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有病才等你
呼叫皮皮汐2021-05-08 17:041,602

  在小兔屿第二次见到于克南,是在基地围墙边。

  来到新的环境会周遭走一圈,打量一番,熟悉一下地形,是徐坦的习惯。

  徐坦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于克南。而且,还是爬墙未遂的于克南。

  “这么晚了,想上哪儿去啊。”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听声,徐坦赶忙将自己藏在了一旁的灌木丛边。

  是滕彪滕教练。

  “我要回上海。”于克南从墙上滑下来,拍了拍手,接着做出了翻墙的动作,“你别管我。”

  “今天没船了,小兔屿是个岛,你插翅也难飞。”滕彪的声音里带了几分玩味:“你打算怎么回上海啊?!”

  “我……我有办法!”

  于克南再度翻墙,一脚蹬上了栏杆。

  于克南要走?!

  徐坦的心下咯噔一下,他还想和于克南打一场酣畅淋漓的乒乓呢,于克南若是不集训了,他还有机会和他一起打乒乓吗。

  如果不能同于克南打乒乓,便给自己的心里留下了莫大的遗憾。

  “哎呦!”

  骤然听到少年的惨叫声,滕彪一边笑着一边走开:“我忘记告诉你了,基地建在半山坡,里面矮外面高。”

  “滕彪!!!”

  少年哀嚎一声,可滕彪却根本不理睬,背着手直接的离开了这里,嘴里还哼着没有腔调的歌。

  待到滕彪离开,徐坦这才从灌木丛中走出来,来到了墙边。

  听着重新近了的脚步声,于克南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笑容,哼声道:“滕彪,我就知道你还是有点良心的。”

  “我……”

  徐坦犹豫了一下,说道:“滕教练已经走了,我是徐坦。”

  徐坦?!

  听到这个名字,于克南的眼底闪了一抹疑惑:“你谁?!是不是滕彪叫你来的?!”

  这个名字,对于现在的于克南来说,还是极为陌生的。

  “我是徐坦,北京队的,我们小时候交过手。”徐坦压低了声音,隔着墙,同对面自己的偶像说话:“我一直都很崇拜你,没想到这次集训,我们居然在同一个宿舍,而且还是上下铺!”

  于克南却是皱了眉头,毫不客气的说道:“不记得了,输给我的人太多了,崇拜我的人也太多了……嘶。”

  他坐在地上,抬手微微按了按自己的脚腕。

  有些崴了脚。

  “你等等我!五分钟我就回来!”

  于克南的那一声痛呼,徐坦是听到了的,他蹙了眉头,这般说着,便赶忙跑开了。

  “我有病才等你。”

  墙外,于克南一翻手撑着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月光打在他坚毅的脸上,俊秀却狼狈。

  徐坦一口气跑回了宿舍里,从自己的包里一顿翻找。

  洗漱回来的何进宝看着这样焦急的徐坦,有些疑惑的放下了盆子,“徐坦,你这是干嘛去了,怎么这么着急?!我给你讲,做人做事呢,最不能着急了,得慢慢来。”

  “没时间慢慢来了!”

  徐坦找到了包里的伤药,咧了唇角一笑,直接的跑了出去:“我先走了!”

  看着旋风一般跑走的徐坦,何进宝疑惑的眸光朝着其他人的方向看去:“徐坦咋回事儿?”

  几个人自己忙着自己的事儿,纷纷摇了摇头:“不知道。”

  徐坦一鼓作气的跑到了那墙边,抬手敲了敲墙,说道:“于克南,你还在吗?!”

  已经六分钟了,他不确定于克南会不会不等自己,直接走了。

  却听得墙外一声冷哼:“在,怎么,有事儿?”

  于克南的心下暗骂自己。

  分明是自己有病,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让自己等着,自己还真的就在这儿等着了?!

  “你在就行。”

  徐坦终于松了口气,掂量了一下手中的伤药,退后了几步,将伤药一砸,丢了出去,“接住!”

  看着从自己头上飞出来的东西,于克南微微抬手一接,低眸一看,说道:“谢了哥们,以后有缘再见,请你吃饭!”

  是伤药。

  于克南冰冷而坚硬的心却微微一动。

  “诶,于克南,你等一下。”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徐坦突然叫住了他,说道:“你……真的不参加集训了?”

  “我都跑这儿了,还能有假的不成?!”

  于克南微微哼了声,多余的话并没有多说,而是直接踩着黑漆漆的土走了。

  “啪。”

  又是一声响起。

  于克南回头一看,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小型手电筒。

  他的唇角微微一勾,拿起了那手电筒,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唇角一勾,说道:“谢啦!这样吧,我请你吃两顿饭!!”

  对于钢铁直男于克南来说,表达谢意的方式,便是请吃饭。

  墙那边,并没有人应声。

  想来,那人该是走了吧。

  于克南打开了手电筒,光照亮了前方的黑暗,他微微扬了扬唇,意味深沉的复述了那个名字:“徐……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耀乒乓:南神与我共白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耀乒乓:南神与我共白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