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囹圄
怀公子2021-02-01 17:031,219

  囚室肮脏,充满了令人作呕的味道,大多是几人一间,江月是一人一间。空间狭仄,黑乎乎的地上铺了一床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被褥,但收拾得十分整洁。一碗清水,并立着一支可有可无的蜡烛。蜡渍狼狈不堪,一如这里的环境。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还是孤身端坐,姿态岿然。

  “是你?”

  本来准备好的一串说辞如鲠在喉,到了只结结巴巴吐出两个字:“嗯……是。”

  “何事?”

  这话说的,也太不痛不痒了吧。

  “我是来问你,小居的火是何人所纵?”

  天窗月光投注,他眉目如画,令她不敢直视闪闪躲躲。

  他并没有回答,她恼羞成怒。

  “你不敢回答,是不是因为就是你为了引花夜出来,才放出太清秘术三昧真火?”她不再闪躲,眼里闪着仇恨的光芒,“你想一并杀死我俩,好让我俩魂飞魄散,对不对?”

  到最后语调颤抖,双手握紧木隔栏,她多么渴望他能够回答她,回答她不是。

  他直看向她的眼睛,从来没有过看她这么久,当阿青都以为他默认的时候,他开口道:“不是。”

  “不是什么?”她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不是想除掉我们,还是不是你纵火?”

  “都,不是。”他口气平淡,好像不过是谈论一件小事,却让她心中有如重担卸地。

  他身处牢笼,她刚刚却心处牢笼。

  “好,”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笑得这么开心,“我信你。”

  少女的眼睛弯成月牙,他们都说她有着一副绝美的样子,他却从未识得。如今见她还是穿着许久之前的那一身男衣,与自己衣裳的颜色,倒甚是搭调。心尖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有细细密密的暖流。

  他缓缓神:“你,就是为此而来?”

  “你放心,我……和君无,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问题湮没在空气里,未得到答案,让空气暖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来的路上也就随意挑了些吃食。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少女叽叽喳喳的话语让他不知如何应答。

  “不必。”他的话瞬间让气氛冷却下来。

  “好吧,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消失的这段时间究竟干嘛去了?”

  “去见阿雪。”

  阿青心头激灵一下,雪姬?

  她有些做贼心虚起来,想起她与雪姬定下的那个誓言——杀一个人。

  难不成雪姬现在找上门来是为了这个誓言?当时花夜催促自己就答应了,想着杀人自己是不可能杀的,不过做做样子,先破除禁制再说,难道她来敦促自己履行誓言?

  当初立誓之后她也曾说,如不履行,下场凄惨。凭她的修为,完全有可能做到,不过人她自己为何不杀,偏偏要交给废柴一个的自己?

  “你们……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与你无关。”

  阿青气噎。

  “好,你好生待着吧,小爷我得空了再来看你。”阿青捧起食盒,转身就要走。

  “告诉君无,让他不必担心。”

  阿青转身看向他,不食人间烟火的江月,也懂得人的挂念之心吗?真是可笑。

  天窗狭小,鲜有月光,烛火的光芒发黄发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他浑身上下却似乎能发出清冷的光来,与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江月其人,还是稀罕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阿青啊阿青,你怕不是魔障了吧?

  背弃誓言,身陷囹圄,求之不得,得而复失。四已中二,接下来,会是什么?江月阖目,回味着见面第一句,雪姬告诉他:“师兄,你命不久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