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遇见的小哥哥差点当成鬼!
许时吟卿2020-09-26 23:322,995

  拿起地上的衣服就往季云川身上套,季云川内心有一万坨草泥马呼啸而过,小小的心脏被刺激的体无完肤,还得陪着笑脸说着,“吃好喝好,感谢来访!”就差没献歌献舞了。

  三娘将裤裙套好后,朝着大娘微微点头,眼神中满是坚定。

  大娘取了一根红绳系在季云川的腰间,这不是一条普通的红绳,中间有一根主心绳,先在周围绕了几道细细的金丝线,然后还绕了红丝线,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青丝,总之这条绳子拿着很有分量,口中念念有词:“红尘事,情人结,悲欢离合,红线手中捏。”

  “至此,礼成。”

  大娘将季云川脖子上的秤砣取走,季云川呼了一口气,动了动脖子,反复揉捏才好了些。

  大娘又高声朝着宾客们说道:“还望诸位今后相互扶持,云川这孩子还小,多帮衬帮衬。”

  这一天终于忙忙碌碌的过去了,果不其然,季云川回到厢房毫不含糊倒头就睡,这倒像他的作风。

  临近天黑,春花来叫他吃饭,大概是这几天太累了,季云川摆了摆手,半梦半醒之间回了句,“不吃。”

  下一秒,大娘推门而入,揪着季云川的耳朵,开口就是一股砍价的味道,看着少爷被揪的耳根子通红,春花不禁捂着嘴小声的笑。

  “明天就是你上任第一天,赶紧把那些红娘秘籍都看一遍,个别的案例多分析分析,也好给其他人做好榜样。”

  季云川捂着耳朵,甜甜的笑道:“娘亲~松手吧,我知道错了,我马上去看。”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是季云川被人揪耳朵脑子里想的一大堆鸡汤。

  大娘松开之后,恢复轻松的姿态说了句,“吃完,赶紧去看。”

  刚走出房门,又说了句,“下次做什么事情之前,记得先跟我们商量,好做个准备。”

  季云川心想:今天的事情确实是草率了,但是老子实在是不想穿女装了。

  他迅速换了条白色的亵裤,穿了一身淡蓝色的裙子,没有办法,衣服今天还没有定做出来。

  季云川也顾不上吃饭,径直跑到书房,里面只有一束昏暗的亮光,季云川瞬间不想进去了,这种几乎没人呆的地方,最容易出现什么灵异事件,他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就害怕那些鬼呀,魂呀什么东西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你怎么还不进去~”

  “我cao,谁呀!”季云川被吓得一机灵。

  “原来少爷最害怕黑呀~”

  季云川扭头,看见一张惨白惨白的脸,手里还提着一盏绿油油的灯,脱口而出,“鬼呀!”

  前面的那个人慌张的把灯扔掉,竟然跟着季云川一块喊了起来,接着越想越不对劲,哪来的鬼呀,说道,“少爷,鬼在哪,我看不见。”

  季云川借着天边明月的光,看着身旁的人越发的恐怖,指着他说,“你你你,到底是谁,我不是主角。”

  旁边的小少年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点燃火匣子,“少年,让您见笑了,我是书房的小书童,今年刚满十四。”

  季云川松了一口气,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内心有些慌张:真他mua丢人,这娃比我小两岁,怎么一副养不活的样子,病怏怏的。

  “少爷,您随我来。”少年拿着火匣子,瞬间照清了眼前了路,小少年在推门的一瞬间说道:“少爷,我叫浮子延。”

  在这个时代一个下人自称‘我’的很少,除非是普通人家,要么……

  凭借季云川的脑回路,他竟然首先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会不会存在Bug,果然憨der的脑回路岂是正常人所能理解的。

  季云川跟着他进入了书房,浮子延熟稔的点亮书房里各式各样的蜡烛,边点燃边解释道:“书房内的月奉是月下馆最少的一个地方之一,蜡烛都是其他地方借的,我平常看书就点小小的一只,够亮就行。”

  说完,浮子延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手中的蜡烛放下,蹲在地上,咳得面红耳赤的,显然,这不是一天两天的毛病,是烙下病根了,季云川一下子慌乱了手脚,学着小时候爷爷的样子,朝着浮子延的背拍了拍,不料,他也是没个轻重的。

  浮子延抬头看了他一眼,因咳嗽眼眶瞬间红了一圈,泪水来回打转,看的季云川心里一揪一揪的。

  “少爷,咳咳咳,我,没事儿,您拍的太疼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要,要不要喝点水顺顺。”

  季云川有些慌乱的道歉。

  浮子延没理他,低着头自己缓了一会站了起来,“老毛病了,少爷不必担心。”

  季云川松了一口气,不假思索的问道:“什么病?”

