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欢迎来到《荣耀乒乓》
呼叫皮皮汐2021-05-08 17:042,019

  公元2070年3月,分明该是初春的天气,可外面却下着鹅毛大雪。

  讲台上,老教授滔滔不绝的讲着课,徐坦却瞥眼看向了窗外。

  雷……诚?!

  雷诚对他挥了挥手,示意徐坦好好听课,徐坦满眼惊诧,收了眸光,心不在焉的看了眼时间。

  “这个问题,我们挑个同学来回答……徐坦!”

  在老教授喊了徐坦的同时,下课铃声也随之响起,徐坦扯了自己的背包,便直接跑了出去:“老师我有急事,这个问题我下节课再回答!”

  徐坦一口气跑了出去。

  “臭小子,一年多没体能训练了,这体力还不错么!”

  雷诚将打着的伞偏向徐坦一些,说道:“下大雪,也不知道打伞。”

  “没事师父,我身体好。”徐坦满眼受宠若惊,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师父,您怎么来了?!”

  自打他不打乒乓,选择了上大学之后,只有他去找雷诚,雷诚却鲜少来找他。

  对于雷诚,徐坦的心里多是愧疚。当初雷诚不惜力排众议将集训的名额给了他,可他却辜负了雷诚的期望,答应了母亲,安心考了大学。

  “臭小子,我有件事儿想拜托你。”雷诚说:“先带我去你们宿舍!”

  雷诚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套设备来,摆在了徐坦的桌子上,说道:“为了能让更多人接触乒乓,国家技术部研究了一款游戏,能够让人忘记现实世界,身临其境的打乒乓。”

  “师父,我……我知道您想劝我回去打乒乓,但是,我真不是这块料。”

  雷诚安装了设备,这才看向徐坦,眼神之中满是坚毅:“徐坦,对于乒乓,你是有遗憾的。”

  “可是,师父,您也知道,我答应过我的母亲,以后再也不打乒乓了……”

  徐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雷诚打断了去,“你是不是打乒乓这块料,别人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师父。”徐坦咬了咬唇,“我母亲的态度,您是知道的。”

  雷诚摇了摇头,只说道:“我更知道你对乒乓的不舍,更知道,你是拿世界冠军的料!徐坦,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玩了这款游戏,还能跟我说出你再也不打乒乓的话,我就再也不提乒乓了!”

  设备安装完毕,电脑屏幕上闪过两个在乒乓球台上挥洒汗水的背影。

  徐坦捏紧了拳头。

  这是一个机会,无论是否真正放弃乒乓了,也好给自己一个交待!

  “好,师父,我答应你!”

  机器冰冷的触角贴在了徐坦的太阳穴,徐坦闭上眼睛,感受着这游戏给他带来独特的感觉。

  “欢迎来到《荣耀乒乓》,玩家人设灌输完毕,希望玩家获得一次极好的游戏体验。”

  许坦再次睁开眼睛,便是在小兔屿的宿舍里。

  他是许坦,在车上骤然逃跑,拿着爸爸的钱包,叛逆的来到小兔屿参加集训的许坦。

  “徐坦,你在这儿愣着干嘛!快拿钱包啊!”

  一道声音响起,徐坦微微低垂下了脑袋,“哦哦。”

  不知怎的,眼前的环境,熟悉又陌生。

  徐坦应了声,赶忙从小兰州何进宝的手里拿过了钱包,接着听着教练们的介绍:“我是滕彪,国家二队教练!接下来三十五天,就由我来陪伴你们完成集训!”

  “是!”小兰州这般说着,朝着滕彪的方向看了看,说道:“保证完成任务!我肯定配合教练们管好他们的纪律!”

  “何进宝,你别给我们添麻烦就行。”

  滕彪笑着这么一说,便跟着其他两个教练一起离开了。

  “我不参加什么狗屁大区集训!”

  骤然,一道愤怒而响亮的声音响起,几个舍友们纷纷出去看热闹,徐坦愣了愣,被小兰州一起扯走了。

  “这就是天才少年于克南,我给你讲,如果说起他的丰功伟绩来,那可是一整天都说不完的。他以前就已经是国家二队的队员了,只可惜,因为打人,被退货了!”

  何进宝滔滔不绝。

  打人?!

  新西兰满眼好奇:“居然是因为打人被退货?!打什么人,这都什么事儿,说来听听!”

  “你们别乱说。”徐坦说道:“说不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内幕呢,于克南可不像是主动招惹人的。”

  虽说并不了解于克南,但是,徐坦总觉得,这么高傲的人,虽说暴躁了些,可却不像是会主动打人的主儿。

  “他?不像?!啧啧,我看他暴躁的很!你看,这一来就破坏公物,怎么不像主动招惹人的?!”小兰州撅着嘴,“啧”了几声,说道:“这段时间,如果他也参加集训,那我可不敢招惹他,免得被打!”

  “啪。”

  一颗乒乓球从于克南的手中滑出,朝着他们议论的这边打了出去,脆生生的一声声响,打在了他们背后的墙面上。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总之,于克南并没有看向他们这边,而是瞪向了于戈:“我不签!”

  “不签是吧,我替你签!”

  小兰州满眼皆是劫后余生之色,按了按自己的小心脏方向,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于克南听到我们议论他了呢。”

  徐坦捡起了那颗乒乓球,打量了一番。

  于克南扔出乒乓球的力道极大,这乒乓球都已经开裂了。

  徐坦看着这颗开裂的乒乓球,微微叹了口气。

  十一岁,他和于克南打过一场比赛。当时,于克南很快便淘汰了他。

  比赛结束,他向于克南伸出手去,可他就连握手的时候都极为冷漠,仿若根本不屑于同他握手一般。

  “我呢,有一个小特长,叫过目不忘。明天早上我会格外关注你们有没有迟到!”

  滕彪的声音响起,只见他环视了一周,倒是当真像是在记人了。

  小兰州几人刚要跑,却见徐坦还在原地站着,便抬手揪了徐坦一下,催促出声:“徐坦,你拿着颗破乒乓球做什么,走了!”

  “哦哦!”

  徐坦这才反应过来,将那颗于克南砸过来乒乓球擦了擦,装进了口袋里,这才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耀乒乓:南神与我共白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耀乒乓:南神与我共白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