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鲤渊藏2020-09-22 18:552,583

  屋顶的白鸽被惊扰了般扑腾着似雪的羽毛往院里种植的海棠树飞去,然后安然的栖息在枝头处。何同往教堂的方向走去,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抬头看了看,一只白鸽叫唤了一声,他又赶紧加快了步伐。

  他走到教堂时,先是注意到了孩子们的脸上都挂了伤。助工小跑到他面前,解释道“白跃希死了,昨天睡前喝的牛奶里杯加了好多安眠药。今天白熙南就不依不饶的要找出凶手给白跃希偿命,这么多孩子没有一个人承认是自己做的,所以白熙南就和他们打起来了,连白星微都挂了彩。”

  何同试图从那么多孩子们当中找到白星微的身影,最后在白跃希的棺材旁处找到了,而浑身是伤的白熙南站在她面前,像是在保护着她。何同从白熙南身体的一侧看到白星微狼狈的模样,她的头发乱极了,洁白的脸蛋这会儿脏兮兮的,手腕处包扎着白色的绷带。

  “死一个孩子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死的居然是白跃希。白熙南这个刺头怎么会轻易放过凶手。虽然当初因为有些孩子们太过于吵闹,你向院长提议给他们吃一点安眠药,让他们安静。但谁知道被这些孩子们学去了,这么多孩子是下了多少安眠药啊。真是狠心!我们都不敢给他们下这么多,我们每次都是适量。而且没有一个人承认,我猜大部分都参与了。”

  助工在何同旁边不停地冷嘲热讽道,何同觉得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使自己心烦极了。他实在不屑理会这位助工。他走上前去,孩子们见是他,全都为他让了道。他路过的每个孩子身上都伤的不轻,他实在不愿去想这些助工平日里都是干什么吃的,孩子们的架都劝不动吗?何同在心底冷嘲自己,他笑自己居然会提出这么傻的问题。孤儿院是干什么吃的他最清楚不过了。

  走到白熙南的面前,他仍然一脸怒气的注视着何同,那神情恨不得把何同也拉去和白跃希陪葬。何同往他身后看了一眼,白跃希的睡颜宛如天上的白色月光,虽然身体已经死亡了,但是他依旧耀眼极了。他注意到白跃希脚上穿着的芭蕾舞鞋,眼中的光瞬间暗了下来,因为他同时看到了坐在地上的白星微也同样穿着芭蕾舞鞋。这时,他才看见她脸上布满了泪痕,他来之前,他们一定经历了一场诛心般的浩劫。绝望在白星微的脸上飘闪着,而白熙南一副找不到凶手誓不罢休的态度。

  “白熙南,你这么做是没用的。除非你打败了孤儿院所有的孩子。”

  白熙南怒瞪着何同,那把火像是随时可以烧尽何同。何同神态自若的回视给了白熙南,似乎借此告诉他,他连站在他面前的人都威胁不到。“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白熙南咬牙切齿。

  何同耸耸肩“那不一定喽。”

  “滚。”白熙南用力推开何同,助工连忙上前给了白熙南一拳。白熙南使出浑身力气都无法动弹,最后被助工打倒在地。

  “何律师不好意思啊,我们去院长办公室吧”助工满脸歉意,何同没去理会而是蹲下来对白熙南说道“看到没,不是没人阻止得了你。而是他们不想动手,你的蛮力在他们眼里只是娱乐。你如果不愿意把白跃希的死也变成一件滑稽的事件就住手,学学白跃希是怎么运用脑袋的。”

  走之前何同特意看了一眼白星微,长发把她的脸遮住了。她的身体一动不动的,但何同知道她一直倾听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因为他注意到她的泪珠打在了地板上。

  之后,何同在院长办公室里和院长聊了许久。但他时不时的注意到窗外的白鸽在院子里飞来飞去,像是有意的在他的注意力下徘徊不定。

  和院长谈完事情后,他走到院子里自己的车旁,开车离开了孤儿院。然后在一个拐角处,他停下了车,随即打开了后车厢。

  “白熙南,白星微出来吧。”

  两人红着脸从后车厢里爬了出来,见已经出了孤儿院。白熙南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了。

  “上车。白星微坐在前面。你,坐在后面。”

  他指了指白熙南。

  三人上车后,白星微感叹道“原来出来也没有那么难嘛。”

  何同笑出了声“你们想多了。我在院长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你俩进我的车了,而在不远处有几个助工也早就目睹你们所有的行动了。是我向院长提议带你们俩出来逛一圈的,不然你们早就被抓回去挨揍了。”

  白星微失望的咬了咬嘴唇,然后目光注视着窗外的世界。白熙南也一直注视着窗外的世界。神情上却无法显露出一丝丝喜悦。

  “要是哥也能出来一次就好了。”

  “我要去报警,说他们害死了人。”

  白熙南冲动的说着报警的话语,何同听完觉得可笑极了“报警也没用的,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怎么会没用,人命案警察难道不会管吗?”

  “白熙南,你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谁杀害了白跃希。而且我答应了院长会按时送你们回孤儿院的。我是不可能让你去报警的。你们俩就死了这条心吧,因为你们能想象到的所有办法,都只是以卵击石。”

  何同注意到白熙南有所动作,又开口道“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手,不然事情会更加难以控制。你刚才在教堂吃得苦还没有吃够嘛。”

  白星微蹙着眉头,若有所思。“南哥,我们先把报仇的事情隔一隔好吗?”

  “隔个屁,这要怎么隔的下去。我心里的愤怒都要爆炸了,难受死了。是白跃希死了阿,他还没有穿柚希送给他的芭蕾舞鞋跳舞,他就死了,他才十六岁,他说他其实还一直等着他的父母能找到他。他怎么就死了?他是我们的大哥,他那么完美,他才是世上最不该死的人。”

  白熙南的声音刺穿了耳膜,白星微的哭声像是雨滴落地的声音,让整个车里都充满悲伤绝望的气息。

  “可是,他死了。他就是死了……”白星微委屈的哭诉着。白熙南掏出口袋里的匕首,一刀刺进了左手手心里。何同猛地刹住了车,他在目光中责怪白熙南的蛮横和暴力。白星微吓得几乎失了神,白跃希的去世已经使她耗尽了心力,白熙南又这般不懂事的伤着了自己,这不和在白星微手上动刀子一样嘛。

  何同加了车速往医院的方向驶去,路上他感叹道“你们离了白跃希后,果真没办法。”

  白熙南听到这话,望向何同。何同才不想理会他了,该说的他早就告诉过他了,可他的理智像是被狗吃了,一点都不顶用。现在他是老大了,但是一点老大样都没有,只会使用暴力。

  快到医院时,何同叮嘱了一声“我知道你俩出来后还有一件想要做的事。是去找白柚希告诉她白跃希的事情吧。不过怎么办呢,没有我你们是找不到白柚希的,也甭想轻易见到她。”

  白星微往何同那边坐了一点,大而圆的眼睛里闪着晶莹却又带着恳求的目光注视着何同,说道“请你带我们去找柚希吧,我们想要见她。”

  何同看见白星微这般,心疼极了。但是他还是冷冷的答道“星微,我倒是相信你的。但是白熙南我怕他一会在医院或者在路上耍些小聪明,这样我就没有办法和你们院长交代了。”

  “放心吧,我不会了。带我们去见柚希吧,我也想见她”白熙南出乎意外的冷静了下來,同时也打消掉了何同对他的质疑。这才让何同稍微放下心来安抚白星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夜星高月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夜星高月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