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恭林
怀公子2021-02-01 17:031,436

  先帝十年,敕封大将军林晟恭林王,赐恭林王府,着镇守南域,非诏不回。

  林晟成为王朝有史以来第一个外姓亲王,确是明升实降。至于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太祖在世时,对林家世子十分疼爱,亲赐名曰晟,隐喻辅佐太子开创盛世,永葆昌明。然则太祖太子先后驾崩,举国哀戚。先帝登基,自然对这个易主之臣心怀芥蒂,况林家世代列侯,战功赫赫,掌管朝廷十万大军。先帝早有忌惮,便借口少将军林铮出世,擢升林晟为亲王,划地削权。陛下继位,沿袭先帝旧策,对恭林王府加倍提防。

  一路走来楼阁重映,草木葳蕤,假石山上可搭凉亭,碧水池上横有木桥。锦鲤游跃,虫鸟静娴。曲折幽深,柳暗花明,庭院布置简直集园林艺术之大成,自有一番区别于小门小户的大气和端庄。

  从偏门进入,入府并未拜会家主,先是领了他们到别院,安顿好二人便立刻差管家请了郎中。

  “公子一时急火攻心,气血上涌,才口吐鲜血。”

  常言道,少年吐血,命不久矣。可别是性命有虞,林铮想。

  郎中捋捋胡须,胸有成竹:“待我为公子施针,保准即刻好转。”

  “好,有劳先生。”

  郎中嘿嘿一笑:“还烦请少将军与客人先回避。”

  林铮张开嘴正要说什么,君无抢先道:“好。”顺便把他也拉了出去。

  屋内只剩阿青和郎中两人。

  “原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身。”

  阿青警觉起来,越看那郎中笑得越发猥琐。

  “你想干什么?”

  “脱衣服,让老夫为你诊治。”

  “你个色狼……唔唔”

  死老头眼疾手快,动作一点也不像他这个年纪的老人。

  “嘘,是我。”

  熟悉的异香袭来。

  “死狐狸,是你啊!”

  “几日不见,想你得紧。”

  真是肉麻,阿青立马了推开距离过近的他。

  “你怎么来了?”

  “我一直跟在你们身后,见江月被捕,才敢现身。”

  不行,这张面具眯眯着眼实在太过猥琐,阿青肚子里的隔夜饭都要交代了。

  “你赶紧把面具除掉,我瞅着就闹心。”

  “怎么,怀念我的美色了?”老头又挤眉弄眼地凑上来。

  “正经些!”阿青此时没有心情陪他胡闹。

  “时辰有限,一会儿我就该出去了,再换脸怕是来不及。”

  懒得再管那张脸的事情,她突然想到些什么:

  “你一路跟着我们,有没有发现还有其他人?”

  “不曾啊。”

  “那昨夜小院失火,你可瞧见何人下手?”

  老头的神情莫名变得严肃起来,颇有一丝搞笑。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是……是江月,”他继续说,“是江月知道我一定会去救你,所以放了火引我出来。”

  不可能!她刚要反驳。

  “他施的,是太清秘术三昧真火,专杀妖魔。”

  双手握紧,她看着他的嘴唇,花夜一字一字道:“他要我们死。”

  “不会的。”她觉得很累。

  “为什么不会?我们是妖他是人,在他眼里只要是妖,便该杀。”花夜愤然撩起袖子,“你看,这是我昨夜为救你留下的伤。”

  皮焦肉烂,刺目狰狞,他迅速掩上:“三昧真火一旦及身,轻者受伤不可逆转,重者甚至魂飞魄散。”

  “我为什么没死?”

  “因为你身上有锁魂铃,不久以后林铮赶到,他们便无法下手。说起来我还是托了你的福,才堪堪捡回一命。”

  花夜的运气似乎总是出奇的好,她想起问君无纵火之人时他意味深长的表情,莫非他们早就想杀她,坚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即便如此……即便……”她喘气有些困难,“真的是他,我也相信他不会杀一个凡人。”

  眼前一片晕眩,她莫名感到苦涩:“道士诛妖,无可厚非。”

  他的立场,她从一开始就该清楚,可为什么他又,三番五次地救她?

  她又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花夜急忙端出一盏赤丹霞:“快喝了它。”

  依言饮了,五脏六腑都轻松起来,胸口也不似刚才那般憋闷了,花夜的茶,肯定是注入了什么魔力。

  “我该走了,”一只手怜惜地抚了抚她的脸颊,“别怕,我一直在。”

  她满身疲惫:“好,小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