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乏身
磬偃英兰2021-02-25 13:234,046

  刘宇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入目所见,是十几座光秃秃的小山坡,每座山坡上均搭有一个工棚。

  说是工棚,其实连夯土片瓦也未曾见得,只千百根竹制篱笆合围在一起,以枯草覆盖为顶,简陋得难以想象。

  矿场周围布满了铁丝网,高度达几十丈,紧密得几乎连一只手都伸不到外头去。

  此刻正有二十来人,肩上挑担,走近了铁丝网墙,然后放下了担子,走散开来,再自担桶之中抄出来一块抹布,湿湿的,仔细抹擦着铁丝网线。

  刘宇见之不由心想:“这偌大一个围拢地方,尘土不时飞扬,何故这些人还要将无数铁丝抹抹干净?当真古怪。”

  正疑惑间,定眼望去,只见铁丝网上闪闪发出绿光,明显上面淬着剧毒,他心下释然,原来这些人的作为,便是给铁丝网墙涂上剧毒,这般一来,倘若有人想要逃离此地,越墙而出,那便身中恶毒,无异于自杀。

  “发什么愣?找死不成?”一道声音传入耳畔,刘宇回过神来,连忙低头受训。

  光头壮汉阴阴一笑,自身后拿出一根软细刺木,啪的一声,打在刘宇后背,道:“方才你四下里观望,可精神得紧,是否虑着逃跑?亦或是想给老子兑点素的?”

  刘宇后背飙血,咬牙倒抽冷气,痛不敢言,惶急的道:“人奴不敢!”

  光头壮汉道:“你最好不敢!否则老子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老子得了这头门路,便执掌尔等生死,不管你硬朗骨头的也好,软弱乞怜的也罢,到了这里就是头猪,我想剁便剁,想蒸便蒸,便是死了,你也得向我道一声感谢!记住一点,只要你还活着吸气,就必须给老子服服帖帖,老子指东你不得往西,若有半点偷奸耍滑,言语相对,那便是你之末日!懂吗?”

  刘宇连忙点头:“懂了。”

  光头壮汉赢得了威风,方自点头,斜眼睥睨人群,见众人奴无不垂首唯诺,这才心满意足,道:“都随我来吧。”

  言罢,当先领路,将一干人带到一处工棚之内。

  此时外出劳作的苦役们尚未放工回来,不见半个人影,只里面摆放了数十上百张床铺,十分拥挤,并无桌椅,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子的汗臭味,床铺上的被褥均是破旧不堪,黑油油的,几乎看不出来原本的色彩。

  光头壮汉转过身来,看着人群,眸中闪烁着猫戏老鼠般的兴奋,戏谑的道:“尔等一共有三十三人,然则这里只有三十二个空床位,如此一来,须有一人落了空,以后只能睡在地上了!倘若不想就地捂被,你们便自力争抢罢。”

  话落,众人奴轰然而散,争先恐后地奔向空床位。

  刘宇本就站在队伍的最前端,有着很大的优势,抬步便是来到了一个位置很好的空床位前,正欲爬上床去,不料脑后被人一拳攻击而至,他压根没想过,争夺床位可以靠武力解决的,是以猝不及防之下,脑袋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眼前金星四冒,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攻击他的人,便是仰面跌躺在地。

  他的身子本来就是新伤加旧伤,拖负颇重,此刻倒在地上,只有喘息的份,竟是一时半会再也爬不起来。

  后面的争抢者视他如无物,在力夺的过程中,不断地践踏着他的脸庞,胸口,腹部,乃至四肢,口鼻之中流出来的血,带着腥咸的味道,他绝望地放弃了挣扎,望着工棚的草顶,就像望着一个黑暗无边的魑魅魍魉。

  足足两柱香的时间,一众人奴方各自占领了一个空床位,独独剩下刘宇一人躺在地上,舔舐着痛苦与悲惨。

  “很好,起来吧,别躺着装死,以后就是你要一直睡在地上的了……”光头壮汉的鄙夷声响起,刘宇尚未听完全,便是两眼一抹黑,昏死了过去。

  待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霜风自四周篱笆缝中钻进来,隔着床被,依然冷冽刺骨,令他忍不住打寒颤,哆嗦着蜷缩起身子,自我抱作一团。

