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家破人亡
天若有晴2021-01-07 10:303,019

  可还没等他找到合适的机会,弟弟罗守业的尸体就被村民们从池塘里打捞上来了。

  弟弟去世的那天晚上,罗守望第一次情绪崩溃,他愤怒的冲进屋里,将五岁的百里殁拎了出来,那一刻他恨不得掐死他,但最终没忍心下手,只是将他赶出家门。

  浔阳镇的村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责怪罗守望心里不痛快,就往一个孩子身上撒气。

  到底还是卢氏心慈,受不了门外百里殁歇斯底里的哭声,又把孩子给抱了进来。

  那一晚,温顺知礼的卢氏第一次和丈夫发生了争吵。

  “家里出了事情,你冲孩子发什么火!”

  罗守望守着心底的那个秘密,始终无法宣之于口,只是愤懑道:“这孩子自从来了我们家,家里就没有一件好事,我看他就是个扫把星!”

  百里殁是卢氏一手养大的,卢氏是真切的把他当做亲生儿子,早已对他有了感情,于是回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二弟就是命不好,你转过来去怪罪一个孩子,这怎么说得通?”

  罗守望沉默了,他在犹豫要不要将百里殁的身世跟妻子说。

  如果说了,妻子是否会相信他?又有多少人会相信他?而且百里殁今后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罗守望不敢想象,他看着小小的孩子,瑟缩在角落里,惊恐不安的瞪大了眼睛望着争吵的大人,再一次心软了。

  这些事情终究是没有根据的,一切只不过是他自己的猜测臆想罢了。

  一个孩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甚至还吐字不清晰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杀死自己父亲和弟弟的凶手?

  那晚的最后,罗守望什么都没有再说,也没有再做,而是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家门。

  罗守业的去世,打击最大的无疑是罗家老太太。

  本来罗家老太太身体一直都很硬朗,可是接二连三的失夫失子,让她的情绪备受打击,身体也开始每况愈下。

  不出半年,老太太就撒手人寰了。

  老太太去世的时候,罗守望反倒变得平静起来,他没有再听任何人的劝阻,也没有再去在意任何人的目光,执意将百里殁赶出了家门。

  那时候的罗守望已经坚信,百里殁就是一个扫把星了,他生来自带诅咒,凡是与他亲近的人,都必须得死。

  罗守望一想到家里的妻子和年仅十岁的儿子,他就无法再忍受百里殁在这个家里待下去。

  他是真的后悔,悔不当初将百里殁收养,并且带回了浔阳镇。

  自己的父母弟弟已经离开了人世,他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儿子再有任何闪失。

  可是当时不到六岁的百里殁根本就无法独自生存,虽然他名义上被赶出了罗家,但是暗地里却一直蒙受着卢氏的照顾。

  卢氏不知为何丈夫会突然性情大变,变得沉默寡言不说,甚至还将养了近六年的养子赶出了家门。

  令罗守望崩溃绝望的是,他将百里殁赶出家门,不但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儿,反而加速了他们的死亡。

  百里殁离开了罗家之后,一直都住在村里一处荒废的破庙里,平日里由卢氏送些吃食给他。

  这样可怜而尴尬的身份自然遭受到村里其他孩童的嫌弃,那些半大不懂事的孩子,平日里闲来无事,就以欺侮百里殁为乐趣。

  往他身上吐痰,拿小石子丢他,将他吃饭的饭碗打碎,甚至更过分的是让六岁的孩子跪在地上,去舔他们的鞋底。

  孩子的淘气已经成为最大的恶意,他们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带给另一个孩子无法磨灭的痛楚。

  一天,卢氏让十岁的儿子罗启仁去给流落在外的弟弟送饭。

  小男孩一到那处破庙,就发现五六个十来岁的孩子正将百里殁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伸手掐住他的脖子,逼着他学狗叫。

  百里殁一张脏乎乎的小脸憋的通红,想叫都叫不出来,要看就要被掐断了气。

  罗启仁大惊,大喝道:“放开我弟弟!”

