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初涉修行
夜火2020-12-07 23:493,332

  留情见徒弟出神,小拐棍一挥,“咚”子果吃痛的捂着头。子果无辜的看着留情。

  “徒儿,你有没有听师傅在说话呀?”

  “真是头疼,一点都不把师傅放在心上。”留情这话说的颇有些失落。

  “师傅,那弥日老头厉害吗?”

  留情瞪大双眼,转头看自家徒儿的憨样,“厉害,个屁!”

  话锋一转,

  “也就号称南域第一人吧。”

  “这…”子果张大了嘴,“号称南域第一人?”

  “岂不是比师傅你还要厉害一丢丢?”

  子果询问的语气,还比着手势。

  留情也觉得有些有些为难自家徒儿,毕竟他如今都还没有筑基,“要我说,他就是靠坑蒙拐骗加吹牛,真打起来,师傅也是能与之一战的。”

  “哦。”子果将信将疑的看着留情,“那我得修行多久才能打的过他啊,打不过是不是就没了?师傅你跟他有仇吗?”

  “南域有很多宗门,他在的天墟是整个南域灵气最浓郁的,而他是天墟的掌门。”

  “就为这?师傅你嫉妒他啊?”

  “什,什么?”

  “我嫉妒他?”

  留情感觉一口老血堵在胸口,就快要吐出来了。上辈子欠的冤孽吗?

  “他刚收个徒弟,我也刚收个徒弟,他收的徒弟是从人界带回去的,我收的徒弟也是人界的,都刚收没多久,还是有机会的。”

  “师傅!”子果打断了留情,“他的徒儿也是人界的?”

  “是男是女啊?”子果小心的问出。

  “这可没说。”

  留情的话在子果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子果倒是没觉得失望,他希望是她,这样也许他可以尽快找到她,问她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师傅,你不是希望我争气吗?”

  “嗯?自然!”

  “那师傅,你是不是应该抓紧时间教我点什么了?”子果虽然已经拜师小半个月,可是留情一路上除了吐槽自己的不公正遭遇和吹牛,并没有教他什么修行法门,让子果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哄骗了。

  留情一阵脸红,“呃,这不是先要寻个灵气充裕的好去处嘛。”

  “万事开头难,咱们可得把基础打好了。走吧咱们先上去。”说着他就招呼着大黄,沿着陡峭的山路向上而去。

  子果以为要直到山顶,心里还在嘀咕怎么不直接坐大葫芦飞上去,其实走了不到片刻,二人面前就出现一大块空地,空地由大块的石板镶嵌拼接而成,地面上刻着纹路,纵横交错。大黄像是有所忌惮,停在了不远处的山路上。这个地方像是柱子上被挖空出来的空间,两人需要走进去,连接处是一根一根的石柱支撑着,石柱上爬满了青苔,雕刻着与地面辉映的纹路。

  这块空地足有百米见方,在空地正中是个直径十丈的黑洞,黑洞里有“呼呼”的风声,厚重的声音充斥着耳膜。

  “就在这里吧。”留情一手挥舞小拐棍当画笔,一手捏着法诀,在空地上画出一片区域,被画中的地方发出淡金色的光芒,形成了完整的一个小圈。

  子果遵循师傅指引,来到圈内,盘坐在里面。

  “修行之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修行本身是挖掘自身潜力的同时向天借力,力量借的好便可以长生不老,力达通天。”

  “如何借力呢?天地之力其实一直就散落在天地之间,只是凡人没有开天眼,看不见。为师现在助你开天眼。开了天眼你便能看见灵气,从而捕捉引导他们进入你的体内,完成修行。”

  子果闭目,留情将拐棍别在腰上,面向子果,双手掐诀,手掌向前一推,一个淡金色的圆球奔向子果体内。金球没入子果体内,在他身体上像度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他觉得身上有暖流游动,从腹部蔓延,直至头顶。到头顶时,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像种子破土而出。

  子果的灵觉变得清晰起来,不远处黑洞里的“呼呼”声,周围原本灰暗的空间他似乎能看清,远处小道上大黄正在刨土,土里的小虫子的鸣叫声。其中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一丝一丝的淡金色的光芒散布在整个空间,飘荡着,游动着。

  一丝光芒像是有生命,它在努力的钻进他的体内。

  “别抗拒。放松自己,引导它们进入你的体内,去充实你的恒星。”留情的声音缓慢而充满力量。

  子果放慢呼吸,头顶的太极星图闪现,按照师傅说的引导灵气进入体内。周围的灵气像是感受到了召唤,一丝两丝,直到三五成群,开了天眼的人能看到这个空间黄橙橙的一片,它们正愉快的向子果奔涌而去。

  留情张大了嘴,“这,也太夸张了!”

