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冰封世界
磬偃英兰2021-02-25 13:243,871

  刘亮眼神逐渐黯淡,望着黑暗无边的天空,无星无月,只有心里的不甘,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只想看到弟弟安然无恙,健康成长。

  从小,父母就教导他,弟弟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要懂得疼护。

  他极力维持最后一丝清明,嘴里喃喃念叨着:“小宇,小宇……”

  “哥!呜呜呜……我怕!呜呜呜……”刘宇瑟瑟发抖,爬到哥哥的身边,他向来养尊处优,今日猝逢大难,便是哭了出来,说话都在打颤,泄露了内心的惶惧之情。

  哭了好一阵,才想起伸出大腿,枕起哥哥的头,抱着哥哥继续痛哭流涕,恐慌而又绝望,打心底里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悲伤,是如此的痛彻心扉,如此的无助。

  黑衣人没有再继续攻击,只是静静围站着,后来现身的三名刺客,则是冷冷地吩咐黑衣首领,道:“剩下的交给你们了,做得干净些!”

  言罢,三人身形几个纵跃,消失不见,显然已经离去。

  刘宇哭累了,把哥哥放下,站了起来,对着黑衣人群道:“你们可是江湖好汉?是否穷了劫道?莫急,我给你们很多金币和宝物,只不过,你们拿了钱财之后,须饶过我兄弟俩这一回。”

  说着拿起储物袋,哗啦啦地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你们看,我有很多金币,可以都给你们,倘若觉着不够,我可以回家叫我爹娘再加,定然让你等满意,可成?都来拿了罢,只要放过我和哥哥。”

  “果真是人渣,败类,傻子一个!”一个黑衣人走过来,啪的一巴掌将刘宇扇倒在地。

  刘宇面朝黄土背朝天,趴在地上,仍兀自说着:“放了我哥哥,我可以给你们金币,我有很多金币……”这次他倒是降低了要求,只说黑衣人放过他哥哥。

  黑衣人气急,一脚踩在刘宇的后脑上,“他娘的,世上怎会有如此脑残之人,活着当真污人眼球,死了倒能让世界清静几分。”说着脚下渐渐用力,欲将刘宇踩死当场。

  刘宇被黑衣人踩着头,到了这个时候,什么尊严,性命,全都不重要了,他只剩下苦苦哀求,只想黑衣人放过他哥哥。

  他心里清楚,希望就是失望,但是他没有任何法子,他一直都是个混蛋,只想着至少在临死前能为哥哥做一件事,哪怕是失败的。

  任凭地上的脏泥水灌进嘴里,他依旧咕噜咕噜地说着:“放了我哥哥,放了我哥哥……”

  黑衣人脚下运力渐大,刘宇磕在地上,泥土虽是潮湿,却仍然又实又硬,那块哥哥送给他的黑色小晶体,在倒出来的时候,此刻正散落在他的眉心处,挤破了他的额头,染上了他的鲜血,随着黑衣人加大脚力,小晶体不断地越过表皮,血肉,骨头,继而整颗挤进了他的头部,传来钻心的痛,刘宇大哭,冷汗淋漓,认为自己即将死去。

  黑衣首领默了默,抬步走到刘亮身旁,手中大刀高高举起,下一刻就要斩下刘亮的头颅。

  旁边,刘宇狂哭着,心伤犹多过于头痛,斜眼侧觑,借着火光,透过面部与地面之间的缝隙,透过地面积水的倒影,他看见了大刀落下,将要杀死哥哥。

  于是,他本能地尖锐一叫:“啊!”,同时,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抓向哥哥。

  恐怖至极的一幕出现了……

  “咔咔咔咔……”

  万水一拢,雨水瞬凝成冰,刘亮整个人便被寒冰所封,并且冰封不断,以无法计较的速度,朝四野蔓延,百丈,千丈……十里,百里,千里,万里,十万里,百万里,千万里……

  在这一刹那,似乎全世界都被冰封了,静止了。

  “砰砰砰砰……”

