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阑啊2021-01-10 10:234,598

  我们宿舍有六个人,哦不对,是七个人,还有一个,是盈。

  盈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她不爱说话,应该说她连说话都不利索,断断续续地,很少听说他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盈性格孤僻,她似乎不擅长与人交流,比起同学们,她似乎更喜欢学校后门那棵树。在教室里,经常看见她的目光透过窗户,落在那棵树郁郁葱葱的枝干上。盈其实长得很好看,唇红齿白的,但因为她这奇怪的性格,也没人愿意和她走得太近。但老师说盈有点智力问题,希望大家一视同仁,不要排挤她。大家也都心照不宣,没对盈的智力提起过只言半语,都维持着一种奇妙的默契。盈也就和大家一样,生活在这个大家庭里面。

  “近期,由于温室效应,全球暖化,冰川已经出现持续融化的趋势,太平洋水位也开始上升……”电视里播着无聊的新闻,教室里哈欠声一片,我强打精神,艰难地撑起眼皮,余光里瞥到角落里的盈,她似乎看得很认真,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

  为了避免睡着,我扯了扯同桌袖子,开始唠嗑,“那什么温室效应什么的,是怎么回事啊?”

  同桌推了推眼镜,眼镜的反光简直要闪瞎我的眼,“温室效应,又称“花房效应”,是大气保温效应的俗称。大气能使太阳短波辐射到达地面,但地表受热后向外放出的大量长波热辐射线却被大气吸收,这样就使地表与低层大气温度增高,因其作用类似于栽培农作物的温室,故名温室效应。有没有认真看新闻的啊?这个要写作文的啊。”解释完,同桌还不忘教育我一番。

  “哎——”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要写这些鬼东西啊,什么气温回升,什么冰川融化,什么太平洋水位上升,就算到时候真的有什么事,我们也都死了几百年好吧。”

  “那可未必。”同桌推了推眼镜,“你好好看新闻啊。”

  我翻了白眼,把视线从无聊的同桌身上移开,落到了盈身上。她还是很认真,她那双晶莹的大眼睛倔强地盯着屏幕,看着看着,她突然微微蹙眉,目光垂着,似乎在沉思。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盈忽然回过头来,目光与我的视线正正地撞在了一起,她有些手足无措。我有些窘迫地别过头,继续研究那没有一点点汁水的新闻。

  又是雨天。

  似乎是应了同桌的话,接下来几天,天气都是出奇的反常,一连几天都是雨天。按理说到了秋天应该不会有梅雨季了啊。我托腮思考着。

  一道身影打断了我的思路,定睛一看,原来是盈。她的目光是与平时大不相同的浑浊。她似乎很急,在教室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就匆匆跑出去了。

  我好奇地往外望,一条项链落入我眼中。“原来她是来拿这个的吗?”我喃喃自语,真的是,这么不小心,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算了,既然看见了就给人家还回去吧。”望着快消失在我视线里的身影,我快步追了上去。

  盈是往后门的方向跑的。

  后门因为这几天的雨而积水严重,老师也再三强调不要再往后门去,免得发生意外。这家伙不会是没听吧。我心中疑惑。

  外面的雨还在稀稀疏疏地下着,虽然不大,但也不小。

  盈跑出教学楼,毫不犹豫地冲入雨中,往后门的方向跑去。我咬咬牙,也跟了上去。前面就是科学楼了,过了科学楼,就是学校的后门,但因为积水,已经完全过不去了,但盈的步伐丝毫没有放慢。我想告诉她前面过不去了,但盈跑得很快,把我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转眼间,盈已经跑到了科学楼,我本以为她会因为积水停下来,但她只是顿了顿,就踏着积水跑了过去。我用“踏着”这个词,完全没有半分夸张的意思,她脚下泛起一圈圈涟漪,真的就这样踏着水面如履平地地跑了过去。

  我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地这一幕,下意识地躲在科学楼的后面,远远地望着。

  目瞪口呆之间,盈已经到了后门,她停在后门那颗树前。四下确认没人后,她缓缓走向前,手轻轻扶着树干,淡绿色的光包围住了她,托着她缓缓漂浮着。一股绿色的光,顺着她的手,渗入树干里,散发出淡淡的绿光。

  “盈,果然不是普通人啊。”我在心里暗暗感叹。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并没有持续多久,没一会,盈周身的绿光暗了下来,缓缓落地。

