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怀孕了
奈媨魌2021-08-10 08:433,110

  大叔的热情让林青不知所措,一是他的存在实在是太过于突然。二是就算三岁小孩儿也明白的道理陌生人的糖不要吃。

  顾黎昕见状立刻回应:“叔叔,我跟我媳妇今天才从隔壁村来真好没有地方住。”

  林青一愣,不解的眼神像是在询问怎么回事。

  顾黎昕没有回应这个眼神,而是抓着林青的手背到后面以她的手心为纸以自己的手指为笔,飞快地在林青手心写下两字“放心”。

  一袭痒感向手心袭来,如同羽毛轻飘飘的佛了几下。

  但是还能感受到操纵者描绘的线路,隐隐约约的大概猜想到什么字“放心”。

  叫自己放心,连小孩都明白的道理陌生人的糖不能吃。

  你顾黎昕为什么要去做那个吃陌生人糖的傻子呢?

  莫不是,你发现了什么我没发现的东西?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

  既然如此我就好好配合你顾黎昕了。

  林青在一旁迎合:“是呀是呀,叔叔你太热心了我们感谢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带上假笑面具的顾黎昕笑呵呵的:“那就麻烦大叔领我们回家了。”

  大叔瞧着两人一唱一和的,也没有多想点点头转过身子带着两人往自家里走。

  跟着大叔来到了一户人家,走到他家二十米开外都看到屋内冒起的灰白的浓烟。

  走到门口映入眼帘的是一扇花梨木门,眼测估计高2米宽2.5米。

  设计的是双开门,轻轻一退门就开了。

  门上雕刻着梅花图,节节高开的梅花示意着什么这就不得而知了。

  林青踏进大叔的屋子里走到大厅还回头看了看那扇大门,那感觉就像门上有什么宝贝似的一看就甩不掉似的。

  一直领人进屋的大叔可没有发现那么多,还是一副待人热情的模样让人不得已就放下警戒。

  大叔安排好顾黎昕和林青的房间后才去叫自家老婆:“婆娘,家里来客了快准备下晚饭!”

  听到孩子他爹的声音,刘大娘不知道才从哪个地方出来。

  矮瘦的女人闯入林青的眼帘,额头上满布丝丝薄汗脸色微红,嘴里还在缓缓的喘气。

  等刘大娘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林青用着一口西南方言随意一问:“嬢嬢,你刚刚在做撒子哦!”

  刘大娘听着眼前女孩的方言脑筋没转的回答:“没做撒子,就是将才把猪喂了忘了煮饭咯!”

  林青:“哦,那嬢嬢你屋里头没有烧啥子东西嘛?”

  被问的奇怪的刘大娘,此时无感到无比的莫名其妙:“啥?烧东西我就今天下午就没得东西要烧的;怎么了为啥子这么问?”

  林青双手举起摇晃到:“没有没有,我就是闻到一股烟子味了;可能是隔壁邻居的味儿传过来了!”

  解释完后,刘大娘才走进灶屋里准备做饭。

  事后大叔就拉着顾黎昕和林青两人介绍东介绍西的,唠嗑唠嗑着从大叔的口中知道大部分信息。

  大叔姓王是这个村的村长,刚刚大娘性刘这屋子里就他们两人居住儿子前几年跑到外头去打工了。

  这个村子很穷,大部分人都没有受过教育。而且这个村子有一所中小学,但是在前几年无奈关闭了。

  问王村长为什么学校会关闭,他却说这里的人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堆人竟然强制把自家孩子带回家不让孩子上学了。

  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也算了算刘大娘离开的时间顾黎昕摸过屁股后面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烟递给王村长。

  王村长一把接下,把烟别过耳后。

  顾黎昕顺势问下:“那为什么家长会强制不让孩子上学呢?”

  “在我个人认知里,大部分家长不都想让小孩子多读点书吗?”

  王村长郁闷的抹了好几把脸,平静的回答:“正常人心里也该这么想,可这些人不知道这几年怎么了突然把读书认为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事了。”

  村长接着说:“前几年有两三个人整天神神叨叨的不让自家孩子上学,嘴里念叨什么要侍奉什么王。”

  “起初我也就以为这是什么精神病没注意,后头不知道怎么慢慢的大部分孩子不去上学了老师找家长,家长不放人;再后头这些老师也好多不上学校了,这人一天比一天少这学校就这么倒闭了。”

