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杏雨
怀公子2021-02-01 17:041,314

  然而推门一望,便知非梦。

  分茶而坐,香气成缕。世味年来薄似纱,花雾晨露间,如水如天,那身衣裳的颜色美得像雪落寒江。本已是绝色,杏花香气太浓,明艳的妆更衬得韶华如酒。这世间,仅有她一个雪姬。

  自己是个冒牌货,一看到她阿青心里就不由得这么想,一见面自己便被比下去了。

  石桌上花影斑驳,蓝衣水袖上也染了一层春色,她浅浅斟上一杯茶。

  “你找我,是来让我履行承诺的?”阿青直奔主题。

  雪姬不怒不笑,象牙白的手指捧起茶杯,缓缓相送,未道只言。

  阿青接过茶杯,心中疑虑:“你怎么也知道我喜欢赤丹霞。”

  她本来对这大红袍无感,可花夜一直给她灌输她好这口的想法,渐渐她竟真觉得这茶不错了。

  手指复又收于袖中,雪姬头上华丽的珠冠有轻轻的摇动,阿青注意到她耳上戴了一副碧蓝耳坠。蓝色与她,似乎最是相宜。

  “你为何不杀他?”话锋抖落,雪姬原本就清冷的面容此刻更是透露出一丝冷冽。

  阿青如芒刺在背,微微发抖:“我……我实在不会杀人……”

  雪姬冷笑,三月里让人觉得犹如结了一身霜。

  风吹杏枝,露珠清凉跌坠,花影变得迷离。白玉般的面容落了影,成了与影完美交融的画布。只不过,上好的画布,也不会有她肌肤那样美妙的光泽和纹路。

  她赤色的唇朱砂般触目:“哦?”

  花香更浓,浓得仿佛要杀人。

  “我教你。”

  两指轻弹露珠于掌间,还没看清那武器是穿影行空如何而来,便有一滴水汽迸裂发间,劈断发带,青丝垂落,三千烦恼萦绕脑边。

  “我……我不会杀他的!”

  “是不会,还是不愿?”

  雪姬轻笑,目光如寒冰,阿青的手随即一抖,茶盏跌落地上碎裂,无数蚂蚁般大小的虫子密密麻麻爬满整个碗底。

  惊骇的双眼瞪得像铜铃,阿青心头惊悸:“你给我喝了什么?”

  “毒蛊。”声音缥缈似幻,如天边传来。

  话音甫落,阿青便感到喉咙里有无数只小虫子在爬,直涌向四肢百骸,它们噬咬,它们蠕动。五脏六腑,七窍内外……不要!不要!

  “你爱他一分,毒便更深一分;你为他动情一次,毒便发作一次。你已吐血两次,等到情根深种,难以自拔,你便会受千百只蛊虫噬咬诛心,骨肉消弭,血尽而死。”

  “为什么……为什么……”

  “你忘了立下的誓言?”雪姬笑道,“想得到什么,必得付出同等的代价。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白来的。”

  “可代价不应该是别人的命……”阿青反驳。

  “只要你杀了他,就能活下来。”

  “不可能。”

  “你愿意为他而死?”雪姬反问。

  “我……我的命是他救的。他救了我很多次,就当我还他罢。”阿青淡淡说道。

  “人妖殊途,就算你俩都能活下来,也不会为世间所容。”

  阿青苦笑:“道士诛妖,天经地义。我从没想过……他会如我这般,切慕我。”

  “无妨,”她的话瞬间击破卫垒,“他早晚得死。”

  “为什么?他是你的师兄,你们一同长大,他究竟做了什么,让你恨他至此?”双手紧握,手心已全都是汗,阿青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发出这些诘问。

  “恨他?”雪姬回眸,脸上非喜非忧,恍惚间有千万朵杏花苍白坠落,话语轻轻盈盈,“他不过挡了我的路罢了。”

  阿青不寒而栗,如堕冰窟,捉摸不透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刹那间一阵暗风席卷而来,花落如雨,铺天盖地,有一男子分花拂叶自漫天繁花中穿透而来,玄衣霍霍墨发翻折,当胸一掌击向雪姬,被她旋身衣摆间轻巧躲过,二人好像不过是跳了一场舞。君无立身于阿青身前,杏花惊面,拂了一身还满。

  “阿雪。”他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