  为了不被发现,我被迫离场,朝宿舍的方向跑去。在我到宿舍后的不久,盈也到了,她依旧和平常一样,一个人洗澡,一个人洗衣服,一个人晾衣服,一言不发,宿舍里其他人嘻嘻哈哈的声音到了她那里,仿佛被弹开,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我悄悄望着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天的盈似乎格外憔悴,眼里的光都暗了几分。

  我把衣服拿到阳台晾,拉开窗帘,外面射入一片阳光,暖暖的照在我身上。我激动的跑出去,望着蔚蓝的天空,抬起手挡着有点刺眼的阳光,“真是久违啊。”

  宿友们也闻言而来,“什么久违啊?啊,天终于放晴啦。这几天老是下雨,我们都快发霉了,现在放晴了,怎么着也不能辜负这晴天吧,咱们出去玩一圈怎么样?”

  众人纷纷称是,于是便一群人嘻嘻哈哈地出去了。

  待宿友们出去后,我把门关上,对着正在看书的盈:“盈?”

  盈抬起头,不解。

  “你不是普通人吧?”我深吸一口气,对上她的眼睛,“今天下午放学后的一切,我都看见了。”

  盈睁大眼睛,瞳孔迅速收缩,手中的书滑落在地,她开始拼命摇头,眼底尽是恐惧。

  我见状走上前,轻声道:“没事的,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相信你不会害大家的对吧。”

  盈停止摇头,抬起头,用一双澄澈的双眸望着我。我下意识握住她有些颤抖的手,但盈好像被什么刺激到了一样,挣开我的手,朝门口跑去,夺门而出。

  我懵了,在原地愣了好久,我的脸开始后知后觉地升温,我蹲下,抱着头,目光空洞无神。

  啊啊啊啊啊我刚刚都干了什么啊,这下子以后该怎么和她说话啊,我成了什么啊,试图拯救落魄少女的翩翩公子?还是趁人之危的小人?

  我抱着头沉吟了一会,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几天里,倒是没有发生那些我在脑海中试镜了几百遍的尴尬瞬间,除了盈与我的目光有时会奇妙的碰撞,倒也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于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场景。

  水铺天盖地地袭来,教室里一片混乱,老师拼命把音量提高,但还是淹没在同学们的尖叫声中。我脑子里仿佛塞了棉絮一般,想不出一个办法,只是茫然地跟着人群跑。不知是哪个怕死的,一把推开我,拼命往人群挤去。我被推的找不着北,只好任由身体坠落,慌乱的人群并没有注意到下面有个人,有的直接把脚抬高跨过去,有的直接从我身上踏过去,疼痛占据了的身体,我想呼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大队伍很快消失在我眼前,我拼命想追上他们,但我身体的每一处地方都仿佛都不属于我了,四肢没有一丝力气。很快,水冲破了大坝,咆哮着向我奔来,我永远忘不了这个场景。我闭上眼,心如同一滩死水,毫无生机。我任由大水将我吞没,我呛了一口又一口的水,身上的伤口被大水舔舐着,我的意识越来越远。

  在我意识即将消散的时候,我感觉我好像脱离了大水,向上飞去。这就是,死亡吗?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我合上了眼。

  意识缓缓回归,我睁开眼,是抑郁的天空。我艰难地坐起身,才发现我在树顶上。树顶真的就在树顶,我摸了摸身下的树叶,明明是普通的树叶,却可以承受着一个人的重量,吃惊之余,我望见了一道身影。少女飘扬的头发映入我的眼帘,是盈。是啊,如果是盈的话,一切不可思议就解释得通了。

  “盈?”我哑声问,“你没事吧。”

  盈闻声回头,笑了笑,“你醒啦,余衍。”

  我愣了愣,我没想到盈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嗯。”我点了点头,“这里是?”

  “生命之源。”

  “哦……什么?”我吃了一惊,看着盈毫无杂质的眼睛,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

  “就是学校后门的那棵树。”盈笑笑。她一笑,仿佛整个世界都亮了几分。

  我有些愣神。

  盈走到我身边坐下。大概是怕蹭到我的伤口,盈并没有靠我太近。

  “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盈看着我,有些严肃地说,“我确实不是人类。”

  我这才知道她说的是宿舍那件事。

  见我没什么反应,盈似乎有些疑惑,弯头看着我,似乎想从我脸上找到哪怕是一丝吃惊的神色。

  盈盯着我,疑惑道:“你为什么不吃惊?”