  所有的黑衣人,都随着冰封崩碎而变成了碎末,继而消融,不论是靠近刘亮站着的,还是远离的,亦或者是正在急速奔行的,全部从这个世上消失不见。

  然后冰封转瞬撤去,只留下了刘亮身子所在的一块,其他的,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并无造成任何破坏,仿佛它的出现,就只是为了抹杀那些黑衣人。

  恍惚间,刘宇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且能目视景物,他自嘲道:“看来阴间尚早,正是白天,呵,原来死也并非那般可怕的……”

  说着他爬坐起来,游目四顾,登时看出来这是他生前的房间,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看到了爹娘,还有那个长得水灵灵的小环,此刻,三人正站在他的床前,紧张兮兮地看着他,“咦?爹?娘?小环?难不成,你们也死了?”

  “啪”

  一个巴掌拍在他的后脑上,刘好气急的声音响起:“臭小子,一醒来就咒人,还是那么的混蛋!”

  刘宇捂着头,会疼?难道自己没死?是何缘故?心下疑惑,抬起头看看母亲,再看看父亲,然后又看看小环,以不大确定的语气问道:“爹,娘,我没死?”

  “啪”

  又是一个巴掌拍在后脑上,刘好气急的声音再次响起,没好气的道:“真是烂泥糊不上墙,一天到晚只想着死,能有点出息么?”

  “你别总是拍儿子的脑袋,万一拍伤了,或者拍傻了怎么办?”琴舒琳斥道。

  刘好撇撇嘴,讪讪道:“哪有如此容易拍坏?这又不是小壁虎的尾巴,一拍就掉……”

  “呃,我真的没死?”刘宇激动地看着母亲。

  “乖宇儿,好宝贝,没事了,已经回家了,你当然没死了,你要是死了娘可怎么活?呜呜……”琴舒琳一把拥过刘宇,哭了起来,小环也在一旁默默的拭眼泪。

  “呼!”

  确定自己并未死去,刘宇感慨万千,重重呼出一口气,活着的感觉真是太好了!但是,下一个瞬间,他便脸色大变,急忙吼道:“我哥呢?”

  刘好脸色凝重起来,皱眉回道:“你哥暂且也算是回来了吧,只是……”

  “只是什么?”刘宇急问。

  刘好看看儿子,内心恁地一喜,想着:“这个向来一无是处的小家伙,出了档子事后,竟会关心人了?这可好得紧!”

  旋即再一想大儿子,便又是浓浓的忧愁显在脸上,摇头叹气道:“只是,你哥被密封在了一块寒冰里面,虽尚有生命气息,但出不来,那块寒冰奇硬无比,我们试过各种手段,欲将其破开,可连一道痕迹都划不上,也不知那寒冰乃何物所致,竟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倾轧无果,唉!……”

  刘宇听之一愣,想道:“寒冰?这不正是自己梦中所见的么?怎地还变成了现实?可也不对啊?回忆梦中,被冰封的可不仅仅是哥哥啊?貌似是全世界都被冰封了,还有那些黑衣人……呃,全部爆成碎末,死光光了?这是哪门子的怪事?”

  琴舒琳见得儿子怔怔发呆,斗然忧心,只怕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来回摇动儿子的双肩,千呼万唤道:“宇儿,宇儿,宇儿……你怎么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刘宇回过神来,看看近在咫尺的母亲,再看看父亲,继而看看小环,最后视线复又回到母亲这边,道:“娘,你掐我一下。”

  琴舒琳有点蒙,不过她早已习惯凡事都顺了儿子的意,小心翼翼的在儿子手臂上掐了一下,用力甚微,只怕掐疼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娘,太轻了,你用点力。”刘宇催道。

  琴舒琳点点头,加大力度,再次掐了一下儿子的手臂。

  “呵,疼,不是做梦,可是为什么呢?……”刘宇迷糊了,“娘,我问您几个问题,您如实回答我。”

  “好,你问。”

  “我回来多久了?您和爹是在哪里将我救回来的?”

