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晦气身世
天若有晴2021-01-07 10:303,048

  他话说到了一半,突然闭上了嘴巴,神情怪异的望着木北的方向,很快蓝牧便注意到了,他看的并不是木北,而是木北拎在手上的百里殁。

  “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王员外指着百里殁大叫道。

  王员外的叫声立马引起了整个王宅的恐慌,百里殁眼中的惊惧更甚,挣扎着似乎想要逃跑,但是却被不明所以的木北紧紧的抓住了衣领。

  “员外,你认得这个孩子?”蓝牧有些奇怪的问道。

  “哎呀,仙尊啊,这人是你带回来的?”王员外说话间心惊肉跳的来到了蓝牧的身边。

  “仙尊有所不知啊,这孩子晦气的很啊,碰不得碰不得啊!赶紧让他走吧!”他不停地催促道。

  “噢?愿闻其详。”蓝牧镇定自若的回答,看起来并没有打算将百里殁丢出去的意思。

  先前听闻百里殁自己说他是个流浪儿,怎的会让王员外露出了如此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孩子晦气,晦气的很啊……”王员外喋喋不休的重复着,就是说不到重点上。

  “他不是个流浪儿吗?”蓝牧轻声问道。

  王员外听了他的话,瑟缩的看了一眼百里殁,蓝牧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先前还战战兢兢的孩子此刻眼里写满了愤怒,怒目圆睁,血丝翻涌,愤怒当中又沁满了怨毒。

  让蓝牧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眼神,这样怨毒的眼神哪怕出现在一个成年人的身上都让人觉得过于沉重了。

  同样都是孩子,此刻木北眼中的清明简直就和百里殁是天壤之别。

  “王员外,但说无妨。”蓝牧安慰道,他就知道眼前这个孩子并不会如他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王员外深深咽了一口唾沫,不再敢去看百里殁的眼睛,只是上前解释道:“仙尊说的不错,这孩子如今确实是个流浪儿,只是先前他是有人家收养的,只不过……只不过之前收养他的那一家子人都生生被他给克死了啊!”

  听了这话,蓝牧没有作答,只是兀自皱起了眉头。

  “哎,你再说具体一点。”木北的好奇心被勾了上来,于是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这个时候,聂怀香正好端着热乎乎的饭食从厨房走了过来,蓝牧回眸道:“怀香,带着这孩子上楼上去吃。”

  聂怀香听了这话,没有半分踌躇,径直走到了百里殁的身边。

  “不……不,仙尊……”百里殁眼神中的怨恨尽数散去,又流露出了惶恐不安的神情。

  “哎,你这小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木北指望着自己比他高,用长辈的语气一本正经的教训道,“师尊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听话照做就是。”

  聂怀香看着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忍不住低下头掩唇轻笑了起来。

  自己这个捡来的师弟自从被师尊招收为徒了之后,一扫过去的唯唯诺诺,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起来,平日里更是分分秒秒都唯蓝牧马首是瞻,可谓是蓝牧的忠实迷弟。

  想来木北的心境也不难理解,他惦记着能够成为蓝牧的徒弟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经年的痴心妄想,一朝梦想成真,可不就扬眉吐气了嘛。

  更何况他拜的师尊可不是旁人,而是名震整个上修界,且以往从不肯轻易收徒的儒风派天璇长老蓝牧仙尊。

  嗯,作为蓝牧的第二名弟子,这确实是一件颇为自豪的事情,不知羡煞了多少儒风派的子弟们呢。

  聂怀香先前还担心木北会因为身世的缘故,对外过于怯懦了,哪怕他年纪轻轻,修为已经在很多弟子之上,甚至还是今年入阶弟子中的榜首。

  可他依旧保持一副不卑不亢不骄不躁的老成模样,看的让人心焦。

  如今跟着蓝牧才一小段时间,似乎已经打开了心扉,流露出少年人才有的肆意性情来,聂怀香一时之间觉得自己的这个师弟简直可爱极了。

  此时的百里殁眼中只有抗拒,虽然面前热气腾腾的饭食确实足够吸引他,但是他望了望王员外,还是坚决的杵在原地不动。

  蓝牧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上前道:“放心,去吃饭吧,不碍事。”