  “啊这……”我挠挠头,装作很吃惊的样子,“啊,原来盈不是人类啊!”

  “噗”盈忍俊不禁,“这也太假了吧,好敷衍。”

  我也笑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早就知道了?”盈疑惑。

  “是啊,早就知道了。”我故作神秘,“盈那么可爱绝对不会是普通人的。”

  我们一起笑起来。

  笑完,盈忽然严肃起来,沉声道:“我是自然的意识,机缘巧合下,我得以用人类的身体现形。”

  盈看我没有什么疑惑,继续道:“我存在了上千亿年,在我眼里,生命不过是一个个为了食物,配偶,地盘而活着的个体罢了。直到人类出现了。”

  说到这里,盈的眼睛忽然亮了几分,“人类是不一样的,人类懂感情,他们有审美,有道德,他们可以不为了食物而自相残杀,他们可以舍生取义,他们中的一些不乏有舍一人救集体意识的人。”

  “所以,我喜欢人类,所以我不甘心人类被自然的愤怒吞噬,所以,我用我仅剩的生命力,来调节这已经开始失衡的自然。”

  我听得云里雾里,“盈不是自然的意识吗?为什么又要调节自己的怒火?”

  盈摇摇头,“自然和自然的意识是不一样的,大自然拥有无穷生命力,我只是茫茫生命力中的一股。自然本不该有感情,自然只是遵循着万物运行的规律,执行着风霜雨露,以及任何自然中的一切。但是,这具人类的躯体赋予了我感情。”

  “原来是这样。”我点点头。

  “即使是自然也违背不了万物运行的规律,但是,我喜欢人类,所以我开始用我的生命力从外部调节自然的平衡。”

  听到这里,我有些激动,又一次下意识地握住了盈的手,“那盈可不可以再次调节,把洪水退回去。然后等到洪水退了,我们再去上学,我们可以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背书,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盈愣了愣,随即笑道:“好啊,到时候你可不许耍赖啊。”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开始吧!”盈忽然走到我面前,握住我的手,轻声道:“谢谢你,余衍。”话音刚落,她松开我的手,一道圆圈从我脚下升起,形成一个半圆的屏障。

  我疑惑地望着她。

  “虽然我可以调节自然的平衡,一开始还有效果,但是近几年失调越来越严重了,我开始有些力不从心。这次洪水是我见过最严重的一次失调,此次去,恐怕就没办法再回来了。”

  我瞳孔迅速收缩,“盈,你……”我开始拼命拍打着面前的屏障,“盈,还是算了吧,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不要自己一个人扛啊。”

  盈回头,笑了,整个世界都亮了。“已经来不及了,可以遇见你,已经是我意料之外的惊喜了,我已经很知足了。我喜欢人类,我不会让人类灭亡的,但是,我也听到北极圈中的北极熊的哀嚎,我也想救它们。余衍,遇见你,我很开心。”

  我放下发红的双手,泪水从我的眼眶里滑落,“我,还有可能再见到你吗?”

  “嗯,余衍那么可爱,你期待的就一定会发生。”说完,盈纵身跳入茫茫大水中,我身下的巨树开始颤抖起来,点点绿光向盈的方向汇聚,环绕着她,一点一点蚕食着她的生命力,她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变透明,一点一点变虚幻,直至完全消失。

  绿光像是饱食了一顿一般,焕发出耀眼的光芒,一点点向巨树汇聚,渗入树干里。以巨树为中心,方圆几百里都散发着淡绿色的光,随即,洪水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

  随着盈生命力的流逝,挡在我面前的屏障,也随之破散。

  我跳下树,踉跄地走向巨树,轻轻地扶着树干,哽咽道:“放心吧盈,我会替你,把这份爱传递下去的。”

  “社长,有一个叫盈的女孩子想要加入我们环境保护社。”

  我闻言抬起头。盈?这个字似乎勾起了许多回忆。我笑了笑,“走吧,看看。”

  等候室里,一个十五六岁的的少女静静地坐着。

  “你好,你说你叫,盈,对吧。”我拉开椅子坐下来,对上她眼睛的时候,我愣了愣,随即笑道:“你想要加入环境保护社?”

  少女点头。

  “在那之前,先听我讲个故事吧。 ”我说。

  少女歪头。

  我开始讲述:“你相信自然有意识吗?其实真的有……”

  生活有望穿秋水的等待,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盈,欢迎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