  “醒了?”身旁响起一声淡漠的问候,循声抬头看去,只见床缘上还坐着一人,就是那个在争夺床位时,给了他一拳的大汉,身穿灰衣。

  此刻大汉也在看着他,冷漠的道:“之前为了夺取床位,我攻击了你,各为所需罢了,你要仇视或者报复我都随意,你我都是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人了,我也不差那么一点仇恨,眼下照顾你,只当弥补一下之前对你的伤害,待你伤势痊愈之后,咱们就两清了,这里有一包我私藏的疗伤药散,还有一点点吃的东西,先争取活下去再说吧。”

  灰衣大汉说完,在刘宇的身旁放下一包药散,一碗清水,还有几个粗粮所制的窝头,而后便坐在地上,靠着床柱,闭上疲惫不堪的双眼,睡了过去。

  二十天后,刘宇的伤势竟是奇迹般地痊愈了。

  这天,灰衣大汉照旧给他端来一碗清水,还有几个粗粮窝头,待他吃完之后,面无表情的道:“你所受的伤已然痊愈,从今往后,你我再不相欠,明日你也该去矿场劳作了,至于躺身之所,这床的尺寸太小,同时睡不下两个人,以后咱们可以轮流着睡,另一个人则只能坐在地上打盹。”

  刘宇死里逃生,已然大幸,不欲惹事,灰衣大汉这般考虑,已是最好安排,遂点点头,应道:“好吧。”

  次日,刘宇便是拿着铁锄,提着背篓,随众人来到了矿场,下了矿井,只见里面黑乎乎的,阴暗潮湿,通道狭窄,深远不知几许,每隔几丈的距离,便挂有一盏大大的油灯,照映着往来的湿道。

  苦役们佝偻着身子,从低矮的矿洞鱼贯而入,钻进上百丈的山腹里面,然后自山腹的位置将硬土与矿石凿挖下来,用背篓装上,一点点地往外运,实在背不动了,就用双手拖。

  矿洞之外,交货的地方,有看管的下等奴仆,专门监督记录每个苦役一天的采矿量,若是所采的矿泥或者矿石,未能达到工头规定的量,就不能吃饭,还要挨打。

  此刻刘宇才知晓,灰衣大汉每天给他端来的粗粮窝头和清水,都是用血汗甚至性命挣来的,这般想着,心下再无对灰衣大汉的怨恨。

  刘宇是第一次下井挖矿,初做这勾当,举止生硬,比其他人慢了甚多,到得交货的时候,便远远达不到工头所规定的采矿量,待开饭发放食物之时,不仅没能领到填饱肚子的东西,还挨了十鞭子的惩罚,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旧伤刚去,新伤又至。

  好不容易忍痛挨饿,熬到了第二天,却是被告知,不仅要完成今天的采矿,还必须将昨天所欠下的任务量补上,方可吃饭,不然还得继续挨鞭子。

  毫无意外的,刘宇在劳作的第二天,仍旧完成不了规定的采矿量,于是又挨饿一天,外加被狠抽十鞭子。

  这般到了第三天,刘宇的脸色开始反白,脚下实一步虚一步,走起路来都是摇摇晃晃的,随时都可能倒地不起。

  灰衣大汉着实看不过眼,当下集结了几个相熟的苦役,商议了一番,决定帮刘宇将所欠下的任务量全都补上。

  如此,在有人相助的情况下,刘宇终于在第三天午时领到了食物,一拿到粗粮窝头,就狼吞虎咽起来,仿佛手里拿着的是山珍海味,佳肴玉食。

  由于吞咽得太快,不过刚吃几口,就被粗粮卡在了喉咙里,呼吸困难,痛苦流涕,眼白直翻,眼看就要卡死过去,身旁的灰衣大汉一惊,急忙捏着他的下巴,往他的嘴里直灌凉水,好一会,才将卡在他喉咙里的粗粮冲进了肚子。

  刘宇终是能够呼吸了,大口地喘着气,不断地咳嗽,却又是咳起来没完没了,咳着咳着便是开始咳出鲜血,并且越咳越多,紧接着身体开始抽搐,大白天的暖阳照晒之下,依旧浑身发冷,发抖。