  那群孩子正欺负的尽兴,哪里肯听罗启仁的话,罗启仁见状,扔掉手中的饭食,就朝着其中一个孩子扑了过去。

  他本来个子还算高,但压不住五六个孩子一齐进攻,推搡拉扯之间,罗启仁不知被哪个孩子的手猛推了一把,然后重重的朝着身后跌去。

  如果只是摔了一跤,那倒也没什么。

  只是当罗启仁跌倒的时候,他的后脑勺不偏不倚的磕在了地上一个尖锐的石块上,当场溢满鲜血,没了声息。

  那群孩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尖叫着四处逃窜去了。

  唯一的儿子死了,经历重重打击的罗守望再也坚持不住,疯了一般拿着菜刀朝着百里殁劈过来。

  村民们不明所以,害怕罗守望真的气血上头,酿成大祸,纷纷上来阻止。

  被人按在地上的罗守望,绝望的哭喊着,才将那个一直埋葬在心底的秘密吼了出来。

  也是直到那一刻,大家才知道原来一直被人同情可怜的百里殁居然有那样一段不为人知的身世。

  联想到罗家近几年遭受的变故,大家均是唏嘘不已。

  有些事情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逻辑可寻,可是这个世界原本就存在着很多逻辑推理不通的事情。

  善良的罗家一家人却因为自己的仁慈,遭受这样的灭顶之灾,这确实让人十分难以接受。

  村民们不再帮着百里殁说话,可是再看向他的目光也完全变了味道。

  那是如同最初的罗守望一般,沉默的眼神里尽数写满了恐惧。

  他们开始对百里殁退避三舍,避而远之,没有一个人愿意和这样一个不祥之人有丁点瓜葛。

  更没有人敢上前去帮助他,甚至因为恐惧,连欺负他的孩童也没有了。

  罗守望唯一的儿子罗启仁去世之后,他的妻子卢氏就在一天夜深人静的时候选择了悬梁自尽。

  她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家人的死会和自己乖巧懂事的养子有关系,她从知道真相到选择死亡,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激烈情绪。

  更没有像罗守望一样不顾一切的想要置百里殁于死地,这个善良贤淑的妇人,到死或许都不曾怪过自己养大的孩子。

  她只是不理解,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家里短短数年遭遇这样的变故,任谁都无法接受,罗守望成了村里的绝户。

  他不再出海了,也不再去想着谋生计,而是终日躲在家里酗酒,喝醉了就拿着菜刀满大街的寻找百里殁。

  那真是一段令村民们胆战心惊的日子,让大家惊奇的是,百里殁居然每次都能躲藏的很好,成功的避开了罗守望每一次的醉中杀意。

  就这样又过了两三年的光景,有一天,一个村民突然发现醉鬼罗守望似乎很久没有举着菜刀在镇上奔跑了。

  那个村民去罗家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不禁觉得蹊跷,于是喊来村里的其他人,也跟着他站在门口高喊罗守望的名字。

  可是始终都没有回声,这个时候,大家不经联想到罗家人的遭遇,面面相觑,心里已然有了答案。

  破门而入后,村民们果然在堂屋的地上看见了一滩烂泥般的罗守望,以及清晰的闻见了屋子里弥漫的阵阵恶臭味。

  看样子,罗守望已经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尸体都腐烂变形了。

  自从罗家最后一个人罗守望去世了之后,村里人就彻底的将百里殁视为了洪水猛兽。

  大家不敢撵他,但是也不敢亲近他,只是对他敬而远之。

  百里殁也深知大家对他的不待见,因此大多数的时候他都把自己隐藏的很好,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如同下山的野生动物一般出来觅食。

  好在浔阳镇还算个挺富庶的小镇,勉勉强强这些年,百里殁终究没把自己饿死。

  “仙尊这是在哪里捡来的这孩子啊?”王员外一张肉脸紧张的都快皱成了一团,“说实话,我们镇上的人也都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蓝牧想起方才和百里殁见面的场地,心中了然,想必那孩子之所以出现在坟堆里,就是为了捡拾坟前的供果。

  “乱葬岗。”蓝牧简单的回答。

  听到这三个字,王员外的脸色更是煞白,嘴里一个劲的嘟囔着:“不吉利,不吉利啊……”

  木北低下头,心里略微有些不是滋味,他原本觉得自己的命格已经够不好了,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也就算了。

  连把自己好不容易拉扯到五岁的阿婆也不幸去世了,他当真成了这世上最无依无靠的人。

  还好……

  木北抬起头看了眼身前白袍曳地,身长玉立的蓝牧。

  还好他的师尊,他的救命恩人,他在这人世间的光还在。

  他比百里殁幸运的是,他可以追着自己的光奔跑,他可以仰慕他,报答他,甚至亲近他……

  这些百里殁通通都没有机会,想到这里木北不禁有些自责,他方才对那小叫花子是不是太凶了一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