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雪姬
怀公子2021-02-01 17:011,587

  城内有一舞姬,容颜绝世,舞技超群,身世成谜。着蓝裙,因可使轻功凌于纱练之上,飘然若雪洒落寒江,人称“雪姬”。

  人们不知道的是,她本叫江雪,是当今道门大弟子江月唯一的师妹。

  她本是一名遗落于青城山下的弃婴,偶为璇玑真人拾得,收入门下,教导修行。真人道法通天,享誉六界,一生统共不过收了两名弟子,一个江月,另一个就是江雪。

  花月来找她,就是知了阿青体内的法术缘是被江月封印,半点施展不得,那封印世上无人可解,只有来找她的师妹江雪。

  话说这江雪本来天资卓越,修为精进,比她师兄也不逊色,本来意欲师兄掌门之后另立门派,福泽后世,却不知为何断然还俗,杳失音讯。谁也不会想到,她竟隐瞒身份,堕了风尘。

  “我说的话,都记住了?”

  “记、记住了。”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阿青这一次是真信了,看上去如此脱俗不染凡尘的女子,怎么心肠会这么歹毒?人命在她嘴里,仿佛如蝼蚁一般。就算真的要杀人,她的修为也已是无人能敌,为何偏偏要找什么也不会的自己呢?莫非此事另有隐情?

  诚然阿青是绝对不会杀人的,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随意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利,这个时代相较于21世纪还是有着野蛮嗜血的封建精神。来之前她也明明白白地告诉花夜,自己不会接受杀人这样一个任务,可花夜让她先假意答应,随机应变。

  “这几日你暂且留下,解开你身上的封印得有几天,就陪我解解闷吧。”

  解闷?在这种地方?

  “好啊好啊!”花夜不知从哪里窜出来,腆着一张脸。

  阿青气不打一处来,揪住他的耳朵:

  “好你个头啊!”

  “哎呦呦呦……疼疼疼疼……”

  雪姬并未理他们,转而问道:“可有消息?”

  “就在阁内。”

  “好。”雪姬起身,冲她招手,“过来。”

  阿青乖巧地顺从了,雪姬领她坐下,二人正对于铜镜当前。

  她俯身贴在阿青耳边:“向前我作舞时,惯常以蓝纱掩面,今日,就让这满城的宾客瞧瞧我的样子。”

  冰凉的手指滑过阿青的脸,阿青动也不敢动,这种感觉很不舒服,等眨了眨眼,再睁开,镜中雪姬的脸竟与自己变得一模一样。

  “从现在起,你就是雪姬。”

  “去吧。”雪姬轻轻一推,阿青就像做梦一般来到了走廊之上,伸手一看,自己穿的也成了雪姬身上的舞衣。

  “去吧。”雪姬的声音如一缕幽魂,阿青不受控制地往前一倾,跌下楼去,万千纱练霎时从四面八方凭空涌出,穿行过她的四周,踝铃应声而响,一只笛远远地吹奏起来。努力想起花夜刚刚教过的轻功要领,脚尖由一烟蓝纱之上借力直起。单脚并不稳定,蓝裙舞鞋上的莲花于纱练之中若隐若现,再一点足腾空转体,踝铃声急笛调转高。她有意于空中转了几圈,九尾裙摆便莲花一般散开,以此不负笛音。待又有蓝纱浮于足下,便停了身子徐徐落地。

  踝铃还在响个不停,阁内却悄然没有声息。万千纱练层层坠落,拂于身上,轻轻盈盈,绰绰约约。待风消影静,她旋身破出轻纱。万段碎纱飘零飞坠,笛音已逝,铜铃声脆。又有一菀轻纱不经意间飘落,却是她久遮的面纱。

  满堂宾客鸦雀无声,几秒种后,才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喝彩。

  她独立于众人之间,男男女女,皆注视她,那种好奇的、探问的、兽一样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人人都想靠近她,人人都想从她身上获取点什么,或肮脏龌龊或堂而皇之,究其根本,不过是欲望罢了。他们对她并不关心,她只是一件被包装好的商品。

  雪姬音容再高洁,于他们而言,也不过是饭肴后的下酒菜,银钱堆的春娇奴。她是附属品,是买主的,是银子的,总之,不是她自己的。

  这让21世纪的她,很不舒服。

  “一千两!”

  “两千两!”

  ……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自己的价码,多年以后,人们谈论起这场穷奢极糜的盛宴,提起的不过是她的色相如何悦目,她的买主多么大方。雪姬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舍得从清静无为的道门,投身这浮华虚妄的风尘?就那样,任人置喙。

  “五千两!”不用看也知道是花夜,虽易了容,也有一把纸扇遮脸,可他的声音还是熟悉至极。

  “一万两,黄金。”

  阿青倒抽了一口冷气。

  欲要看清那人是谁,身子却不受控制地凌纱而退,张开口道:“三日之后,江心画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