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画舫
怀公子2021-02-01 16:591,498

  空中流霜,帘上波光。身似浮萍,命如飘絮。

  这孤离之感并不是无稽之谈,而是阿青此时,就在江面的一艘船上。阿青所在的这间,浅紫纱幔,重重叠叠,正中间头上三层六角锦缎吊顶,垂着金色流苏,下对着一块云纹缠枝木兰花紫色绣毯。木格圆窗,镂空及地。窗边摆着一张梅刻高脚红木案,白玉净瓶里盛着几枝素淡梅花。从这里望过去,可见木窗外面还有露台。

  奇了怪了,怎么已是暮春时节,江南竟还有梅花开放?

  纱幔轻掩,阿青小心翼翼地走到露台之上,见这里还有一圈朱木雕栏,举目望去,但见花灯缭乱,闪烁如星;酒船梳织,往来如流;笙歌弦索,不绝于耳。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当然,最受瞩目的,当属阿青所处的这座三层画舫。一层连廊,红柱轻纱,粉灯织锦;二层香舍,精雕雅致,半露轩窗。至于第三层,就是阿青所在这间了。由上可见飞檐翘角,雕刻繁复,优美异常,四角各垂着一段风铎。

  阿青抬脚,不知怎的却能飞了起来,轻轻落在连廊的拱顶之上,没履鞋,脚板微凉,四周空无一人。阿青愣了许久,没有一个人。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灯火辉煌,浮世繁华。空无一人。

  这船儿一荡一荡的,像极了孩童时外婆家的摇篮,清风掀起画船四周浮薄纱幔万千缱绻,江潮呢喃。飞檐下几吊风铎笑声天真无邪。

  阿青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流光波影,远看穹空整个倒映在清亮水面,星罗棋布,直如一鉴明镜。江心浩荡,宇宙茫茫,小小的一只船儿,就像是一颗遥远的星星,穿梭于无垠无尽的时空之间。人何其渺小,蜉蝣之身,沧海一粟。

  身下飘飞出铮铮琴声,如滚珠落玉,似阳春回雪。旷雅的琴音飘摇在这天地之间,直叫人忧思落泪。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潋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

  她只是一个纯洁的、受伤的婴儿,毫无戒备,被抛弃在了未知空间的某个角落,孤独而干净。

  千古绝唱,空谷足音。

  心中惘然。

  意犹未尽之时,忽听得“扑腾”一声飞出个蓝色人影,正是先前托付自己的雪姬,方向赫然是从自己检视空无一人的一层连廊!

  来不及多想,阿青“咻”地跳下连廊,来到船头,浑身一凛,惊觉此刻画舫上下竟已有了或多或少数十人的生气,怎么这些人都像是一下子凭空出现的,自己刚才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冷汗下来,雪姬的修为究竟高到了何等地步?

  “快来人啊!有人打劫了!”一道惊呼掠过夜宇,打破了原本逸乐的画面。二楼以及连廊突然多了很多惊慌的声音,飞檐下,风铎的声音格外清脆,传到阿青耳里,风声仿佛把其他一切声音否自动过滤,一道清绝的背影不知何时悄然立于阁顶之上,寒月正圆。

  灯火如织,繁华如流。世界只有在他的脚下,才能轻轻静止。

  月白身影并未停留,纵身悬入高空,直向那道蓝色追去,不料阿青竟鬼使神差一般,一股脑地追了上去,将他的去路生生截断。男子显然并未料到,但随即挥了挥衣袖,阿青的身子就像撞到弹簧一样,直直地往下坠。

  指尖抓扯,轻纱遮眼间,看见他回眸的绝世容颜。

  她掉进水里,就像掉进漫天的星辰里,就像掉进无垠无尽的时空里。过去,现在,未来。你的泪会在哪里凝固。

  星蓝镜面被霎那击碎,琉璃四溅。而它的下面是一个凹形的洒满星辰的缺口,每一块碎片、每一朵水花都折射着一颗星星。她却像一块笨重的被人丢弃的石头。深沉的水如夜色,下坠,下坠。她从未尝试过睁开眼,睁开眼看这样一种介质阻隔之上的星空。

  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

  推远,推远,再推远。这个世界把它推远。你被丢弃。过去,现在,你都被丢弃。

  你要独自沉到这个异世的湖底。你死在这里。

  那一刻她没有眼泪了,因为包裹着的沉寂黑暗太深太重。

  你被丢弃。丢弃。

  她想闭上眼睛。

  但是你看,你看啊,那神灵一般远游过来的男子,他的脸皎如明月。

  白衣水中漂游如半透明云朵,长发晕散如墨。

  他披着满天星辰,来救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