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魅术
怀公子2021-02-01 17:051,617

  花夜开始大摇大摆地进出她的房间,大概是江月死后,没有人可以再对他构成威胁。

  “你这里也太清减了些。”花夜评道。

  一架墨竹四折屏风堪堪挡在她床前,狐狸挥手一变,墨竹就变成了桃花。

  “还是这个颜色喜庆。”

  他不知道,自从江月死后,阿青就叫人把房间布置成了小居那间屋子的样子。

  “如今那道士也死了,你也不必再躲躲藏藏,咱们这就启程回青丘。”

  她散着头发,面色苍白,只是空洞地半躺在榻上,眼底毫无生气。

  花夜气了:“你这是个什么样子?为了那道士,你还要殉情不成?”

  “花夜,”她怔怔开口,“是你给我下的qing蛊?”

  “我能有什么法子,”他推脱道,“雪姬说要解除你身上的封印,就必须给你下蛊。怕的就是你不肯去杀江月啊!”

  “我已中蛊,命不久矣。你以后不必再来看我。”

  “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你死吗!”花夜半是急吼半是撒娇。

  “江月获罪,是不是跟你有关?”她冷冷盯着他。

  “是,”花夜轻笑,“那将士是我杀的。”

  她不说话,只静静地盯着他,让他感到害怕。

  “那道士修为高深,我杀不了他,只能设计陷害。”

  她还是不说话。

  “你不杀他,雪姬就会要了你的命!况且他死了有什么不好的?我真是不明白!”

  “你不如,让我去死。”

  他震惊地看着她。

  “丫头你胡说些什么,你忘了咱俩约定好要一起双修的吗?你忘了……”

  “你给我下了蛊,以为我会对你动心,”她直看向他,“可我没有再爱上你。”

  狐狸妒火中烧:“是因为那个道士?我到底哪里不好,咱俩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这么些年的情分,你都忘了吗?”

  他好像恨不得冲上去把她撕碎。

  “我累了,你走吧。”

  他红了眼:“好,既然如此。”

  他取下腰间的火红玛瑙,丝丝红烟溢出,布满整间小室,原本素净的室内映了猩红。床榻周围萦绕的红雾最浓,似是在渗入一应物件,等到吸收完毕,整张床榻从头到底盛开出密密麻麻的曼陀罗花来,妖艳诡谲。

  她被包围在大朵盛开的曼陀罗花中,素衣醒目,皮肤苍白。丝丝花蕊伸长缠绕她的四肢,从脖颈,到腰腹,直到脚踝,几乎要把她吞没。

  “你要干什么……”她浑身无力。

  “丫头,我想这一天,已经想了很久了。”

  温柔的吻落下,分开曼陀罗花瓣,似是点燃了她的身体。他吃掉她嘴边的花瓣。

  她头晕目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跟这花一样,蓄势待放。

  神志不清中她想到,一定是狐族的魅术——花夜身上的异香,就是从那颗火红玛瑙里散发出来的,具有迷惑心智的效力。

  浑身瘫软,她仿佛见到了江月,江月他还活着。只不过他穿了一身红色的衣,趁得整个人都有一种要命的吸引力。

  红色……红色不可能是他的,他向来冷淡,怎么会如此……缠绵?

  耳鬓厮磨,骨肉交融,这种感觉她渴望得紧。

  脑海里不住地有另一个声音在提醒她:不要啊,阿青,快醒醒!快醒醒!

  门“哐“”地一声被人踹开,林铮执剑而来,一剑劈过去,屏风裂成了两半,花夜闻声起身,曼陀罗花盛放一路,直向林铮脚底,他被无数朵花缠在原地,动弹不得,眼看就要被淹没。

  “不要杀他……”阿青奄奄一息地说。

  花丝有如触手,在他的脸边游移,林铮艰难挤出:“秦兄,快跑……”

  “看在她的份上,我权且饶过你。”狐狸妖冶一笑,转手将玛瑙收回掌中,满屋红花迅速陨闭,消失无形。

  “照料好她,等她愿意了,我还会再来。”言毕遁形。

  林铮半跪在地,大口喘着粗气,强撑起来挪到床边,见她浑身难忍,脸如火烧,知道她必定是中了难言秘术,急急忙忙抱她到浴室去。

  浴室正中是一方浴池,平日供王府家眷沐浴,此刻林铮屏退众人,也来不及脱衣,便将她放入水中。怕她晕倒,自己便也和衣入水中搀扶着她。

  “阿月……阿月……”她口中唤着,神志已经失常,不住地往他身上贴着。

  他哪里还像个男人,林铮想。望着她湿漉漉的长发和娇艳的脸颊,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热……”她喘息。

  他特意叫人放了凉水,还是止不住她的药性。

  “好好好,我帮你脱掉。”抓住她四处乱拨却始终不得要害的手,他无奈帮她。

  白衣湿透,紧贴着身子,他竟然有些紧张。

  都是男子,你怕什么?他定定神,解开她腰间的系带,褪下她的中衣,水雾缭绕,香肩裸露空气之中。

  林铮的视觉受到了冲击。

  她她她、竟然是女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月花江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