  “九天,是万城主将你背回来的,他还差使了一辆马车,把你哥也拉回来了,依他所述,他是心里预感万般不妙,这才出了门去,果然在距离水月城八十多里的官道上,寻得了你们,除了你和你哥哥之外,其他的巡捕全都死了。”

  “万城主是在我哥出门之后,多久才找到我们的?”

  “你哥头一天出发,万城主第二天一早就找到了你们,午时就将你背回来了。”

  “那……娘,我哥出门之后的那天晚上,亥时左右,你们可有被冰封过?哪怕是一瞬间?”

  “没有呀,何故有此一问?”

  “爹,你呢?”

  “没有,大深夜的,我在睡觉呢,哪来什么冰封?臭小子,你不会受了什么惊吓,胡乱问的吧?”

  “我很好,小环,你呢?”

  “我那天晚上……亥时……好像并没有睡觉,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仔细听着屋子外面的动静,等待少爷您回家……被冰封倒是没觉着,不过却有感到脑子突然空白了一下,但只是一闪而过,当时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所以没在意。”

  刘宇听了小环的话,一愣,继而看向父亲道:“爹,速速把哥出门那天晚上,家里值夜的仆人叫来。”

  刘好见小儿子难得认真这么一回,似乎在印证什么,不忍败他之意,闻言转身出去,很快,便带进来两人,都是那天晚上值夜的仆从。

  两个仆从向琴舒琳和刘宇行过礼,静待差遣,却见刘宇摆摆手,直接问道:“你们两个,在我哥出门的那天晚上,亥时左右,有无异常的发现?或者是,可有感觉自己身上任何事端?”

  其中一人拱手道:“回宇少爷,并未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硬要说有的话,那也只是我在站岗之时,脑子里闪过一丝白光,打了个冷颤,但那也只是一闪而逝,尽我错觉而已,当不得真,其他的,再无二样。”

  言毕,另外一个仆人亦是直点头,表示同样。

  “好,我知道了,你们下去罢,小环,你到门外候着。”

  “是!”三人应着退出房间。

  刘好与琴舒琳面面相觑,小儿子的反应,还有小环以及两个仆人的回话,自是有一丝的不寻常。

  琴舒琳忍不住问:“宇儿,可是有甚事发生?你知晓些什么?”

  刘宇如实的道:“娘,如果我告诉您,其实哥出门的那天晚上,全世界的人都被瞬间冰封过,您相信吗?”

  “此话怎讲?”刘好忍不住好奇。

  刘宇兀自揉了揉脑袋,道:“我看见了!起初我以为是自己做的梦,我看见了冰封是从哥开始的,而后便是迅速扩张……”

  接下来,刘宇便是将那天晚上所有的经过,事无巨细的与父母说了一遍。

  刘好夫妻听得怒火冲天,拳头攥得嘎嘎响,原来,自己的两个儿子,差点全都死于非命!万幸,天道怜人,儿子都活着回来了!

  良久,夫妻俩才平静下来,刘好再次问道:“宇儿,你是说,全世界被冰封的整个过程,你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你还看见了,所有参与袭杀你们的黑衣人全部爆碎消失,死了?”

  “是的。”刘宇点头道。

  夫妻俩再次面面相觑,事情大大出人所料,莫非,这个以前一无是处的小儿子,竟是什么天神下凡,转世?若非如此,这事着实令人想之不通啊?无所不能的天神啊!这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斟酌了片刻,夫妻俩便是使出全身解数,语重心长,连哄带骗再带吓,兼而有之,叮嘱自己的小儿子,此事万万不可让第四人听了去!

  叮嘱完了第一遍,接着是第二遍,接着是第三遍,第四遍,第五遍……,直到本就胆小如鼠,欺软怕硬的小儿子被吓得哭了,才心满意足,讪讪离开了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