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殇
磬偃英兰2021-02-25 13:243,950

  雨,不知疲倦地下着,风,仿佛凑热闹般,也刮起来了。

  这是深秋之季,风伴着雨水的透凉,刮在人的身上,竟有了寒冬之感,仿若置身幽深山谷,冷风如刀,刀刀催人生寒。

  剑拔弩张,大战随时一触即发。

  刘宇顿觉寒冷,身体忍不住地打摆子,弓着身子,躲在哥哥的背后,颤抖的双手抓住哥哥的衣角,依旧没有好一点的感觉。

  刘亮深吸一口气,冷静问道:“为了什么?可否告知?若是可以的话,我等不会反抗,亦可不过问你们所图之事,只求全身而退。”

  “嘿嘿,威名赫赫,震慑一方的铁捕刘亮,想不到也会栽在这里,实话与你说了,我等今日所图,就是想要一个不留地杀死你们,希望如你所言,你们都不要反抗,这样会死得舒服一些,至少能留个全尸。”一个黑衣人道,依旧是那个阴沉的声音,想必此人便是黑衣人群的首领。

  “杀人总得有个缘由,可否明示?倘若因为刘某昔日招惹了诸位,那你们大可以冲我来,与其他人不相干,没必要牵连无辜。”刘亮再问。

  黑衣首领摇了摇头:“嘿嘿,想要仗义救人,充当英雄?只可惜,我等所图,就是要将尔等全部斩杀,并非只是针对你一人,至于为何,那你到阴曹地府里去问吧,杀!一个不留!”

  血战爆发,刘亮虽是带着弟弟,行动多有不便,却依旧健步如飞,身形灵活,犹如水中的游鱼,十几步的距离,一闪就到,直接出现在了老鸿的身边。

  这老鸿向来办事稳妥,老成持重,是他最放心的一个人,一把将刘宇推到老鸿的手里,急急的道:“老鸿,带着小宇跟在我身后,一有机会就突围逃走,切勿回头!”

  弟弟便是刘亮的心头肉,这点老鸿再清楚不过,也不多说什么,点点头,一把搂住刘宇,一边挥舞着长枪,格挡开敌人的攻击,死死跟在刘亮的身后。

  黑衣首领眼看刘亮勇猛不可挡,大有突围之势,连忙杀将过去,并大声高呼:“多来几人围杀刘亮!莫要让他跑了!”

  黑衣人群一听,速速增加人手对付刘亮,霎时间,便有十几人杀向了刘亮这边。

  黑衣首领更是嘿嘿一笑,手握宽长大刀,身形辗转间,逼近了刘亮身后,蓄势之下,一记斜身斩,劈向了刘亮的后背。此人境界相较之刘亮稍高,乃为凝元境九重修为,刘亮则是凝元境七重的修为,正常情况下,单独一斗,他只有完败的份,因为刘亮乃是水月城人人皆知的顶尖天才,越级作战如家常便饭,但是,在有十几个助力牵制刘亮的前提下,他对上刘亮,便有了很大的优势。

  身后威斩将至,刘亮从容应对,施展剑法武技,瞬间朝四下里刺出十几剑,疾风骤雨一般,噗噗噗几声,当下刺敌于剑尖之下,逼退围攻上来的黑衣人群,而后左足一点,身子轻灵如风,横向平移几步,躲过了黑衣首领的斜劈。