  浮子延朝着他轻轻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好像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这样。”

  季云川有些心疼这个孩子,总得做点什么,于是拿着其中一个蜡烛,准备把剩下的点完,虽然过程跌跌撞撞,还差点把书房点着了,但是总算是把各个角落都点亮了。

  点亮完,季云川不禁感叹:“这哪是书房,明明就是一个藏书阁呀,气派!!”

  木质台阶,往上看大概有三层,成圈状包裹着,直接能看见头顶的壁画,一条黑色的带着两只角,爪子里抓着一束光?扑面而来的古老和神秘,大概又是远古的神话吧?或许真的存在,谁说的准呢。

  浮子延随着季云川的目光望上去,一脸认真地说道:“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口旁有须冉,颌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能腾云行水,护佑一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远古天神,据说,这条黑龙爪子抓着的那束光,是他爱人。”

  季云川嗤笑着,问道:“你怎么对这条黑龙这么熟悉?”

  浮子延淡然一笑,“没什么,只是对这些东西比较感兴趣。”

  环顾四周,那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这所藏书阁的典雅和不凡,季云川不禁有些懊恼,内心嘶吼道:为什么这里的风格和我自个亵裤的风格完全不同,一个是细致的叫不上名字的花纹,一个就是人间富贵花,心里瞬间不平衡……嘤嘤嘤,明明出自同一个馆子,这不公平!!!

  再说说这些成千上万的书籍,羊皮卷,竹简,纸质书籍,这质感,这气度,妥妥的一股豪气的味道,但是落了这么多的灰,平常也没怎么翻吧。

  季云川突然被一个地方吸引,这个地方在书房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之所以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这些书随意散落着,还有做笔记的痕迹,书的旁边还有一个破破烂烂的草席。

  随便拿起一本,洋洋洒洒密密麻麻的一大堆他看不懂的文字,只见上面画的画,像是什么草药之类的,这些书没落上灰,估计是经常翻看,他又轻轻地把书放下,自顾自的转悠起来。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始有目的的寻找着,毕竟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看红娘秘籍什么的。

  走着走着突然绊倒了什么东西,重心不稳,就在他几乎脸着地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拉住了他,季云川下意识的回头道了声谢。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原来背后拉着他的,不是人……怪不得走路没声响的。

  是那条杆秤?季云川松了一口气,在这儿待着,怎么有一种天天要被吓死的感觉,想了一下,好像是条杆秤也不是很对劲吧,这是个修仙的界面吗?来这儿这么久了,也没听见说附近有什么仙门道派的,不管了,还是离这秤远一点吧。

  不料,非但没有离远,反而更进一步,这杆秤也没管季云川是不是愿意,拔腿就往人家裤腰带里面塞,还一不小心抵错位置了,疼的季云川直抽抽,但是,这杆秤秉承着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的做事原则,又来回试了几次,未曾想,均以失败告终。

  季云川忍不下去了,一把薅住杆秤的头,硬生生的别进了自己的裤腰带,恶狠狠的威胁道:“你再乱动,老子就削你一层皮。”

  这招挺好用的,杆秤终于安静了下来。

  浮子延听到了这边的响声,寻了过来,季云川本来想再往前走走看看,不料又绊着了砖头一样硬的大厚书,就在快倒地的那一瞬间,出口骂道:“书架那么多,你他喵就非得搁地上耍帅。”

  还有,又有人及时拉住了,才避免了毁容的风险,等一下,季云川开始内心盘算着:杆秤在我腰间,又一个走路没声响的,不会吧不会吧……

  季云川的胆子不允许他回头看,突然,后面的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少爷,您在这儿干嘛呢?”

  一听这声音,刚提的一口气又放下了,奇怪的问道:“你走路怎么没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下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