  “这就是五颗星子的天赋吗?天生对灵力有巨大亲和力。”

  子果头顶的恒星光芒越来越盛,就连大小都变大两倍,五颗星子跳跃闪耀,欢快异常,太极星图上两极的黑洞连带着也有被灵气滋润的现象,整个星图好像活了,充满了生命力。

  星河降临?

  留情还从没有见过谁的修行是这样的,灵气前仆后继的亲近子果。五颗星子的人少,但不代表没有,如此亲和力可不是五颗星子能够解释的。至少典籍里没有这样记载过。

  万物彼此之间皆有屏障,有的强有的弱,而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尚且这么难,更何况人与天地呢?

  留情其实除了帮助开了天眼,并没有跟子果说的过多,比如灵气进入体内以后应该如何运行,该如何引导进入恒星。反而是灵气在进入子果的体内以后,自发的开始运行,一切就像是如有神助。

  筑基之前还需要练气,这小子直接跳过了这一步,灵气在他体内可以直接转化为灵力,隐隐有筑基之势,居然还有这种事?留情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照自己徒弟这样的修行速度,放眼整个南域也找不出第二个人,即便弥日找的小徒弟是什么不世之材,留情也可以自信满满的说,不逊于他!忧的是,他翻遍脑海,也没有想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此诡异的修行速度没有合理的解释,着实会让人心忧。

  不过筑基事关重大,直接影响了后期修行者能否走的更加稳当,有能力的道门都会提供阵法丹药作为弟子筑基的辅助,筑基若是筑不好,修为可是会大打折扣的,他可不允许自己的爱徒在外面筑基。

  在此事完结之后,定要尽快带子果回去,万不可再贪玩逗留了!不知不觉的留情对他这个徒弟也正经起来,也许是子果的表现太过出现,让他起了爱才之心。

  子果身上有金光流动,头顶的五颗星子,其中距离最近的两颗有暗暗连接在一起的样子,那条金线慢慢的闪现,越来越实质化。“滋”经过一段时间的滋养,两颗星子终于建立了连接,那条金线不再闪动。子果缓缓睁开眼睛,长出了一口气,顿觉浑身舒坦,双目也异常清晰。不远处留情正负手而立,微笑的看着他,此刻的留情还真有一副仙家道长的姿态。然而只维持了片刻。

  “哎呀呀,我的小天才,你可醒了,你再不醒了,我就要踹你了!”

  “师傅!”留情现在的样子可以说是猥琐至极。

  “师傅不是说我是个庸才嘛?”子果可还记得自己初见星图时,留情说他资质一般。

  “哟,小孩子还挺记仇!”

  “以本居士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年轻人太记仇可不好。”

  “嘿嘿,师傅,你不是一样,还嫉妒那个天墟的掌门吗?”

  “呀,你个小兔崽子,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作孽了。”留情一阵吹胡子瞪眼。

  “老夫不跟你一般计较,你说说昨天可有悟到什么?”

  子果悠悠抬头看见自己头上悬着的恒星,这颗恒星初始并不明显,跟五颗璀璨的星子相比可以忽略不计,现在已经有鸟蛋大小了。星图上两颗星子之间出现一条金线,光泽明亮,有金属的光华。回想自己在开了天眼以后的事,时间好像都不清晰,好像经历了四季变换,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经历。

  子果摇了摇头,“师傅,徒儿并没有悟到什么。”

  闻言,留情内心稍稍平和了一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修行太快可不见得全是好事,从古至今有多少天之骄子误入歧途,那些资质平平,心态平实的人反而更容易修为大成。”

  子果被留情说晕了,“师傅,那我到底是资质一般还是…?”

  “这…还不错咯。”留情翻着白眼,本来是自己好面子,不愿承认自己资质不如徒弟,谁知这徒弟笨不懂变通不说,还挺记仇,一句一句噎的自己没话说。

  子果不知道留情丰富的内心活动,他出身富贵之家,少时接受的教育也是极好的,后来家道中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也有学会一些市井的市侩,也会学着去讨好他不喜欢的人,一切都是为了生存。但他又有别于真正的市井之徒,他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也导致了他性格的矛盾。既保持了道德,又对人情世故有着自己的领会。

  “师傅,那我什么能筑基?”

  “怎样才算是筑基呀?”

  “你呀,慢慢来,不急,基础就是要稳扎稳打的。”

  “喏,这个给你!”留情不知从哪掏出一本淡黄发黑的小册子递给子果。

  “修行的法门,都在这里,你拿去钻研吧。”

  “我要出去一下,你在此处可不要乱跑,免得我回来找不到你!等我办完了事,便带你回南域。”

  “是,师傅。”

  子果灵觉已经打开,他看到师傅走出了此间,还招呼大黄一起向峰下而去。

  “什么事带大黄一起,也不带我?”子果也不细想,此间有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洞让他觉得瘆得慌,他便走到外面小道上,席地而坐,看起了留情给的修行之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子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子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