  看管之人观在眼里,却只慢吞吞地向上请示,好半响方见得光头壮汉过来,伸手探了探刘宇的鼻息,旋即一脚给他踹倒在地,毫无怜惜之情,仿佛面前的只是阿猫阿狗,心下好生着恼,冷漠的道:“趁他现在还有些呼吸,速速拉到市场上卖了去,能卖多少算多少,总比白白死了扔掉的好。”

  事实上,矿场之内,奴隶的死伤,当真稀松平常,光头壮汉也见惯不怪了。

  确认已经死去的,他会命人找个偏僻点的地方,随便挖个坑,一埋就此了事,对于尚未断气的,他则是精打细算,当货物一般,转卖出去。

  看管之人道一声:“是!”便急忙唤来两个下等仆人,将刘宇抬起来,扔到一辆马车上,然后驾着马车,火急火燎地往市场赶去,扬起阵阵灰尘。

  时间不知越过了多少片段,似是瞬息之间,又像是已经几世轮回,似是赤裸现实,又像是浑噩一梦。

  当刘宇再次睁开双眼,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处一顶帐篷之内,而自己则躺在地上,身下有一席火红毛毡垫着。

  艰难撑身坐将起来,才知道,身上的多处伤口,已经被完好地包扎治疗,还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只是,内伤加外伤的积累之下,他除了坐起来,就一动都不能动。

  “咳咳……”刘宇觉得口干舌燥,喉咙痒痛发苦,忍不住咳嗽起来。

  他这一咳嗽,立刻惊动了帐篷外面的人。

  须臾,帐帘掀开,便是有个年仅五六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长得精致嫩白,端的好看之极,玉瓷般的小手里,捧着粗制陶瓷大碗,里面盛满了清水,递到他的嘴边。

  小女孩咧嘴笑着,露出洁白的幼牙,奶声奶气的道:“大哥哥醒了?喝点水吧,我娘正在做饭,一忽儿就可以吃了,大哥哥吃饱了就会好得更快些,不用多久就可以陪霜儿玩了,我娘说,待大哥哥好了以后,就让你去帮爹爹的忙,我不愿意,就和我娘吵架,然后我娘就依我了……”

  纯真的年纪,纯真的话语,罗哩罗嗦,小女孩毫不畏生,一打开话匣子就滔滔不绝,短短时间,就将刘宇引为知己,朋友。

  刘宇不言不语,表情漠然,小女孩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说着,临了,还给刘宇留下了她自认为十分宝贵的礼物。

  那是一个黄泥人,卖相十分粗糙,从小女孩的嘴里可以清楚的知道,这个黄泥人是她自己捏的,千叮咛万嘱咐,要刘宇好好保存。

  半个时辰之后,帐帘再次掀开,这次进来的是个身材娇小玲珑,成熟貌美的妇人,身后跟着小女孩霜儿。

  妇人用一个木质托盘端来了一大碗稀粥,也不知是用何材料熬做而成,此刻散发出阵阵的香味,似肉似素,引得刘宇本就空空如也的肚子,一阵咕咕作响。

  妇人大概也是知道,刘宇此刻除了坐立之外,根本动弹不得,默默地坐在刘宇的身旁,舀起一羹稀粥,认真的把它吹至不烫嘴,送到刘宇的唇边,微笑着说道:“你伤得过重,身子还太过虚弱,只能暂时吃些稀软的东西。”

  等了半天,刘宇依旧眼神木木,表情漠然,也不张口,妇人耐性极好,一直微笑着,保持着给他喂粥的姿势。

  霜儿则是不干了,歪着小脑袋,天真烂漫地看着刘宇,良久,若有所思的道:“大哥哥是嫌弃不好吃么?不要紧,我这里有糖,很甜的,放到里面去混着一起吃,就很好吃了,我就经常这么吃……”

  说着小手自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白纸包裹来,平摊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打开,仿佛那就是她的全部家底。

  里面露出几块拇指大小,晶莹剔透的橙色糖块,霜儿抓了三块,放进粥碗里,然后再次歪着小脑袋,目不转睛地看着刘宇。

  刘宇也怔怔地看着霜儿,好一会,眼角流下几滴泪水,哽咽几声,就着心伤身乏,张了口,吃起了粥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