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师从清正
满满吖2021-03-03 11:442,215

  雪虽早已停了,但这纷纷扬扬下了一夜的雪还是将这大道覆盖的严严实实,路上行人也不见几个,车马喧嚣更是不闻其声,所有人家几乎都蹲在家中不敢出门,尤其这妇道人更是把自己关在屋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今这门外的景象更是不见几次。

  这皑皑白雪厚厚的盖在的大道上,干干净净的连脚印都没有,一切都像是表面上的安静祥和,又有几人能参透这雪下肮脏的泥水。

  道路两旁一处青竹环抱,檀香缭绕的茶馆也是门可罗雀,这小二也是看着没什么人正趴在桌子上偷懒呢,突然就听见了敲门的声音,声音不大,却是很有节奏的,轻轻的敲在檀木门上发出低哑却又沉稳的声响。

  起初,这店小二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抬了抬沉重的眼皮,擦了擦流到桌子上的哈喇子,重新趴回去会周公去了。

  “咚咚咚”敲门声比先前大了些,节奏也变得快了,只是这店小二随手打了一下空中并不存在的蚊子,嘴里嘟囔嘟囔的又睡过去了。门外的人又等了一会儿,还未等到有人来开门,于是便推开了门走了进去。随着大门一开,一阵寒风灌入屋中,趴在桌子上偷懒的店小二打了个寒噤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两个身影。

  来者是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还是个少年模样,约莫也就是十几岁左右或许才过舞象之年,女子稍微大一些大约二十五左右。两人皆是身穿白衣,面容姣好,或许是在门外冻得,两颊有些发红,倒是显得更加的光映照人。

  店小二眯着眼还没看清俩人的相貌,这刚从后院过来的掌柜的一看到这俩人,赶忙点头哈腰的迎了上去,看的店小二是一愣一愣的,直到掌柜训斥的吼声钻进他的耳朵他才反应过来:完了!怠慢贵客了!

  掌柜的点头哈腰的,一脸谄媚的笑容堆到脸上,堆得脸上的褶子都起了一层又一层,一边还伸着手把两人引入到店中,“哎呦,小店这是沾了哪辈子的福分今日国相能光顾小店。”

  这个被称为国相的女子也只是朝掌柜的点了点头就领着身旁的男孩子入了座。座位靠窗,打开窗户便能瞧见大街上的景象,只是此时这条大街上并没有什么活物,街上厚厚的雪也没什么脚印,唯一清晰地印记便是他们二人刚刚来到茶馆时踩出来的,也就只有这两串痕迹给这条街添了一点生气。

  陆清正看了一会儿街,叹了口气就关上了窗户,继而转头看了一眼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站在桌子旁边的掌柜的,还有那个偷懒的店小二,只是这个店小二眼神四处飘忽神情胆怯,身体竟然还有一些颤抖,她刚刚瞟过去一眼的时候,正跟着店小二对上了眼,结果这店小二抖得更厉害了。陆清正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这个小男孩心中满满的疑惑:嗯?我师父这么吓人的吗?

  这掌柜的还算是有点儿眼力见儿,看到了陆清正这反应一把就把店小二拉了出来当挡箭牌,还是一脸谄媚相:“你这狗东西,就知道偷懒,外边冰天雪地的国相都冻僵了,这要给国相冻出个什么三五好歹的,你小子付得起这责任吗!”掌柜的这话一说完,店小二立马就跪倒了地下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饶求生了:“国相饶命啊,小的上有老小有小,整日打杂忙碌的,适才得点儿闲空偷个懒,不是有意怠慢国相的啊,还请国相饶了小的这条小命吧!”

  陆清正环顾了一下昏暗空旷的茶馆大堂,这才将视线移到了跪在地上的店小二身上,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紧接着随手转了转带在右手拇指上的扳指,良久,才开口道:“世间万物有生有息,随性而活自为常事,不过就是顺其自然,没什么过错。”说罢便要起身弯腰扶起店小二,这在一旁的林渊自是明白师父的意思,抢先一步走上前去扶起了店小二。陆清正看到店小二已经起来了这才重新坐了回去,整理了整理衣衫,看着点头道谢的店小二这才想起自己来这儿所谓何事,转头看向掌柜的,这掌柜的也是个明白人,又随口训斥了几句店小二就吩咐人下去马上上了一壶上好的茶水。 

  “要是没什么吩咐,小的就先去了。”掌柜的用自己本来就小的还被一脸肉挤没的眼睛看着陆清正,陆清正也没转头看他,只是点头示意,这掌柜的便退下了。

  林渊隔着茶水升起的雾气看着对面的陆清正,对面这人儿生的极好,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薄薄的唇瓣仿若染上了丹砂,尤其是这眼眸,似是含着星辰大海的深邃,不同于其他女子过多的装饰,这人儿不施粉黛,不着金饰华服,三千青丝也只是用一根简单的玉簪挽了起来,再由这白衣所衬更似闲云野鹤,恍若这瑶池谪仙。

  这是此时,这一双好看的眉眼却是染上了一层薄霜。

  “师父,师父。”林渊连叫了几声陆清正都没什么反应,她依旧是拧着眉毛看着杯中浮浮沉沉的茶叶出神。

  “师父。”

  “嗯?”

  终于,在不知道第几次的时候,陆清正终于抬起了头看着自己的小徒弟。林渊见师父有反应了这才询问道:“师父,是不是今日朝堂之上,那几个老不死的又难为你了。还是君王又……”

  陆清正听了他这番话,伸出手在他这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什么老不死的,那可是君上提拔的儒家司徒,如今这治国大权除了君王也就只有他们可以掌控了。”

  听了自家师父这番话,林渊先是揉了揉本来就没什么痛感的脑袋,接着又噘着嘴说:“什么嘛,要不是他们,师父何苦至于现在这番境地,什么三纲五常,儒家礼法的,这明明是在禁锢人,不让人随性而过。”

  看了看这个才过舞象之年的孩子,陆清正先是长叹了一口气,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这心绪跟一团乱麻一样也没个头也没个尾的,硬生生憋在心里憋得慌,良久,她才端起几乎凉透了的茶水轻抿了一口说到:“道法自然,任万物自生自息,黄老无为而治亦是如此。”兴许是感觉到茶水已经没了温度,陆清正放下了手中画着奇形怪状的花纹的茶杯,在这不知名的熏香中打开了窗户透了透气,缓了缓被香熏得昏胀的头再次开口道:“只是如今,这天不留我道法啊。”更何况,自己身为女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忆清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忆清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