  他这句话说出的语气并没有多么的和蔼可亲,可是却出奇的具有极安抚人的功效,好像他既然说了不碍事,那就是真的不碍事。

  百里殁闻言,果然不再挣扎,而是乖巧的跟在聂怀香的身后,慢慢的朝着楼上走去了。

  木北抬头看向自己的师尊,他发现蓝牧身上有种莫名想让人依赖的气场。

  王员外把蓝牧当做神仙降世,寄希望于蓝牧能够帮他除了邪祟,因此他和整个王宅的人依赖蓝牧自不必说。

  自己和师姐聂怀香是蓝牧的徒弟,自然仰仗自己的师尊。

  可百里殁这个和蓝牧初次见面的小叫花子居然也如此的听任蓝牧的话,这让木北不禁更加敬佩起自己的师尊来。

  先前他只能远远地仰慕蓝牧,自然觉得有关蓝牧的一切都好,而今,近距离接触了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师尊简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王员外见百里殁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之后,他才开始对蓝牧和木北娓娓道来。

  原来百里殁这孩子先前确实不是浔阳镇的人,是他们村里一个罗姓人家的男人早年出海,在离大陆不远的无崖岛上带回来的。

  听那男人说,百里殁一出生,亲生母亲就因他难产而死,他的父亲悲痛欲绝,因此给自己的儿子取了“百里殁”这样一个不太吉利的名字。

  而不久之后,他的亲生父亲便在一次出海打渔时遇到了风暴,也不幸罹难了。

  因此当地村民都说这孩子是个扫把星,晦气的很,专门给自己的亲人带来灾难,大家都一致认为百里殁的父母是被他给克死的,而彼时的百里殁还仅仅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

  罗姓男人见他可怜,当地又无人肯收养这个弃婴,于是他就将这个不足月的孩子带回了浔阳镇。

  罗家早年是个人丁兴旺的大家庭,那时候罗家二老也都健在,且身体十分硬朗。

  二老膝下有两子,大儿子就是把百里殁捡回去的罗守望,他靠出海跟一些岛屿上的居民做些小生意维持家里生计。

  二儿子罗守业当年正值青春年少读书时,一门心思的想要考取功名,尚未娶妻。

  罗守望长弟弟几岁,家中已娶妻,且已经育有一子,五岁了。

  这一大家子本来生活的平平淡淡和和美美,当罗守望将百里殁带回家的时候,确实让家里人都惊讶不已。

  罗守望怕家里人不愿收养百里殁,所以他特地将百里殁的身世隐去,只说是自己出海时在小岛上捡回来的。

  好在妻子卢氏贤惠,看百里殁比自己的儿子也就小个五岁,将来还可以给自己的儿子当个弟弟,兄弟俩多少有个照应,所以当时也就没说什么,欣然接受了。

  家里多了一个男丁,不管是不是自家血脉,这对于普通农村家庭来说,都不是件坏事,所以罗家二老也没有说什么。

  老二罗守业一门心思里只有功名,对于家里添一个人还是少一个人,向来是不怎么关心,自然也是没有意见。

  就这样,百里殁在罗家落了根。

  可是,才养了没几个月,罗家的老爷子就在一次上山砍柴时不幸从山崖上滚了下来,罗守望带人找到他的时候,发现罗老爷子已经断了气。

  自从罗老爷子意外去世了以后,罗守望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愁眉不展,更是经常盯着逐渐长大的百里殁发呆。

  有的时候,他甚至在看向一个不足岁的孩子时,眼里还充满了恐惧。

  但是家里人并不知道隐情,因此也并没有将罗守望的反应当回事,只当是他因为父亲意外辞世,过于悲伤罢了。

  这个时候的罗守望其实心里已经动了想要把百里殁送出去的想法,可是一看到孩子乖巧可爱的模样,他又于心不忍。

  就这样,一拖再拖,百里殁终于长到了五岁。

  罗守望渐渐觉得,可能当初是自己想太多了,罗老爷子的去世或许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可是不幸再一次降临到善良的罗家人身上。

  百里殁五岁那年,罗家老二罗守业科举落第,本来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科举落第算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一次考不上,那就再考嘛。

  可是也不知道那次罗守业进京赶考到底遇到了什么时候,回来之后就不大爱说话了。

  等到放榜之日,被告知落第之后,他就彻底的精神崩溃,居然当街大哭起来,哭了没一会儿,又开始狂笑。

  当人们发现异常的时候,罗守业早已疯疯癫癫的跑远了。

  让罗守望痛苦的不是弟弟科举落第,而是弟弟居然因为一次的失败,突然就变得疯疯癫癫。

  书也不看了,也不再提科考了,自己过去的功名理想更是缄口不言,而是整天一个人跑到村东头的池塘边,盯着水中的鱼儿发呆。

  罗守望本来还想找个合适的时间和自己的弟弟谈一谈,希望罗守业能够走出阴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