兄弟的心!”

  喀喇一声,刘亮再次拍出一掌,击断老胡的一条腿,甩手将其扔在地上,示意众人安静,叹气问老胡道:“看在大家以往交情的份上,说说个中缘由吧?不要将自己变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老胡瘫软在地,脸色惨白,眼如死灰,有气无力地道:“上午,我受召前往城主府议事,半道上被一个蒙面之人拦了下来,此人修为奇高,境界几何我不清楚,只知道,单是其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能让我遍体生寒,分毫动弹不得,怕是我水月城无人可敌。”

  “那他可曾有说,来自何方?”刘亮问道。

  老胡如实道:“没有,我并不晓得他是谁,他向我言明来意之后,便是责令无论如何都要说服大家接下这趟差事,如若不然,他便会杀了我,还有我的家人。倘若事情办成了,他会动用手中的权力,将我调任到郡府,任职郡府捕头,另外,还会奖励我五十万金币,之后他便交给我几粒散气丹,还有一粒爆体丹,权作行事之用,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知晓的。”

  刘亮道:“还有无要补充的?”

  老胡摇头道:“没有了,我所知的就这些,你给我个痛快吧!我晓得自己死不足惜,只希望我死了之后,大伙能看在以往的交情上,不要难为我的家人。”

  刘亮凝眉望着漫天大雨,痛心的道:“我没兴趣杀你,依你方才所言,此人所图甚大,怕是我等几十号人能否活过今晚,都是难说。倘若我等扛不过今晚,你这次犯下的错,就是死上十次也弥补不了。”

  老胡自气攻心,口吐鲜血,内疚之下,更是如同一滩烂泥,只有嘴里喃喃:“我错了,我错了……”

  接下来众人皆是一筹莫展,担惊受怕,在恐慌之中死死保持些微清醒,抱团防守,警惕着即将到来的敌人。

  死,谁人不怕?

  唯有刘亮,依旧冷静地分析着眼前危机,思索着如何逃出生天。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得得得得……”黑暗中响起马蹄声,虽有雨声阻挠,却也能听得清晰,可见来人已经非常接近驿站了,且辨其蹄声,并不杂沓,能够听得出,来者分明只有一人。

  众人都是一屏呼吸,纷纷亮出兵器,牢牢盯住声源来处,只待一有警兆,便自发攻击迎敌。

  刘亮则是又往火堆里添了数十根干木柴,篝火霎时间熊熊燃烧,大大增加了众人的可视范围。

  “得得得得,得得得得……”近了,众人甚至可以透过火光,看见忽闪忽闪的马匹和人影。

  “得得得得,得得得得……”终于,来人策马缓缓而至,走进了火光照射的范围,众人可以看清来人了,蓑衣蓑帽严严实实地裹着。

  “锵!”

  刘亮抽出了三尺银色软剑,做好攻击之势。

  “沙沙沙……”来人甩了甩蓑衣上的水滴,摘下蓑帽,露出了面容,双手一拍马背,飘身下了马。

  “啊?”众人疑惑惊呼,怎地会是他?

  刘亮更是大惊,急步抢过,一把抓住来人的胳膊,道:“小宇?怎会是你?你怎地大半夜跑这来了?”

  刘宇被拖了一个趔趄,循声抬头一瞧,眼前可不就是自家哥哥么?顿时兴高采烈,没心没肺的道:“哈,老神仙果然没骗人,我哥果然在这里,太好了,哥,拿来吧?”

  说着扔了手中马缰,嘻嘻笑着,伸出手,一脸期待地望着他的哥哥。

  所有人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刘亮也懵了,一股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将刘宇拖拽到篝火旁边,抚一下他的头,问道:“拿什么?小宇,告诉哥哥,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刘宇一脸茫然,神情不悦地道:“拿宝贝呀,不是说你得了好宝贝,价值几千万金币,让我到这里来拿的么?哥,你不会临时反悔,不肯给我了吧?”

  刘亮心里不详的预感越发强烈了,又轻轻拍了拍刘宇的头,道:“来,跟哥说说,是谁告诉你,我得了宝贝?又是谁带你来到此处的?你告诉哥了,哥才给你宝贝……”

  “不用问了,是我带他来的,刘捕头,嘿嘿。”一道阴沉的声音打断了刘亮的问话,驿站四周,不知何时站满了蒙面黑衣人,密密麻麻,里三层外三层,将刘亮一干人等包围得水泄不通。

  (附:部分武道境界划分,武体境-真气境-凝元境-转元境-生丹境-生婴境,每个大境界分为九重。故事背景铺设较大,需要赋予主人公一个坚韧且智武双绝的性格来闯荡,属于慢热类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