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颇喜清静
天若有晴2021-01-07 10:302,023

  想到这里,木北脸上的愁云散去,竟然飘出一抹自豪的笑意来。

  他来儒风派的初衷就是蓝牧,他积极修炼,不到三年结出灵核,并且这次入阶比赛还拼了命的夺下榜首,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拜入蓝牧门下。

  此刻木北跪在地上,遥遥的望着高阶之上的那位仙尊,他俊美的仿佛降临人间的神祗。

  清冷孤傲的眉眼扫过自己时不带有任何感情,尽管如此,木北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心脏“噗通”跳跃了一下,仿佛埋葬在心底最深的秘密被人看穿。

  “木北,拜师是不可能满足你了,做为本届入阶弟子第一名,还有一个奖赏应当给你。”

  聂锦程挥了一下衣袖,几案上立马出现一个晶莹剔透如鸡蛋般大小的果子。

  “这是奇萌果,修仙之人吃了可以增长修为,凡人吃了能延年益寿,哪怕病入膏肓的将死之人,吃了也能经络活通,容光焕发,病症全部消弭。”

  这确实是枚不可多得的好果子,深受修仙之人的推崇,却极为珍奇难得。

  众弟子们伸长脖子,往案几上张望,各个羡慕不已。

  “今天便赐予你。”

  聂锦程说完,便令一名弟子端着那盛着奇萌果的托盘走到木北的面前。

  木北收了那果子,便默默退到了一边。

  其他弟子走了上来,开始由各位长老随意安排挑选。

  蓝牧忍不住又低头看了一眼台下的木北,却见那孩子的目光正紧紧的追随着自己。

  蓝牧被他那灼热的目光烫了一下,收回视线,合上手中折扇,起身离开了习武场。

  木北的目光紧紧的追随着蓝牧离开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

  这件事,蓝牧转身就忘记了,毕竟这几年想拜入他门下的子弟数不胜数。

  他不可能因为同情心泛滥,就全部收入门下。

  次数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心想着,让这孩子自己撞撞南墙,见无路可走了,自然会退回去。

  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他正准备去麦禾堂喝点清粥,然后再去习室教聂怀香新的一天的课业时。

  却远远的看见山道蜿蜒的台阶上弓着一小小的身影,正在认真的打扫着山阶上的杂草落叶。

  见他走来,那孩子老远便站在道旁立正,目光中满是虔诚。

  “仙尊,早上好。”木北笑得有些憨傻。

  “你在这做什么?”蓝牧蹙起眉头,明知故问道。

  “我见仙尊归来的山阶许久没有打扫,便自作主张来清理清理了。”

  木北紧张的小脸涨得通红,一句话说的吭吭巴巴。

  蓝牧面色冷淡,未置一词,然后略过他,径直向山下走去。

  木北傻傻的望着那个飘然出尘的身影,在三月新嫩的山色掩映下越走越远。

  一直走到他踮起脚尖都看不到为止,这才转身,继续清扫山阶。

  中午,蓝牧授完课业,便来到了麦禾堂。

  麦禾堂正是儒风派的饭堂,因为儒风派位于中原一带,没有特别突出粮食产物。

  水稻和小麦皆种之,且比例不相上下,产量也平分秋色。

  尊主聂锦程感念上苍的养育之恩,便将儒风派的饭堂起名为麦禾堂。

  此时麦禾堂人声鼎沸,弟子们排队都排到了院子里。

  一见蓝牧不染纤尘的双足迈进麦禾堂门槛,弟子们瞬间闭上了嘴巴。

  有的说话说的正慷慨激昂,一时刹不住嘴,便被其同伴眼疾手快的伸手捂住了。

  热闹的麦禾堂顿时鸦雀无声。

  蓝牧走到队前,麦禾堂打饭的大娘便立马丢下一杆子小弟子。

  笑容满面的对蓝牧道:“仙尊,今天煮了你喜欢的蜜汁豆腐,要不要多盛一点。”

  蓝牧微笑点头应允。

  天璇长老一笑,打饭的大娘更是如沐春风,喜不自禁的将各色菜肴都往他的托盘里装。

  蓝牧看了一眼,满满一托盘,本想说点什么,但还是只字未提。

  反正说了也无用,打饭大娘根本就不会听,他之前都跟她不知讲了多少回了,他吃不了那么多。

  可是就是无法阻止大娘想将他喂胖的决心。

  蓝牧伸手去接托盘的时候,还听见大娘热心的叮嘱道:“仙尊,多吃点,你看你太瘦了。”

  蓝牧有些迷惑的回想了一下自己高大的身材,结实的臂膀,实在不知大娘口中的胖到底是个何种标准。

  但还是回大娘一声:“多谢。”

  众弟子见蓝牧端着托盘一直走到东南角的长老席位上坐下,才敢张嘴稍稍喘口气。

  那个方才被同门捂住嘴巴的小弟子,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兄,天璇长老为人那么和煦,你们为什么都怕他啊?”

  那个师兄小声说道:“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规矩,天璇长老为人寡淡,颇喜欢清静,你要是在他面前吵吵的话……”

  他话说到一半不说了。

  那个小弟子紧张的瞪着圆眼睛问道:“会怎样?”

  看方才仙尊那样子,应该不会无故打人吧。

  “会使用禁言术。”

  那个师兄在小弟子耳边幽森森的恐吓道。

  “噢……”

  小弟子立马吓得眼睛瞪的更大了,再度惊恐的捂住了嘴巴。

  禁言术一直都是长老们用来惩戒调皮弟子的术法之一,其中以天璇长老最爱使用。

  他是那种不管你是谁的门下弟子,不管你灵阶有多高,只要你妨碍到他。

  通通禁言术,且从来都是只设不解。

  而且蓝牧施的禁言术,还特别加上了一层秘诀,就算是旁的长老也解不开。

  一般情况下,若是哪个倒霉弟子不小心被施了禁言术,那至少是一天一夜张不开嘴。

  说不了话事小,还吃不了饭,喝不了水。

  哪一次弟子们不是饿的饥肠辘辘,将要升天,天璇长老才放过他。

  蓝牧将木托盘放在桌子上,便从广袖下掏出手帕,去擦椅子。

  他是个极有洁癖,且极度挑剔的人。

  虽然每次麦禾堂的长老席位,都会被麦禾堂的打扫师傅特别擦拭过。

  可每次蓝牧依旧觉得椅凳有些脏,他习惯性的掏出自己的手帕再擦一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