  得了间隙,刘亮回过身来,右足向前一探,腕抖剑斜,剑刃削向黑衣首领,带起呼呼风声。

  黑衣首领刀柄倒转,刀刃朝外,斜里举刀一格。

  铮的一声,刀剑想撞,兀自颤鸣不休,两人各自后退几步,双双以足跺地,复又疾速向前捉杀,刀光剑影交加,铮铮之声不断,星火点点。

  两人手中刀剑相拼,横削直剁,刺挑劈砍,蓦地欺近,又蓦地撞击而分,斗得几个回合,竟是谁也伤不了谁,平分秋色。

  又是一次抢攻之际,两人刀剑不负重力,均格出一个缺口,两人酝劲力于兵器,倾全力压向对方,一时之间,竟是刀剑僵持不下。

  于是另外一只手亦不闲着,拳来掌去,击,推,送,点,狠取对手要害,脚下也是礼尚往来,踢,挡,格,扫,插空便落,几个呼吸之间,便是对拆了几十招,难分胜负。

  啪的一声,双方互击一掌,这才分将开来,再次各自后退几步。

  黑衣首领倒是淡定自如,刘亮却是心中暗自忧虑,皆因他没有时间来与对方死磨硬泡,倘若不能速战速捷,便已算败,迟早会被围攻而亡,他死不打紧,但他不能让弟弟也跟着受害。

  心念电转之下,他得一对策,与敌再次互砍互格之时,将长剑脱手。

  黑衣首领向前劈空,大感出乎意料,继而大喜,对方兵器不再,实力自当大减,正欲缩手回砍,不料刘亮已在他向前劈砍之际,瞅准空门,弯腰跨步抢进,贴身而上,双手成爪,于电光火石间,一手抓敌人肘部关节,一手瞬抓敌人手腕,旋即反向一折,这一技法,瞬间使将出来,集中力量攻击对方关节,穴位,和要害部位等薄弱之处,使其产生无法抗拒的疼痛反应,大有擒拿之妙。

  此刻,黑衣首领便感臂膀一麻,虎口剧痛,大刀脱手,登时呼凉气,情急之下,左手举掌拍向刘亮,欲籍此抽身脱困。

  哪知刘亮并不放手,身子一旋,缠丝劲出,巧步躲到了他的身后,这般一带,他的右臂再折一次,痛得他狂叫一声,眼泪都出来了,幸好这时黑衣人群再次杀到,刘亮不得不撒手后退,这才暂时解了他的危机。

  还不待他呼上一口气,刘亮便又甩开了人群攻击,闪身杀至,一掌拍击而出,狠狠地打向他的腹部,势疾力沉,端的厉害之极。

  黑衣首领一惊,一声嘶吼,随手拉来一个黑衣同伴,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砰!”

  两人叠加在一起,被刘亮一掌拍飞,挡在前面的那个黑衣人,顿时胸部凹陷,生机断绝。

  不过,黑衣首领却也算是堪堪化解了这一掌,立刻一个翻身,不顾臂中之痛,换左手持刀,纵身一跃,再次施展刀法,打算继续强攻刘亮。

  不料刘亮比他动作更快,一只蒲扇般的大掌,在他的瞳孔中迅速放大,狠狠朝着他的头部拍来。

  黑衣首领面上惊慌失色,十万火急之下,不惜自损武道根基,咬破自己的舌尖,燃烧精血,瞬间提速,再次斜向里跳将开来,躲开了刘亮的一击。

  “砰!”

  碎石飞溅,石头所制的驿站根柱,在这一掌之下瞬间变成两段,其中掌击处,竟是不堪重负,瞬间变成粉碎。

  黑衣首领飞退出战团,脸色惨白,技穷志消,再不敢以身犯险,忍不住大喝:“快!上连弩!射死他们!”

  话落,人影闪动,驿站四周无数劲弩破空的声音呼啸而至,铺天盖地,不分敌我,射向了正在浴血厮杀的所有人,刹那间,便是不断地有人中箭倒地。

  巡捕这边,短短不过十几息,便是伤亡过半。

  不过众巡捕虽是心下惴惴,但知立即便有着了断,反而定下神来,此番乍逢强敌,竟是丝毫不乱,互相倚持作战,悍不畏死,不断地有人轰然置前,自愿舍命,替刘亮及其弟刘宇挡箭。

  刘亮双目充血发红,撕心裂肺,大声阻止巡捕们不要过来。

  可是这一刻,巡捕们没有再听从他的命令,依旧我行我素,犹若飞蛾扑火一般,不断地站在他的面前,微笑着,要求他逃出活路,然后,不断地倒下。

  刘亮歇斯底里,痛苦呐喊,眼泪混杂着雨水,流了满面,流进口鼻,咸而苦涩。

  可他知道,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他必须对得起不断牺牲的弟兄们,咬牙拼尽全力,穿梭在箭雨之中。

  终于,他带着弟弟,还有老鸿,冲出了箭雨覆盖的范围,冲进了一处正在举弩射击的黑衣人群,登时剑光如雷,枪影如龙,不断地斩杀黑衣之人,突破了包围圈,沿着官道,照着水月城的方向奔逃。

  身后,黑衣首领和指挥连弩的黑衣头目,率领十几个黑衣人,纵身于马背,奋力夹马急驰,追击而出,对于他们来说,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今晚也要杀了刘亮,否则死的就是他们。

  快马刚追出几百丈,前面官道上,见一人一骑在等着他们,定眼一觑,却是他们的内应老胡,黑衣首领没有多想,他认为老胡是在等待他们,欲要一起追击刘亮等人,于是快马加鞭,眼看就要与老胡汇合。

  “轰!”

