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花夜
怀公子2021-02-01 16:571,658

  林风翕微,赤衣荼蘼,被怀抱着的阿青睁开眼看着斜上方的那人。枝影如雨,泼洒在他的脸上,点点隙隙,如水墨写意一般。那张脸,白璧无瑕,美艳绝伦。眉眼鼻唇,无一不绝妙,妙只天成,如水玉雕出来的玉人。一颦一笑,绝色倾城。

  口水要脱缰了。

  那男子单薄的赤衣不时由林风拂落,摩挲过她的脸颊,皮肤微微发痒。竹叶香气间,灌入鼻中的夹有丝丝幽异的花香,让人心醉神迷,不由感觉浑身燥热。

  “江月,你可要插手我族之事?”眼波流转,施洒出万种风情,却只是着意在那最后的几丝轻佻和狂妄之上。

  “妖邪出世,必将诛之。”

  “好啊,”明明是笑,却让人那么寒冷,“你若出手,我定要你见到凡人的血光!”

  江月断然出剑,男子侧转躲过,身旁一枝竹叶簌簌削落,快如闪电。飞驰的两人带起一阵林风,江月却并未追来。林风趋盛,异香袭人。看得见他脸上那得意的微笑和赤衣翻滚而出的奇妙花纹。穿枝拂叶,月下穿行。

  双目渐渐眯阖,朦朦胧胧间听见他道:“丫头,醒醒。我是花夜啊……”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他有一个很合适的名字,花夜。

  山静似太古,日常如小年。峡谷青翠,白云一线,两侧树木夹道阴翳,仰头不见天日。花花草草相拥相簇,毫无顾忌地生长。两只小灵狐,一前一后,追逐嬉戏,扑抓着在草地上滚了一滚,皮毛里都沾上了草叶花香。

  少顷,两只灵狐幻化成人形,一个容貌青涩却已是绝色的少年,和一个天真烂漫瞳孔里都是笑意的少女,笑声如银铃一般洒落出来。二人扑倒在草地上嬉闹,姿势极为亲昵,但并未有任何尴尬或龃龉。

  “花夜,你又耍诈!”少女嘴撅得老高,透澈的眼睛仿佛能发光。

  “你输了。”花夜长发垂下,光泽如锦,衬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草长莺飞,烟絮纷扬,花夜静静注视着少女的脸,眼神里充满宠溺,随即俯身似是要轻轻印下一吻。少女脸颊红得通透,紧闭双眼,面上十分娇羞。饶是如此,也强忍着紧张保持一动不动,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接受这一切。

  俄而少年起身,放声轻笑起来,使出轻功蝴蝶一样逃走了。少女回过神来,刚刚还羞涩的脸上立马盛了薄薄一层嗔怒,气道:“好啊花夜,你又耍我!”随即捻起罗裙,盛笑追去。日光花影,青岭沐水。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顷刻又是那两人,他们已经长大了。其中一个明显是花夜现在的样子,另一个,则是她。两个人手牵着手,并排走着,进入一个黑黢黢的山洞。洞口油火如豆,昏昏黄黄,遥望洞内影影绰绰,神秘不清,但二人似是毫不在意,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坚定的双手紧握在一起,似乎是在遵守什么誓言,越来越远。

  头疼如重锤敲击,一下一下,像是有人要把钉子钉到她的头里来。她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疼痛了,忍不住张开嘴惊叫起来,唇齿间却滑入了一条湿腻的舌。嘴唇与嘴唇相碰,软软的麻酥的触感,他在哈气,气息浊重而要命,她忍不住吸取。

  “你……你……”她拍打着他的胸膛,无力地想把他推开,他却并不在意,只将唇舌离开了她的口腔,转而在脸颊轻轻舐吻。她快要受不住了。

  “停!”她惊讶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到了花夜怀里,二人到了一张床上,衣衫不整,好险!阿青心头响起一阵警报。

  “你……你在干什么!”阿青手足无措地捂好自己的衣服,慌忙从床上爬起来,羞愧得要死,“你……你轻薄我!”

  花夜并不在意,反而邪魅一笑,衣襟索性半敞,诱人无比,斜支起脸颊躺在床上,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她。

  “轻薄?你早就被我吃光了,现在反嚷嚷着轻薄?”

  这番话太过露骨,阿青的面上登时红得跟煮熟了的螃蟹似的。

  “还是,你想让我更轻薄你?”话说着,花夜便顺着床爬过来,两下便抓住了阿青的衣角,用力一扯。阿青急忙捂住,不料力气太小,一下子栽倒在他蓄谋好的怀里,趁势又要吻,她一下子弃掉外衫,只穿着一件抹胸一条亵裤从他怀里滚出来。

  花夜轻蔑一笑,将手里的衣衫随手扔到地上,直起身来看着她蠢蠢欲动:“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阿青浑身热血上涌,但还是强压着静了一静,清晰道:“花夜,我出事了。”

  “哦?”懒懒的尾调一下子上扬起来,透露出丝丝威胁,“江月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阿青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我好像,失忆了……”

  花夜的脸上浮现出一层狐疑:“失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