  说完后王村长嘴里觉得差点什么东西,拿下卡在耳朵上烟准备王嘴里送的时候发现打火机不见了。

  到处东摸西摸的村长引起了顾黎昕的注意,眼疾手快的掏出自己的打火机打着火用手挡着给村长点了烟。

  烟草瞬间燃烧起来,大量的烟圈释放出来客厅都沉浸在了香烟里。

  “谢谢哈,小顾”王村长惬意的说。

  “对了,王叔我看你们村的土地还是比较好的,人也没有出现什么懒惰和身体不适的症状看起来都还挺正常的。怎么就这村就变成穷苦村了?”顾黎昕疑惑不解的问。

  王村长摸了摸下巴眉头一皱嘶了一声:“我也觉得奇怪,我每次去问他们都说产量不高市场价太低卖不出价。”

  王村长叹息一声:“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人就跟穷鬼上身似的,大部分生病的都不敢上镇上去。村里医疗条件也简陋,但是胜在价钱便宜。”

  话语一落王村长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语气悲愤的道来:“村里的医生年纪也大了,人不敢出门过不了多久这个村子就该与世隔绝了。”

  村长激动的模样让林青想问出的话,死死的缝在嘴里。

  本想开口安慰村长的情绪,可是有人先自己一步做了和事佬。

  今天的顾黎昕确实是出奇的反常,之前还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这会儿成了却成了关爱老人的好心人了,给人点烟的动作还挺熟练。

  想必平时给人端茶倒水点烟的事没少干,光有嘴皮子可没有资格入重案小组。

  莫不是真的是哪个的关系户走进来的?

  林青荒神的想了想,垂下头神色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

  “来,吃饭了!”刘大娘像喇叭似的声音窜来拉回了林青的思绪。

  林青被刘大娘的声音吓得一下跳起来,当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嘴巴微张,浑身僵硬的动都动不了。

  “怎么了,媳妇儿今天是不是太累了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惊到了。”顾黎昕带着关怀的语气和眼神,心里确实非常的坏心。

  不说还好,这一说把林青给惊的更惨了。

  嘴巴长得更大了瞳孔也极速扩张,表情僵硬的贴在脸上一时不知怎么变换自己的表情。

  不过这也只是一时,长期强制性的表情训练再此时排出了林青觉得最有效的作用。

  林青将计就计突然往顾黎昕怀里一靠柔弱的开口:“是呀,今天身体确实不适。我想早点休息,我们回屋休息吧!”

  早已为人母的刘大娘见林青的模样顿时感同身受,心疼的说:“小伙子赶快把你媳妇儿带回房间去休息,不早说你媳妇儿怀孕了我给你媳妇儿加个好菜给她补补。”

  转身就去厨房的刘大娘还不忘嘱咐:“等一下,我送到你们房间去。”

  靠在顾黎昕怀里的林青更加的不好意思,娇羞的从沙发上起来捂着脸跑回房间。

  顾黎昕在后面喊:“不要走快了,别伤到自己和孩子。”

  一副娇羞妻子回房,爱妻子的好丈夫在后面嘱咐的温馨画面。

  王村长催着顾黎昕:“你怎么回事,你还不去把你媳妇扶着。你们现在小年轻就这么没有责任感的,还在这里看到还不快去。”

  顾黎昕被村长催促的回了房间,准备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复:“王叔我可是个有责任的人。”

  回到房间后就剩顾黎昕和林青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看不上谁。

  “怎么样,做回孕妇也不错吧!”顾黎昕调侃林青。

  林青怒瞪着顾黎昕:“滚,好个屁!今天可是有人给我下了个大套,套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开了。”

  顾黎昕懒散的靠在门上,随意一笑:“既然解不开那就不要解了,还有林大组长说话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让我好生听不懂。

  林青冷哼一说:“你听不懂,那就不要听就好了。什么叫别人说话阴阳怪气,是你自己理解能力有问题。”

  顾黎昕不怒反笑:“我想自己的理解能力也没有问题,我建议林大组长去看一下神经科是不是语言神经长的歪曲八拐的,说话也不会这么绕来绕去的。”

  林青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可是压着压着心中那根弦就崩了。

  “你是不是有喜欢呛人的毛病,今天我就给你治治这个毛病!”林青说话声音后面愈发的大,也愈发的凶。

  顾黎昕却还是戏谑的笑:“哎呀,别凶哦!有病咱们就好生的治,我不会就此嘲笑你的。对于病人我还是会操守对待病人的底线的。”

  关顾着打趣林青了,自己却已经忘了在车上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与生气的林青搭话的场景,如果顾黎昕的作死操作让那帮人看到了肯定会赞叹:“真是不怕死的梁山好汉,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被激得跳起来的林青,抓着床边的凳子往顾黎昕身上砸。顾黎昕先是一愣,迅速的躲开。

  由于顾黎昕躲开了林青的砸过来的凳子,东西就是砸到了门上巨大的碰撞声就此产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思乐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思乐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