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雨幕
怀公子2021-02-01 17:011,639

  进来一位意气风发、芝兰玉树的锦衣公子,翠玉抹额,风月场所人都执扇或佩香囊,只有他配了一把蓝鞘的剑,和他那身水蓝灵芝纹的衣衫,倒是相宜。

  来来往往的酒徒豪客,只有他眉目还算清朗,没有多少浊杂之气。他大方进来,倒显得自然闲在,并不失礼,浑身散发出一种贵气。银鞍白马,笑踏落花。

  见他进来,江月一言未发起身离开了……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好在少年也是个爽朗之人,微笑上前:

  “良辰美景,兄台怎的一个人在这喝闷酒?”

  “长夜寂寞,故来此消遣。”君无抬起扇子假装诧异,“你认得我?”

  戏精,阿青在心里默默白眼,又往他的腿上拱了一拱。

  “无公子大名早已口耳相传,画舫之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少年并不认生,含笑给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然后示意。

  君无一笑,回敬一杯,此时气氛渐渐活络起来:“不知兄台大名?”

  “小弟林铮。”少年笑意温润,端坐身姿如松,一看便知是经过世家训练的姿态。

  “雪姬姑娘美貌无双,无公子以万两黄金求得佳人,坊间传为佳话,春宵苦短,为何要冷落了她呢?”

  “哈哈,”君无放声大笑,大手趁机使劲捏了阿青的肉两把,“她身子骨弱,我怕她吃不消。”

  这人真是,也太不要脸了!他似乎感应到阿青心里在想什么,趁机又揉捏了她的狐狸毛几把。

  “不如我为公子引荐几位佳人?”

  “不必,我有它就足够了。”他又假装“爱怜”地摸了摸她的毛皮,奶奶的!这丫肯定是故意在占便宜!

  “这只小狐狸,倒甚是可爱。”林铮凑近了想要摸她,却被她满嘴的獠牙吓回去了。

  “小东西,脾气还挺大。”君无笑意深浓,点了点她的鼻尖。

  “适才见公子手中的折扇,扇面清整,骨质疏朗,题画颇有大家风范,可否借来一看?”

  君无随意递过。

  “运笔雄浑,大张大阖,收放得当……这题词,浑厚内敛,自成体系……妙啊,实在是妙。”少年揽扇而叹“不知公子何处得来?”

  “家师手作,亲笔传承。”

  “这功力,非数十年之积不可到达,想必夫子也是一代大家。”

  “山野村夫,算不上有什么名号。”君无一笑置之,似是故意说得云里雾里。

  正当阿青趁他们交谈回了人形换了一身男装,打算偷偷溜走的关口,君无远远在室内唤:

  “秦兄,等你许久了,怎才来!”

  阿青气得直想骂娘。回身摆出一个灿烂的笑,挤出一句:“兄台久等了。”

  真的是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见她进来,林铮热络地打开话题:“方才我与公子正说到这扇面上的题字,不知秦兄有何见解?”

  阿青瞟了一眼,这个朝代的文字她也看不大懂,不过画是好画,随口评到:“一般而已。”

  林铮不可置信地瞅瞅她,看样子十分怀疑她的鉴赏水平,君无笑意更深,目光一瞬不转地看着她豪气地走来。

  反正也被他抓着了,索性胡闹一番折折他的面子。她毫不在意地拿起君无的酒杯,杯内残余大半一饮而尽,随意抓了几把菜肴塞入嘴里,没脸没皮地咀嚼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林铮皱起眉头看着她,似乎是在纳闷无公子怎么会交如此粗俗的朋友。

  少年又开口,语调里带了一丝嘲讽:“不知秦兄可有什么高作?”

  等的就是他这句。阿青畅快一笑,复又抬手饮了几杯,身心已醉。

  此刻外面下起雨来。雷声轰隆而至,雨声如瀑,江心花艇摇曳,浮纱如烟,镂空的灯罩里火光濒临险境。艇内歌舞笙箫,红尘靡颓。并没有酒客因为暴雨而忧心归程,也没有姑娘因为惊慌而放弃调笑。闪电的背景板,仿佛将眼前的场景与整个世界割裂开来,末日将临。春宵良梦,纵死风流。

  阿青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听顶上雨珠如豆,哗哗迸射,敲击着毡棚。在这疏阔与迷离兼具的声色之下,她举起酒杯,浅浅不满一杯,脸上是浓得快要醉了的潇洒,随手从林铮腰间抽出剑来,朗声诵到:“赵客缦胡缨,吴钩越霜雪。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白衣趔趄,却意外地不羁风流,如此豪迈的诗词与意气,此刻堆叠在她的身子上,在烛光和酒气中慢慢蒸腾。这意气感染了其他人,让他们觉得,浮生不过是这脚下小小的一蓑花艇,尘世也不过如那倾泄的满天银豆。

  江心水花攒动,银豆倾泄,击打出无数清脆疏朗的雨声,尘世远了,百年的光景不过如此,这一天,这一江,这一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