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浮舟沧海
遥依2020-10-25 00:502,332

  康平元年,正月十五,上元节。

  这是梁国消弭内患之后的第一个上元节,四海升平,整个汴梁城一片欣欣向荣。

  萧索的城外,一辆马车向着汴梁城的方向延伸着轮印。

  随着日头偏西,起初看来只是小黑点般的汴梁城越来越大了,这才发觉这座饱经岁月的城池,是那么的雄伟,仰头望去城墙高入云间,马车一路颠簸终于到了汴梁的北门前。

  城前检查的队伍很短,说话的功夫,马车就来到了检查驿,一直未发一语的老马车夫,难得地低声提醒了一句,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令人意外的是,检查的官员竟然穿得十分华贵,腰间还配着一双玉鱼,满庭芳默不作声地打量着非富即贵的官员检查完了基本没有装饰的马车,年轻官员说了句告罪,马车便放行进城。

  “等一下。”马车刚要启动,便被年轻人急忙喊住。

  年轻人向下虚按掌,小跑跑到马车前。

  “满先生,王爷有封信给您。”年轻人将信递给车夫,拱手行礼。

  “我还以为你们要变卦呢。”满润谦悠悠地笑道。

  满润谦拿过信,撕开信戳,脸上阴晴不定,抬手让马车夫继续走。

  马车向汴梁城驶去,一直到丢失视线之前,年轻人都在致着晚辈礼。

  入城后,日头已经到了傍晚,但是好在上元节当日是不禁夜的。爷俩和马车夫寻了间不贵但颇为整洁的客栈住了下来,行李不多且有马车夫和店小二帮着提携,到也不要爷俩动手,满庭芳自落得个清闲…

  上元节是大节日,汴梁是要好生庆祝一番的,是个难得一见的大场面。

  老爷子握着满庭芳的手,小步小步地往里城走去。

  月亮已经跳上树梢,沿街能有三四层楼高的铺子都点起了大灯,一团团黄灿灿的灯,照亮了整片外城。

  夜晚,也是透着奢华气息的汴梁的主场。

  越往里城走,路边行人越多,行人的服饰也越来越奢华,爷俩略显寒酸的白衫招来许多目光,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有些病恹恹的满庭芳终于显出少年的率性来,满脸是藏不住的惊喜。

  老人一边牵着满庭芳往里城走一边絮絮叨叨讲着这上元节。

  “这上元节,在我们那江宁虽然也很热闹,但怎么会比得上汴梁的上元节呢,我们的靖帝也会同民众一起放灯。从隋炀帝借礼佛的名义扩大上元节的规模后,放灯已经成为上元节的定制,这你不知道吧,那些妇人就知道整天讲那些耗费不低的灯,”老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有些埋怨小孙子在江宁天天窝在女人堆里,“不过说回来,康平首个上元节,怕是宫中会有巨灯出吧,那得叫灯楼吧,悬着珠玉,金银,微风一至,锵然成韵啊……”

  老人不禁遐想到,满庭芳不停地撇嘴,明明前几日在路上对皇族的一切都还是不屑,现在反倒讲得起兴了。

  “咳咳咳,”老人从遐想中回过神来,“皇帝会在十五,十六两天公开出现在宣德楼中观灯,与御街两旁的百姓同乐,这叫与民同乐,这是人伦大道。今年应该还会召集外藩和内外大臣等人,观看歌舞,应该会唱太平歌。终于太平了,却不知会不会唱太平歌啊……”

  爷俩一路闲聊,不多会便走到了内城,里外城并没有一圈城墙遮挡住,但是里外城的建筑很明显的是两个不一样的级别,里城的建筑更为占地广,宏大,而且虽然奢华,但难掩岁月的沧桑。

  “你看这些贵人所有的房屋,算得上是财物撒漫贱如沙了。但是他们可都不敢把自己的府邸超过当年德宗定下的高度,你看,只有皇城高度是几乎不限制的,这叫遵循礼制,《礼记》有以高为贵的规定。”老人轻声说道,“过了春,你也该考校《礼记》了。”

  各位看官,可要记得,这位满家家主,在人间是为江宁道的文宗,是这梁国的大儒,说来却是令人唏嘘。

  远远望去,能看到宫城的一角,纵使管中窥豹,也能感受出其恢弘磅礴的气势来。

  上元节的热闹终于在里城体现了出来,在外城还略显萧索的情况下,里城几乎所有能挂上彩灯的地方都挂着炫目的彩灯,行走的商人叫卖着各式各样的商品,有天南海北的小吃玩意,姑娘用的胭脂水粉,更多的是琳琅满目的手持把戏灯。

  满庭芳静静地感受着人们在艰难的生活中如何在节日里寻找放松。怎么说呢,瓦舍很热闹,也许平常也很热闹,但今天格外热闹,满庭芳不无道理的瞎想着。

  老爷子见满庭芳目不转睛地望着十二座勾栏那儿,人影焦灼。

  往御街走去,一路上到也能看到寒酸衣着的人来。

  没办法,这就穷人的无奈,平常能吃饱饭已经很不错了,哪里有闲钱去寻欢作乐,去御街瞻仰皇帝老儿和妃子们放花灯玩,已是难能可贵的娱乐了,惠而不费。

  当初设想的情况是百姓们都堆在御街上恭恭敬敬的观摩皇帝一家玩乐,然而现实很残酷,只有既没钱又没身份的“真”百姓会堆在御街上,一边感受燥热,一边赞扬皇帝一家的辉煌身姿。御街旁的恭王府,自然有专门开辟的场所,给自家亲戚和门人朋友好整以暇地享受皇帝一家的表演,连各府司的长官也在这天让出了空间给各方面的大佬。

  就算只凭借满润谦在文坛上的名声,爷俩也都不至于挤在御街上,随便哪个官员都愿意腾出点让爷俩歇个脚的。

  满老爷子径直拉着满庭芳朝内城去。

  爷俩缓缓地登上了水榭,水榭颇大,往东面就能等看到宫城的恢弘了,也就是说水榭位于御街的西边。

  这会,爷俩没落在人群后头。

  紧跟着人群,拥到了用一整块青钢石做基座的水榭外台,足有五六米高,水榭下方的围墙外便是御街,传回来的鼎沸人声,说明下方已经挤满了围观的群众。

  满庭芳尽力垫起小身板,才看清御街上窜动的人头,不远处一排排已经准备好的华灯十分吸引眼球,皇帝一家还没到场,现场的气氛已经极其热烈。

  “到了亥时,天子就会出彧玉桥,与民共同庆祝康平的第一个上元节了,”老爷子解释道,“这亥时啊,又叫定昏,是十二时辰的最后一个时辰,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要去睡觉了。”

  “今天例外。”满庭芳小声笑着说道。

  “今天例外。”老爷子也笑着说道。

  伴随着模糊的公公的喊声,很响很响的礼花声,人群的气氛被推上顶峰。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满庭芳听见老爷子轻轻念了首诗,不知是否是亲自作的。

  老爷子的一声轻喝打断了满庭芳的思考:“皇上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尘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尘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