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黛朱
怀公子2021-02-01 17:002,264

  站在“黛朱阁”三个大大的匾字下,看着来来往往声色犬马的公子红妆,阿青气得发噎:

  “这就是你说的要带我来找鸡?”原来真的是找“鸡”来了。

  “是啊,他们说这里有全城最好的鸡,还有好多穿红衣的凡人。”

  阿青摆摆手:“你过来。”

  狐狸开心地凑过来,然后遭遇到了一顿让他怀疑妖生的毒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

  “人家就是想逗你玩玩么~”这死狐狸撒起娇来比女人都媚气。

  “我打听过了,能帮你的人就在里面。”

  “咱俩这样怎么进去啊?”

  “这还不简单!”

  花夜不知从哪里给阿青搞到一身花哨的男装,绛红窄袖,墨带收腰,通身印着浑圆金钱暗纹,头上再冠一个银质的元宝,活脱脱一个地主老财暴发户。再加上两撇煞有介事的小胡子,手里掂量一把文绉绉的折扇,嗬!神了!

  花夜都忍不住笑了:“俗!真俗!”

  阿青白了他一眼,心想我还没吐槽你那套大花外套呢!灵感肯定来自于东北大花袄!

  不过不得不承认,花夜有本事把所有衣服都穿得好看,再俗的配色,到了他身上,也成了叫人过目不忘的美。

  原本是打算让花夜乔装成个女的的,因为那模样实在太拉风了,为此阿青不惜用蜜烤鸡翅蜜烤鸡腿蜜烤鸡脖子香辣诱惑,谁知花夜宁死不屈,闹了半天还是只搞了张人皮面具,易容了。

  易容之后的他,相貌虽不复如初,但那潇洒不羁的风流态度,俊秀挺拔的身材,和吹弹可破的皮肤还是丝毫没有减损啊!

  一脚迈进去,楼内脂香倩影,彩灯辉煌;温香软玉,极兴乐场。公子王侯,无不作乐;纨绔将相,尽数解囊。各种各样的姿势闻所未闻,数不尽数的花样见所未见。阿青下巴都要惊掉了,淡定、淡定,你可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成年人,怎么能让一群古人给吓跑了呢!

  “两位客官,楼上请。”打扮得花红柳绿的老鸨一笑露出两颗金灿灿的大门牙,眼睛眯得跟绿豆一样,头上还插两朵鸡毛,实在是叫人瘆得慌。

  “我早就买通了这里的妈妈,雅间早已给咱们置办好了。”花夜附到她的耳边轻声说。

  阿青心想他这办事效率也真够快的,如此迅速就能买通人情,看来他一定是这里的常客。

  “呦呵!叶公子!”迎面晃来两个肥头油面大腹便便的男人,看样子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其中较胖的一个显然已经快醉得不省人事了,身边还一左一右地夹着两个涂脂抹粉的姑娘。

  “嗝!叶公子……”他一边打嗝一边摇头晃脑的,露出满嘴大黄牙“我……我就知道……你、你一定会来的!”

  后面那个也是一脸猥琐:“对……对啊!我听说……说这花魁……可是有惊世旷绝的美貌!那模样!啧啧……”

  花夜嘴角抽搐,躲瘟神一般,招呼也不打径直走过去,还回头小心看了阿青一眼,清了清喉咙:

  “咳咳……那个……我和他们吧,不是很熟……”又小心地瞅了几眼。

  阿青反而一笑,并无尴尬,道:“没事,可以理解。”

  花夜似有点恼怒,半晌没说一句话,直至到了雅间提了几句便按约定好的分头行动。

  偷偷溜到花夜指定好的房间外,欲要进去却发现屋内貌似还有旁人。

  “阿雪,你不该来这。”这声音有点耳熟。

  “现如今,我还有别的法子吗?”女子一声冷笑,无奈又凄凉。

  “跟我回去吧。”

  “我若想走,这些人挡得住我吗?”

  许久,屋里一阵沉默。

  “师兄,下雪了。”女子吱呀一声推开窗,嗓音无辜又忧伤,就好像一个天真的小女孩,看见了久违的雪。

  男子一声叹息,再未言语,继而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阿青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去,手忙脚乱地张开扇子遮住大半边脸,正在这时,门开了。

  肃肃松下风,朗朗江月明。

  阿青一眼认出他便是竹林里那个道士。

  这臭道士怎么会跑到青楼里和一个姑娘私会?阿青鄙夷地摇摇头,衣冠禽兽!真是衣冠禽兽!

  话说这姑娘,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吧?

  此时厅内掌声攒动,喝彩不断,像是竞价进入了尾端或是那位花魁要露面了吧。阿青犹豫了一会,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那女子却并未回头 ,只一心一意地坐在铜镜前梳妆,仿佛不知道有人进来了。

  阿青不由得就着镜子细细打量了她一番,却只见一个绝世的美人,肤白胜雪,气质出尘。

  惭愧啊惭愧!同样身为女子,怎么人家就生了一副天仙似的好模样,自己却是这副窝囊样子?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一袭曳地蓝裙,精雕细绣,素白底衬上隐隐浮动着月白花纹,上有素荷莲叶 ,盈盈水波。摆间光姿流转,星华迷迭 。银丝织缎,裹住纤腰。外着蓝裳,裙尾九摆。烛火幽明,红妆未竟。九尾裙摆,层层叠叠,远观如一朵幽蓝的九瓣莲花。

  墨发及腰,倾泻如瀑。珠帘影绰,铜镜中的女子嘴边仿佛带了一丝淡淡笑意:“过来帮我啊。” 声音如梦似幻,宛如九天玄女。

  阿青一愣神,缓缓上前,拿起那把梅花纹刻的木梳,一下一下的小心梳着,好像对待一件十分珍贵的艺术品。镜中的女子闭上眼睛,下颔微微上扬,享受一般,幽幽道:“好久,没有人给我梳头了。”

  “你叫阿青?”

  阿青一惊,点头道是。

  女子轻笑一声,道:“不要害怕,是花夜让你来找我的,我能帮你破开身上的法术。”

  阿青一时犹疑,又有一些忌惮,犹豫开口:“你看我,当真是妖?”

  女子诧异地打量了她一番,反问到:“难道不是吗?”

  阿青沉默了,又问:“那破除禁制之后,于我有何益?”

  女子诧异地盯着阿青,好像这个问题非常搞笑:“当然是恢复法力了,你可知道,你们狐妖,若是失去了法力,就很难继续存活下去了?别说人类的追杀,光是你们妖族的内斗,就足够让你‘朝生暮死’了。”

  是啊,自己的身份现在如此特殊,如果不想办法解除禁制,岂不是连自保的本事都没有了?原先并未把花夜的话全部当真,以为他做事另有目的,不过现在看来他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不然不会一开始就遭到那个道士的追杀的。

  “我可以帮你,不过……”

  “你想要我做什么?”

  女子看着他,笑意出尘,缓缓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杀一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