  一声爆响,连空气都是引起了爆鸣,气浪涌动,噼里啪啦,如江水激荡。

  老胡吞下了爆体丹,引爆了自己的身体,尸骨无存,形神俱灭,却也令得一众追击而出的黑衣人恐慌回撤,有几个来不及后退的人,顿时被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漫天飞洒,死得不能再死。

  黑衣首领心有余悸,恨得咬牙切齿,再略微感知一番,哪里还有半点刘亮等人的踪迹?怕是早已去得远了,遂怒吼一声:“追!不然我等都得死!”

  话落,黑衣人群不遗余力,疯狂追击,他们已经没有退路可走。

  再次追出十几里,仍然不见刘亮三人的踪影,却是见到几棵横倒在地上的大树,往高处层叠在一起,快马是不可能跃得过去的,可恶地将他们拦了下来。

  众人只得舍弃快马,纷纷自马背之上一跃而起,施展身法,身轻如燕,轻易地越过了大树障碍。

  黑衣首领双脚刚落地,但在刹那间,一股危险之感自心底出现,身后吹来一股劲风。

  经过老胡一事,他小心谨慎了许多,甫一出现危机,便是瞬间转身,并且在转身的同时,手中大刀狠狠地向后横扫。

  只听铮的一声,大刀与长枪碰撞,迸发出银星点点,黑衣首领和老鸿各自后退几步,在雨中怒目相向。

  “砰!”

  另外一个黑衣头目则是没有那么幸运,瞬间被一掌狠狠击中心脏位置,身形忍不住倒飞了出去,待落地之后,已经没有了呼吸,身死道消。

  杀人者,赫然是刘亮,这是他与老鸿商量好的,老鸿偷袭牵制黑衣首领,他则是偷袭击杀另外一名黑衣头目,敌五指,不如先断其一指。

  黑衣首领睚眦欲裂,他们匆忙追击而出,本就只有十三人一同追了来,老胡爆体炸死了五人,刚刚又死了另外一名高手头目,眼下,算上自己,他们这边只剩下七人,偏偏刘亮又是比他还要厉害的人物,一下子自己这边的优势全无。

  黑衣首领已经有了退却之心,可是没有杀得了刘亮,回去之后他一样是死,是以一时之间踌躇不定。

  就在这时,一道犀利的寒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自刘亮的一侧出现,瞬间击中了刘亮。

  刘亮本能飞退,可是腹部已经被一剑刺穿,半空中划过一条血线。

  剧痛之下,刘亮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险些昏死过去,踉跄后退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向前望去,只见面前又多了一个黑衣蒙面之人,而且此人气息强横,明显是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高手,此番已经刺杀得手。

  从黑衣首领惊诧的眼神中,刘亮可以看出,连他都是不曾知晓此人的存在。

  “死!”

  又一道犀利的寒光,自刘亮的另一侧出现,又一个黑衣蒙面之人暗袭而出,刺穿了刘亮腹部的另一个位置。

  刘亮呼吸困难,摇摇晃晃,眼看就要倒地。

  “死!”

  再三一道寒光出现,刺向了刘亮的脖颈。

  “噗!”

  这次却是没有再刺到刘亮,只见老鸿站在了他的面前,脖颈处被一剑穿透,鲜血飚射,洒得刘亮满面,他为刘亮挡下了这一剑,却也是瞬间被刺死。

  至此,刘亮也终是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倒在了血泊之中。

  黑衣人点燃了数个大大的火把,照亮了方圆十几丈。

  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着,风,还在呼呼地刮着,诉说着大自然的苦寒,人儿的苦寒,心儿的苦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